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九节 逆风翻盘

第九节 逆风翻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矢量推进暂时不能回调的突郎一型,无奈之下只能放开手中的合金刀,随后强控转身用另一只手中光束枪的对准粒子炮粗大的炮管的中央部分就是一枪。

    顿时火花四溅,聚集了能量的粒子炮被大凤一道镭射命中之后,在炮管中部出现了一个大洞,其中的能量也瞬间释放而出,形成了一道绚烂的白色光束。见此,突郎一型的矢量推进喷口功率微微变化的同时,突郎一型向右做出机动,撞击中了‘西格玛’的持有粒子炮的手臂。

    ‘西格玛’的一边受到来自突郎一型的撞击,瞬间身体失去平衡,紧接着摔倒在地上,同时绚烂的白色光束险些扫到旁边的布茨二型,大凤心中计算,此时布茨二型的光束枪的充能已经就绪,连忙操作机动战士向后连续几个跳步。

    紧接着布茨二型的光束枪就放出了淡蓝色的镭射,但是这道镭射从出手的那一刹那就偏离了突郎一型的位置,仅仅是因为突郎一型的一个急停,而成功地避开了布茨二型的一道致命镭射。

    大凤非常确定这是布茨二型本场战斗中所释放的最后一道镭射了,只见大凤操控着突郎一型先是一枪点爆了‘西格玛’的驾驶舱,同时向着‘西格玛’冲去,布茨二型也冲向了突郎一型。突郎一型的镭射威力小,所以只有点中驾驶舱才能一击毙命。

    但是作为物力攻击的合金刀就不是这样一回事了,在机动战士的作用下,一个灵活的机动战士近战当然是和其他机动战士没有什么特别的区别了。

    布茨二型的驾驶者也意识到大凤是想要取回自己的合金刀,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让敌人做到他想做事情本省就是失败。所以布茨二型也跟着冲了过去。

    突郎一型到底还是轻量化机动战士,很快就接近了自己合金刀的位置。就在这时,一道淡蓝色的镭射射向正在前进的突郎一型的驾驶舱。大凤不得不操作机动战士停了下来,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布茨二型用来阻止自己前进的手段。

    但是已经因为停顿而减的突郎一型是根本没有机会过布茨二型拿到合金刀的。大凤额头渐渐出现了细密的水珠,突然大凤注意到突郎一型的探测器所拍摄的坎扎五型的残骸。

    看到这些,大凤顿时心中有了想法,大凤直接操控突郎一型直接冲向了坎扎五型的残骸的位置。布茨二型看到突郎一型冲向坎扎五型的残骸位置,心中也是疑惑,他不明白大凤到底是想做什么。

    可是就在他拔出插在‘西格玛’的头部的合金刀的时候,探测器所呈现出突郎一型也拿着一柄合金刀的时候,他的内心简直就是崩溃的。这名驾驶者完全忘记了机动战士也是可以使用别的机动战士的很多装备的,其中最大的一部分就是近战武器。

    但是情况已经是这样了,虽然布茨二型并不是擅长正面战斗的机动战士,但是这名机师还是有信心战胜对面的这台充满古怪的突郎一型,如果不是账号完全是虹膜锁定的,他甚至都要以为这是哪个王牌机师来屠幼的。

    大凤从坎扎五型的残骸中仅仅是找到了合金刀,其他的东西好想都已经被粒子炮瞬间气化了。不过有着这柄合金刀大凤感觉自己的突郎一型又变成了完整的机动战士了。

    随后大凤看了一下矢量推进的能量储备,还有不到三分之一,必须战决。对方之前还没有使用过矢量推进。这是大凤得出的结论,想到这里大凤将合金刀的刀剑指地冲向了布茨二型。

    布茨二型看到突郎一型迈出步伐,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不知道矢量推进为何物的人又要开动矢量推进来迅拉近距离了。但是紧接着看到突郎一型迈着一种仿佛很有节奏的步伐冲了过来,布茨二型的驾驶员也是愣了一下,但是立刻他就判断出突郎一型的矢量推进的能量不是特别多了,因为如果按照之前的突郎一型的战斗风格,早就打开矢量推进然后冲上来战个痛了,但是却变成了如今的样子,那个步伐虽然很有效,但是这种接近方式完全不如矢量推进来的快和直接。

