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八四章

第七八四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蓝天啸完就闪人了,不再管自己这位永远不开窍的父亲。 x更新最快他在镇上随便走走,到量贩店里买了两包烟揣了起来。一路上边走边抽,走到了镇旁边的公园里。

    公园里的简易石长椅上有些年头了,长椅上有些烫人,蓝天啸却不管,挪着屁股坐在阴凉的地方,抬手一弹,把灭掉了的烟蒂弹起四米外的垃圾箱里。自得的笑了一笑,准头还是那么准,这是他时候练就的,到现在愈发的准了。

    有人从石椅面前走过,瞅了蓝天啸几眼,认识的便笑着打了个招呼,不认识的板着脸自顾自的走掉。蓝天啸揪下一片树叶,擎在手掌上细细的看每一道脉纹,又掏出一根烟,用手指轻拈,把里面的烟丝一,细细的拈出来,只剩下一个干干净净的纸筒。放在眼前,里面空空的,一头堵着海绵烟嘴,看不透。他就这么看着,注视着纸筒,正中的视野里一个他永远也看不透,围着看不透的圆有着远处的山,山上披绿,山的那一边有着更高的山在做背景,背景之上是蓝天,透澈的蓝色。

    蓝天啸看了一会,转动眼球,目光垂下来,把纸筒握在手中揉了揉,揉成一个纸团,屈指弹进垃圾箱里,准头还是那么的准,并没有因为他的情绪而受到多大的影响。每逢大事有静气,这是打以来,大伯就是在耳边的一句话。父亲也过,得过且过,既然改变不了命运,就顺从命运,那样会过得好一,最起码不会那么痛苦。

    不痛苦吗?蓝天啸感觉自己的心隐隐作痛,有一个怪兽用仇恨的牙齿在咬着他的心脏,要在他的心脏里咬出一个厅室里,在里面安居。家族的仇恨父亲让他放下,既然前辈们都无法去报,到他们这里,他们兄弟俩也无能为力,指望着蓝天啸这么一个子无法指望。大伯却是很严肃的告诉他,家族的仇恨每一个家族成员都有报仇的职责。

    他年轻的心流淌着的是热血,是不甘平凡的血液。他认同大伯的看法,对于自己的父亲,他更喜欢大伯父亲的一句话,没有出息。

    现在,他和大伯制定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不出意外,他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官员的队伍中去了。接下来,他是事事和大伯商议着来,还是自己要制定一套自己的复仇计划。他拿不定主意,他想自主,他觉得他现在的肩膀能挑起所有的仇恨了,大伯必竟不算年轻了,一些重要的责任不该由大伯去承担,该由他这个家庭的希望来担起所有的责任。

    悠悠的上一根烟,把头仰起来,看着天,朝澄澈的天空中吐出一串烟圈。他告诉自己,自己现在还没有进入官场,第一步只迈出了半步,接下来能做什么,还得看上面的需要,要是把他安排到一个不掌权清贵的位置上,他就得隐忍,什么也不,等待机会。

    他相信执政长现在什么都了解了,但是地方就是地方,天高皇帝远的,星球执政长的权力太大了,就是执政长不敢去得罪王后,但是这么多年,那些仇人都在经营,相信在这个星球上,他们的根已经在方方面面扎得很深了,执政长若是做一个无为的人,不想在他任内发生一些不和谐的事情,那么,就会在合理的范围内压制他,抑制他的升迁。从而给他们蓝家的仇人一些时间,让仇人人想办法化解他们之间的仇恨。

    执政长会怎么做,他不清楚。既然不清楚,就是他现在再智计百出,在不知道自己会从事哪方面的工作时,他制定的计划都没有用处。只能等。

    蓝天啸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这时他的智脑提醒他有陌生的呼叫。他抬起手腕,看着智脑上显示的陌生的号码,慢而且淡的对智脑道:“察一下是从哪里来的?”

    智脑很快报出一个地名,把一份地图显示在的屏幕上。是从一个偏远的镇上呼出来的,镇离他很远,他都没有去过,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朋友。他想拒接,但想了想,心里面却是好奇起来,对面的人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呼叫他。

    “喂,你好,我是蓝天啸,你是哪位?”蓝天啸还是和对方上了话。

    “你好,你好,蓝天啸是吧,我是许大明,许大明啊。哈哈,我刚刚接到执政长的命令,执政长你要来我们镇工作,我是来和你讨论一下你的工作的。你对哪方面感兴趣?”

    蓝天啸愣了一愣,马上坐正身子,“我去你们镇?噢,我不是你们镇不好,我对你们镇一也不了解,不知道该怎么?”

    “没关系,没关系。是我心急了,我这次来只是和你探讨一下,你对你的工作有什么要求没有?是在办公室,还是做一些具体的工作?”

    “呵呵,你客气了,我还不知道你在镇上任什么职位?”

    “你看,你看,一听你来我们镇工作,我这就激动了起来,我啊目前在镇上任镇长一职,比你大,我比你大二十岁。我建议你啊,就在政务室吧,政务室加上你一共五个人,是咱们镇上负责承上启下的部门,政务室室长是副科级,你呢,执政长你这次考试成绩优秀,到我们镇上就是科员。呵呵,我看得出来了,你是一个很优秀,很有能力的人,执政长能把你派到我们镇上,是看重我们镇啊。呵呵,再次表示欢迎。”

