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科幻小说> 幻想世界穿越法则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寻找人皇笔!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寻找人皇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两个人?暂时留着,不杀他们。”方堂镜看着手掌心的陈天侠,还有王道陵两大副掌门,脸上显现出了深沉的表情,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他也知道,自己这次大闹羽化门,把华天都安排的人铲除一空,代表着什么。

    羽化门的太上长老团,不可能不闻不问。

    “方堂镜,看来你很冷静啊。”阎也从黄泉图之中冒了出来,“别看羽化门的真传弟子,诸多长老,大猫小猫两三只,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但是羽化天宫的太上长老团,却是有极其厉害的高手,甚至有修炼到了太混天那个境界的人物。长生七重,界王境。修炼出自己的世界,甚至更高深的人物。要不然,也不会屹立不倒万年。这次如果那些太上长老开会,都要制裁你,可不比如意子那次。”

    “这个我自然知道,所以我才留下陈天侠,王道陵两人的性命,没有赶尽杀绝。”方堂镜脸上显现出笑容来:“我这次之所以大动干戈,就是为了试探一下羽化门的底线。看看那群太上长老们如何对我。我对羽化门有极其重大的价值,他们不会不知道,况且清雪师姐和我生死与共,得罪了我,就是得罪清雪师姐。那种修炼出了自己世界的人物,不会不清楚。当然,我不能把希望寄托于这些太上长老对我法外开恩的情况之下,所以,我现在要出去一趟,寻找一件东西,只要能够得到这件东西的帮助,羽化门就在也没有任何话可说,更不能拿我当魔道中人来处置。”

    “什么东西?”阎立刻问道。

    “人皇笔!”

    方堂镜舔了舔嘴唇,吐出三个字来。

    “你难道要降伏人皇笔?不可能的事情,他轻易的斩杀恨天神皇,还镇压太古大能,比那混乱元胎都要厉害得多,是诸多绝品道器中最强横的人物,我就算恢复全部的力量,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曾经是仙器,现在身上还蕴藏着某些仙道法则。现在远古三皇法宝,我们都看过了,天皇镜在风白羽手里,因为器灵消失,威力发挥不出全部的来,而地皇书的投影来看,器灵也没有了。而人皇笔的器灵还在。这样的威力,我们现在也恐怕都要全军覆没。轮回之盘也无法镇压他啊。”

    阎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听说方堂镜要去对付人皇笔,还是忍不住哆嗦起来。

    人皇笔,乃是天地之中,最为锋芒的东西。

    刀剑锋刃,没有笔锋之凌厉。

    天地之间,最为锋芒的乃是笔尖,代表着人道秩序,号令仙魔。莫敢不从。

    当年远古人皇,统领一切人类大能,大笔一挥,判诸天之生死,这只笔代表的并不是力量,还是代表绝对的正道和秩序。如果谁执掌了这支笔,那就是等于掌握了正道。这是仙道一些太古大能心目中默认的规矩。

    当然,这么多年来,没有人知道人皇笔究竟在哪里。

    方堂镜早就计算,一修炼到不死之身,就去寻找人皇笔。得到手之后,才算是真正的执掌羽化门大教,再也不被排斥,论起攻击力量,人皇笔也比轮回之盘要强横很多。

    “方堂镜,这件事情,我们的力量还很弱小,无法对抗人皇笔。风白羽执掌天皇镜,都可能没有希望降伏,除非是太一门的太皇天,和永恒神炉一起出手,才有这可能镇压。”阎不想去。

    “谁说要人皇笔了?我有要说镇压了吗?我是把他当成一位老前辈。前去请他出山,对抗神族入侵玄黄大世界的危难,毕竟,我拥有世界之树,乃是正统,还和他有过交情,一起镇压过恨天神皇。我请他出山,有八成的把握。能够拉拢到这位老前辈,我自然就可以扯虎皮抗大旗。”

