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序章 血色镇守府之夜

序章 血色镇守府之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个奇怪的仪器前站着几个美丽异常的女孩和一个白色的身影,仪器出了咔擦咔擦的声音。片刻之后仪器停止了运转,随后仪器的大门打开出现了一个一头褐色短褐色眸子的少女。

    新来的少女看到面前的景色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没错,我是大凤。万分感谢您出来迎接我。提督…我将引领您和机动部队获得胜利!”

    白色的身影明显惊讶了一下,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大凤之后,然后有惊讶地对身旁的一位黑黑眸身材高挑的单马尾少女说:“哦,是···航空驱逐舰吗?没见过的舰种呢,一定很稀有吧,大和。”

    大凤还没有说什么,就听到被称之为大和的少女说:“不是啦提督,人家是空母啦。”

    提督明显无语了,正想说什么突然看到了角落里坐着一个身穿着红色巫女服的双马尾少女。(话说真的不是女装少年吗?)顿时不觉得奇怪了。

    随后提督说:“大和,这个新的空母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我是时间的分割线~~~~~~~~~~~~~~~~~~~~~~~~~~~

    一转眼几年过去,曾经年轻的提督也变得成熟了起来,虽然还是有时候会下意识地将大凤当驱逐舰调用(当然结果就是大量喷资源oVo),但是不得不说,提督已经成长为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强者。

    大凤也从一个小白舰娘变成了一名颇有名气的英雄舰,虽然镇守府依旧还是那个小的可怜的镇守府,但是现在的镇守府已经改建的相当完善了。

    就在数月前最后的深海基地也被舰娘和提督们联手送入了大海,一切仿佛都结束了,这个世界仿佛又一次迎来了许久不见的和平时光。

    大凤坐在港口的水泥平台上,看着远处的风景,嗅着迎面吹来的清风带着咸咸的味道,被风吹得泛起波澜的水面上照映着夕阳的暇辉,显得格外美丽。远处时不时传来的一两声海鸥的叫声仿佛也在诉说着大海的平静与安宁。

    自从大凤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色的时候,每次在没有出击任务的时候,大凤都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享受这美丽的风景。

    突然大凤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走路的人仿佛不希望让大凤听到似地,把脚步放的很轻,但是依旧无法逃过大凤非人级别的听力。大凤轻轻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丝,转头望去,看到一抹白色。有些惊讶地说:“咦?提督?”

    提督挥了挥手走到大凤身旁坐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片刻之后说:“大凤很喜欢这里吗?”

    大凤疑惑地看向身穿白色提督服的提督,点了点头道:“恩,这样平静的生活格外让人感到舒适呢。”

    提督转头望向远处的海平面,许久之后沉吟道:“大凤,假设这个世界突然在某一天再次生变动,我们不得不向自己的同胞,也就是其他人类挥下手中的武器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大凤听到提督的话之后,惊愕地转头望向提督,但是只是看到提督望向远处的侧脸,大凤不知道为什么提督会问出这样的话,但是肯定有提督的道理。

    如果说成熟,除了那些驱逐舰娘之外整个镇守府最不成熟的就应该是大凤了,大凤因为是提督在同深海的搏斗后期建造出的舰娘,所以,无论是见识还是经历,大凤都比镇守府其他舰娘差了一大截,虽然在大和的细心教授之下,大凤已经掌握了许许多多作为一只新生舰娘不可能掌握的知识,但那也仅仅是知识而已。

    要知道,从一定程度上来说,面对人类可比面对深海危险的多。

    许久没有听到大凤的回答,提督转过头看到大凤一脸苦恼的表情,笑着揉了揉大凤的头说:“放心吧,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即便有,提督也会保护你们的。”

    大凤被提督的话打断了思考,梳理着被提督揉乱的头,望向已经向着镇守府深处走去的提督心中升起了阵阵不安的感觉。

    ~~~~~~~~~~~~~~~~~~~~~~~~~~我是傍晚的分割线~~~~~~~~~~~~~~~~~~~~~~~~~~~~~~~~~~~~~

    刚刚入夜,镇守府外传来了一声枪响,一颗血红的信号弹腾空而起,缓缓下落。

    大凤很清晰地听到了那一声枪响,同时也看到了那一颗血红的信号弹,身体依旧保持着想要回到宿舍的动作。大凤的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提督傍晚时说过的话:大凤,假设这个世界突然在某一天再次生变动,我们不得不向自己的同胞,也就是其他人类挥下手中的武器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抗战雄军全文阅读


