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琴师的江湖日常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相思门中客

正文 第八十八章 相思门中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问莲七式·踏歌……没想到阿月果然得到了青莲剑仙的传承!”

    曲蜈心中一惊,月出云的武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而且此刻月出云陷入死道之中,走火入魔之间实力更是提升不少。所以便是眼下五位道境同时出手,却也没有任何把握在不伤到月出云的前提下,让月出云从死道中脱离出来。

    “等下听我指挥,以阿月现在的境界施展问莲八式,若是一不小心我们自己都会受伤。”曲蜈连忙喊了一声,回头见月出云一剑凌空,当即抬头望向头顶。

    剑意弥漫,气势若天威降临,然而这一次的剑意却因为月出云的走火入魔而自然沾染了无尽的杀戮之意。

    “泥煤的三把平行剑,无痕书生阿房一人接一道剑气,阿笑与我直接找阿月拆招。”

    “明白!”

    两股刀意夹杂着一道剑意同时冲霄而起,威势与头顶的剑气相比丝毫不落下风。曲蜈见状放心下来,这样的剑气若是以他的实力的确无法轻松接下,只能与阿笑避开剑气直接抢攻。

    “问莲一式·行舟。”

    三道剑气消失在空中,周围的林子顿时被清理出一片空地。阿笑身法比曲蜈快出不少,一步踏出便已出现在月出云眼前,手中青玉短棍出现的瞬间便打断了月出云下一剑的动作,剑势一滞的瞬间便令他脱离顺水行舟的境界。

    “阿笑快退,小心二式登楼!”

    曲蜈立马提醒,然而这样的提醒却终究晚了些,月出云一剑变招,速度竟是突然提升比阿笑更快。凌空闪身出现在阿笑身后,带剑而出,已是剑气反手削过。

    “问莲二式·登楼!”

    阿笑变招不及,如果只是比变招的速度,江湖中无人能及身负皓月芳华诀的倾城。月出云的剑法同样源于皓月芳华诀,出手速度自是不给阿笑反应的机会。

    “叮!”

    刀剑相交,点墨随刀无痕退开,月出云不退反进,可一旁的阿笑却早已反身出手接住这一剑。

    “无痕哥,谢啦!”阿笑说着回头送给刀无痕一个灿烂的笑脸。

    刀无痕面无表情点头:“无妨。”

    曲蜈松了口气,问莲八式算得上绝命的共有四式,分别是二式登楼,五式雾散,六式青莲子剑,七式踏歌。二式登楼单体伤害最强,若没有人帮助,单凭阿笑一个人绝对会因为这一剑受伤。

    “问莲三式·剑戏鱼!”、

    月出云再次变招,然而这一次阿笑有了准备,手中青玉短棍同样化作惊鸿,竟是与月出云剑招拆招不落下风。

    “好身手!”书生与陆危房同时赶来,见阿笑与月出云之间片刻之间已然拆了二十招有余,当即赞叹一声,随即闪身出现在阿笑身边。

    “缠住他,无痕找机会给他来记狠的。”曲蜈再次提醒道,“别给他换雪凤冰王笛的机会!”

    “明白!”

    书生手中长剑化作流光,与阿笑联手之后当即便见月出云的出手速度慢了许多。刀无痕见状,凌空而起出现在月出云身后,扬手一刀刀气悍然劈下,不过这一刀却是偏了许多。”

    血红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疯狂,刀无痕这一刀留手,却是给了月出云机会。身影消失的瞬间,曲蜈大叫一声不好,随即毫不犹豫朝着河对岸转身看去,当即看到残影过后月出云负手而立的身影。

    “妈个鸡,竟然忘了他还有疏影横斜!”


火影之五更琉璃全文阅读
    雪凤冰王笛入手,一如方才曲蜈的提醒一般,月出云毫不停留,玉笛横与眼前的同时音潮由脚下而生。

    周围的树全都向背对月出云的方向倒去,刀无痕终于想起了这一曲笛声留给他的记忆,当即脱口道:“不好,品竹曲!”

    “品竹曲!”曲蜈闻言心头一跳,“什么鬼,为什么不止青莲剑仙的武学出现在阿月身上,就连韩非池……可这笛声杀机慢慢,仿佛亡者之音,分明又不是真正的品竹曲!如此阴邪的笛声不是品竹曲又是什么,不好,难道是幻魔问心!”

    心念方至,曲蜈当即轻轻跃起,凌空折身便落到不远处的树顶之上。踏叶滞空,曲蜈终于看到了此刻脚下的全貌。

    音潮散开,虽无域存在,可那音潮弥漫之处,分明便成了另一种独特的域。刀无痕几人落入音域之中,无时不刻不在受到周围音潮的干扰,而且此刻的曲风催动音潮,竟是让整个音域之中都蒙上了几分令人心悸的气息。

    “果然是幻魔问心,快跳!”

    刀无痕四人文雅对视一眼,有方才曲蜈的提醒在先,他们自然相信曲蜈。不假思索跃然而起,如曲蜈一般落于树叶之上,几人这才看向脚下的音域,那模糊不清的音潮之中不知何时竟是生出几分模糊的幻影。幻影的样子与他们四人丝毫无异,甚至连招是都如同方才他们自己出招一般。

    片刻,幻影消失,便是刀无痕书生这般地榜巅峰的高手也不由后怕。自己的招式有多少威力他们自己最为清楚,便是这幻影无法与他们自己相比,可在这样的招式牵制之下,他们如何还有其他精力去注意月出云。虽然只有片刻,但片刻时间已经足够月出云再次出手。

    刀无痕四人见状终于同时意识到接下来不得不全力出手,谁料还未出手便听不远处竟是多出一道笛声。笛声相比月出云的笛声来说自是差了许多,然而这样的笛声却如同故意超出他们的预料一般,生生压制了品竹曲曲风催动的音潮。

    “没想到阿蜈也会乐道!”阿笑见状笑了出来说道。

    周围三人不语,默默看向此刻吹笛子的曲蜈。

    没有曲风可言,更不用说什么乐道,曲蜈只是单纯在吹奏一首曲子,一首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每一个音节似乎都是一个字,每一个字清晰可闻,最后落入风中。

    这样的笛声自然无法与月出云催动的音潮相比,但是随着曲蜈的笛声缓缓散开,对岸的月出云竟是如同失神一般,缓缓陷入笛声之中。

    半晌,音潮散去,月出云茫然立在原地。笛音未绝,然而却不再是品竹曲,而是与曲蜈吹奏的曲子一般的笛声。

    “呼,歪打正着,吓死我了。”曲蜈说着轻轻落了下去,直到落地众人才见他额头已经满是汗珠。

    刀无痕四人闻言同样落回地面,直到此刻这才听对岸的笛声同样停了下来,随即才是月出云低声自语。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

    PS:阿飞三姑夫去世,明天烧纸后天下葬,明天阿飞肯定是没时间更新的,后天看情况。另外明天九月一号,最多请假两天,回来更新补上,大胸弟们有月票就直接砸过来吧,一张月票加一更,来啊,互相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