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厉害了!女王大人不为妃 > 第五十二章 七夕还没过(二)

第五十二章 七夕还没过(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大夫走时,应昊跟了出来,说送送,竟亲自送到了大门口。在这里他们说什么她可再听不见了。

    应昊问张大夫道:“她的伤可是已经大好了?”

    张大夫并不瞒着应昊,撸着胡须笑道:“恩,筋骨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老夫我也是想不到,她这腰骨天生柔韧,恢复得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快。”

    “那张大夫您为何?”

    “叫她长长记性。反正她那淤青还要养上三五七天才能散去,这个时候碰到了也是够疼的,本也还不能躺着睡。况且,侧妃那头,爷是怎么处置的?”

    应昊摇了摇头,道:“珍儿伤得并不似那天我们演得那般严重,不过是两个女儿家为着抢两个家丁起了些争执,娇儿也不是故意推倒的她。那天我顺势把两个家丁给了珍儿,便也不好再过分苛责娇儿,只是先关了她半月禁闭。说好什么时候珍儿的伤养好了,什么时候放她出来。”

    张大夫点了点头,道:“如此,便更要叫混丫头多躺上几日了。才好叫她们觉不出爷太过偏心。”

    应昊一愣。他很偏心吗?

    “爷也好趁着这几日消停,好好看看自己的心哟。”张大夫点到即止,趁着应昊愣神,笑着去了。

    “我很偏心吗?”张大夫已经走了,应昊只能问知书道。

    知书毫不留情地答道:“爷很偏心。”偏偏明明爷这么偏心,心偏向的那位怕是没觉出来。

    “我怎么偏心了?”应昊还不承认,狡辩道:“我事前也不知道她先看上了那两个家丁,娇儿先开口要了,我便允了。谁知她也非要不可。虽然先答应了娇儿,但于情于理,也该她先选。可是我又不好对娇儿出尔反尔。才决定不出面,要她们自己谁能说过谁就是谁的。结果出了这事,她腰都伤了,光她屋里那两个丫鬟又抬不动她,只能要这两个小家丁伺候着了。娇儿到底没大没小了些,但这事儿属实也不能全怪娇儿……”

    “爷,正妃主子摔这一跤究竟怪不怪侧妃主子,爷就是嘴上再不怪,心里也知道侧妃主子是故意的。而正妃主子伤得究竟多严重,那日也是爷主动帮着正妃主子和着张大夫一起夸大了伤情严重。爷分明早就想好将那两个小家丁给了正妃主子,一开始才会言明二位主子的身份该当谁先选。叫二位主子自己说去,正妃主子只要拿身份压着,侧妃主子便毫无胜算。爷属实偏心,偏偏还要叫正妃主子以为是自己抢赢了,叫侧妃主子还觉着爷本是心更向着她,碍于规矩和正妃主子伤了才叫正妃主子得了好。爷多少也是觉得亏待了侧妃主子才只是轻罚侧妃主子软禁几日吧?侧妃主子只会觉着是爷怜惜她,才是不顾正妃主子伤得多严重,也只轻罚于她。爷你这心偏得倒是叫该看出来的人看不出来,不该觉得的人反倒自作多情。”

    “嗨!就你话多。”知书分析得头头是道,仿若他肚子里的蛔虫,叫
神医杀手俏校花吧
他无法反驳。偏偏他肚子里的蛔虫都看得明镜似的,他却一时间还是看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或者说,他不愿意承认。

    他偏心向着她了?他只是叫娇儿误会着他怜惜娇儿了?

    原本,他该是偏心娇儿,当真怜惜娇儿的才是。从何时起,那份偏心转到了她的身上,那份对娇儿的怜惜也只是故作的了?

    “爷,咱还去正妃主子那儿不了?”

    应昊摇了摇头,道:“去侧妃那看看。”

    “是。”知书本分地应道。

    但刚走了几步,应昊又反悔道:“还是回书房。”

    “是。”知书依然本分地应道。

    这一上午,应昊都坐在书房里,手上虽然端着本书,却一页都没翻动过。

    他不得不承认,最近他的心越来越被她牵扯。这种感觉跟当初娇儿给他的很不一样。想起陈娇儿,应昊却能头头是道地分析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最初的陈娇儿属实叫他惊艳过。美貌没得话说。心性在之后的接触中也叫他觉着满意。那个时候他以为陈娇儿便是幼时的那个她。她的身份也就是无可挑剔的。综合起来,陈娇儿便是最适合他的女人。他认定了陈娇儿,便开始一心一意地对她好。成为他的女人,她能帮到他。他宠她、爱她,给她最好的,便也是她应得的。这说来只是一场等价交换。他始终头脑冷静,心不曾被陈娇儿牵动,一些不该宠的,他也不会被陈娇儿撒个娇就轻易左右。所以该有的分寸,陈娇儿要自己掌握好。这点陈娇儿也一直做得很好。

    直到……

    他同时娶了她和陈娇儿一起过门。

    陈娇儿是有野心的。这份野心,原本他也是会满足了陈娇儿的。到了现在,这个决定他也没有改变。也只是到了现在,这一刻,其实,他有些动摇了。

    按照原本的计划,有朝一日陈娇儿的身份必然要越过她,但不是现在。陈娇儿却太沉不住气了。应昊不是很懂,陈娇儿与她之间,为何如此水火不容……不,只是陈娇儿单方面的容不下她。明明她也没有主动招惹过陈娇儿,一直是陈娇儿看她不顺眼,想尽了法子去招惹她。偏偏她虽然不主动招惹陈娇儿,但也不会叫陈娇儿得了好。若是没了他撑腰,陈娇儿往往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是该给娇儿撑腰的吧。但他却越来越不想给她撑腰了。而他越是不管,陈娇儿最近这几次可是失了分寸。这也就进一步降低了她在他眼中的分量。

    一个一冲动就忘记了掌握分寸,凭自个儿的能力又斗不过想斗的人的女人。他真的要重新考虑一下,陈娇儿究竟担不担得起他日后可以给她的位置了。

    那他要把那位置给她吗?

    先前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就是现在想来,他的脑子都是乱成了一锅粥,什么都想不出。只要是跟她有关的事情,他的脑子就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