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七六章

第七七六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蓝天啸的大伯不满了,狠狠的瞪了弟弟一眼,“你就是个死脑子!从就是,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改变。 x更新最快你就不会动动脑子想一想,分析一下,你要脑子干什么?你把这么多事情结合在一起,好好想想,过过脑子,要是你过脑子了,你王后不是太祖姑婆是谁?要是没有人照顾,咱们的军方供应商的身份是怎么得来的,真得是咱们这一家运气好?扯淡!还有,要是王后不是太祖姑婆,她来我们这个不起眼的镇看看是图什么,咱们这里有风景吗?王后什么样的风景没有见过?你就是没有脑子!”

    蓝天啸的父亲被骂得讪讪不语,他打就憷这个大哥,都好多年了。

    这个时候,院外有飞车降下,一个中年人从飞车上下来,叩响院门,“有人吗?”

    蓝天啸头正蒙着呢,他大伯对他道:“天啸,去看看是谁?”

    “来了,谁啊?”蓝天啸打开院门,愣住了,来人他眼熟,是昨天那个陪着王后的人,也就是本星球的执政长,这可是大人物。

    “执,执政长大人……”蓝天啸很没有出息的结巴了。

    “你好,蓝天啸是吧,我是本星球的执政长木长天。你看,咱们两个名字里面都有一个天字,可真是有缘啊。”执政长脸上带着笑容,如沐春风。

    “呃!”蓝天啸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执政长是谁啊,大人物啊!虽王朝建立以来,当官的收敛很多,不敢明着犯法,但是对于平头百姓该欺压的还是欺压,你你有什么反击的手段,可别忘了,官员可是一个体系,平时官员分工不同,有些利益需要大协作才能完成,对付百姓他们有的是手段,种种的手段压下来,一个百姓再强大,也够呛。他们蓝家虽成了军方的供应商,可是还得和地方官打交道,为了购买供给军方的物质,这些地方官可是没少打着各种旗号打他们蓝家的秋风。

    执政长木长天看到蓝天啸震惊的样子,笑了,他亲热的拍了拍蓝天啸的肩膀,“好一个伙子,不错。我们在你门口站着不太好吧,能不能请我进你家坐坐?”

    蓝天啸才反应过来,忙道:“执政长,请进,请进。”着让开了路。

    院子里,蓝天啸的父亲和大伯已经听到了谈话,蓝天啸的父亲一脸的震惊,而蓝天啸的大伯眼里面却是精光一闪,一双手掌不知不觉的握紧了又撒开。

    看着执政长进了院子,蓝天啸的大伯笑着站了起来,紧走几步,热情的握住执政长的手,“哎呀,是执政长啊,欢迎啊,执政长大人。来,来,里面坐,里面坐。”

    执政长握着蓝天啸大伯的手晃了晃,热情的回应道:“你太客气了。你是蓝天啸的大伯吧,见到你很高兴,昨天来你们这里,我发现这里的气氛我十分喜欢,由于是陪着贵人间间紧迫,只能匆匆的看一眼,今天我特意过来感受一下。正好,我一个朋友在地方军中任职,提到过你们家,我顺道就过来看看你们,了解一下你们对我们政府有什么要求。”

    “哎呀,客气,客气!执政长你真是太客气。实在的,你我们镇氛围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几年由于机遇垂青,我们家也获得了一定的利润,别的不,在大一的城市里卖两套房子还是能办到的,我们就是感到大城市里繁华虽然繁华,可是不如我们镇独有的悠闲。所以,我们就把老宅子翻盖了一番,没有去别的地方。”

    执政长扫视了一圈院中的布置,心里面有些惋惜,虽然只过去一天,他已经搞清楚了王后就是在这个院子和隔壁的院子中长大的。在房子没有重建之前,两处是一个大的院子,重建之后,一分为二。王后是什么人啊,看到自己熟悉的院子没有了,新院子里住的人也浊他熟悉的人,物非人非之下,不想和院子里的人产生过近的联系,只在远处看一看,看的不是院子,看的是院子下的土地。

