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三节初临星战,战斗!

第三节初临星战,战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凤跳下了凳子,就听“轰”一声闷响,整个业务大厅的地面瓷砖都出现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大凤脚下已经几乎没有什么瓷砖可以说了。

    在在场的人惊愕的目光中,大凤看着李昆熙说:“昆熙桑,带我我去看看什么是‘sT吧’吧。我很好奇呢。”

    被打断对话李昆熙,立刻反应过来,然后说:“哦哦,我这就带你去。”然后转头望向伊凡说:“那,执行官阁下,你要来吗?”

    伊凡想了想自己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而且大凤的事情也没有弄清楚,所以伊凡还是觉得有必要和李昆熙他们去一下。于是微微笑着说:“好啊,去吧,我也好久没有碰过那东西了。”

    ~~~~~~~~~~~~~~~~~~~~~~~~我是前往sT吧的分割线~~~~~~~~~~~~~~~~~~~~~~~~~~~~~~~~

    sT是三年前由uns、axc、kpL、kaR联合开的一款星际战争类型网络游戏。

    其中包含军团战,组队竞技战,以及单人soLo对战。

    由于其来自kpL强大的中枢处理器分割,游戏分为了4个大区,四大阵营各一个。

    其游戏模式以机甲战斗模拟为主,在军团战中少量混入了战舰的战斗指挥。

    经过长达一年的完善以及来自四大势力的全力协助,现在sT拥有着极为真实的游戏平台:由kpL开的sapu重力感受模拟器。

    以sapu重力感受模拟器为基础平台,加以各大势力将自己的机甲战舰的真实数据提供,配合同样来自kpL的aked神经电波传感装置。

    这样的尖端科技所带来来的实际体验,即便是职业机师也没有说这款游戏与真实的机甲战斗相差多少。

    大概唯一的不同就仅仅是战斗失败时的痛觉以及战斗失败时的代价有所不同吧。

    大凤一行人来到一家名字叫归乡宿做的sT吧,看到里面偏向黑色柔和的风格装饰让大凤感觉到一种名为高科技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李昆熙付款之后,大凤等人就进入了已经开启的sapu中。

    在伊凡惊讶的目光中,李昆熙教会了大凤使用sapu和aked系统之后,大凤进入了游戏中。

    进入游戏之后大凤整个人都惊呆了,这简直太真实了,就好像自己坐在某个机器中一样。

    这时一个柔和的女声响了起来,告诉大凤自己所乘坐的这台机甲--‘突郎一型’的操作方式。

    经过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大凤终于知道在自己座位周围这些按钮啊,操作杆啊以及显示屏啊还有一些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及那一大堆页面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就在大凤刚刚结束新手教程,就收到一条组队申请,大凤刚想伸手点上去,就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页面,页面上写着,请说出游戏Id。

    大凤然后想了想,就说到:“血色之樱,大凤。”

    好吧,后面那个大凤隔了差不多1o秒才说,结果页面上就显示Id可用:血色之樱———————————————大凤。(注:“——”代指空格。)进入游戏中,请稍后。。。

    大凤看到那么多的空格表示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两秒之后,大凤终于进入了游戏,大凤不管游戏的提示,直接伸手点中那个组队申请,虽然上面写着“申请人:土豆片”但是直觉告诉大凤这个土豆片就是李昆熙和伊凡中的一个。

    点进去之后,通过机甲的显示正面视野的显示屏,大凤看到两台人形机甲,一台格外华丽的红色有着一支很显眼的重型光束狙击,头顶的Id为yksL;另一台是通体蓝色的机甲,配备有光束枪和合金刀,但是并没有明显的突出性武器,头顶Id显示为土豆片。

    大凤疑惑地说:“你们是?”

    然后传来两个通信请求,大凤伸手点下接通键,正面的屏幕立刻打开了两个半透明的蓝色窗口,名为yksL的窗口中显示的是来自伊凡的视频通话,名为土豆片的窗口中显示的是来自李昆熙的的视频通话。

    大凤笑着说:“真的是你们啊,看来我没猜错呢。不过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啊?这个不是说要知道好友的游戏Id才能找到吗?”

