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化魔之最强潜伏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醋意

第三百四十三章 醋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染儿知道妒月大师决心要去做的事情,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劝回头的。她也只好祈祷今后师父会安然无恙。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去努力修炼,提升自己,才能尽早为妒月大师分忧。于是第二天她就下山,去逍遥宫找陆超然。

    她现在还不知道陆超然在岳州的事情怎么样了,但目前只能先去逍遥宫,看陆超然有没有回来。

    作为友派的弟子,而且是掌门的亲传弟子,染儿在逍遥宫的山门长老那里,也是颇为知名的。

    “这不是翠微宫的北宫染姑娘吗?怎么一个人来我们逍遥宫吗?”看守山门的长老笑着问。

    “承蒙师叔还记得我,我是按照约定,来找陆超然的,他回来了吗?”

    “哦,陆超然啊,他回来已经很多天了。哎呀,这个陆超然的女人缘还真不错,这几天一个小丫头也要上山去找陆超然,现在就连染姑娘也要找他。”看守山门的长老摸着有些花白的胡子,笑着说,语气中带着一丝羡慕。

    北宫染奇道:“最近有女孩子找他,是什么人?她找陆超然有何事?”

    “老夫也不知道那个女孩的来历,她口口声声地骂陆超然是混蛋,说她在山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要陆超然下山陪她玩。不过既然她不是友派的人,老夫就没让她上山。但是她闹个不停,不肯走,我只好通知陆超然,让他下山来,才把那女孩子劝走。”

    北宫染立刻想起那天龙昊告诉她的事情,难道是真的?而且那个女孩还从岳州一直跟着陆超然到了逍遥宫?这简直太岂有此理了!北宫染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陆超然对她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她化作一道残影,飞快地向赤明峰上冲去。没想到,在半山腰,遇到孔昭。孔昭也正在上山,他看见北宫染脸色不善,惊问:“是染儿姐姐,你怎么一个人来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染儿看见孔昭,倒有些不好意思,说:“原来是孔昭啊,你是做完任务回山吗?”

    孔昭用力地点着头,说:“是的,刚做了一个大任务,有九十万赏金呢!我最近进步特别快。染儿姐姐,好久没看到你了。你是来找陆超然的吗?那太好了,刚好我也很想见他呢!”

    染儿勉强地笑了笑,说:“我的确是来找他的,在神乐宫的时候就和他约好了。不过我得先走一步了,我有急事要问他!”说完,她又加快脚步,朝陆超然的住处奔去。

    孔昭有些困惑地看着染儿的背影,他感觉染儿的神色有些不对,难道她要与陆超然吵架?难道是陆超然欺负她了?孔昭也有些着急了,他可绝对不会让陆超然欺负染儿,于是他也加快脚步,追了过去。

    此时陆超然正在房间里睡觉,而他在地球世界的时间里,是在练习无忧九剑。经过这么多天的训练,对无忧九剑剑法的掌握,又有了提高,现在他对小离剑的控制力又强了很多,现在他再也不会在使用无忧九剑的时候,担心会伤到自己同伴了。

  
大乔小乔爱上我全文阅读
陆超然被敲门声叫醒,在赤明峰,很少有人回来敲他的门。弟子们大多都忙着自己的事情,长老们也大多与自己没有什么联系,会来敲他院门的人,一般就是孔昭,或者是铜莲。当然前天山门长老还派了一个亲传弟子来叫自己,因为卢梵儿那个小魔女在山下无聊,急着要找他。

    “不会是铜莲吧?千万不要是他啊,我现在还不想见柯掌门啊。”陆超然有些忐忑地去开门。结果开门看见是染儿,陆超然顿时乐了,但是他马上发现染儿的神色有异。

    连忙让染儿进屋后,染儿一坐下,就问:“超然哥哥,听说你去岳州了?”

    陆超然一愣,问:“染儿,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岳州?”

    染儿有些得意地问:“你本来以为我不会知道对吗?”

    陆超然见她话里有话,不由侧着头看了看她,笑着说:“看来你有眼线啊,那些跟踪我的杀手不会是你的人吧?”

    这回轮到染儿奇怪了:“杀手?什么杀手?莫非汪若海还派杀手刺杀你了?”

    陆超然说:“不是汪若海派的,一定另有其人,汪若海派的人都没有对我动过手。”

    染儿盯着陆超然,说:“把这次岳州发生的事情告诉我!”

    孔昭来到陆超然的院门口,举手准备敲门,但是迟疑了一会儿,就放下手,然后轻轻地跃起,像一片羽毛一样,飞过院墙,他决定偷偷听一下,弄清陆超然与染儿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

    陆超然觉得染儿似乎早已经知道了什么,似乎是带着些许怒气来质问自己,不过,就算她不如此,他也要把卢梵儿的事情告诉她的。

    “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就说来话长了...”陆超然于是从他离开神乐宫开始,发生的事情都细细地对染儿说了一遍,只将云如愿接自己去北境救雪蜃之主那一段略去不讲。

    染儿听完,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说:“超然哥哥,恭喜你又有了一个老婆啊!”

    陆超然一把捏住染儿的小手,说:“你还幸灾乐祸!快点帮我想主意,怎么对付那个小魔头!”

    染儿笑道:“既然人家都死心塌地的要嫁给你了,你干嘛还推三阻四的?而且你在岳州不是已经和她睡一间房了吗?”

    陆超然气得咬牙切齿,他虽然知道染儿就这个脾气,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是玩笑总有半分真半分假,染儿心里一定不乐意,但直接骂人吵架又不是她的个性。

    正在陆超然无可奈何之际,房间门被一脚踹开,孔昭满脸怒气地冲了进来,他看上去非常激动,指着陆超然的鼻子大骂起来:“陆超然!你这个混蛋!有了染儿姐姐,居然又和别的女孩勾勾搭搭,我绝不放过你!对了,刚才我还听见你说,那个女孩叫什么来着,是卢梵儿吗?是叫卢梵儿对吗?”

    孔昭不敢离窗户太近,因此听得不是太清晰,但是卢梵儿这个名字,令他心惊肉跳。

    因为卢梵儿可是他的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