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七九一章

第七九一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上面的是警察,可惜现在没有警察这支维护治安的武装存在,人们在猜测,政务这一块的职衔都恢复成古制了,那么,作为政务的一部分,警察什么时候给补齐了。 x更新最快原有的治安强力机关什么时候裁撤掉?大家都在等。

    同一时间,地方军的军头也在看着这本书,他关注的部分就是警察和一支叫武警部队的部份。他不是一个太有文化的人,对古人的一些军制,一些强力职能机构的存在也不会去关注,是有人提醒他看这本书,并告诉他要去看什么。

    地方军是由正式的军队变成地方军的,虽然他们自己也知道,尊上并不指望着他们这支地方军队冲锋陷阵,对他们的战斗力不报有什么希望。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和尊上手下的星兽军,修士军以及魔法师军三军交过手的,知道那是三支什么样存在的军队。

    太恐怖了,在星空中战斗,星兽全体能跳出军舰,在空中直接变体,变成星兽本体,能手撕敌人的军舰,魔法师能移山倒海,修士脚踏法宝,个个像神仙一样。

    尊上手下有这样的军队存在,军力超乎他们这些普通人的想像,他们这些拿着军饷的普通人只能靠边站了。靠边站,他们没有活话。他们一直都在猜测尊上会怎么处置他们这些地方军,战斗力弱到没边,是军却不成军,在王朝他们要寻找自己的定位。

    只是怎么定位,每个人都有猜测。写这本书的人是历史学者,他从尊上采用古制,镇,县,市,星球,中枢政权机构,又采用股,科,处,厅,省部等职衔,三军中的军衔明确为,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大校,少将,中将,上将,大将等军衔的行动中猜测军上会把地方军变成维护地方治安的力量,成立武警部队。地方军将从原来的职能中解离出来,正式成为维护治安的安民武装力量。

    军头把这本书看了好几遍,越看越觉得有可能,书上了,尊上采取的是地球华族一个历史时期的官衔军衔,明了尊上对那个历史时期的一切都抱有特殊的感情和理解。那么成立一支半军,半地方的武装力量就顺理成章了。

    只是,这么久了,改装这种话只在他们底层流传,从上面一句有用的话也没有传出过,他们也不知道这种话会不会只是瞎传,上面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思,要是有,也该早传下一两句话,让他们有所准备吧。

    于是,又有一种声音传出来,地方军职能不明,能力却是低下,尊上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保留地方军,只是宇宙初定,把他们这么一支受过训练的人群放回到地方地,难免会给地方造成不安定,所以,索性就所他们吊着不管,等王朝完全稳定定下来,在解散他们,取消他们的存在,让他们正式的成为过去。王朝只有三军就行,地方军除了消耗物质和军饷外,什么用处也没有,完全就是一群依附在王朝肌体上的寄生虫。

    军头很讨厌人们把他们地方军称为寄生虫,他对地方军有感情,他承认和三军之间是有差距的,不要提什么实力,地方军最精锐的存在拿去和三军中最差的存在比试,都能在眨眼间败北,眨眼间就让他们不再相信人生。可是,他们面对修士啊,星兽啊,魔法师啊的不行,但是面对普通人,他们还是一支有着强大威慑力量的军队。三军的数量上必竟不多,是一支精锐的,强横的存在,可是他们这群由普通人组成的军队可以补充啊,他们不行,可是他们人多,完全可以把三军不愿做,做不来的事情给做了。以三军为主,他们为辅,正事干干不了,咱也不去丢人,咱就打打下手总没有关系吧。

    军头拍了拍手中的书,这是一本印刷得很精制的书本。是普通人的手艺,智能储存,早几千年就有了,智力开发也有了两千多年的历史,基础的东西可以让学习的人在短时间内学得到,把学习的几间有十几年,二十几年缩短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可是,这种最原始的制作书却是始终都伴随着他们人类的发展,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对于书本的历史,军头也清楚,纸张吗,是华族发明的,到现在的华族人嘴中偶尔还会出那么一个名词,四大发明。军头自己身上也有华族的血统,所以他不反对。在整个王朝,单纯的种族已经不存在了,基因库的数据能明这一。

    到现在,人们对书本的采买还是当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把书放在包里,放在桌头,放在**头,放在手边触手可及的地方成为了人类遗传的一个习惯。尽管智脑能提供更多的知识,能装得下任何以以装的知识,可是人们还是喜欢手捧着实体书的那种感觉。时间在前行,时代在改变,可是一些习惯,优雅的习惯没有改变,人们还在重复着历史,重复着先辈们的生活习惯。重复着昨日,昨日却是早就不存在了。

    军头心中有些惆怅,他这个地方军的军头一直都有压力,刚开始换防驻扎在这个星球上时,人们还不清除他们来这里的任务,一直观望着。到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动作,而且还像是很有油水的样子,便跑上来想从他们身上挣到想要的钱财。

    军头不反对这样的事情,他也是一个家族出来的,知道这样做的意义。只是他没有想到,有些人的胃口越来越大,手伸得越伸越长,最后甚至威胁他。就拿这一次来,那个有能量,有能力,有背景的供应商之所以会那么猖狂,不把他们地方军放在眼中,最主要的是那个人的家族在这颗星球上是根深蒂固的存在,政坛上,地方上都有着他们强大
异世邪凤:至尊毒妃帖吧
的影响力。所以他们才不怕,才敢对他施加压力,想进一步从地方军中获得不法的利益。