    想到这里布茨二型的驾驶员想到了自己的矢量推进的能量一点都没有使用过,于是开启了矢量推进向后退去。

    同时还不断地向着突郎一型射击,但是也许是他的预判能力太差,也许是他不会使用光线类武器,这几枪完全没有阻止突郎一型的前进。

    布茨二型的矢量推进间隔是非常短的,但是每次使用尽能量之后就会因为调动的充能数量过多而行动缓慢,对此面对这样的情况,布茨二型也不能不战斗了,原本的风筝计划,在布茨二型的矢量推进量使用一半之后终于变成了泡影。

    不调动矢量推进的布茨二型几乎是下一秒就被突郎一型近身,瞬间突郎一型劈出了混乱但是却非常有效的连续斩击。

    一直在观战的李昆熙在坎扎五型被粒子炮击中就打开了视屏录制,直觉告诉李昆熙这一场他们这边不会输。

    随着突郎一型的连续斩击,让布茨二型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来自于突郎一型的斩击频率,这种一刀快似一刀的感觉,让布茨二型的压力越来越大,虽然作为一款新生代机动战士,但是它是辅助性的机动战士,也就是限制敌方机动战士的机动战士,其作战能力非常弱小,相比与同时代的其他主攻型的机动战士,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什么作战能力。

    而且这种频率的防御后退,是一项非常非常难的操作,而且非常考验心里,一直的被动防御,以至于对方的攻击让你完全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而且,对方的攻击还有越来越快的感觉,不得不说让人感觉有一些绝望的感觉。

    看到大凤这样的攻击,李昆熙皱了皱眉毛,大凤这样的攻击是很好没错,但是确实不是一个好的攻击手段,完全没有任何章法,李昆熙犹豫着是不是要让大凤看一些关于刀术攻击和步伐的书籍了。

    大凤心中也是有些不爽,自己的攻击感觉已经是非常拥有压迫力了,但是为什么对方还是没有露出破绽呢?不由得大凤又一次开始想念自己的舰载机作战方式了,如果有舰载机一样的攻击方式,凭借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易连续地攻击面前的这个家伙让他知道什么叫顾不顾尾,但是现在······

    大凤不由得觉得自己越来越生气,灵魂网络慢慢地压缩原本咖色的美丽双眸,渐渐地变成泛出金色的光华。大凤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周围的时间流动好想变得慢了起来,大凤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错觉,但是大凤并不排斥这种错觉,因为大凤觉得自己的攻击比刚才更加具有压迫力了,而且对方合金刀的防御轨迹,大凤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习惯,但是面对一件事情的时候,同一个人下意识的反应会因为习惯而变得相同,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就这是破绽。

    大凤嘴角微微上翘,又一次完全相同的下劈斩出,布茨二型连忙挥舞合金刀招架,大凤再次收刀随后再次斩出。这次大凤将输出液压开到了最大,顿时布茨二型的机师在接下这一次斩击的瞬间,才做布茨二型的机师顿时觉得一阵巨力顺
误惹邪王:无良医妃难搞定sodu
着操作杆传到自己的身体上。

    然后操纵杆迅回推,布茨二型用来招架防御的手臂瞬间就被突郎一型的手中的合金刀斩出了一道缺口。驾驶布茨二型的机师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但是紧接着布茨二型的驾驶舱的屏幕就变成灰白色,然后打开了死亡回放。