    李昆熙得意地说:“Id搜索引擎是实时刷新的啊,游戏还有一个添加附近好友的功能啊。不过这个是后加的,所以新手教程里面并没有这个的介绍。”

    大凤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呢?”

    伊凡说:“我建议我们先租一个练习房间,然后让大凤先熟悉一下机战的操作好了。”大凤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伊凡租好了练习房,大凤三人进入了其中,大凤控制“突郎一型”望着白色瓷砖一样的天空和地面,整个练习房好想没有任何障碍物,完全就是一马平川!

    这时李昆熙的声音传来:“喂,大凤,别愣着了,开始控制机甲攻击我吧。”

    大凤并没有动,而是疑惑地说:“攻击你?真的没问题吗?”

    李昆熙笑着说:“这是游戏啊,又不会受伤,你不用怕的。”

    旁边的伊凡不禁一笑心中想:“是啊,但是谁受伤就不一定了。”

    大凤一扬眉毛说:“好啊,那我就正面上你了哦。”

    “噗~”虽然是两声,但是当出声音的距离时间都完美的相同的时候,即便以大凤的耳力也只能听出一声而已。面对视频通话中的两人一脸无语的表情,大凤疑惑地说:“怎么了?”

    伊凡感觉自己真的无语了,然后说:“大凤啊,作为一个女孩子,有些词语还是不要用的好,会产生歧义的。”

    大凤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推动座椅左扶上边的喷口控制器,向着李昆熙的蓝色机甲直直地冲了过去,看到大凤冲过来的动作李昆熙和伊凡都有一些惊讶,谁也没有想到大凤作为一个刚刚接触机甲的新人,就将矢量冲刺直接用来冲锋。

    矢量冲锋虽然可以快接近目标,但是对于矢量推进的要求很高,而且矢量推进的能量一旦用空就需要大约长达一分钟的再充能时间。所以无论是新手还是高手都非常节约矢量推进的能量。

    仅仅用了两秒,突郎一型就来到了李昆熙所驾驶的坎扎五型面前,在行进途中蓄力完成的合金刀猛地斩向了李昆熙驾驶的坎扎五型的头部。

    李昆熙暗骂自己一声轻敌,连忙开启矢量推进配合一个侧步躲开了突郎一型的斩击,然后在半空中抽出光束枪对着突郎一型就是一枪。

    突郎一型连忙大开左侧矢量喷口,向右侧移去,一道蓝色的光束贴着突郎一型的身体左侧飞了过去,突郎一型刚刚停了下来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左手上的光束枪也绽放出了它应有的光华。

    坎扎五型的反应更是帅气,先是一个向左的侧滑步,然后拔出合金刀的同时向前一个前突,竟然是一个前冲拔刀斩。

    看到这个拔刀斩,伊凡甚至产生了李昆熙是来欺负大凤的,同时也对李昆熙刮目相看,前突刺拔刀斩需要瞬间同时操作微量的矢量推进,外加脚下的步伐,以及右手中合金刀的斩击,以及左手的摆动以保证身体平衡。看到这一个前突拔刀斩,伊凡顿时觉得李昆熙真的为了自己的梦想付出了很多。

    要知道单单是一个微量矢量推进的控制就需要成百上千次的练习,不然推力稍微大一点就无法在到达目标面前拔刀斩出,推量小一丝就会严重影响斩击的威力,甚至在面对有经验的机师的时候还会被直接一镭射教做人。

    大凤看到坎扎五型冲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不妙,但是知道镭射正在充能,连忙挥出手中的合金刀进行格挡。

    伊凡看到突郎一型出刀格挡就知道突郎一型完了,如此复杂操作的前冲拔刀斩面对格挡自然是不能一次性带走对面,但是操作如此复杂的战斗术会是仅仅只靠一个格挡就可以破解的吗?

