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巫女选婿 > 748、赌约开始

748、赌约开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见过长公主。”

    “见过长公主。”

    一路的行礼声,看着跪在小径两侧的宫女和下人,若伊的怒意一点一点被积累到了极点。

    她重新回到这边已经整整一天了,这一天的了解下来,她明白自己被那个黑纱女人给涮了一把,甚至还涮很得彻底。

    她说那个女人怎么会那么好心,说是破例帮她将曹陌和团子的魂魄带回来,还助她救月樱老师,原来是在这里挖着坑等她往下跳。

    果然,巫女都是天生狡猾的,她真正是太大意了。

    可是再悔恨又如何,她已经与黑纱女人订下了赌约。

    一天前,在禁忌之地里,当时黑纱女人是这样对她说:“你身上有许多人对你的牵绊,我真没有想到,在另一个世界里会有那么多的人真心实意的对你,甚至愿意分享自己的寿命和福气来助你。你说,你的祖父他们要是失去了以前的那段记忆,会不会在一个月内重新接受你?”

    若伊由不得任何人这样怀疑苏老将军对她的感情,铁青着脸道:“当然会。”

    “那我们来打个赌吧。我洗去他们所有人对你以前的记忆,一个月,如果你能让他们都重新喜欢上你,那就算你赢。两个魂魄的回归与救治这巫女的事我都替你办妥。要是你输了……其它人都不会有事但你却会死于非命,魂魄将成为无主之灵来接替我的位置镇守禁忌之地,怎么样,敢不敢?”

    若伊犹豫,没有马上答应,这个赌听起是她占了便宜,不管她是输是赢,至少保证了月樱、曹陌还有团子的性命。但是,她要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皆大欢喜,至于什么牺牲自己而去救所有人,这种牺牲奉献精神……

    呵呵,不好意思,她没有。

    她死,曹陌也得陪着她一块儿,团子与她有契约,也会陪死,至于老师,也只能说一道她尽力了。

    见若伊一直不语,黑纱女人呵呵笑了起来:“怎么,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他们没有信心?失去了记忆又怎么样,你还是你,又没有变,难不成以你祖父为首的那些人,只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或者是你的容貌可以给他们带来利益……”

    “闭嘴。”若伊怒了,她容不得别人说半点祖父不好。

    “哦,如果不是,你为何不敢与我赌?”黑纱女人满意的看着若伊脸上浮上的怒气,继续挑衅:“怎么,被我说中了,你脑羞成怒?如果他们从一开始是真心待你的,这次如何不会再真心接纳你一次?”

    若伊怒极反笑,平静地看着黑纱女人。

    她隐隐有些明白了,这个赌约不答应,只怕黑纱女人还会提出其它的条件来。

    说穿了什么黑月桂果能满足一个愿望,这可是在巫女禁忌之地里,许愿的对象也是巫女信仰的女神,最终,还是得按巫女的规矩行事,天上没有掉落的馅饼。

    黑纱女人有些摸不透若伊在想些什么了,她有些紧张,手悄悄的捏紧了裙摆:“赌不赌?”

    若伊冲着胸有成竹的笑道:“好,我与你赌。”

    赌一把就赌一把吧,反正现在没有其它的路了。

    但就算赌,也不是所有的条件都由着黑纱女人来决定的。

    若伊慢条斯理地道:“赌是你我之间的事,不能由你一个人说了算吧。你还狮子大开口,张嘴就是所有人,而且只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说什么也不公平。对我好的人多了去了,我哪知道所有人是指哪些人,万一有个遗漏,你不是占了大便宜?得有个明确的人数才行。还有,你说的让他们喜欢我,这事也太笼统了,如何判定?”

