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商姝 > 第两百六十八章 结局

第两百六十八章 结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董青禾在这件事情上折腾了一个晚上,一直到了天亮才开始歇息。

    甚至于,因为着实累了,也没有上床,就在榻上侧着将就了一会儿。

    还好这宫里面就便是这样子的床榻都是极大地,一点也不小,看上去倒是极为合适的。

    可不是,说起来,这里面的事情可是讲究了,她最是不喜这些事情。

    只是,感觉才刚刚眯了一会儿,就醒了,好像是有人在说话什么的。

    “来人。”

    “娘娘,您醒了。”秋苇进来伺候着董青禾,这丫鬟也是有讲究的,就像是昨夜那么闹腾,裴念、竹亦和弋歌都跟着去了,她也没有去,反而是睡了一个好觉,今日起来好伺候董青禾,要不然四个人都是懒懒的,岂不是耽误了正事。

    “外面怎么样了?”

    董青禾一边洗手一边询问。

    “淑媛娘娘过来了,正在等候娘娘。”

    董青禾蓦地转过头,“濮阳岚?“

    她不是刚生了也孩子,乱跑什么,还真是,这对于产妇可是不好的。

    “她怎么过来了,本宫睡了多久了?”

    “一个时辰多一刻。”

    秋苇回答,至于为什么淑媛娘娘要过来,本身董青禾也是没有想要从她的嘴里面听到答案的。

    毕竟,这一位再怎么说也是一位妃子,还是一位正当的世家嫡女,不是可以在这个时候说的。

    董青禾出来的时候,就见到濮阳岚坐在下面的椅子上面。

    见到她出来,仿佛就是见到了救星一样,“噗通”一声就跪下来了。

    “皇后娘娘,臣妾求您帮臣妾的儿子报仇。”

    这是真的已经被逼成了这个样子,董青禾暗自一声叹息,还是开口,”你先起来。“

    这样子的一个产妇,回头别人还说她善妒呢。

    可不是,要不是怎么会这样子欺负一个刚生了孩子的女人。

    “多谢娘娘,臣妾今日前来,只是万望娘娘垂怜,还我的孩子一个公道。“

    董青禾头疼,罢了,既然已经这样子了,也没有什么其他好说的,那就好好地处理就好了。

    濮阳岚起来,坐在一边,神色颓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但是脸上也是盛妆,这就是世家嫡女的风范,不管怎么样都不会丢了这样子的一份气势。

    这才是真正的世家嫡女,不管什么时候,总是让人心生折服,尤其是遇到大事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大气,没有底蕴培养不出来的。

    这样子的,不要说一个淑媛,即便是皇贵妃乃至皇后都是担当得起的。

    而且,她很聪明,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帝,这死了的皇子不过是未来的诸多皇子之一,并不是非他不可,所以,太后和皇帝未必会真心帮忙,毕竟对于这样子的人物而言,确实是需要权衡利弊的太多了,不过是一个已经死了的皇子,真的不重要,毕竟看都没看过一眼,更不要说有什么感情了。

    只有董青禾,她是皇后,整个后宫都是她在管,如果说有谁有能力又有这个善心,也就只有董青禾了。

    董青禾沉吟,这关她什么事,她还在想待会儿就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太后娘娘。

    这些事情说实话,跟她这个皇家的正室有什么关系。

    只是确实这个人跟她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说起来,确实就是这个样子,说起来真的就是在这一边董家有这么多的人,其他家族没有的,就只有看着自己来做事了。

    “罢了,你先起来,本宫自然明白这些,知道应该怎么做。”

    听到这话,也没有绝了意思,自然濮阳岚没有其他话好说。

    董青禾也是扶额,还真是,这是在做什么,这是真正地在收拾这些东西啊。

    皇宫。

    整个皇宫都有一些严肃,因为濮阳岚的孩子死了,原本死了就死了,偏偏濮阳岚请动了董青禾来查,这就不一样了,说起来,董青禾是堂堂的皇后,也是董家的嫡女,不知道濮阳岚是怎么说动她的。

    其他人并不知道,原因很是常见,主要原因就是董青禾原本就是打算杀鸡儆猴的。

    可不是,这个时候后宫实在是有一些乱,这个时候,想要宁静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他人都见识到真正的震慑。

    这个时候,只能说是确实在这个时候,濮阳岚遇上了。

    原本,董青禾就是打算杀鸡儆猴的,这个时候遇到了这样子的事情,也是刚刚好。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这样子行动下去。

