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九八五章

第九八五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蓝天啸的大伯笑了笑,说道:“天啸啊,我说过,你现在是主力,我只是辅助你的,再说,官场上的事情我也不懂,出了什么主意做下错事,咱们要后悔可就来不及了。以后,咱们蓝家报仇这件大事上以你的想法为主,我会给你提供一些助力,比如金钱我来筹集,关系由我去跑,你啊,执刀杀人就是你的事情了。嗯,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想采取温水煮青蛙的方法,这样也好,他们的反抗会低许多,这样我们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蓝天啸一脸笑容的走进办公室,和办公室的同事打着招呼,他和这些人已经很熟悉了,知道每个人的脾性。政务室的事情其实很少,又有这么多的人,分到个人头上的任务就少了很多。有时候蓝天啸一连几天都没有事做,他都觉得拿着工资不做事有犯罪感了。不过,现在他是科员,级别比同事中大一半的人都高,别人都不着急,他倒是也不用多想。

    蓝天啸要出手收拾人,蓝天啸的大伯把风声放给了军头,希望军头能出手帮一帮。收拾人要证据,蓝天啸刚入官途,想搜集人家的证据根本就不可能。必须有强大的外力帮衬。军头倒是希望借机会卖凝合蓝氏一家一个人情,只是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阴谋诡计他不是行家,当官的想整死谁,有的是手段,证据不是唯一的标准。

    还有一点,升龙星上政治风向乱了,居然传出了已圈禁的废后天机仙音揭露雷蓝依儿王后种种丑恶嘴脸的事情,现在人们都在私下里谈论是不是真的。大部分的人是不信的,因为雷蓝依儿表现的太好了,也有一小部分人摇摆了,认为凡是掌权的心思没有一个不是阴毒的人,估计,大概,差不多,也许,蓝依儿王后就是这样的人。要是不是,天机仙音为什么这么说她,听人说,当时雷蓝依儿还没有反击,一定是心虚了。

    宰相府对这件事保持沉默,而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据说尊上又不在王朝中,不是在异宇宙和异族战斗,就是在他自己的空间里修炼。还有,一众王子在逍遥王的召集下,齐聚到升龙星帝都,目前虽然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但是一结合,感觉就不是那么好了。

    军头是军人,头脑稍微的简单了一些不假,可是政治上的敏感也没有他表现的那么愚钝,他也知道在没有判断出风朝哪吹之前,自己最好什么也不要做。政治是一场投机,那是对能看清楚时势的人说的,对于像他这种看不清楚来龙去脉的人来说,想投机有很大的机率是失败的,一动不如一静,倒不如袖手旁观。

    所以军头对蓝天啸的大伯很遗憾的说道:“这个忙我倒是想帮,只是你们的事情发生的太早了,最早的时候我都没有出生,中间我在军中一步步升迁,直到今天少将的位置,要是不认识你,你们蓝家的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呵呵,你也不要失望,我接下来的说法你会明白为什么,我们是军队,不管是哪朝哪代,军队都是和地方政权分治的,他们管不到我们,我们对他们也没有治权,除非实行军管才有可能。你们蓝家的事情在地方,双方都没有牵连到我们军中,对于你们的事情,我们军中原来一点也不知道。蓝老板,你要真想要资料,还得朝星球执政府下力气啊,我们军方真的没有详细的资料。”

    蓝天啸的大伯干笑两声,不无失望的说道:“那我就谢谢军头了。这悠扬事情是我想的不周全,贸然向军头提及,失礼了,还请军头不要计较。”

    军头爽郎的一笑,“蓝老板不要说这种让我伤心的话。什么计较不计较的,我这也是无奈啊,一来是我们军方和地方政府本来就是两个体系,二来呢,就是我不说,要是插手你们之间的事,事后被追究起来,对我和我们地方军来说都有插手地方的嫌疑。不能帮上蓝老板的帮,蓝老板不计较我无能和无奈才行。”

    蓝天啸的大伯眉头紧锁,“我手里倒是有些我侄子镇上敌人的一些资料,做为线索可以,但是要拿出来做为证据就显得不足了。”

    军头笑道:“那你去找执政府,在他们那里有的是证据。只要执政府愿意帮你,就是没有证据出能给你拿出铁证来。政府杀人有太多的证据了。”

    蓝天啸的大伯只好打住,很明显的,地方军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帮助不是太大。这让他有些沮丧,他以为他们蓝家第一次动刀会有很多人支持的,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军头看出了蓝天啸大伯的闷闷不乐,安慰道:“你们啊,也不用着急,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不是?蓝天啸现在刚入仕途,还没有搞明白官场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就要举起屠刀,这会让很多人不放心的。一旦养成杀性了,谁对他也不会放心。还有,仇人是一下子打死,还是慢慢的折磨死有意思,这就要看你们自己怎么想的了。我个人认为,一下子打死没有意思,慢慢的玩,慢慢的折磨死才有感觉。”

    蓝天啸的大伯笑道点头,却是没有接军头的话。这一场谈话不欢而散,军头从蓝天啸大伯这里离开,在飞车上,军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对亲随说道:“把我们军方掌握的一些资料发给蓝老板吧。我感觉这样子很没有意思,要是王后有心思,直接动手武力强行清洗就是了,没有必要这样折磨蓝家。我还在无法搞清楚王后是怎么想的了。”

    随从沉声道:“军头,那些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资料和证据有很我,只是大部分是对死去的人的,现在的这些人只是那些人的后代,罪及后代,这是不是有些太过了,与法律不属啊?还有啊,要是军头愿意帮蓝老板一把,问他是不是真的要报仇,如果是,让蓝天啸进入到执法殿吧,现在的蓝天啸根本就没有力量去报仇。”


冥河之上的挽歌帖吧
   军头拍了拍脑袋,“我也这么样想过,执法殿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就是能进去,几乎终生也就在执法殿服务了,不可能再出来,从政从军都没有可能。蓝天啸是蓝依儿王后娘家唯一的最低辈的男丁,这样安排很难属合王后的心意啊。”

    “嗯,军头考虑的周全,不是我这等智商能相比的。”随从拍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马屁。

    军头开心的大笑,“你啊,就不要拍我马屁了。就我这智商不入流啊。别的不说……哎,咱们的军舰撒出去没有?”

