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星际回收商 > 第九九七章

第九九七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等逍遥王回头想让牛千木帮他一把的时候,才发现牛千木也拍拍屁股走人了,理由是下在有人汇报某星球执政长长期贪污受贿,徇私枉法,已经搜证完毕。他这次急着过去,就是事发突然,生怕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去亲自押阵。

    “我去,你个混蛋,把局面拉这么大,到头来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扛着,牛千木,别以为我能容你,你觉不觉得你很过份!”逍遥王怒火噌噌的往上升。

    牛千木一声讶然,“呀,逍遥王这是何意啊,当时你做出的事情,你是逍遥王我和雷蓝依儿王后只是配合你啊,不管如何,我们都是大力支持你的。支持你怎么成了过份了?逍遥王爷,这话让我不明白了,你得解释一下啊。”

    “我解释你一脸。牛千木,你敢耍我,我和你没玩,你等着。”

    耳听着逍遥王的怒气值要爆表了,牛千木也翻脸了,“逍遥王,为人啊首重的是安于本份,我牛千木的主人只有尊上一人,没有其他人。尊上让我的来做宰相,是让我替他守护和管理盘龙王朝的,我这个人能力没有,有的也只有一点忠心了,现在王朝有人犯法且已证据确凿,我还在升龙星会视不管吗?逍遥王爷,这是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我什么态度?”逍遥王要疯了,这个牛千木居然敢反咬他一口,说是这是他的态度,什么是正确的,站在正确的立场上才是正确的,要是雷森知道他居然对王朝出现的坏份子持一种姑息和放纵的态度,不用想,百分百的他和雷森之间的关系会更加的恶化,让他处在更加不利的局面了。他的想法变成现实也就无限可能的变得没有机会了。这个罪名他不能担,也不能承认,“牛千木,你敢血口喷人,我怎么你了,你这么说,我阻止你去逮捕那些别有用心的坏人了吗?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牛千木冷笑几声,“逍遥王爷,本相提醒你一下,我是宰相,我的通话都是受到监控的,你和我之间的通话要是有人想查,随时可以查到,你是什么意思,前后一对照,你当别人看不出来。还有,我找我谈话,在我的办公室也是有监控的,你觉得我提醒你的那些话是无聊吗,呵呵,逍遥王爷,我只是一个宰相,一个尊上身前的下人而已。”

    “你要给我一个解释……”逍遥王爷的声音和气息弱了下来,他被牛千木的提醒给吓住了,宰相府建立他没有去过宰相府,从雷蓝依儿管治变成宰相治理,戏法变得太快,他也没有多想,更不会想到牛千木的办公室里居然有着监控这一样东西,要是知道,打死谁他也不会朝牛千木那里跑得那么多,好吧,要是尊上怀疑了他,他的那些话百分百在尊上那里是不讨喜的,不能和牛千木争吵下去啊,这样自己的地位会更加的没有什么了。

    “等尊上回来,我会向尊上请罪的,放心,尊上会给你一个解释。”牛千木硬冷硬冷的,根本就没有把逍遥王放在心上,要是撕破脸,他可是半仙,尊上自己承认,肉身是雷家的,灵魂却是从三千多年前的地球穿过来的。一个活人,最重要的是灵魂,没有灵魂,一具肉身也只是一堆臭肉白骨而已,没有什么价值。尊上对雷氏没有好感,甚至可以说是满满的坏感。本来,尊上对逍遥王这个父亲并没有多有亲近之意,要是逍遥王一再的侵犯底线,尊上是绝对不会容许的,最是无情帝王家,连天机仙音都被活活的圈禁起来了,更不用说仅是和亲下有一点肉身关系的逍遥王了,惹翻了尊上,圈禁逍遥王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别,别,牛千木,你可是前辈,不能和我开这样的玩笑。我承认我是过急了,可是我这不是从大局出发,想替我那儿子解决掉问题吧。是我心急了,是我心急了。我向你道歉,你是前辈,你可不要和我计较。哪个啥的,你看我让大神他们回去行不行?”

    现在想软了,牛千木也不给逍遥王爷这个机会,他语调不变,“你是逍遥王爷,尊上在你口中也是一口一个儿子,很随意,我哪敢对你不满啊。你做什么事可以随心所欲,不用和我商量,我承担不起。噢,对不起啊,下面有紧急事务汇报。再见!”

    牛千木脸色可不怎么好看。又和人翻脸了,他发现尊上离开的时间一长,王朝整个事务都会变得一团乱麻,想理顺都没可能。只有尊上出现,王朝马上就顺风顺水的,一点乱子都不出,这样明显的变化让他担心尊上让出王位是不是合适的做法。

    其实王位除了尊上那些儿子,还有一个人比较合适,那就是逍遥王,逍遥王是尊上的父亲,尊上不想做,把王位交给自己的父亲,在道理上也能说得过去。必竟他们都是修行之人,经历的岁月绵长,不会有人拿老来说事。只是,尊上明显的连这种想法也没有,更不会有人提了。雷氏的存在是一个忌讳,有人怕触怒了尊上,引来不必要的变故。

    逍遥王可是又气又恼,办得什么事?这办得叫什么事,最近他上蹦下跳的,以为逮到了机会,没有到这机会带刺,扎了他一身的血,弄不好还有后遗症。

    他也是聪明人,他知道要是尊上对他失去了耐心会是什么下场,他和尊上之间只有一个名份,所有的修士和魔法师都知道尊上亲口说的,尊上是灵魂穿越,巧无不巧的占了死去的原雷森的肉身,这才成就了一代伟大的传奇。