    “很好,这房子盖得很好。我这个执政长都有些眼红了。希望等我退下来之后能有和你们一样的机会,能住上这样的院子。”

    “只要执政长想要,那是一定的。执政长,这位是我的弟弟,蓝天啸的父亲。”蓝天啸的大伯瞪了一眼手足无措的弟弟,转过脸,笑着对执政长介绍道。

    “你好,”执政长伸出手去,“见到你很高兴,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让我很向往啊。”

    蓝天啸的父亲很没有出息的弯下腰,伸出双手紧握着执政长的手,一个劲的抖,“执政长好,执政长好……欢迎啊,欢迎。”

    等执政长抽出手来,蓝天啸的大伯便引着执政长走进客厅,请执政长和他的随从落座之后,蓝天啸的大伯让蓝天啸上茶。

    “你们这屋子摆设也很简洁啊,没有多余的东西,不错,不错。”执政长看到客厅里并没有过什么贵重的物品,茶几是老旧的物件,擦得发着紫光,沙发是新的,但也不是那种造型夸张,装饰繁复的。至于墙上,只挂着几幅不错的字,其他的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呵呵,让执政长见笑了。我们家以前的日子不好过,所以我们兄弟二人就养成了节俭的习惯。这突然间有了钱,也没有想着要换一种活法。”

    执政长鼓了一下掌,“这种心态很好啊,值得我学习。”执政长对面挂着一张字,写的是《赤壁》,字写的很好,草书,可以看出是有功底的。执政长扫了一眼署名,面露古怪之色蓝天啸,这幅字是那个年轻人写的。

    再看其他的字,分别是蓝天啸的父亲和大伯的手笔,正楷,隶书,行草,狂草,比蓝天啸的那幅字还要高几个层次,明显的是大师级的水准。执政长虽然从一些资料中知道蓝家一家子喜欢写字,但是没有想到,这是一家
穿越之挽天倾全文阅读
子书法家啊。他是跑到了书法家的窝里来了。

    蓝天啸的大伯看到执政长的表情,顺着他的目光便看到了蓝天啸的那幅字,笑道:“这是我侄子蓝天啸写的,这子心性跳脱,从就坐不稳,至今才写出本事来。这幅字是我们新房落成,我让他写的,就是让他长长眼皮,知道自己写的不好,别人会笑话。”

    执政长摇头,“你这话我可不敢苟同,这是书法家的水准,现在的华族可不是我们在地球上的时候了,很多东西没有人愿意刻苦的去练了,蓝天啸能有现在的水平,我句公道话,别的星球不敢,在我们星球,他的同龄人中,除了他,别无二人。”

    听到执政长这番认可自家侄子的话,蓝天啸的大伯开心的笑了,回头瞪了一眼站在一旁拿眼瞅执政长的蓝天啸,喝道:“还不谢谢执政长。”

    蓝天啸忙道:“谢谢执政长大人。我这水平还不行,还要多练。”

    “好,不浮不躁,看来这练字确实能提高一个人的水准。回去我也练几笔。”执政长看着蓝天啸的大伯,“我倒是好奇了,你们家这是恢复古礼吗,诗书传家?”

    蓝天啸的大伯沉默了一下,才道:“那倒不是,这是被逼的,我们蓝家先辈出过祸事,家道渐落,到了我这一辈,我的父亲对书法比较感兴趣,咱们华族有许多人对祖上流传的书法还是感兴趣的,我父亲为了养活我们,廉价卖书法,认为我们蓝家没有资本做商贾,也没有资本去从政,我们打便让我们学习书法,对我们兄弟二人十分严格,这才有了些水平。我们兄弟两个也拿这个当成谋生的手段,钱虽没有挣到多少,但也能支撑家用。”