    方堂镜挥挥手,人皇笔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他能够镇压得了的。不过攀交情,却还是可以。

    如果能够拉拢他出山,对抗神族大劫,在自己身边,那是最好不过。

    “这样,的确是可以攀一下交情,况且人皇笔对你的印象不坏,说你是对抗神族大劫的关键人物,只要能够找到他,还真有可能请它出山,而且,这人皇笔,身上不知道蕴含了多少大道,上次击杀恨天神皇,施展出了三百大道法则,如果能够学道,你的实力肯定会再次暴涨。”

    阎兴奋的道。

    “那事不宜迟,就此去封魔岭地底?”方堂镜身体一动,酝酿大挪移术,随后对珈蓝,龙萱等人道:“我不在羽化门之中,你们就安心修炼,我把八部浮屠,四件上品道器,都留在这里,就算是华天都回来,也奈何你们不得,而且八部浮屠是我的本命法宝,稍微一有异动,我就能够察觉到。随时都可以赶回来。”

    方堂镜把八部浮屠一下甩了出来,镇压在轮回峰上,顿时之间,轮回峰就被一股绝大的力量封锁住。

    “木道人,忌都法王!还有洛水北!你们三人,都是修炼成了不死之身的高手,现在联合一气,保护珈蓝,星云宝宝等人知道么?”

    方堂镜在黄泉图之中,苦修了六十年,练成佛门的大超度术,大解脱术,大龙相术,虽然还比较浅薄,但也算得上是佛法精深。

    而八部浮屠之中的九大巨头,也足足修炼了六十年,每人都得到极大的好处,木道人和忌都法王,一早就修成了不死之身,而在这六十年中,洛水北也跟着修成了。

    其余的几大巨头,也都修成了自己的领域,离不死之身,只有一步之差。

    “是,若不是跟着方堂镜道友你,得到混乱血肉,海量的纯阳之气,还有佛门功法,洗涤心灵,我们怎么可能修炼到这样的地步?方堂镜道友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就算是你现在要去杀天皇老子,我们也绝对不皱半个眉头。”

    忌都法王答应道。

    八部浮屠,金光闪闪,周围缠绕着许多巨龙的虚影,龙界的八部真龙之气,滚滚倾泻出来,使得这座龙族宝塔更加增添了一份力量和威猛。

    在这六十年之中,不但是九大巨头的修为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就连八部浮屠也得到了凝练。里面的三千万天魔,因为有足够的纯阳之力,已经分裂了足足三倍,数量到达一亿,其中有一些天魔,居然修成了本命天地法相。

    如果再过几百年,天魔之中出一尊魔神也说不一定。

    当然,最为威猛的是,那张“世间自在王”的符录,经过了六十年的祭炼,似乎是开始变化,上面的六字真言,越来越清晰,似乎要化成六尊上古佛陀,降临世间,掌握大自在,大逍遥。

    方堂镜知道,这张灵符,有不可思议的种种妙用,当初能够镇压赤渊魔尊几十万年,绝对不是只有现在这一点点作用。

    “这张灵符,颇有用处,放在八部浮屠之中,似乎是浪费了。我干脆把它撕下来,融入我的领域之中,用佛法来祭炼它,温养它,看看以后会出现什么结果。”

    方堂镜心中一动,把这张符录揭了下来,放在了自己领域中。

    轰隆!领域一震,佛光普照,顿时自己的领域更加实质了。方堂镜运用出自己的大普渡禅光,大超度术,大解脱术,祭炼这灵符,灵符渐渐的旋转着,使得自己身心清爽,血肉似乎是在一遍又一遍的洗刷着。

    “很好,这灵符是一件至高宝贝。和世界之树,交相呼应。有极大神通妙用。可惜我现在法力还浅,开发出不这符录的奥妙来,或者还有另外一种高深的佛门功法来祭炼。”方堂镜点点头,身体一动,消失不见。