    不出意外,在大凤精确的控制之下坎扎五型的合金刀落在了突郎一型的合金刀上,巨大的力量带
农家内掌柜txt下载
动着突郎一型飞了起来。

    几乎是同时甚至还早一点,坎扎五型的矢量推进突然开到了最大,坎扎五型在李昆熙高频率的操控下,呈螺旋状地追上了突郎一型,来到突郎一型背部的坎扎五型合金刀再次斩出。

    知道坎扎五型来到自己身后的突郎一型,再次打开了右侧的矢量喷口,强行将机体向左一拉,做出规避动作,但是还是在坎扎五型的重刀斩击之下被削去了上部机体的一部分以及持有合金刀的右手。

    大凤觉得这样的战斗太过奇怪了,难道自己失去意识的期间,将自己的战斗能力都丢失在那个世界了吗?

    大凤感觉到了莫名地不甘,紧咬下唇的表情落到了伊凡的眼中,伊凡心道:“是不甘心吗?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将,你这样年幼的少女训练成让人感觉到恐惧的战斗机器呢。让我看看你的能量吧,大凤。”

    突然,大凤仿佛冲开了大脑中的什么壁障一般,整个精神仿佛打开了什么按钮一样,大凤的精神网络瞬间转化了起来,一瞬间,巨额量的资讯信息仿佛电脑解压一样充斥了大凤的大脑。

    朦胧中,大凤仿佛又一次听到了提督悲伤的声音:“大凤啊,到了新的世界要好好生活下去,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那边没有大和照顾你了,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能好好的。那个世界提督并没有见过,希望是一个和平美好的世界,提督真的非常非常愧疚,但是没有办法,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抱歉了······”

    朦胧之中大凤好想还听到了大和的呼喊声,但是到底是什么呢?

    大凤并没有听请大和在呼喊什么,但是大凤已经是无法忍住泪水的溢出了,在机甲从高空掉落所在驾驶舱中造成的短暂的失重环境中,大凤的泪水在空中凝聚成一个一个小小且晶莹的水滴。

    大凤喃喃道:“提督,大凤会在这边好好的,一定会的。”

    这时大凤褐色的双眸突然睁大了,:“既然是新的世界,既然存在在了这里,我就必然会找到自己应该走的道路,就像以前一样,一样。”

    大凤此时莫名地感受到了莫名的动力,就好像突然解锁了机甲战斗的天赋一样,大凤强行调动起来矢量操控,迫使突郎一型迅改变姿势,并迅拔高了高度。

    突郎一型这一举动看的伊凡不可相信地睁大了双眼:“这不可能,即便是sT降低了到正常负载的o.1倍但是人类也几乎无法承受这样的重力瞬间改变!”

    李昆熙也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但是手上并没有停下来。李昆熙用眼睛的余光悄悄扫了一眼左上角大凤的视频通信,现刚才一瞬间的失去链接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链接上了。

    但是大凤的表情李昆熙可是看的此生难忘,原本褐色的眸子,此时因为灵魂网络的高密度压缩而变成了亮褐色,就好像是会光一样,与此同时,伊凡也注意到了大凤面部表情的异样,同时听到了一阵几乎密集到根本听不出空隙的按键声,在惊叹之余,伊凡还诞生出一种嫉妒的情绪:这个小女孩真的是人类吗?!

    只见迅升空的突郎一型,挥出了手中的光束枪,开始了连续的射击,还在同时移动,看到了突郎一型手中的光束枪放出了绿色的光华,坎扎五型立刻选择了规避。

    但是随着突郎一型的射击,坎扎五型的闪避空间越来越小,最后连续两枪直接命中了坎扎五型的手臂和腿部。

    这时,在长达8秒矢量推进的持续支持飞行的状态下,突郎一型终于耗尽了矢量推进的能量储备,从天上掉了下来。直直地砸在了地上,坠毁!