    片刻之后,混乱的枪炮声和人们所出震天的喊杀声就从镇守府的大门方向传来。大凤清晰地分辨出了那些声音的声援的位置是在镇守府中,心中的不安愈明显。

    大凤直接展开了舰装,正打算跑向枪炮声传来的方向,就听到一声距离自己非常近的位置传来一声巨响,剧烈的气流瞬间将大凤推了出去,措手不及的大凤在空中做了一个抛物线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一阵剧痛从神经中传到大脑,大凤扭头看向腰间的舰装,除了手中的短弩还好好的之外,自己的舰装船体的部分以及部分防空炮的部分都已经被之前打在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给摧毁了。

    大凤不由得惊讶,这与深海舰队战列舰主炮破坏力相当的东西是什么?深海?还是人类?!

    带到看清袭击自己的人的样子的时候大凤更是惊讶地说不错话来。

    只见一个身穿朴素衣物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根冒着烟的管子,很显然,袭击自己的人就是这人手中拿着的那种东西,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大凤清晰地认识到,面前的人绝对不是想和自己开一个玩笑那么简单。

    只见男子丢下了手中的管子,从怀中掏出一柄造型奇怪的好想手枪一样的东西,说是奇怪就在于,这柄类似手枪的东西是通体透明的,能够清晰地看到几乎占据整个枪管的液体注射器,以及后面黑色的火药。

    看着注射器中泛着淡淡蓝光的液体,大凤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好想自己被那种液体沾到就会生非常糟糕的事情一样。

    这时大凤浑身感觉到一身恶寒,就在这时一道樱色的闪光从一侧冲了过来,随着“突突突突···”一阵响声,大凤能够清晰地分辨出那是大和身上的25mm副炮的声音,顿时手持‘手枪’的男子就变成了肉筛子。

    大凤静静地望着面前生的一切,看到大和非常淡定地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然后走到自己的身边轻轻扶起了因为疼痛和惊讶一直呆呆的自己,大凤心中的惊愕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大凤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一幅表情,但是从大和眼中的笑意,可以看出自己的表情一定很精彩,恩、很精彩,比许多次被提督当成驱逐舰的时候还精彩。

    大和扶起了大凤,说:“大凤酱,能走吗?”大凤微微试了试,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可以支持自己行动的,于是点了点头。

    看到大凤点头,大和松了一口气,然后说:“走吧,我们先去入渠。旧的战争结束了,但是还有新的更难挑战等待着我们,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大凤疑惑道:“新的,挑战?”大和没有在意周围时不时传来的枪炮声与呻吟声,大开防御立场拉着大凤向入渠室走去。

    就在下一个转弯就是入渠室的时候,大凤突然听到“轰”的一声,甚至脚下的地面都出了剧烈的颤抖。

    大凤感知到出振动给的地方是入渠室,于是转头看向大和,只见大和万年不变的笑容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好像微微带着愤怒?反正脸盲症膏肓的大凤是看不出来了,但是从大和越握越紧的手来说,大和此时的心情的确不好。

    大和从舰装空间中取出一个绿色的桶,递给大凤。大凤接过绿色的桶心中不禁想到:“难道大和平时随身带着高修复材料的吗?!”

    不过接下来大和的话却让大凤完全没有吐槽的想法了,大和说:“看起来来了一些麻烦呢,大凤只能拜托你自己去建造工厂了,建造工厂的建造池是可以当做渠来用的,路上小心一些哦。”

    大凤也从大和的语气中听出了事情糟糕的展,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是累赘的大凤抱起了绿色的修复材料头也不回地跑向了建造工厂。

    大凤并没有看到,在自己刚刚离开之后,四道度根本不可能是人类的黑影就冲向了大和。

    终于来到了建造工厂的大凤,在确定周围暂时安全之后,迅地打开了建造池的盖子,望着里面如同浴缸一样的建造池将绿色的修复液倒了进去,顺便注上水,然后钻了进去。

    刚刚钻进去的大凤就感觉到有人靠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建造池的盖子就被一只略显消瘦的手关上并锁住了。

    大凤拼命地敲打着建造池的盖子,然后就透过盖子看到浑身是鲜红色血液的提督站在操作台上,一脸愧疚地望着自己。

    望着这样的提督,大凤一时之间忘记了挣扎,然后看到提督通过灵魂网络传来的信息:“抱歉,大凤,这一次提督可能要食言了,实在对不起。”

    最后大凤清晰地看到了提督的眼角滴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然后就在一阵白光中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