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八五章

第七八五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军头,你现在可是很自在啊,蓝老板帮你解决了一次危机,要不然,你这回可就难过关了。 x更新最快”执政长意味深长的道,“蓝家的事情我相信你是知道的,也不用我多其中厉害。现在,王后没有表态,只是来了一次,远远的看一下故地,那是她的家,就没有了进一步的表示。这很严重,严重到你我屁股下的位置都不稳了。几百年来,蓝家受到的迫害很严重,我发现严重到不处理,咱们大家都没有好下场的地步。蓝家唯一的男丁,也是唯一的后人,现在踏入官场了,我把他安排到有你军事基地的地方,希望你们军方能保护好他。你别给我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要是他出了事,王后怪罪,我会把实情一五一十的上报,是你们军方不作为才会出事。到时候别怪我不仗义,死道友不死贫道。”

    军头眼睛转了转,露出憨笑,“执政长,你这就不地道了。”

    执政长神色淡色,把鱼钩拉上来,伸手换饵,一抬手又把鱼钩甩到水里,“明人面前不暗话,不拉你下水我一个人没有底气,也撑不住。”

    军头道:“那也不能把无关的人拉进来。我就是那个无关的人。我可警告你,别惹我,惹急了,我的军队就会拉出来,杀一些有危胁的人,屁股你去擦,理由你去找。至于王后和宰相要交代,那也是你们政府的事情。对,这话不用我,你们政府从上到下一帮人,别的不会做,给你罗织罪名还是很拿手的。是我多嘴。”

    军头的话没有引起执政长的情绪波动,“你这话的好像我们政府的冤假错案很多似的,这话我可不认同,你一次就不要第二次了,除非你想和我们官僚体系作对。”

    “自己做的事还怕别人,真是当了表紫还有立牌坊。别的不,蓝家的案情出现多长时间了,你为什么不作为?要不是王后驾临,是不是你还在装聋作哑?也就是王后大度,要是我,我早把你们这些人都杀了,这件事情不但关乎王后的脸面,关乎王后的仇恨,还关乎司法正义,司法公正,公平的问题。别的星球不,就你们这里,先把你这个执政长杀掉绝对不冤,然后再杀掉你们司法和执法的所有人,也没有一个冤的。”军头可不吃执政长的威胁,直接就把执政长剥到光,让执政长无处躲藏。

    执政长脸色变了一变,“军头啊,我可不是来听你指责的,我是来和你事的。”

    “你不用转移话题,既然你死贫道不死道友,我最后好心的提醒你一下,本军的情报机关早就出动来查这件事情,很多东西,你们政府还没有我们掌握的多。要是我拿着这些东西上报,只能显得你们执政府更加的无能,只是受某些势力操控的木偶,完全没有自主权。还有,再提醒你一句,我们地方军是王朝建立后才从别的地方移防到这里来的,想泼脏水,也看看能不能泼得上再动嘴。蓝天啸是你们政府的公务人员,他要是出了事,可不是我们地方军的职责,我们地方军可是会严格按照上面的给的条例行事,我们只是协助地方政府维护治案,打击犯罪,主体是你们政府,不是我们地方军。你要是不服气,可以向宰相进言,让我们地方军改变条例啊。你能耐大,王后来视察,没有发作,没有当场收拾你我认为是你能耐的表现,你能让王后都不敢拿你怎么样,改变我们地方军的条例轻而易举。”

    “军头,我承认我刚才错话了,不该死道友不死贫道,我向你道歉……”

    军头马上堵执政长的话,“别,别,你的道歉我可当不起,难得的看到你撕掉面具的样子,还真行。我看啊,今天就这样吧,以后我在这个星球上戒掉钓鱼这个爱好了。”

    军头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了,他的随员一直关注着他的动作,见他要离开,钓鱼的急忙收起鱼具,站着外面防卫的马上收紧防卫范围,急跑上来,护着军头上了他专属的装甲飞车。一行人,一行飞车很快的离开。

    执政长看着军头扔下的鱼竿,心中一想法马上熄灭了。他的随员心的过来,“执政长,我们是不是也该离开了?”