    他的“大挪移术”乃是楚南公子,苦修了数千年的神通,在黄泉图的六十年苦修之中,他重新炼制了一番,更加精纯,得心应手,每一次挪移,就是数十万里。可谓是鲲鹏展翅,逍遥世间。

    不出一柱香的时间,他就已经来到了封魔岭,发现人皇笔的地方,随意一动,就进入地底。

    现在他是不死之身的强横人物,五帝大魔神通也都已经圆满。进入地底,那等于是龙归大海,鸟入天空。随意的催动方圆万里土系元气,可以使得板块改变,大地隆起,发起造山运动。

    方堂镜此时此刻在地底,寻找人皇笔。

    他丝毫不知道,这次自己在外面惹了多大的风波。

    不过以他的智慧,自然猜测得出来。

    自己在羽化门之中击杀一个副掌门,杀死华天都安插进来的数百弟子,大开杀戒,甚至挑战太上长老,这都是等于大逆不道的事情,羽化门的太上长老召开会议,肯定要给自己惩罚,甚至会要剥夺自己的黄泉图。

    不过这些东西,方堂镜都不在乎。大不了反出羽化门。羽化门要是这一点都容纳不得,帮助华天都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反正他从来也没有得到过羽化门的一些好处给羽化门的贡献,远远大于自己所得到的。

    当然,他还是相信风白羽,此人手段通天,连神族都说他是关键人物,肯定不会轻易地放弃自己。

    不过,这些事情,都让他们去瞎折腾。自己增强实力,才是关键。

    玄黄大世界,和无极大世界一样,土肥水深,在地底深处,蕴藏着比无极大世界还要丰富的地貌,也不知道多少层。

    方堂镜轻车熟路,几乎是瞬息之间,就来到了上次人皇笔和恨天神皇战斗的地方。

    这地方是凶猛的地底岩浆,奔涌如潮,是修炼火系道术最佳的选择之地,方堂镜的赤帝火皇气自动的吸收起来,千里的火焰之力,全部涌入其中。滚烫的火焰,根本对方堂镜造成不了半点威胁。

    这里空空如野,什么都没有了。

    方堂镜根本没有找到任何人皇笔的踪迹。

    “方堂镜,人皇笔没有在这里咱们怎么找?它来无影去无踪,瞬息之间,就可以穿越无穷的大世界,咱们根本不可能追赶到这种存在。”阎看着空空如野的地底,叹息一声道。

    “别急,让我来运用小宿命术探查一下,或许能够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方堂镜冷静的道,他在黄泉图之中闭关六十年,修为越发的精深,虽然没有能够参悟空间法则的奥秘,成为神话,到达“洞天境”,但是却静中参悟,能够在冥冥之中,感应如神灵。

    小宿命术也被他开始吃透,可以发挥出种种妙用来。

    当下,在滚滚岩浆之中,方堂镜心神一动,盘膝坐了下来,手指动弹,小宿命术的那道符文,就飞出了自己的头顶,上面无数的光华闪烁,似乎是在推算,计算,演算着什么,又好像是在感应,四处侦查。

    阎看着方堂镜施展,也帮不上什么忙。

    他虽然厉害,也恢复了力量,现在足足有三十亿烈马奔腾之力,也精通各种修炼道术,就算是大轮回术,他都略知一二,能够看得出来,但是对于小宿命术,却没有半点领悟能力。就算是方堂镜告诉了它小宿命术凝练的音节,也无法参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但是他,就算是八部浮屠之中的诸多人,也根本参悟不了小宿命术,甚至连方清雪吟唱的那段音节,都无法记忆住。

    这好像是小宿命术这门神通,专门为方堂镜和方清雪两人量身打造的一般。除了这两人之外,任何人都参悟不了。就是这么神奇。

    这种现象,甚至是方堂镜自己都解释不了。

    小宿命术的符文,完全不受空间,甚至时间之力的侵蚀,在地火岩浆之中旋转,渗透了下去,各种各样的图像,在方堂镜的眼前显现出来,好像是雾里看花一般,又好像是在演皮影戏。方堂镜的心灵在跳跃着,突然感觉到了,地底火焰熔岩深处,一个扭曲的平行空间之中,有一丝细微的法力波动。