    最后,查出来,至少在之后是一个接生的人做的事情。

    而且,表面上,这个人除了濮阳家,竟然还和董家的一个掌柜有亲戚关系。

    这就难看了,可不是,竟然和皇后娘娘扯上关系了。

    只是,没有人会觉得是皇后娘娘出手对付他们,可不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皇后,这些人还不至于让她亲自出手对付。

    皇后娘娘是什么样子的人物,怎么会跟这些人扯上关系。

    这里面,是有什么样子的原因。

    最后查出来,竟然和罗钊有关。

    这个人,是罗钊让人杀了的。

    这可是杀害皇家子嗣的大罪。

    原本正在自己的宫殿里面吃着果露的罗钊顿时脸色就变了。

    可不是,这里面的后果是什么,她怎么会不清楚。

    “本宫,本宫何时下过那样子的命令。”

    可不是,她从来没有下过那样子的命令,对于她而言,这个人算不得什么。

    只是,证据确凿,甚至于还有罗家的家奴还有人跟这个接生婆接触过。

    这就是**裸的证据。

    罗钊脸色苍白,因为确确实实,她并没有让人杀人。

    她只是,吩咐这个人,让濮阳岚生产不要那么容易,甚至于,如果说是皇子,就让他活不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子的事情。

    可不是,这杀人是什么罪,杀的还是皇帝的第一个生出来的孩子。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人在作祟,竟然欺负到他的头上来了。

    可不是,这里面究竟是有哪些人插手,竟然这样子算计她。

    罗钊一掌拍下去,就见到一掌上好的桌子直接裂开了大缝。

    其他人面面相觑,娘娘好生厉害。

    这样子一巴掌就可以把这个上好的桌子打成这个样子,只怕是也就罗钊了。

    只是,如今罗宸远在海边,罗战也出去了,也不知道要找谁商量。

    “那个妇人当真说是我让的药?”

    “没错。”

    下面的人低着头,这是偷偷听来的,就是那个人诬陷说是她做的。

    咬了咬牙,罗钊只不过是让这个人用一点药,并不是会致死的,按照道理来说应该不会,她问过人,这东西只会让他没有健康的体魄。

    但是,万一本来就弱,直接死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只是依旧有更多的一些事情。

    说起来,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这里面,她并没有知道准确的死因,所以,这个时候,她是真的有一些迷茫了。
妖尾之召唤魔导士帖吧


    难道,真的就这个样子死不认账,就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等待着事情的结束。

    还是说,等着看看,太后她们要怎么办。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罗钊?”

    董青禾沉吟,未必就没有这个心思,但是说起来,罗钊未必就会是单纯的。

    这里面的猫腻大了去了。

    只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罗钊,朝廷里面,罗战也不安静,只怕是为了给濮阳家一个交待,这件事也不会轻易了解了。

    说起来,这个时候,确实比较敏感。

    “娘娘,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这时候,一边的嬷嬷给罗钊出主意,没错,这一次绝对不能够承认,要是认了,她又算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罢了。

    这样子的亏,不能够吃。

    屋漏恰逢连夜雨,偏巧,在这个时候,皇帝贴身婢女其中一个死了,而且,最为主要的是,在这个里面,确实是有着太多的一些东西值得人怀疑。

    这个人,已经是皇帝的女人,而且手里面还有什么东西,是楚琛安排的。

    这都插手到朝政了,结果查出来的害她的这个人是宋盈雪之前的人,而且因为这个人在楚琛跟前,居然还是楚琛的人,宋盈雪还动了胎气。

    罗钊这下子是真的慌了。

    “娘娘,英淑仪求见。”

    董青禾在里面歪着看书的时候,听到这样子的禀告。

    放下手里面的东西,点了点头,“让她进来。”

    罗钊慢慢走进来,“见过皇后娘娘。”

    “罗妹妹客气了,不必客气,坐。”

    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什么惩罚。

    只是,罗钊心知肚明,自己是没有办法顺利逃脱的。

    但是,在这个时间点,她不能出差错。

    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她这里出现了问题,只怕就没有其他的机会了。

    所以,她绝对不能倒下,绝对不可以,因为这个,她可以付出很多,但是绝对不能倒下。

    “今日来,是想请娘娘救我一次。”

    可不是,这一次,她是来求救的。

    “哦,本宫为什么要救你呢。”

    董青禾微笑,手里面拿着一根长长的羽毛笔,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她可没有这个义务一定要救她。

    “娘娘,有人告诉我,这个东西,能够换来娘娘救我一次。”