    黑纱女人嘴角抽了抽,看来眼前的小巫女脑子也不是用来装饰的。她之所以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一方面是想威慑一下小巫女,一方面也确实是给了小巫女还价的地步。

    就眼下情形看来,她不能再拖了,要是再给这小巫女更多的时候考虑,只怕小巫女会想透她受黑月桂果的约束,反而断然拒绝,到时候为难的就是她了。

    黑纱女人娇笑着:“行啊,你嫌多,就那十个人吧,只要那十个人亲口当着你的面说出,喜欢你,就算。”

    若伊摇头:“太多,五个。”

    她掰着手指算过了,曹陌加上四个哥哥正好五个,当初她变得面目全非,他们还是从茫茫人海中将她寻出来了。就算他们失去了记忆,对她好都成了一个本能,只要她在他们面前出现,不信他们就不会对她生出欢喜之心来。

    “不行,八个,还必须是名单上身份尊贵的人才行。”黑纱女人见若伊还想讨价还价,立马又道:“你决定还要与我磨?你多耗一点时间,那个巫女就危险一分。”

    若伊看了一眼水晶球里的月樱,最后确定了一点:“你多加一个条件,我也得加一个,只要有人亲口说出喜欢我,那人就不再受你咒术的影响,会记起我来,如何?”

    黑纱女人摇头:“这怎么行。”

    若伊隐隐觉着黑纱女人也是有约束的,不然不会顺着她的要求往下降标准,她故意装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不行就拉倒。”

    “你不管她们了?”黑纱女人有些着急。

    若伊一击得中,反而笑了:“月樱是我的老师,她的传承都给我了,是无憾的。至于男人与契约灵兽,你认为不应该陪着我一块儿吗?”

    黑纱女人气得直磨牙,再良善又如何,骨子里巫女的自私与算计还在有的,她倒是大意轻敌了。好不容易才碰上这么一位能看得到黑月桂树的人,错过了还不知道要等几千年。

    “好,就按你说的办,我们一言为定!”黑纱女人压下心头的不满,恨恨地应下。

    若伊抿了抿唇,她心里知道不太妥,但现在却没有更多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应下。

    若伊与黑纱女人将打赌的事约定好,两人身上各飞出一个符纹,在半空中又分裂成两半,飞落在两人身上形成契约烙印。

    之后,她挑了棵大树,靠树干屈膝坐下,“动手吧。”

    黑纱女人念起了繁
星蒙修仙吧
杂的咒语,若伊的魂魄从身体上飘离了出来,就站在自己的身体旁边,瞧着月樱的魂体从送于她的体内,并且完美的契合。

    “她……什么时候会醒?”若伊飘浮在半空中,看着自己躺在地上的身体。

    黑纱女人妖娆的压下一根树枝,侧身坐下,眼神姿势无一不撩人。“不知道,也许一下下就会醒,也许要过几个小时。你要是现在走,在她醒过来之前我不会放人进入这个险境的。”

    当然,老巫女醒来后,有人进入来杀死了老巫女,那可就不关她的事了。

    若伊感觉了一下自己的魂魄,发觉所有的巫力以及龙运都跟着她的魂魄离了体,也就是说月樱得到的只是她的身体,一个空躯壳。

    她心神一动,将之前从雾夜、碧丽丝那里得到的水晶球都弯腰放入月樱的怀里,斜瞥着黑纱女人:“你不会趁我走了,偷东西吧。”

    黑纱女人瞧着若伊那防贼似的眼神,气得后槽牙痛:“放心,那东西对我无用,我也碰触不到。”

    该死的小巫女,哪是个良善的,真真挤兑死人不偿命。

    “你现在就走,不等她醒来道别?”黑纱女人见若伊依依不舍,忍不出声。

    果不其然,若伊在许久的沉默之后,起身,点了点头:“开始吧。”

    她不知道老师醒来之后,知道自己做出这么个决定,把她一个人抛弃在了这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她有些害怕老师的眼中流露出失望,悲伤,甚至是恨意。

    就这样吧,希望老师不要怪她,恨她也不要恨太久。

    “真想好了?”黑纱女人看着若伊坚定的点头,再道:“那祝你好运。”

    黑纱女人念起了咒语,时空魔咒在半空中变成了一个自带青色旋风的门,直接将若伊、曹陌还有团子的魂魄一起卷了进去。

    若伊没有留意到,她进入时空通道时,靠着树干的月樱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一声不吭地看着她进入了通道之中。

    通道合闭了,黑纱女人低头瞥了一眼月樱:“我还真佩服你,是怎么样将一个小巫女连身体都给你了,还对你心存内疚。”

    月樱凌厉的扫了黑纱女人一眼,黑纱女人心里一跳,不由自主的避开了月樱的目光。

    黑纱女人心头尽是恼怒,明明这个老巫女体内半点巫力也无,怎么会让她这样畏惧?