    蓝天啸又喔了一声,对执政长的安排既兴奋又有些不解,他是科员了,一般初入官场的,大都是股员。股,科,处,厅,星部级,相国级,这是眼下王朝官员的阶衔,在以前没有哪个政权用这样的结构和名称,是王朝建立之后,由尊上钦定,王后掌权后,用这个阶衔对全王朝进行官员整顿,从而把整个王朝的官场变得上下有序起来。他初入官场就是科员,已经比很多的官场菜
逆血天痕吧
鸟先行一步了。再看眼下的局势,他相信,如果自己的工作做得认真且出色,下有镇长的认可,上有执政长的照拂,只要政务室室长提拔了,他就能顺势接手政务室,成为一名副科级,在政务室上过渡一下,就能成为副镇长,成为一个镇长最核心的几位掌权者。大脑里很快的把所有事情过了一遍,他笑道:“谢谢镇长,我听镇长的。”

    “哈哈,放心吧,等分配书下达后,你可以抓紧时间来报到啊,我在镇上等着给你接风洗尘。这一次和你同来的还有一位,我都安排到政务室了,我们镇上的人手紧张,我都向上面反映了好几年了,每年都是补充一人,现在好了,一下子补充两个,让我们能腾挪开来。”

    “谢谢你,镇长,接到分配书,我会第一时间去报道的。”

    “那,我就在镇上等你了。要是你有时间,希望你能和执政长一下。”许大明镇长了蓝天啸一句,就在愉快的笑声中结束了这次有些突然的通话。

    蓝天啸跳起来,朝天空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然后跳上了椅子,冲远处的山大喊了一声。远处几名来公园散步的人吓了一跳,停下来远远的看着他。

    蓝天啸连跑带跳的回到大伯的院子里,从院门从里面反锁上,以免父亲又不告闯进来,他冲进大伯的书房里,把自己想到的计划写在纸上。现在,他不知道仇人的势力分布,也不知道在镇上有没有仇人中某些人的产业,所以,他现在想到的不是他报仇,而是怎么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政绩来,让自己尽快的升迁,掌握住一些权力。科员起来比股员高那么一级,那也是处在最低层的官员了。严格的来,科员连官都不算,据考证,尊上采用的官员的阶衔是来自于华族很古老的阶衔,华族的官员有官有吏一,只有做到正处级才是官,正处以下全是吏,这是大伯的,比对华族的历史,能证实得了。

    一,心态……蓝天啸在纸上写下这两个字,做官心态要正。要知道自己做官的目的是什么,想在做官中得到什么。如果求利,当官当然不是好的选择,在盘龙王朝相信每一个当官的如果求利下场都会很惨,据执法殿拿人一也不客气,谁得面子也不好使。如果有人敢情,执法殿会顺势调查,查出**的差错来会一起拿下,毫不理会什么人情,什么面子。执法殿还不受别的东西的牵制和管辖,以前就很超脱,修士有修士的执法堂,魔法师有魔法师的执法堂,星兽和普通人都有,而且直属于尊上,任何人不得对执法堂伸手。现在几个执法堂合并到一处,由宰相掌控,宰相又是尊上的仆人,也是尊上身边最忠诚的一条忠诚无比的老狗,权力更集中,也更让人害怕。

    心态要稳,不能急,也不能消极。不管做什么,心态先要调整到位,才能有充份的准备去应付新鲜的事情,能准确不出错的处置突发的事件。

    二,做事风格。对于一个人,不管是在朋友中,还是在公事上,都有自己的风格,这与性格有关。蓝天啸想要从一开始就把自情怀在官场上的风格定下来,并且以后用工作把风格稳定住,对外形成独特的印象,从而成为政绩的一部分。风格有稳重,有务实,有进取,蓝天啸想在这三种风格里面取一个做为自己在官场上办事的标签。

    可是他为难了,他不知道该选那一个才是最好的。稳重是形容那些经历过官场历练的老官了,稳重的另一面就是不思进去,一旦形成这种标签,有利也有害,他一个年轻人,被别人成稳重可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务实,那是没有想法的人才务实……进取,进取有余,怕稳重不足……

    蓝天啸扔下笔,发觉这件事情上还得听取一下大伯的意见。大伯现在很忙,拿下了地方军新的供应份额,好多事都要去理顺了才行。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回来了。

    “大伯,我,天啸。嗯,定了,去xx镇做政务室的科员。镇长许大明和我通过话了,他是执政长吩咐他的,我看执政长对我还是很重视的。直接科员……也没有什么好不好的,我的成绩虽然是讨了巧,可也摆在哪里,给我一个科员的待遇不算太过,别人也不了什么。面试,我还没有接到通知,嗯,走过场,我知道了,我会心的。大伯,现在我有一个难题,我想从一开始就形成自己的政治风格,想听听你的指导意见。”

    蓝天啸的大伯仔细的把自己的想法了一遍,大伯夸他成熟了,知道规划自己的职业和未来了,不错。大伯和他讨论了一番,最后定了一个外圆内方的方案。外圆就是用稳重和实干来掩藏他因为年轻而显露的锋芒,要和所有的上下级搞好关系。内方就是要有自己的坚持,该的要,该做的要做,不推诿,敢任事。

    这样,蓝天啸才放下心,完善了自己的想法,收起来,坐回到沙发上,拿出大伯藏着的好茶叶,悠闲的泡上一杯,闻着茶香,赏着茶色,脸上带着自得的笑容,开始出神。

    一条河边,几辆闪着光的黑色飞车浮在河边。执政长的地方军军头一人一根杆,鱼线垂入水中。两人坐的不远,也就五米左右的位置,两人的随员离他们远远的,一边陪着,一边关注着二人的动作。

    “蓝家的事情我相信你是知道的,现在,王后没有表态,只是来了一次,远远的看一下故地,那是她的家,就没有表示。几百年来,蓝家受到的迫害很严重,重到不处理,大家都没有好的下场。蓝家唯一的男丁,也是唯一的后人,现在踏入官场了,我把他安排到有你军事基地的地方,希望你们军方能保护好他,不然,王后怪罪,少不了我,也跑不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