    “噢,出祸事,你们家出了什么祸事?”这可不在执政长了解的范围之内,一下子引起了他的兴趣,也引起了他的警觉。

    蓝天啸的大伯摇了摇头,“事情都过去了,不提也罢。执政长,还有各位,欢迎你们来我家,来者是客,请用茶。”

    执政长深深的看了蓝天啸大伯一眼,端起茶品了一口,没有什么。

    蓝天啸的大伯和执政长谈了些闲话,执政长突然问道:“我看你家这房子新建不久,我倒是好奇,这以前的房子是什么样子的,有没有影像资料给我看看。”

    蓝天啸的大伯想了想,“有,拆之前,我们拍了些照片,为了做纪念用留了下来。天啸,去我书目房里,把照片找来给执政长大人看看。”

    蓝天啸很快找来照片,执政长一张一张认真的观看,末了,他又问道:“这照片看起来不全面,有图纸吗?我知道像这样的镇,建房子是需要有图纸报备的。”

    蓝天啸的大伯摇头,“老房子建了很久了,有六百年以上的历史了,一直在维护,图纸就是有也早就丢掉了。执政长要图纸干什么用?”

    执政长放下照片,笑道:“我啊,对一些有风格的建筑十分喜欢,我以前是学建筑设计的,后来踏住了一个机遇才进入仕途。只是一些习惯没有办法更改,见了看得上眼的建筑就心痒痒。你家的老建筑不错,单从这些照片就能看出,所以我想看看图纸,看看当初设计者的思路。不瞒你,我还想等我退出官场了,弄一个的设计室呢。”

    蓝天啸的大伯露出一张佩服的脸,“执政长还是设计师,失敬,失敬。我们家的图纸是没有了,不过,我记得老院子建设时是向镇上报备过的,如果档案还存在,应该能查得到。”到这,蓝天啸的大伯又摇了摇头,“不过,也不乐观,我怕朝代变迁,有些档案失落了,就是不知道一转化没有转化成数据保存起来。执政长要是有兴趣,让人查一查便知道了。”

    执政长道:“行,有时间我会让人查一下。”

    执政长把目光转向蓝天啸,笑道:“蓝天啸,实在的,你很让我吃惊,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书法家的水准,他日,你的书法造谐不可限量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从政?”

    蓝天啸再次被惊住了,反手指向自己的鼻子,“你是,我?从政?”

    执政长头,“是,我是问你有没有兴趣从政,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参加一个月后我们星球的公务员考试,我们星球需要一批新生力量补充到执政的队伍当中。我很看好你。”

    蓝天啸看了一眼大伯,家里的大事一直是大伯在拿主意,自家老爹是个不能经大事的人,坐在家里对自己耍威风行,出去了,见谁都是君子。

    蓝天啸的大伯眼睛亮了一亮,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开口道:“按理,执政长如此欣赏天啸我们应该高兴。可是我担心天啸这个性子到官场上去混不开,会吃大亏。执政长,谁都知道官场不好混,如果天啸要是进入官场仅为混口饭吃,我们家现在不少他那一口饭,进了官场也没有必要,我家这子看上去有些少言,但是心气还是有几分的,让他安心混口饭吃,估计他不会干,也做不长……”

    执政长马上就知道蓝天啸大伯的意思了,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他通过考试,又有能力,我会关注他的。他只要做事遵纪守法,有理有据,没有人敢给他下绊子。下了绊子,我也不依。这你就放心吧。还有啊,以后当官也不会向以前一样了,只要做事,就会有机会,靠那些手段,不会有太多机会向上爬了。”

    蓝天啸大伯又思考了一下,“要是这样的话,天啸倒可以试试。现在我们家对军方供应,有我和他爸支应着够了,倒是不用他帮忙。”

    执政长开心道:“那就好,就这么定了。”执政长扭头对自己的随从道,“我记得你们谁好像带了公务员考试的材料,拿出来吧,就当是我们喝他们家的茶的谢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