    地底熔岩之中,有一些更深的地方,因为亘古不变的火焰,燃烧了不知道多少亿年,积累下来的火气,把空间都烧得融化了,那里极其的凶险,空间极度扭曲,通向神秘地域,不死之身的高手,进入其中,也只有一个字,死。

    感觉到这丝细微的法力波动,方堂镜双手向下一抓,浩瀚的法力冲了下去,顿时就深入了那扭曲的空间之中,抓出了一丝白色而长长的头发。

    这根白色而长长的头发,足足有三千丈,极其细腻,光泽显现,透明无比,里面蕴藏着一股股恐怖的力量,方堂镜拿着头发,在自己指尖稍微一缠绕,就感觉到了血肉都有些被切割开的味道。

    “好恐怖的力量,这是什么人的头发?”

    阎也看见了,竭力在思索着,但是却没有什么头绪。

    “这根头发,的确恐怖,拥有这么恐怖头发的人,只怕比风白羽都要厉害的得多,我甚至感觉到了这根头发之中,蕴含了极其恐怖的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甚至还有世界之力。”方堂镜抚摸着这根头发,神念渗透了进去,就发现头发里面,居然是巨大的空间,几乎是比八部浮屠的空间都要大,而且那空间并不是空空荡荡的,里面居然有山有水,有花有草,似乎是一个洞天福地,一个独立的世界。

    这令得方堂镜心中,极其震撼。

    是什么人,这么厉害,自己的头发之中都修炼出了微型世界。

    这已经出乎了方堂镜的想象,尤其是在那头发中的微型世界里面,甚至还有一些光球,好像日月星辰,运转不休,唯一的缺憾是,头发的世界之中,没有
神级修炼系统吧
生灵。

    “这根头发,是极好的材料,我甚至可以运用天龙秘笈中的炼器手法,把这根头发炼制成一件中品道器,孽龙鞭。”方堂镜叹息着,再次运用神念在头发之中探索着,探索这微型世界的奥秘,“嗯?”

    他突然发现了什么,在这微型世界之中,居然还有许多尸体,在这微型世界的泥土之中,似乎要和整个世界融为一体,他刚才也没有发现,现在一看,顿时就发现了端倪。

    那些在泥土之中的尸体,个个都身材高大,全身骨质,居然是神族战士!而且还有神君级别的高手。甚至方堂镜还看到神王级别的高手。

    在一根头发之中,有小小世界,小小世界之中,有神族战士的尸体,可以明显的看出来,这些神族战士,原来是在这根头发之中,寄生的存在。就好像是八部浮屠之中寄生天魔一样。

    这些神族战士,也是在头发的世界之中,不停祈祷,为头发的主人,增添力量。

    可是,这根头发被巨大的力量斩断了,里面的神族战士,也被全部斩杀,被那股力量,扼杀了一切生机。

    “恐怖,恐怖,真是恐怖啊。一根头发之中,居然寄生了上万的神族战士,八个神君,三头神王。那一脑袋的头发,能够寄生多少神族战士?神君,神王?”

    阎浑身颤抖,以他现在的修为,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心神寒冷,这么恐怖的东西,他想想就忌惮万分。

    “的确是厉害,不过这些神族战士的尸体,却颇有裨益。我正好可以炼制成神通果,以后培养自己势力的时候用。”

    方堂镜一挥手,这根头发之中的所有神族尸体,都进入了世界之树中,那些普通的神族战士,转化为了神之力,融入自己的身体,储存起来。而八个神君的尸体,化成了八枚神通果,三头神王的尸体,则是化成了三枚真神种子。