    执政长笑道:“没有关系,他们离开是他们的事,我是来放松的,你们啊,也不用这样,难得的放松一次,大家都去钓鱼吧,不用管我。”

    随员听了,又散开来,一边把鱼竿甩到水里,一边看着执政长的脸色。

    执政长想了想,向最近的随员要了一包烟,他不怎么抽烟,身上更不会带烟。随员把烟送到他手中,他挥挥手让随员离开。

    一根烟上,鱼线突然绷紧,竿头上的响铃响了起来,执政长一个鱼跃,伸手把鱼竿拿在手中,快速的绞线,连绞边开心的大声笑道:“看看,鱼上钩了,那个家伙走就走,一定会后悔的,鱼只是吃有耐心的人下的饵,有耐心才用收获吗。哈哈……”

    鱼不,十多千克的重量,要真是普通人的体质,十多千克想要靠着甩竿,靠着那一把力气用绞轮直拉上来还真费劲,可是执政长不是普通人,他的身体已经用基因改造药剂改造了两次,力气是原来的十多倍,拉上十多千克的鱼轻而易举。

    还没有回到自己鱼竿旁边的随员,跳着跑回来,一把拿起鱼网,把拉到水边的鱼一把抄进去,喜欢的叫道:“很大哎,执政长的技术真高。”

    执政长脸上带着笑道:“你啊,不要拍马屁,在我这行不通。”

    随员就着鱼网把鱼钩从鱼嘴里取下,又笑又跳的把鱼塞进鱼护里。执政长豪气的一指旁边那被军头遗弃的鱼竿,“去,把那一根也给我取过来,今天我要来个大丰收。”

    随员脸上欢喜无限的样子,跑着去把军头的鱼竿收起来,给执政长
当废宅得到系统sodu
送过来,又跑回去把他的其他工具一起收了过来。

    水面平静下来,执政长面上平静,心里面却是波涛拍岸,军头的话让他感到了阴森的冷意,这一段时间他光沉浸到王后驾临,王后是本星球人氏的这件大喜事当中去了。没有去进一步想深层次的东西,军头的话一下子把他扔回到现实中来。是啊,蓝家的案子出了几百年,他们执政府不可能不知道,可是不管不问,这态度已经是大错了,换成是任何一个人,在面对这样的事情,都会知道其中有猫腻,要是彻查,严重一些,完全可以杀掉一大批有关的人员。这是枉法,这是上下勾结,不作为。

    是他想得太简单了,军头这是旁观者清。竿头的响铃忽然响了,执政长嘴唇哆嗦了一下,烟从嘴里掉下来,蓦地瞪大眼睛,用有些发抖的手握着鱼竿,深吸一口气,暗暗的告诉自己,要沉住气,要沉住气,那些事发生了很久,要查也不是只查他一个人,是上几任执政长的责任。政体变更了,现在是大一统的王朝,蓝家的事不是在王是协助统一后才发生的,是早发生了,是在旧政体时发生的,他接手的只是新王朝政体下的权力,以前的事情他不知情,也没有人向他汇报。这样能得通,一定能得通。

    执政长脑袋里想着事情,一手持着鱼竿,把竿头抵在腹上,竿梢斜指着天空,一手机械的绞着绞盘。旁边那个随员又蹦着过来了,在执政长一旁大呼叫,“执政长又拉上来一条鱼,我敢这条鱼比刚才那一条更大,更生。执政长好厉害噢!”