    还好,在这个时候,蓝家横空杀出,不知蓝家那人当家是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竟然想扩大自己经营的范围,一下子就把他的压力给冲散了。那个人的家族听到是蓝家,突然间从要吃人的野兽变成萌萌的家猫,收起利爪,合上嘴巴,那个家族的负责人还亲自找到他的家门,一脸直诚的道歉,一切都是误会,是负现这方面的人自作主张,他们家族并不全部知情。那个家族的负责人一脸痛心的表示,他知道自己家族中竟然存在非法谋利的现象,震惊了,心疼了,他们家族是一个忠心不二的家族,对尊上,对王朝从上到下,从内到外的都是服从,都是忠心的,所以,那个人了,负责和地方军做生意的人会处理,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他个人以及家族绝对不会施加任何的影响力。同时,那个人也表示了,为了表示他们的悔过,表示他们的忠心,他们怕自己家族积重难返,决定撤出供应商的行列,愿意自己家族把持的份额无条件的还给军方手中,由军方去处理。

    军头清楚,要是没有蓝家,最后的妥协一定是他。这些家族和地方势力什么都不擅长,最擅长的就是裹挟,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勾连不清的现象了。

    他的家族也是这样,他的家族甚至有些人给他施压,让他用手中的权力去交换,给家族的发展装大提供更多的方便,可是也有一些明智的人,警告他不要过份,现原政权不同于以往的政权,现在的统治者那是亘古未出的大人物。别把过去的习惯和恶习延续到新的王朝中。尊上不会容许这些人在他的王朝中长期存在,一定会清理掉。按照他们了解的,尊上一旦动手,下手都是极重,毫不留情,毫不手软的。他们家族再厉害能比原来一个个联邦,一个个大不一的王朝存在还厉害,尊上攻伐,大部分的人都死的莫名,就是想投降都没有机会,大部分都死的冲突中,吓得人的胆子都毛了。

    尊上是不是好人没有人管,可是尊上杀伐果断的手段却是把人给吓毛了,知道不可抗,有些人只会搞些动作,挣些钱,猛然间发现,自己很有可能暴露在尊上的视野内,马上就慌了,赶紧的收手,摆出一副我很委屈,我是君子,我是忠心不二的样子。

    都是一群恶心到极的人啊。军头叹了口气,他也是。他早知道蓝家不简单,也早早的就执行了从神秘的大人物那里发出的命令,简拔蓝家成为他大军中的供应商一员,那时候他还不重视这个蓝家。也没有对蓝家的背景过多的想。那时候,听到下属汇报,蓝家很穷,是生活在星球最下层的人,他只惊讶了一下就淡定了,这种事很常见,不定他们蓝家就是其中一例,在新王朝中有受到他们家恩惠的大人物,现在掌权了,就想报一下恩。但是蓝家没有人才,经商暂时没有经验,就送到他们地方军中来,挣钱挣着安稳,也没有风险。

    他没有重视,对于他来,知道就行了。要不是后来执法堂替那位大人物找他谈了一下蓝家的事,让他吓出一身冷汗,知道不能惹,惹了就是拍不掉的麻烦,他都不一定理会。大,他也是一个地方军的头头,职衔上和一个星球的执政长相当的,随便蹦出来一个人就让他照顾,他多没有面子,他可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

    他记得,当时他是有些不情愿的,后来执法堂的人出现,木着一张脸陪着他喝了半天的茶,也不正话,东一句西一句的无趣的紧,把他吓得心脏一个劲的跳啊跳的,直到后来那位才干笑着提到了蓝家,让他多多照顾着,别犯错。他才知道原来蓝家来头更大,有着他不知道的更大的背景。从那以后,他才稍稍关注起蓝家来,让人多给蓝家方便,但最也控制了蓝家接触的范围,让专人负责和蓝家打交道,以免蓝家在上面人的面前一些不该的话,把他给坑了。这些有背景的人啊,最是头疼。

    这个蓝家啊可真是个麻烦,仇人不少,仇家也不少!

    军头突然恨恨不已,那些当初不把蓝家放在眼中,把蓝家当成猎物耍着玩得人真是该死,一连玩死了蓝家三代人,几乎让蓝家绝了后,这种仇要是不报,根本就不可能。不用王后的态度,就是没有态度,王后和蓝家的关系公开了,那些仇家没有一个能逃得掉,自然有人出手把这些人都掐死。你们,你们去耍谁不好,偏是找死似的,找上蓝家。以为蓝家没有人,就是个软包子,谁知道蓝家突然就出现了一尊大佛,一尊谁也搬不动,惹不起的大佛。军头绝望,他相信那些人更加的绝望,知道自己完了。

    军头这些天一直在处理一些事恶性肿瘤,把通过权力获得的不当利益想办法都处理掉了,虽然让他的钱财大幅度的缩水,好在,他家婆娘不败家,是一个过日子极细的女人,这些年得到的钱财都存着呢,拿就拿出来了,他这才放心。

    放心之后的军头心头又热了起来,便和蓝家台上代表热络的交往起来,他现在心中没有负担,便有了进一步的想法。他知道就是上面现在没有和他,没有和星球执政府有什么具体的指示,但一定有人用眼睛在关注着他们这边,一旦时机成熟,肯定会出手。该拿下的拿下,在执法殿那些人的审问下,一切的秘密都不会是秘密。犯了事儿的,该杀一定会杀,没有人敢在执法殿里求情,到时候又是一片腥风血雨啊。

    那样,也会有一些人通过考验,进上到上层的法眼,从而有了通天的大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