    咬了咬嘴唇,罗钊有一些犹豫。

    董青禾脸色瞬间就冷了,这是什么意思。

    罗钊转过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人,虽然是只有一个捧茶的,一个贴身伺候的,但是也是人。

    挥了挥手,等到人都退下去了,董青禾才转过头看着这个人,想要看看,她有什么样子的手段。

    这里面,可不是这样子就可以算了的。

    只见罗钊从衣服的袖子里面掏出来了一个小盒子,送到董青禾的手边。

    这是一个狭长的小盒子,想来里面装的东西也是一个长的。

    伸手拿起来,打开盒子,只是看了一眼,董青禾直接把盒子拍在了手边的桌子上面,闭了闭眼睛,“本宫知道了。”

    罗钊想说,其实,当年罗战是想要为了罗宸跟董青禾提亲,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你下去吧。”

    冷冷的声音传过来,看了一眼前面即便是穿着常服也是绣着凤凰的人,罗钊第一次察觉到,其实一开始,所有人都输了。

    从一开始,她们就是在这个人的脚底下求生存的。

    只有她,才是皇后。

    这东西,是当初董青禾给罗宸,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罢了,既然当初已经放过话了,如今自然是要实现的,她可是堂堂的皇后娘娘,可不是什么言而无信的人。

    董青禾是准备就这样子答应,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只怕是就要彻查了。

    皇宫里面的水,真的好深。

    最后,查出来,只能够知道,是贺仙漱收买了接生的婆子,虽然说这个接生的人是皇宫里面的,但是不代表就没有其他的亲人在外面。

    贺仙漱被罚了宫禁,贬为正三品。

    因为好死不死,在这个时候,贺仙漱的姐夫立下了大功劳,斩杀了一支铁骑。

    宋盈雪生下来了一个女孩子,极为受皇帝楚琛的宠爱,甚至于差点大赦天下。

    今年又是灾年,正在应付灾害的时候,战争再一次爆发了,这一次,内忧外患,不仅仅是对外战争,国家里面,贺相跟罗将也是一直惦记着夺权。

    战争开始之后,不管是东升国还是俞国,亦或是汗国,这么多的人都开始爆炸了,战争这样子的事情,从来不是玩笑话。

    甚至于就连只有一点边界相连的大胤都派了人过来牵制。

    可不是,说起来,这两个国家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一些其他的牵扯,这个时候,明显是想分一杯羹。

    这个时候,其他事情根本就不重要,所有的事情最为重要的就是战争。

    董家没有一个上战场,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子的。

    董青禾很是担心会有其他的消息传过来,只是,在这个里面,有多少事情是原本就是这里面的。

    这一场战争,整个大夏士兵的战斗力都提高了。

    董青禾不放心,甚至于当俞国用瘟疫来攻击的时候,还特意偷偷出去过一个月,解除了瘟疫带来的灾害。

    好不容易经过一年的外战,朝廷里面内乱又起,罗战伙同两位王爷反了,贺相也加紧了手里面权力的篡夺。

    楚琛在战争里面伤了身子,没想到江湖中人彻底卷入了纷争。

    江湖里面乱了起来,还是乱朝廷。

    短短一年,宋盈雪的孩子活生生在肚子里面掉了,楚琛病重,由楚顼监国。

    董青禾最后查出来了,宛太妃其实是汗国的人,楚林也是汗国的人。

    当时楚顼在外面指挥打仗,楚琛跟太后主持太京城里面的大局。

    楚琛跟楚林对战撑着病体,亲自在对战中斩杀楚林,宛太妃自尽。

    这个时候,没有人想到,贺家勾结了江湖里面最为神秘的门派落血门,准备直接杀了所有人。

    要知道,那里只不过是外面的一处别院,皇家也不愿意告诉所有人原来皇家还有人是汗国的人。

    董青禾救了太后一命,火拼两个年愚百岁的落血门太上长老,用了禁药,让自己的功夫一下子提高了甚至不止是一辈。

    之后,药王谷的人救走了董青禾,皇后娘娘就此陨落。

    半年后,楚琛退位,由楚顼继承大统。

    贺家的人都被杀了,罗战和罗钊死了,罗宸退出朝廷,在江湖里面,药王谷结庐而居,值得说的是,罗钊杀了贺仙漱,没想到也被贺仙漱手里面的机关暗器所伤,两人同归于尽。

    药王谷被庄生继承了,因为半年之后,董青禾死在了药王谷的花丛里面。

    两年之后,楚琛死去,宋盈雪生下来了一个婴儿。

    楚顼视如己出,最终把国家传给了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