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七九章

第七七九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蓝天啸握了一下拳,“放心吧,大伯,你会看到的。 x更新最快”

    “我和你父亲你不用担心,自从我们接了地方军供应商后,他们就退却了,我相信有人警告了他们,才会如此。但是,上面的知**没有直接插手,这也表明了他们的态度,你太祖姑婆不发话,就是我们家的仇人,他们也不会动,留给我们自己来动手。天啸啊,这可是好机会,他们不敢动我们,你踏入官场,只要肯干,上面的人不敢打压,也没有人敢对你下阴手,时间一到,就会得到提拔,一步步踏上高位,等你的权力掌握的足够大了,就可以和他们清算了。哪怕他们背后有修士撑腰也不用怕。再高明的修士,在你太祖姑婆面前也是蝼蚁而已,他们不动倒还罢了,若时动了,我相信你太祖姑婆会让他们魂飞烟灭。”

    蓝天啸的大伯一脸的杀气,“是我们蓝家开始复仇的时候了。天啸,你要做的就是把所有仇人一个不留全部杀掉,不管对方是谁!”

    蓝天啸听到大伯充满杀气的话,强行把脑海中种咱负面情绪压下,沉声应道:“我会的。现在有了太祖姑婆在,没有人敢动。我们那些敌人怕是已经闻到味道了,他们怕是太祖姑婆直接找他们算帐,一个个的都躲了起来,更是把所有手尾都清理的干干净净。等我真正做了官,先不理他们,只把依附于他们对我们蓝家下手的那些人一一干掉。大伯,我会把他们所有人,不管是直系,还是旁支,找各种理由全部清除掉,一个不留。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蓝家不是所有人都是一脸和气,捉笔行家,捉刀破胆。”

    蓝天啸的大伯看着蓝天啸,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的蓝天啸已经激发出骨子里的戾气,还好他还保持着理智,不会无故杀人。这一切也在他的算计当中,在他从族谱上看到太祖姑婆的名字,他就有了想法,等执政长到来,他这想法不可遏制的疯长起来,他要把蓝天啸培养成一把刀,一把锋利的刀,让当初曾经给他们蓝家带来血海深仇,带来无限屈辱的那些人全部杀掉,就是有些人不在了,那些人的后代还有,仇恨自然就会落在那些人后代的身上。还在那些已经惶恐收手的修行者,据他所知,这些人还没有死,现在一个个都很老实,在其他星球上替王朝培养修士。那些人,会是一个麻烦。不过,他相信到了那个时候,蓝天啸已经成长起来了,如果蓝天啸争气,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相信一直照拂他们的王后会重视蓝天啸,就是那些人身份在高,只要蓝天啸见一太祖姑婆的面,当面陈述蓝家这些年为什么有人死得死,亡的亡,到如今只有人芽三两个,太祖姑婆就是抱着旁观的态度也会动怒太祖姑婆必竟姓蓝,她身体内流淌着的是蓝家的血脉。

    “记住,陈住气。我现在送你一句话,咬人的狗不叫。你有了身份,有了实力,你所有的敌人都是你的猎物,你就把自己当一个猎人,把你的敌人一个个围猎致死,不但要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绝望,还要让他们在深深的恐惧中死去。我们蓝家这几百年来所受到的痛苦,你要是不能百倍千倍回诸在我们的仇人身上,那就是你无能。”

    蓝天啸握紧拳头,他脸上也迸发出强烈到极致的杀气,“大伯,我发誓,只要是我们蓝家的仇人,我定要把他们一个个全部杀死。要不,我就不姓蓝。”

    蓝天啸的大伯大笑几声,“好!蓝天啸,记住你的话,如果你做不到,你自己从蓝家除名,以后不管你的子子孙孙,都不能姓蓝。”

    “我会的!”蓝天啸这一刻如同使命上身,咬着牙齿道:“我会的!不管我们的仇人是谁,我都会把他们老老少少全部杀掉!”

    蓝天啸的大伯坐回沙发上,“仇人的名单都在我心里,等你考上公务员,正式做了官,我会把名单给你。但是,你要给我记住,你杀所有的人都要有足够的理由,至少是表面上有那些理由,不管谁质疑,让你的理由让质疑的人都闭嘴。咱们蓝家是外戚,早晚会让人知道,不能落一个外戚乱政,胡作非为,让你太祖姑婆为难。我相信,只要你有了能交代过去的理由,别人会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就不会过问。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和你太祖姑婆作对,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因为有胆子的都死了。”

    “还有,咱们蓝氏,除了我们这一支,还有很多人,那些年,很多人都离我们远远的,怕被牵连,只是看到我们蓝氏陡然间成了地方军的供应商,才别有目的的和我们接触,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经历过,也清楚,不要为他们所乱,你与他们之间没有亲情,所有的不过是同了一个共同的姓而已。你以后做了官,他们找你寻求方便,我只给你四个字公事公办,任何蓝氏的人在我们三人面前都没有面子,你要记住。他们对我们家来,比那些仇人还可恶,你不出手对付他们对他们来已经是仁慈的了。”

    蓝天啸重重的头,蓝天啸的大伯又接着道:“这对你来不是坏事,你能轻装上阵,不用顾忌任何人的人情。就是执政长也不用顾忌,他是想用我们这一家三个男人讨好你太祖姑婆。你做了官,要表现的公正廉明,一切按法律办事,不要贪,咱们家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那地方军供应商的身份只要我们愿意做,没有人敢打我们的主意,有我在,我会一笔一笔的钱给你挣回来,你想花,尽管拿去花,我尽着你花。还有不要妄法,任何一件事,不管大事事,你都要处在公正的立场上,别人不敢言,你要敢。只有这样,你才能以最快的速度突现出来,让执政长看到你的表现,他会在合适的机会上提拔你。咱们家只要名字和政
宅男闯无限无弹窗
绩,其他的不要管。还有,你父亲耳朵根子软,会有人走不通你的门路,转过头来打你父亲和我的主意,意图曲线迂回,我这里你放心,我会给你应付好。你父亲那里,如果受了别人的话,在你认为你正确的情况下,用他的名义让你让步,你告诉我,我会好好的和你父亲谈一谈,让他明白他老实的去练他的书法是最适合他做的事。”