    尊上话已经通过尊上的行动被证实了,没有人有他那种对地球的感情了,虽然大家没有参加到战争当中去,可是地球宇宙被收复已经是证实了的事情了,而且尊上和异族之间的战斗不死不
战斗在甲午年吧
休的那种感觉,更是带着一股疯狂复仇的意味。这除了当事之人,其他人是不会像尊上这样报起仇来疯疯狂狂没完没了的。仇恨过了三代五代人就已经消减的差不多了。何况地球人到这个宇宙已经过了三千多年了。再大的仇恨也淡去的只剩下一道痕迹了,地球上是善忘的。还有,到了这里,这里的上层人发现这里的宇宙几乎没有和外界的通道相联后,就起了些心思,有意的淡化他们从地球逃难的那一段历史,到雷森横空出世之前,人们已经乐于活在当下,对于那具不知在哪里的地球漠不关心了。

    只有尊上才会那么疯狂,他的行为为他说的他是的灵魂是从地球上穿越时空而来的垫定了基础,没有人会怀疑。所以,要是逍遥王不知好歹硬和尊上干上去,尊上不再理会他的身份,一反手把他拿下,他可是什么都没有了,不但保住雷氏,给雷氏自由,然后进一步给雷氏谋求在王朝的权力和地位的想法也都会化为泡影,而他个人,毫不意外的,最好的下场也会像天机仙音一样,失去自由。更有可能的是,要是他在某次突破引来心魔,让他走火入魔,再来个真气爆体,他连自辩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可不是臆想,是真的。走火入魔和直气爆体都是天道能轻易操控的小事。可别忘了,天道可是尊上面前一个听话的小狗狗似的宠物啊。想到这里,逍遥王就是一阵的冷汗向外直冒出来。

    牛千木带人直接进入到星球的执法殿分部,星球执法殿分部的两位负责人板着两张脸带人来到秘密的飞船停泊场迎接牛千木。牛千木这次来是以执法殿殿主的身份来的。是他们的直接上司,接近终极大BOSS的存在。

    “很好,你们干的不错!”牛千木各拍了一下自己手下的肩膀,这两位肩上均是扛着一对翅膀带两枚花,是二级法监,“能这么短的时间完成搜证并巩固成证据,你们是能干事,肯干事,能坚定执行执法殿宗旨的人。不错,真的不错。”

    两位可是激动了,他们的岁数都不小了,先前在各自的政治体系内从事的就是执法的工作,都做了二百多年,原来的政府被盘龙王朝给推翻后,他们只是普通人人,知道抗争是没有用的,便顺从大局投靠了盘龙王朝,盘龙王朝经过审查允许他们在王朝的体制下重操旧业,直到执法堂成立,他们被吸收到普通人执法堂中,成了中坚的力量。后来四大执法堂合并成执法殿,他们进了一步,成了共同执掌一方的执法殿分部的大人物。

    “不辱使命`!”两人向牛千木警了一个法礼。牛千木乐得又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等这一次的事情完成之后,我会给你们记功的。“

    牛千木没有到执法分部去休息,而是直接带着自己的人马闯进了星球执政府的大院中,先他一步,这个星球的军头已经接到了命令,派出了一营的人马,把执政府团团围住。

    牛千木下了飞车,一左一右是两个二级法监,军头在他前面引路,在他们之后是十多个神情剽悍执法人员,迈着步子紧跟着他们走进星球执政府的大楼当中。

    星球执政长已经知道大事不好了,他从窗帘后面看到牛千木下飞车的身影,吓出一身的冷汗,竟然连宰相大人都来了,这肯定是针对他来的,不然,宰相没有必要这个时候过来。他这个星球价值不高,不值得在短时间内先让王后,然后让宰相轮流上门。

    一边抹着冷汗,星球执政长一边急急的和雷蓝依儿联系上,“王,王后,是我啊,我是……是,现在宰相大人过来了,我估计是提拔蓝天啸过急了,让宰相盯上了。是啊,是啊……不,不是我不愿意配合,你知道要是我被他们带走了,这名声可就坏了,再回来没有了尊严,下面的人也就不服了,这让我的工作无法开展啊……对,对,对……王后你说的对,我会配合,嗯,还请你和宰相沟通一下,没有必要劳民伤财,这排场实在是太大了,我承受不起……是,是,我听着呢,嗯,嗯,我清楚,好,好……”

    军头推开办公室的内,执政长刚把腕脑放下,脸上强带着笑,“军头,自从上次分别,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坐了。回头我请你。”

    军头瞪了执政长一眼,这个时候想把他拉下水,其心可诛啊,不过,他可不会轻易的上当,也不接星球执政长的话,侧身站在一旁,“宰相,这就是了。”

    牛千木站在门口没有动,他身边的两位二级法监从他的身后齐齐的上前一步,错开半步的距离走进办公室,其中一人手一抖,一张纸便抓在手中,“XXX,现在通知你,你因被举报贪污受贿,徇私枉法,本执法殿总部已经掌握到足够的证据,正式对你实施逮捕,请你配合,不要抗法。”

    “我,我没有贪污受贿,这是污蔑,是陷害,我已经向王后投诉你们了。你们等着,王后会还我一个公道的。”星球执政长跳了起来。

    牛千木本来没有想过要说什么,听星球执政长这么一说,可就忍不住了,迈步走进办公室里,抬手一巴掌把星球执政长抽飞,“我来告诉你吧,执法殿做事,除了尊上,在这个王朝没有任何人可以插手。来人,把他给我铐了,加快进程,同时你们要向判法的那伙人说一声,查这个人轻判了,我们执法殿将会对他们执法。带走。”

    在门外的执法人员进来把星球执政长给拿下,星球执政长还在挣扎,“我不服,我不服!宰相你这是在屈打成招,你才是枉法。我没有……”

    “聒嗓!”牛千木伸用脚尖在星球执政长有腹部点了一下,冷声道,“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