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七三章

第七七三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飞车里,牛千木接到执法殿的汇报,执法殿的眼线报告,王后去了一个不起眼的镇,但是没有多停留,就离开了。 x更新最快王后为什么要去镇,眼线还不清楚,现在执法殿正在调查。牛千木听了报告,马上让执法殿停止调查。王后为什么要去那个镇,他清楚。一些事情王后不方便出面,是通过他来做的。那个镇是王后出生的地方,王后一直没有去过,只是对后人有些牵挂,便让他在可能的范围内通过权力照顾一下自己的后人。他是让地方军去把王后的后人找来,让他们做了地方军的一个的物质供应商。

    现在那些人过得如何了,牛千木没有过问。尊上和他做这么一番深谈,他知道雷蓝依儿做这尊上唯一的女人,是不是尊上在通过谈话的方式在向他透露出什么信息?

    过了一会,牛千木又接到汇报,手下人向他报告,王后有一番讲话,下面的人觉得很重要,需要他立即过目。牛千木让他把报告拿上来,他看了一遍,再看一遍,有些哑然。王后就是王后,这手段一出,以后想升官发财一起来就不可能了。

    不过,这是好事,从王朝千古大局来看,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尊上一核准,保准王朝的政治清明无比,不管是谁,有能力也好,无能力也罢,谁也不敢给自己的竞争对手随意下绊子了除非他是不想好了。现在还是人治,你做官好坏由你的上级和绩效考评单位来进行,一旦施行了王后的建议,人治无用,就是有人敢掩护你,天道机变可是不管是他猜上面是谁,你背后站着哪尊大神,该降下惩罚就会降下,谁的面子也不会给。

    牛千木想像着那种场景,人人自危啊!真是有趣。要是传出去,现在官员十有会强烈的不满和反对吧。必竟,这是在所有当官的头上悬了一把刀,按规矩办事的,把事办好的,不去搞阴谋诡计才能安安全全的当官。要是犯了任意一条,弄不好,头上就会打下雷来,狼狈不,这丢人可是谁都丢不起。每一个官员都会给自己经营一个大公无私的面孔,只要不是事发了,他就能在所有人面前保持着他的官威,可是要是天道成了监督官,他们哪敢,不定,他正在侃侃而谈时,天上就掉下一个雷来,把他们砸得头晕眼花。

    “这是好事。”牛千木对身边的人道,“不过,提出这等建议的人绝对讨不了好,是所有当官的仇人了。这也就是王后,换成别人来提,那些当官的绝对会群起而攻之,会想办法让提出这种建议的人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只是王后让他们没有办法了。王朝这么大也不过是人家王后的一个大家庭,她出面提出这等方法,就是有人不爽,也得捏着鼻子认了,聪明的,要是屁股不干净,在这个建议没有传到尊上手中,没有被尊上核准之前,要么赶紧的擦干净臭烘烘的腚沟,要么就赶紧的辞职不干了,还能保持一份脸面。”

    “我们宰相府是不是也要做相应的准备?”

    牛千木冷笑一声,“准备什么?我们什么都不用准备,这个建议只要到尊上手中,尊上马上会核准的,就是这个建议不是王后,是任何一个人向尊上提出来,尊上都会采纳,并且第一时间就照准。这就是尊上,他不会听从什么劝谏,什么这样做会影响人心什么的,那些当官的人心对尊上来屁用都没有,尊上不会在意,也不会听众。你们都是我身边的人,我也不愿意你人行差就错,丢了我的人。我提醒你们一下,该你们的就是你们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不该你们的,你就是通过种种手段暂且拿到了手中,他日会付出更重的代价来弥补,这个代价可能就是你们的生命。你们要活着,就遵守尊上设下的规矩。”

    那些随从都道,“宰相放心,我们是不会做出那等让宰相没有脸面的事的。能在宰相身边做事,我们边学习边做事,已经很满足了。”

    牛千木扫了自己这些随从一眼,都是从普通人的执法堂中抽调出来的,他有心用修士和星兽,但也知道就是把他们培养出来也没有什么用处,在盘龙王朝,只有普通人能从政,修士,星兽,魔法师就再强大,再有政治抱负,也没有办法在王朝中得到一官半职。所以,他只有从普通人中选出他中意的人跟在身边,准备培养一番,等到时机成熟,就下放到各个地方星球上去执政。这些人相当于他的门生,自然而然的,他不希望这些人出什么错,真的,要是他把这些人放下去,天雷“哐”的一声砸下来,砸的不但是他的脸面,还有他的能力。只要他们这些人刚出去就被天道揪住惩罚,外面很快就会有非议出来,会有人指摘他,主他没有识人之明,用人不当。要是他位高但权不重,处于一个不重要的职位,这个的指摘对他来可以不用在乎,但是他是宰相,在整个盘龙王朝,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权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他要是出了错,自然要承担后果。

    牛千木自认他是一个不会犯什么错误的人,要钱,他不会为钱动心,他是半仙,钱对他来只是俗物,对他的修炼没有助益。权力对他来吸引力也没有那么大。还是那么,他一个半仙,求得是长生,求得是如何返回仙域,这一个的盘龙宇宙,对他这样的人,对他曾经知道仙域是个什么样子,知道仙人到了极致是可以和天地同寿的,面对长寿,面对修炼到极致,能掌控强大神通的向往,一个蝼蚁似的王朝的存在,对他来真的不值一提。

