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名门宗女 > 第434章 他的谬误

第434章 他的谬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时年幼的冉子晚带着好奇打量着未央宫后花园的精致,吊兰玉树,精致繁杂。小小的年纪便皱起了弯弯的眉眼,央求着朝阳郡主带她回王府。直到看到宫墙墙角下的一株小白花,烦躁的冉子晚才安静了下来,指了指上面梨白色的花瓣戴在了发髻上……

    而当云起在宫墙便看到冉子晚时,只见她周身沾满了泥巴,正咧嘴笑着对着倒在地上的玄天倾不停地砸着绣花拳,嘴里还软糯地嗔怒道:“臭小子……花是我先看到的!我先看到的!”

    “我……是太子,天下都是我的!花也是!这是母后的宫里,你个野丫头!没教养……”当时小小年纪便被赐封为国储太子的玄天倾双手护着头部,嘴下却是一派尊贵:“救命……你是谁家的公子,傻站着偷看!还不过来帮本太子将这个野丫头拉下去!”

    “……”冉子晚手下的小拳头不停,头却是激灵的转过去,一张俊美雅致的如画少年倒入眼帘。

    “怕了吧?”玄天倾看着冉子晚痴怔住,有些得意:“哎……你怎么也帮着这野丫头打本太子。你是不想活了么?”

    “哼……”冉子晚微微一怔之后也摁着玄天倾一阵踢踹,直到把玄天倾打得无反抗之力,两人才罢手。

    后来未央宫的宫女太监从远处一路跑来,才将玄天倾救起。而当时满是王者尊崇的玄天倾哪里肯罢手,放狠话道:“你们……敢留下姓名么?是尚书家的还是巡抚家的……本太子一定要父皇诛你们九族!”

    冉子晚挑了挑眉,看向玄天倾,软糯道:“你要把自己也诛杀么?我是朝阳郡主的独女冉子晚!”

    “朝阳姑姑?你……你就是父皇要许给我的皇后么?”玄天倾气呼呼地看向冉子晚,他可不想娶个母夜叉……母后曾说,女子要温顺淑德!

    “皇后?你们玄氏的皇后不都是贞氏的女子么?我母妃说了……要离你们玄氏远远的!”冉子晚说着上去又踹了玄天倾一脚,补充道:“你以后要离我远远的,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话间,玄天倾指着已经走远的云起道:“你站住!她是朝阳姑姑的女儿,我不能打自家人!可你……本太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冉子晚此时才想起刚刚跟自己一起打了玄天倾的少年,他长得及其俊美……此时,少年正在远处的泥泞中一片一片的拾起冉子晚发髻上掉落的花瓣,模样认真而无言。

    “喂……本太子跟你说话呢?你拾起那些破花有什么用?”玄天倾自小嚣张习惯了,此时他的话却被眼前的少年当做了不存在的耳边风。

    “云山……云起!”少年言简意赅。

    “云山?”玄天倾委屈地瘪嘴哇哇地哭了起来,因为他记起他父皇的交代,不可得罪云山!

    那时的云起便是淡漠的像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完全不在意在地上撒泼打滚,放声大哭的玄天倾,只是淡淡转身悉数将拾起的花瓣,缓步走回到冉子晚面前,将沾染着
创始道纪全文阅读
泥土的花瓣交还到冉子晚手中。

    “……”冉子晚无言地望着眼前如画的少年,愣在原地。

    又走回到梨树旁摘了几朵沾染着雨露的小花,轻柔地戴在了冉子晚的发髻上,温声道:“这是什么花?”

    “……”冉子晚痴痴地望着眼前少年纤长浓密的睫毛发呆,完全忘了自己与玄天倾因为一株梨花打架的缘由,蒙怔地小声胡乱回道:“玉……玉兰花!”

    “玉兰么?”

    “嗯……”

    “为了一只玉兰?呵呵……”云起看着小女孩身上满是污泥的衣裙:“有个地方,将来会有很多玉兰!”

    “……”冉子晚当时只是记住了少年那句话,却不知道自己当时说的并不是梨花,而是错说成了玉兰。而对于云起而言,他从未醉心过人间芬芳百花……他只记住了小女孩当时告诉他的话,那是玉兰!尽管后来他也发现,那根本就是梨花!可他还是将云山种满了玉兰,仿佛每次看到玉兰他都看到了当年年幼周身污泥的冉子晚……

    “很美……”云起将手中剩下最后一朵梨花插在了冉子晚的发髻上,微笑着点了点头。

    ……

    ……

    冉子晚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滴,拾起碎成千百片的记忆,捧起一株玉兰落花插在了发间,回身微微笑着看向云阳:“你喜欢玉兰么?”

    “不喜欢!”云阳回答得很干脆,看向哭泣如雨下的冉子晚,叹道:“就像云山是云起哥哥的,他喜欢的云阳从不沾染!我喜欢苍梧……”

    “你也是云山的子嗣,就不想登临绝顶么?”冉子晚悠悠的开口,在天.朝的帝都城,同时兄弟姐妹却是嫡庶尊卑,尔虞我诈。彼此间不互相陷害已是情分,何谈彼此相惜维护?

    “云山有什么好?云山秘笈又有什么好?看云起哥哥如今的处境……咳咳……高处不胜寒!”云阳轻轻咳嗽着转移了话锋,尽管他的生母无数次让人烧过信笺,嘱咐云阳趁着云起长眠寒池不醒,秘密让他取代云起。可云阳一直不曾有动作,甚至为了避免云山老族主打他的注意,他故意变得比以前更不着调,挑衅,滋事……甚至扬言要将云山拱手送给东洲花期,好去换娶花期的嫡亲妹妹花想容当媳妇……以此气得云山老族主吹胡子瞪眼,只道天亡我云山!

    云阳名义上是云起庶出的弟弟,可实际上云起的父亲当年只有华王妃一个女人。云阳只是当时云山老族主寻不着亲孙子云起,又要稳住天下人心……才从云山旁支选出来的孩子。只是因为与云起有些相似,所以才以庶子之名养在云山。后来云山老族主寻得云起之后,却也就不大对云阳上心……

    所以在云山,很长一段时间,之于云阳的存在是无人问津的。只有云起……却是把他当亲弟弟一直对待的,他命令星斩教习云阳武学,吃住都让云阳跟着自己。一晃十几年,云山竟然没人记得云阳的出身,都只当云阳是云山少主云起以外的当家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