    就差跳脚拍手了。执政长脸上带笑,心里面却对这名不长眼的随员大大的不满起来,玛的,天真的样子让人恶心。回头找个理由把这样的人打发走,离的越远越好,要不然,自己早晚会他恶心死。

    鱼拉近了,确实比上一条要大,大长,鱼在水中翻滚着身子,试图逃离。只是,这条鱼碰到是力气颇大的人,鱼线的拉力一百千克都没有问题,更不用,甩竿是用价格昂贵的物质精制而成的,竿身上的刻文表明了,本竿能承受五百千克的拉力。装备好,力气大,这条鱼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鱼被捉上岸,那名眼皮下有活的随员把钩取下,把鱼装进鱼护里,对执政长恭维道:“执政长的钓技真是高明,一连拉上两条,我们到现在鱼竿还没有动表呢。”

    执政长止住随员的动作,亲手换饵,亲切的对随员道:“你啊,钓鱼啊不光是看技术,我钓鱼的技术很不好,只不过运气好,今天让我占了个好的钓,不都是吗,三分钓七分,钓选得好了,想不钓上鱼都难。”

    随员谄笑,“执政长就是执政长,低调,实在是太低调了。三分钓七分,这句话可是钓友的金玉良言啊,我记住了。可是,这选钓也要经验和技术不是吗?”

    执政长摇摇头,又冲随员友好的笑了笑,“运气,选钓运气的成份大一些。”

    执政长右腿后退一步,双手持着甩竿,手指按着绷紧的鱼线,双臂猛的一抖,上前一步,与此同时,甩竿竿头前甩,“嗖”的一声,把鱼钩远远的甩了出去。

    眼送着鱼钩入水沉没,执政长看了站在身边的随员一眼,转动绞轮把鱼线绞紧,弯腰把甩竿插在支架上,“你啊,也不用老朝我这边跑,钓一条鱼你跑来一回,剥夺了我很多的乐趣,这把鱼捉上岸,取钩,送进鱼护,再上饵,这是一整个过程,少了哪一个环节,这乐趣就不丰满了。这样吧,要是钓到大的我腾不开手,你再过来,好不好?”

    随员笑眯眯的道:“是,我听执政长的,执政长一定能钓上大鱼。”

    执政长坐下,拍拍胸前烟灰滚落的痕迹,左右看了看,看到自己的随员都在钓鱼,嘴角泛起苦笑,从地上拿起烟盒,想了想,手指在烟盒底部弹了一下,一根烟从烟盒里弹出半个头来,想当年,他也是烟枪一支,现在,倒是少抽了。官越大自己的爱好就越少,乐趣也越发的少了些。自己这人生过得还真是无味啊。

    鱼在鱼护里翻滚,不甘心就这样失去自由,闹出一阵阵动静。执政长叹了口气,自己就是鱼护中的鱼,官位和权力是饵,他吞下了,被好的钓手,好的鱼竿,上好的鱼线,绝好的钩子钓到岸上,想脱钩而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旁边有随员也拉上一条鱼,惹来其他随员的笑声。这似乎真是一次放松的垂钓。大家都很高兴,都很放松,没有人注意到执政长深深的不安。

    日过正中,随员在岸边架起烧烤架开始烤肉。有人把钓上来的鱼收拾干净,片成片,用烤钎串上,放在烤架上烧烤。香味开始弥漫,真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

    回到自己的官邸,执政长先是洗了一个澡,去掉身上的鱼腥味,这才通知执政长直属的强力部门负责人马上过来。

    执政长给强力部门负责人下了一个命令,让强力部门抽调精锐的力量,要隐秘的去保护一个人。强力部门负责人本来还有些不乐意,听到他要保护人的名字后,神情一凛,马上就答应了,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保护组建立起来。

    执政长对这名负责人的反应十分满意,他语重深长的道:“这是一项长期和艰巨的任务,我本来是想和地方军联手的,让他们也参加进来,可惜对方不领咱们的情,那好,功劳就咱们独吞了。你要做到保密,这件事情不管如何,都不能对外透露出半个字去。还有,光一个保护组是不够的,你们从现在起,要密切关注一些人的行动,从情报到行动都有要充份的准备,不能出任何差错。他的身份十分敏感,出了一差错就有可能让我们星球发生一场谁都无法承受的官场地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