    “你们这么想,我很高兴。但是,我要你们不但嘴上,还要在实际工作当中做到。我可以告诉你们,真要是天雷砸在你们的头上,
懒散初唐帖吧
你们想后悔都来不及。你们不是修炼者,天雷砸在身上可以用修为修补,天雷会破坏你们的身体,就算是你们有培植的器管可以移植,你们的寿命也会受到不可逆转的影响。为了你们好,你们就仔细。这个建议我也会附议,促使尊上早日采纳核准。如果你们有好友,可以去告诉他们这样的信息了,王朝马上就会出台针对所有官员最严厉的规定了,但是你们要是聪明,最好不要拿这个建议事,亲下那个我了解,他只会出台的比这份建议更严,实施的对像和范围更广,惩罚下来也会更重。”

    牛千木不会去想这些普通人的想法,他没有想过要在王朝的权力当中得到什么,他的心里面是一片坦然,不管王朝如何变化,只要他站在尊上身边,再大的风浪也波及不到他。他完全可以陪着尊上坐看风浪起。从公正的角度上来,他完全赞同用天道机变来约束所有人,这样,王朝就是有人不安份,也是安份下去,与谁争都可以,与天道争,天道不会给与它争的人一丝一毫的生机。

    让那些人退去,牛千木试着联系了一下尊上,却没有联系上,他知道要么是尊上把腕脑和星际传链扔进了空间中,完全隔绝了外界的联系。要么就是尊上现在就在空间中,也有可能是通过空间到达了异界。这一,牛千木十分的向往,他曾是一个仙人,他很明白,有一个这样逆天的空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只要你足够的谨慎,不管敌人有多少,敌人有多强大,你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空间里有足够的灵气供你使用,也有足够的灵药灵果供你采食,敌人强大,你可以耐着心躲在空间中把修为一直接升到能让敌人害怕的程度。到时候,从空间里出来,一举就能把了敌人给灭掉。

    也许有人会,做为仙人,有的是一些石成金的神通。但是仙人也不是万能的,仙人可以炼制能存活人的空间,但是,那样的空间必竟不能和尊上这种空间相比。尊上的空间不能称之为空间了,那是一个宇宙世界。没有错,牛千木从尊上偶尔的谈话中得到亲下的空间现在扩大出现的是一个个星球,每一个星球都是灵气极其充足,能生活的星球。这与宇宙相似,却又优于宇宙,宇宙内大都是无生命的星球,而尊上的空间里出现的每一个星球都是有生命的,这一超出了宇宙存在的规则。

    牛千木很想让尊上同意他进入尊上的空间中一观,到现在,他还不如那些粗鲁的星兽,那些星兽还在尊上的空间中生活过一段时间,对尊上的空间赞不绝口。到现在,在军中的那些星兽还嚷嚷着,要是有可能,他们宁愿呆在尊上空间里不出来,也不愿意在盘龙王朝里有这么多人陪着他们。除了那些星兽,很多人想进去,但是都知道不太可能。

    尊上很讲究,他们都理解。尊上不让他们到空间中去,更多的是担心在尊上和异族人战斗的过程中突然出现意外,而使呆在空间中的人永远无法出来。那空间也只有尊上一个人能控制的了,要是突然失去了尊上的控制,会不会恢复原状也不知晓。本来是一处极好的地方,极好的存在,要是他们强求进去,尊上不在意让他们进去了,万一尊上出事,不能再控制空间了,他们的下场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永远困在空间中,直到死亡,一种是在空间恢复最原始的状态过程中,他们和新出现的星球一道毁灭。

    牛千木回到自己的飞船中,伏案执笔,准备就王后这一份很有意义的建议上再做一份建议书,他觉得这样的建议要是只用在官员身上就太亏了,完全可以移植在军人身上吗?

    倒不是他和军人有什么仇怨。在他看来,对王朝能造成最不安定的存在不是这些普通人,而是组成三军的修士,星兽和魔法师。就是没有尊上能操控天道形成对所有人的危胁,只要尊上手中有这三军,普通人就是造反,也会翻手间就能镇压下去。只有三军才是尊上最应该约束的,当然,还有在当前看来地位有些不明的地方军。

    只要是军权都应该受到约束,没有约束的军事权力是对王权最大的危胁。既然牛千木已经感觉到了,他就要提出建议,给三军和地方军头上悬上一道闪着寒光,又利落无比的鬼头大刀,谁敢妄动,立刻斩杀。盘龙王朝要的不是个人的野心,要的是无限的忠诚。有野心的要打压扑杀,没有野心又有能力的当然就得大力简拔了。

    牛千木就着报告写了一份自己的建议,准备在联系到尊上后,传给尊上看看。

    写完报告,他又接到了地执法殿的报告,王朝上下,三军,还有一些隐居中的有头有脸算是个人物的修士,在刚刚突然有几千位受到雷击,死掉了。

    牛千木苦笑一下,终于是证实了,在尊上和他聊天中,尊上对那些想借用尊上空间修炼,想在尊上空间中无偿得到灵药灵果的人不假辞色时,他就想到,会有人要死了。只是这死亡的人数也太多了,几千位。他都有些肉疼了。

    他看了一下死亡名单,修为都是元婴期以上的人,金丹一个没有。这一下子又让王朝的实力削弱了不少啊。怕是尊上不会在意什么实力削不削弱吧,这些人在尊上眼里面都是面目可憎之人,有修为,却不能用。有地位,却不愿意付出,不愿意做事。只是躲在背后指指,替自己索取一些利益,一旦想得到而又得不到,就像个怨妇一般些怪话。这在平时,没有传到尊上耳朵中,天道不会怎么着他们,刚好传到了,尊上大怒,出口要杀掉他们,天道自然会马上动手,翻开记帐和本本,一个个计算,一个个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