    月樱倒也没再说什么,抱着三颗水晶球转身离开。

    背过身,月樱的流出了两行热泪,泪水落在了冰裂球上,一颗一颗的融入了冰裂球形成了冰珠。

    傻丫头,这个傻丫头……让她说什么好呢……

    竟然连身体都可以让出来给她。

    就冲着傻丫头对她的赤诚真心,她绝不会让她落到无处容身沦为无主之灵的下场。

    她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不就是一个赌约,她就不信没有办法可以缓解,哪怕是倾她所有,犯了众怒,背弃了黑卡蒂,她也不会让若伊输。

    若伊再将睁眼醒来,她已经回到了另一个时空,躺在一张金丝楠床上,入眼是上好皎缎制成的纱帐。

    “长公主,您醒了?”青柚小心翼翼的站在床边低声询问。

    若伊偏头瞅了青柚一眼,青柚脸上的笑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可眼中却无一丝感情,与以前完全是两个样子。

    “青柚,你不记得我了?”若伊试探了一句。

    青柚立即跪了下来,头贴在地上:“奴婢知错,请长公主责罚。”

    若伊傻眼,这是哪哪回事啊,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之后她将青柚叫起,一番好生追问,青柚的回答让她目瞪口呆。

    也不知道那个黑纱女人做了什么手脚,在青柚的记忆里,她是先帝的四公主,是皇上的胞妹,皇上为了保护她,让她在宫外长大,皇上登基后,立即替她正名,将她封为长公主,并且赐下这座与皇城最近的长公主府。而青柚是一年前才到她身边来伺候的,名为贴身丫头,实为暗卫。

    而她刚刚只是睡了一个午觉,不到一个时辰。

    若伊好不容易才消化了这一切。

    她有些明白了,黑纱女人嘴中所谓的让他们忘记她是怎么回事。不是忘了她这个人,而是忘了与她的相处,与她的感情,也将她之前的被抽魂什么的事都给抹去了,或者让人脑海自动产生了记忆补充,将一切圆得天衣无缝。

    她现在对于她们而言,真正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就像青柚,是一个合格的暗卫,而不是以前贴心的心腹。

    两者看似没有什么区别,相处起来就能明显感觉得到不同。前者是个木头,听命行事,不多说一句,不多行半步,而后者是个活人,有想法有见识,遇事会提醒她,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还敢“先斩后奏”。

    若伊光着脚下了床,直接冲了出去。

    外厅里守着的祝姑姑瞧着她样子,吓了一大跳,失口道:“长公主,您怎么不穿鞋……”话音嘎然而止,祝姑姑脸色苍白,马下跪下:“老奴该死!”

    “起来,祝姑姑快起来。”若伊伸手去拉祝姑姑,祝姑姑哪里敢让她来扶,马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老奴谢长公主不罚之恩。”

    若伊楞住了,不是吧,连祝姑姑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刚刚不是还很正常吗?

    祝姑姑心里也奇怪,她听令到长公主府里也不过一个月的时候,这位长公主并不好伺候,处处怕别人说她是在宫外长大的,抬手投足都将架子摆得十成十,就怕别人看轻了她一眼。

    她明明知道这位是这样一个性子,刚才那种没上没下的冒犯之言怎么会出自她之口,她是疯了吗?

    若伊脸上露出了些欣喜,看来祝姑姑虽然忘掉了她,但以前的一些习惯什么的,还是没有改掉。

    祝姑姑是这样,想必其它人也会是这样的,虽然忘了,但喜好不会改,习惯不会改。

    她果然还是有机会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