    “我敢断定,这根头发,是人皇笔斩断的。里面的神族战士,也是人皇笔震死的,这些神族战士,体内的所有灵智,被直接抹杀,一笔断生死。还有这根头发上的创伤,的确是人皇笔的气息。”

    抚摸着这根头发的断裂之处,方堂镜细微的察觉到了,上面一股掌握众生生死的锋芒之意,极其凌厉,端正,为众生之表率,秉笔直书。

    这是人皇笔所独有的气息。任何法宝,任何大能都学不来。

    “可以肯定了,人皇笔是镇压着一个恐怖的存在,相互争斗之间,斩断了对方的头发。不过还好,让我抓到了蛛丝马迹,凭借这根头发和人皇笔的气息,我可以施展一些追踪秘术,找到他们的存在。”

    方堂镜思考着,寻找着“小宿命术”之中的一些神通烙印。就发现了吞噬掉的乌释天神皇三十三种无上神通其中有一门,叫做“古影形迹法”,是根据气息,寻找敌人的无上手段,乃是一门上古神通。

    “三千大道其中有一门大追踪术,可惜不会,只能用用这古影行迹法,希望能够找到人皇笔。”

    方堂镜叹息了一口气,小宿命术的符文一阵旋转,上面的“古影形迹法”飞了出来,变成一个古老的暗影,这暗影鼻子非常之长,狠狠的嗅着,随后形体一震,向地下钻了过去。

    这“古影形迹法”是用秘密的法门凝练出一个暗影来,这暗影没有丝毫战斗力,也不是实体,但是却最擅长追踪,乃是太古秘术,可以穿梭空间进行追踪,虽然不如传说之中,上古三千大道大追踪术可以追踪无穷个大世界。但是也非常神奇,超越了一些魔道之中的追踪神通。

    “好,跟着这古影,想必就能够找到更多的蛛丝马迹。寻找到人皇笔,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方堂镜跟着古影,钻了下去,熔岩纷纷散开,到达了地底更深处。

    无数的空间,似乎虫洞一般的扭曲着,忽然一下,古影钻入了一个巨大的虫洞之中,这虫洞似乎是通向另外一个莫名空间之中,那个空间,似乎不属于玄黄大世界了。

    “这个扭曲的空间,虫洞隧道,通向另外一片虚空,不在玄黄大世界之中了,好像有点归虚的样子,但并不是自然凝聚成形的,而是被人大战生生打穿的,这要有多大的力量?”

    看见自己凝聚的古影钻了进去,方堂镜稍微迟疑了一下,把黄泉图施展起来,保护住自身,根据古影的气息,也钻了进去。

    这一钻进时空虫洞之中,立刻周身一紧,一股股浓烈的煞气扑面而来,这股煞气呈现出了粘稠的黝黑色,毒性猛烈,有一股腐蚀的味道,比起魔道之中最猛烈的瘴气还要浓烈百倍,方堂镜立刻就察觉到,这股毒性极强的煞气,甚至可以腐蚀绝品宝器,一般的道器都不可能抵挡得住。

    “这是一门大道施展遗留下来的残余毒气,大剧毒术。传闻一旦施展,一个大世界所有的元气,都会转化为一种神秘的剧毒之气,我的九地腐仙**在大剧毒术面前,等于是个还没有学会走路的小孩儿。”

    阎看到这一些浓烈的煞气毒气,震惊道:“这个时空虫洞,就是这大剧毒术腐蚀出来的。腐蚀空间,这个人把大剧毒术修炼到了什么地步?”