    “已经都派出去了。这么久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这么大的行动,虽然只是寻人,但也难得的是一次集体行动。咱们负责的星域已经梳理了大半,没有发现策神王子。军头,这一次我们只是配合行动,据情报分析,策神王子最后出现的星域离我们这里非常的远,根本不能到在我们负责的星域出现。”

    “那也不能大意,传令各部,都精神着点,星空中一点碎石头也不能给我放过,要仔细的搜。这位策神王子可不简单啊,他所在的星球执政长弱智,想拿他去讨好宰相大人,策神王子直接就走人了,那执政长不但没有讨好到宰相,反而把自己赔进去了。现在在执法殿审讯,早晚会被判为重罪,现在做到高位置上的哪一个没有罪?之所以有些人现在还坐在高位上,人模人样的,那是因为上面的人不想收拾他,要是想收拾,一收拾一个准。”

    “这个,就不是属下能评论的了。”军头的随从有些紧张。

    军头叹息一声,“你不要紧张,我没有要你做什么评论的意思。你保要听着就行了。包括我在内,新王朝的地方军和星球执政府的人员大都是从旧政体中合并接收过来的,有好有坏,很多旧时的习气都带到了新王朝,王朝想改也改不了。”

    这时的军头忽然想起一件好笑的事情,他歪起脑袋,看着窗外笑道:“说起来,咱们的执政长大人可是很有能耐啊,自己一身的毛病,在面见王后时还敢大言不惭不的说什么要求尊上对从政从军的人从天道上约束,不允勾心斗角,不许结党谋权,不许排挤他人,不许贪污受贿,不许……好多的不许啊,要是尊上都准了,他第一个被雷击死,你信不信。”

    随从笑道:“我信,因为我们手中有着他太多的证据。军头,我有一点不明……”

    “没有别人,就咱们俩个,你说,不犯禁忌的情况下可以随便说。”军头笑道。

    “咱们的执政长是不是脑残啊,做事一点讲究都没有了。明知道自己不是君子,偏对所有人都提出君子一般的要求,这不是要与所有人为敌吗?”

    军头叹息一声,“你不懂啊,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他已经变坏了,但是对外标示还必须说他是好的,是优秀的,不然他做为一方大员就是不思进取,就是一个蠢官。当官啊,不怕你贪,就怕你不做事,你做事,贪一些可能会被发现,也有可能不被发现,但是你要是不做事,光贪,很快就会暴露,不管是谁在你上面做你的领导,不管你这个领导会不会比你还贪,比你还长着一副更黑的心肠,他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属下不是那种不做事的人,不做事那是蠢人,官是什么人能当的,精明的人进官场,蠢人才会做其他的。”

    随从笑了笑,不有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现在是军官,也是官员体系中的一人,听军头这么一说,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人,他会悲观失望的。随从也知道自己的军头这是在对抗压力的方法,显然的,蓝家让军头感到了空前的压力。自己做为军头最私密的随从,听军头说这些最私密的话,是他份内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让他听到了。他能做到的是闭紧嘴巴,不朝外吐露一个字。

    军头接着说道:“当然了,高明的人贪再多也不会被发现,他们的手尾处理得都很干净,就是有人指控也找不到证据,事实他贪了,他犯法了,可是现实却是指控他的人生不得死不得的被他惩罚,而他的官却越做越高,这样的人才是高智商,我啊,和他们比什么都不是,更不用说和失踪了的策神王子比了,他可是超智脑。”

    随从摇摇头,“超智脑也有不足的时候,要不然,这位尊敬的策神王子就不会跑路了。还得动用我们这些地方军去寻找他。我好奇的是这个逍遥王,一直很低调啊!”

    “前雷霆王朝王室的嫡系成员,现盘龙王朝的太上皇,尊上的生身父亲,为人谦和不争,最大的特点是能容能忍,在王朝中是一个特珠的存在,他要是不想管事,谁都可以忽视他,还不用担心就此引来的**后果。他要是想管某件事情了,在名份上,在大义上,就是尊上新临,也得让他三分,必竟他是老子。这一次,由他亲自下令寻找策神王子,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风向不对啊,一不心就会粉身碎骨,你说我是不是要小心一些。”

    “军头的决定一向都是正确的。”随从不知该怎么说了,只好又拍了一记马屁。

    军头摇头,“你啊,不用这样一味的拍我马屁,真的没有用处。我不是那种光听好话不能听坏话的人。你是不敢对尊上的父亲再做评论,把天道给你记一个妄议的罪名。哈哈,胆小好,胆小做事才能三思,才能活得长啊。”

    随从面无表情,“是,受教了。谢军头!”

    飞车飞远了,消失不见后,蓝天啸大伯才坐到自己的飞车里,一脸的沉得,他把报仇想像的太简单了,事实告诉他,没有那么容易。

    》最新章节,由北辰文学网更新

    本文地址:

    欢迎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