    蓝天啸笑了一下,“我父亲也不容易。”

    蓝天啸的大伯不容置辩的道:“没有人是容易的。咱们家的仇不容任何一差错。你父亲要是意图影响你,让你在公正的立场上退却,从而影响到你的升迁,那就是他的错,是他对不起我们蓝家,对不起我们蓝家那些死去的人。不管他怎么想,我是不允许的。”

    蓝天啸头,他知道了大伯这是在替他定基调,他考上公务员,成为一名正式的官员后就要按照大伯所的去做了。大伯是一个极有主见和定力的人,打蓝开啸时候起,蓝天啸就知道大伯不简单,再困难的事情,大伯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听大伯的没有错。

    两人谈了一些其他的话,互相交流了对太祖姑婆的看法,正式的认定,太祖姑婆就是王后,这件事以后不需要再去怀疑了。

    太祖姑婆不会直接去影响他们的生活,报仇的事情太祖姑婆以前没有管,现在更不可能去管。但是太祖姑婆在就行了,有太祖姑婆在,他们的仇人就没有什么大的势力敢跳出来站台,就是心有不甘,也只能默许他们在所有人都认可的范围内报复。

    蓝天啸在书房里用功,蓝天啸的大伯出去了,他雇佣的人向他报告,新一批的物质已经收购完了,可以向地方军交付了。他要带着物质去向地方军交付。现在的蓝天啸大伯生出了很多的想法,蓝天啸眼见着就要成为官员中的一员,以后会娶妻生子了,他私下里也和蓝天啸谈过了,让蓝天啸多生几个,他选一个养在身边,亲自教育,保证他们蓝家代代出人材,让蓝家后继有人,从而慢慢的有一个大族的底蕴。这样的事情,蓝天啸答应了,而且还想把他以后所生的孩子都交给大伯来养,大伯拒绝了,在蓝天啸父亲在,就是蓝天啸再和他亲近,他也不可能代替蓝天啸的父亲。蓝天啸的父亲不能人道后,身边有孙男孙女伴着,那是一种无可替代的幸福和成就感。蓝天啸再认可他,他也没有资格去剥夺一个爷爷的权利。

    蓝天啸的大伯这一次想和地方军的代表谈一谈,看看他们蓝家还能为地方军做些什么供献,只要可以,他想把目前供应的物质扩展一些,一来表明他们蓝家想进步,二来,也要在他们蓝家可能的范围内,力所能及的做一些事情。当然,更多的是,他想替蓝家挣下更多的钱,让整个蓝家的家底变得更厚实一些。

    带着物质到了地方军,把地方军物质采购部的负责人交割了所有的物质后。蓝天啸的大伯邀请地对方出去坐坐。对方愉快的答应了。

    听了蓝天啸大伯的想法,地方军的代表马上就,“你想帮我们做事情,这是好事,正好,最近有一个供应商出了差错,送了一批我适合我们军中的物质,还不肯认错,一直在和我们掰扯不清,我们军头已经不耐烦了,放言要取消他的资格,但是军头也顾忌那人背后的势力,想处理又不敢下狠手……这样,我和军头汇报一下,听军头决断。”

    蓝天啸大伯马上道:“那就麻烦你了。我听你的。”

    地方军代表当着蓝天啸大伯的面就和自己的军头联系上了,他很认真的向军头报告出蓝天啸大伯的名字。蓝天啸大伯面色不动却也注意到地方军代表报出他名字的时候刻意用了得音,然后又郑重的重复了一遍。他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某些在他看来是秘密的东西,在有些人哪里早已经是半公开的了。这样了好。

    在地方军代表和军头通话的时候,蓝天啸的大伯不由的想到,那执政长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却一支拿着架子不肯向他们蓝家透露半分,要不是太祖姑婆突然要回到他们镇上看看,显露出了太祖姑婆的态度,不定执政长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肯来他们蓝家。要是这样,执政长就太有些势利了,这样的人,以后要提防一些。

    蓝天啸的大伯根本就不知道他把执政长给冤枉了。执政长确实不知道他们蓝家是王后娘家人,要是知道,执政长早就上门了。执政长脑子里面没有进水,如何不知道王后的威势,也许在事上得罪了尊上不会有事,但是要是换成王后,那就是大事。王朝建立后,政体成立可是由王后一手操办的,可以,这政坛上的人,上上下下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受到王后的赏识和提拔之恩的。得罪了王后,王后就是不当回事,就会有很多人争着上来把执政长收拾个底朝天,让他后悔做人。当官的可都是阴险的种类,阴招收招人是手到擒来,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随意得罪同僚。

    地方军代表和军头通完话,对蓝天啸的大伯兴奋的道:“成了。军头已经答应了你。军头想和你仔细的谈一谈,现在正在赶到的路上。咱们可以等等了。”

    蓝天啸的大伯忙道:“那好啊,我现在就通知这里的老板,咱们重新换个包间重新菜,等军头到来,再上菜。呵呵,你们军头我可是只见过一面,那是一个爽直的人,话办事都脆落,一看就是一个英雄似的人物,我今天得好好的和军头喝上一杯。”

    “哈哈,我们军头听了你这话会非常高兴的。好,你去和这里的老板打个招呼,我这里也要和外面的人一声……今天要蓝老板破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