    “哦?那这么说,大剧毒术乃是一切毒术魔功的根源?那这些残余的剧毒之气,我要收集起来,好好的运用。不死之身,极难消灭,但是一些毒术魔功,却能够给不死之身造成极强的伤害。”

    方堂镜手上多出了一个葫芦,正是化龙葫芦,把葫芦一摇,一股吸力从葫芦之中激射出来。把这虫洞之中的剧毒元气,狠狠的汲取了进去。

    不死之身,刀剑,神雷,法宝,都难以伤害,但是一些毒术魔功,却能够对不死之身造成伤害。方堂镜早在修炼的时候,就听到过传闻,天绝魔宗有一门毒功,叫做九天神毒,曾经羽化门的一位不死之身的长老,中了一掌,回去闭关千年,驱除血肉之中的毒素,但是那毒素根本无法驱除,反而和自身血肉结合在一起,衍生出新的毒素,最后这个长老毒发身亡。

    但是,那九天神毒,和现在大剧毒术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这大剧毒术,残余的毒气都能够把空间都腐蚀掉,可见其毒性猛烈。蕴含宇宙之玄机,天地之怨念。

    “我的轮回之盘,力量虽然凶猛,一下就可以把那屠魔大仙邓傲身体震散。不过他最多损耗千年寿命,还是可以恢复过来,而且每催动一次,我要消耗百亿纯阳丹药,实在是划不来。暴殄天物。我采集了这剧毒之气,凝练成一股法宝,下次再和我作对,就打入他的身体之中,看他怎么驱除!这剧毒之气,肯定是人皇笔镇压的那太古大能修炼出来的。威力无穷。”

    方堂镜心中沉思着。

    他现在要对付屠魔大仙邓傲那种级别的高手,自身的法术,都对邓傲没有什么用处,唯一的就是黄泉图轮回之盘。当然还有小宿命术,不过小宿命术每催动一次,都要折损寿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实在是划不来。

    倒不是他的三千大道不厉害,也不是大剧毒术在这些三千大道排名之上。而是境界的差别。

    实际上,大剧毒术的排名,不在前十。

    不过方堂镜他的三千大道,都是不死之身级别的,远远没有参悟到三千大道的极致。比如大王霸术,如果修炼到极致,那随意一动,日月星辰都要臣服,为你而运转。

    境界每提升一重,三千大道都会发生本质的变化,威力十倍百倍的提升。

    比如大切割术,如果方堂镜修炼到了洞天境,领悟空间法则,就可以切割别人的洞天,如果对方没有修炼三千大道,那基本上是溃败。

    不过现在,大切割术伤害不了屠魔大仙邓傲的毫毛。

    长生秘境,每一重,都蕴含天地宇宙法则玄机,实力差别之大,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

    现在这“大剧毒术”的残余毒气,是太古大能修炼出来的,这个一根头发都蕴含了一个小小世界的太古大能,不知道比屠魔大仙邓傲厉害多少倍,可谓是吐口口水,就能够淹死对方。如果这个太古大能全力施展大剧毒术,甚至可以毒死风白羽。

    要不是方堂镜在黄泉图之中,也恐怕中了剧毒,渗透血肉之中,不死也要重伤。

    一面用化龙葫芦收取着“大剧毒术”的残余毒气,方堂镜一面想着:“这尊太古大能,不知道厉害到了什么程度?和人皇笔这样大战。”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长鲸吸水一般的吞噬着,在这时空虫洞中的残余毒气,终于被化龙葫芦吸收完毕。方堂镜就觉得化龙葫芦颤抖着,里面的器灵,突然惨叫一声,居然是被剧毒之气给毒死了。而这化龙葫芦,都有一些要融化的趋势。

    “糟糕,损失一件道器,可惜可惜。”方堂镜心头一震,没有料到剧毒之气的威力这么大,道器的器灵都直接毒死,道器也要融化。

    “唵嘛呢叭咪吽!佛力加持,急急如律令!”