    随着突郎一型的坠毁,练习房的战斗模式也结束了。

    战斗刚刚结束,大凤就听到李昆熙那边传来的抱怨声:“啊呀,你要不要怎么认真嘛,就是一个练习房而已啊,差点打死我。刚才看你状态不太对,没事吧。”

    大凤听到李昆熙这样的话语,顿时心里觉得一暖,然后笑着说:“没有什么事情,,没问题。”

    伊凡则是严肃地说:“你真的没事吗?刚才你的那个机动对身体的负荷可是不小。”

    大凤笑了笑说:“没有问题的,我完全没有感觉啊。”

    听到大凤的回答伊凡是惊讶,而李昆熙则是完全同意,在李昆熙眼中大凤完全不是人类,承受几个g的重力应该还不是什么问题。

    大凤兴奋地说道:“看起来好有趣呢,我们再来一次吧,我感觉我已经找到战斗的感觉了。”

    伊凡顿时不说话了,李昆熙无奈地说:“好吧好吧,再来一盘哦,如果你把我击败了的话那么我们就去打打3V3竞技去,不能让这个大神一直等在旁边是吧,执行官先生肯定比我们厉害很多吧。我能感觉到。”

    伊凡一阵语塞,紧接着三人再次进入了战场,这回的地图也有了变化,变成了沙漠地图,站在松软的沙丘上,大凤感觉到了压力,这松软的地貌大凤从来没有见过,不过大凤还是没有任何停顿地驾驶着突郎一型向坎扎五型冲了上去。

    李昆熙正在哪里更改机甲的操作属性参数,刚刚改到一半就听到系统出了警告的声音,抬头一看就看到突郎一型对着自己直直地冲了过来,顿时惊讶地拉起了控制杆,坎扎五型做了一个左后方侧移,坎坎躲开了突郎一型的镭射。

    然后李昆熙一只手操作坎扎五型做出一个堪称笨拙的右跳,躲开了突郎一型的攻击,另一只手继续操作键盘完成最后的参数修改。

    一直在观战的伊凡此时眉毛深深地皱了起来,他注意到突郎一型的这一次攻击落地的状态好想和之前完全不同,但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伊凡又没有想出来,只能静静地看着战斗的进程。

    突郎一型面对刚刚完成设定的坎扎五型,略微停顿了一会,再次在沙地上重重地踏出一步同步开启了矢量推进。

    看到眼前这一幕,伊凡眼神一凝,这是······

    坎扎五型刚刚转过身就看到突郎一型右手搭在合金刀柄上,迅地拔出了合金刀,李昆熙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到底是什么了,这不就是刚刚自己使用出的前突拔刀斩嘛。

    李昆熙认为自己当然不会被自己会用的招数击败,李昆熙迅将矢量推进的功率打到最大,对着突郎一型将要斩击的位置做出了预判。

    随后就看到突郎一型的合金刀和坎扎五型的合金刀相碰撞,坎扎五型向后飞了出去。李昆熙整个人都傻了,怎么回事?坎扎五型的矢量推进的功率以及瞬间的手臂输出力量还有机体坚固程度都高出突郎一型一大截啊,为什么结果会是自己被击飞?

    一直在观战的伊凡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面对飞出去的坎扎五型,突郎一型并没有追上去,因为大凤很清楚,自己的矢量推进貌似并没有对方的功率大,所以贸然追击的话,只会白白消耗矢量推进的能量储备。

    但是不用矢量推进就不代表大凤就此罢手了,突郎一型再次抬起了光束枪,又是数道绿色的光华呈现一个诡异的频率射击向距离坎扎五型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但是这些镭射的虽然射击的时间相隔较远,但是却由于射击蓄力的原因以及位置的原因恰好封死了坎扎五型的位置,使其动弹不得,毫无疑问的,突郎一型后面的数枪尽数打在坎扎五型的机体上。

    “轰”的一声,坎扎五型爆机了。

    李昆熙呆呆地看着游戏结束的画面,听着大凤在通信中欢快的笑声,顿时感觉自己好想就是一个失败者一样,连大凤刚开始触碰机甲都比不过,顿时觉得自己的梦想距离自己开始变得遥不可及了。

    这时一声“滴滴滴”的响声引起了李昆熙的注意,是伊凡来的邮件,上面说着:“你是个好苗子,但是你不能和···天才?天才大概都不足以形容了吧,比,尽力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你的驾驶水平已经达到刚入伍的机师的水平了,相信自己,今年我们auT的大门向你敞开,不过记得带上大凤。”最后打了一个笑脸。

    李昆熙顿时笑了笑心想:“也是,大凤是什么样的存在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和大凤比,不是自己找不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