    万一化龙葫芦被融化,破裂,毒气渗透出来,方堂镜可就要手忙脚乱,在这危机关头,他突然催动了自己领域中的那张“世间自在王”灵符,贴在化龙葫芦之中。

    果然,这灵符一贴上去,佛力滚滚,那剧毒之气全部都被慑服。

    佛门的法宝,禅功,对于毒,魔,贪,诅咒,等神秘残忍的法门,都有一种特殊的震慑效果。当然,还是得依照境界来。

    “看来炼制这灵符的佛陀,境界要高于人皇笔镇压的太古大能。”方堂镜点点头,把化龙葫芦丢到黄泉图中镇压起来。等到时候,给人以致命一击。

    这时空虫洞之中的剧毒之气全部都收取一空,一点亮光,在这虫洞的尽头显现出来,方堂镜身体一动,施展大挪移术挪移了过去。

    轰隆一声,方堂镜一出了时空虫洞,就感觉到天旋地转,到处都是弥漫着一股灾难之气。

    这是一个灰暗的世界,一片灰暗的天地,天上有日月,但都死气沉沉,好像一个垂老的病人,处于死亡的边缘。

    轰隆隆!

    刚刚一降落到这片巨大的世界上,方堂镜就看到,远处大地之上,无数火山不停的喷发,天空中密布起了浓浓的灰尘阴云,那长达千百丈的火山岩浆,到处流淌,好像是一副末日来临的惨烈景象。

    方堂镜一眼望去,有的地方,火山喷发,有的地方,方圆千里,却从大地之中,刮起了强烈的飓风,还有的地方,下着连绵不绝的大雪,冰封万里,而有的地方,却是一大片大片漆黑的沼泽,毒气,瘴气弥漫。

    这个世界,处处都是这种恶劣的环境,不是火山喷发,就是地震连连,还有飓风四起,冰雪亘古不化,沼泽,泥潭,毒气弥漫,天空永远是阴沉沉的灰暗,处处都是灾难,没有一寸土地,一寸空间是平静的。

    这样的世界中,天灾连连,时刻不停,根本不能居住人,就算是修道者,丝毫不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之中生存。

    方堂镜刚刚降落到这个世界上,突然脚下面,大地板块移动,巨大的火山岩浆,冲了上来。幸亏他道术高深,把手一压,这火山岩浆就被直接压了下去。

    但是,天空之中,一股蓝色冰晶一般的风暴掠了过来,长达万里,好像一条风龙,刺骨得足可以把绝品宝器都冻裂的寒气席卷而来,瞬息之间,就把方堂镜冻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冰坨,向地面掉落下去。

    方堂镜轻轻一动,法力炸来,把冰坨炸得粉碎,看看这个末日一般的大世界,叹息一口气:“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就是末日坟场,是三千大千世界的一个,不过这个大世界,是非常远古的一个大世界,不知道存在了多少百亿年,现在寿命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也许再过几亿年,它就会彻底崩溃。消亡于天地宇宙之间。”阎认识出来了这是什么地方。

    “连一个大世界都走到了穷途末路,我们修士在时间之中灭亡,那如尘埃一般。我虽然有十二万年的寿命,但转瞬即逝,和一个大世界比起来算什么?天地之间,何人永生?”

    方堂镜突然心中,涌起了一股苍凉的意境。

    修道得长生,就是希望不死,但是现在看到大世界都要消亡。这使得方堂镜知道,自己不过是比凡人寿命长的凡人罢了。

    说到底,还是凡人。

    天地之间,何人永生?

    不过这股情绪一升腾起来,就被他压制下去,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而是做正经事情。

    “原来是这里,我早就听说过这个地方,末日坟场,难怪,我的大灾难术符文蠢蠢欲动,比以前修炼的速度要快了十倍都不止。难道那人皇笔和太古大能争斗,来到了这里?打穿时空隧道。”

    此时此刻,方堂镜的古影已经不见了,是在时空隧道之中,被剧毒之气给毒死了。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重新凝练就是。

    这“末日坟场”,处处都凝练着一种灾难之气,正适合大灾难术的修炼,方堂镜都想好好的修炼一番。不过现在没有时间修炼。

    他再次施展出了古影形迹法,古老的影子飞了出来,突然一动,向远处扑去。

    “人皇笔的气息!”方堂镜立刻跟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