    就在突郎一型斩击的完成的一瞬间,突郎一型就强行控制手臂收回抽出了光束枪对准布茨二型的驾驶舱来了一枪。

    事后驾驶布茨二型的驾驶员感叹说:“对方利用了正常人的惯性思维,连续使用并非全力的斩击,以此让我产生这个攻击力度就是突郎一型的实际攻击力度,让我产生误判,然后在我大意并且被压制的时候,突然加大力量,导致了布茨二型的防御出现变形,如果斩掉就斩掉了,不过斩不掉就像我一样用镭射补刀。”

    解决掉之后,大凤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小镇,然后在之前战斗的位置找到了依旧还在那里的古雷三型,一道镭射结束了战斗。

    战斗结束后,三人再次回到了组队房间,这时大凤的屏幕上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通信请求。大凤不假思索地点下了接受,王瑞锋一脸崇拜的表情出现在视频中。

    大凤疑惑地问到:“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王瑞锋一脸惊奇地问:“妹妹,你到底是怎么练习的啊,那种频率的攻击都可以使用的出来?”

    这时一直与王瑞锋保持着通信的李昆熙立即接话说:“那当然,我家妹妹可是天才。”

    王瑞锋一脸鄙视地看向李昆熙的窗口说道:“那么,昆熙哥,怎么没见过你什么时候来个天才的时候啊。”

    李昆熙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你看啊,天才都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和百分之一的天赋组成的,我家表妹从小就勤于练习和学习,不像我,我这种懒到可以不呼吸就不呼吸的极品懒人怎么可能是天才嘛。”

    王瑞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好吧好吧,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仍啊。不过,昆熙哥你确定你家表妹不是来监督你训练的吗?”

    李昆熙一时语塞:“这······”

    王瑞锋哈哈一笑:“啊,果然是这样啊,昆熙哥的亲戚怕你不努力练习,专门找到妹妹来监督你,顺便让你照顾妹妹生活是吧。”

    李昆熙顿时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表情才好,只能尴尬地说:“啊,这个嘛,说的好想是有那么点道理啊。”

    王瑞锋无奈地说:“昆熙哥别这样嘛,难得妹妹来了是不是,你就好好锻炼吧,到auT的时候你如果连自己的妹妹都打不过的消息传出去也不好听啊,是不是?”

    李昆熙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了,然后说:“哦哦哦,不过我估计让我过我妹妹,这得下辈子了。”‘下辈子投生个和舰娘一样强大的种族’李昆熙心中又接了这样一句。

    王瑞锋笑着说:“昆熙哥不要这样气馁吧,我们的时间还多的是呢,我看妹妹的攻击术还有步伐完全没有章法啊,你还有机会不是吗?”

    李昆熙无奈一笑说:“好吧好吧,借你吉言。”

    王瑞锋看了看屏幕右下角,急忙说:“那个,昆熙哥,我得下游戏了,改天在玩吧,我还得联系其他人去。”

    李昆熙点了点头说:“好吧,那你去吧。”

    王瑞锋眨了眨眼睛说:“呐,昆熙哥别忘了啊,晚上的聚会哦。”

    李昆熙笑着说:“你放心吧,忘不了。”

    王瑞锋:“那我就去了啊。晚上见,昆熙哥,大凤妹妹。”

    ······

    “天道十宫”kpL议会地址

    一个如雪般白色丝的白裙少女站在‘天道一宫’空间站的一间房间的窗户前看着窗外的繁星点点,大大小小的太空船在不远处的空间站大门中进进出出,看起来十分繁忙的样子。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推门走了进来,望着少女的背影,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晓,你真的要去那边吗?”

    少女转过身,纤细的眉毛,雪白的肌肤,紫色的仿佛能够将世界都陷入其中的动人双眸,小巧的鼻子,精巧的小嘴,简直如同一样工艺品一样的美丽。少女微微侧了侧头说:“父亲,这可是我第一次去kpL之外的地方啊,这是我的梦想呢,你应该支持我才对啊,为什么会这样问呢?”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说:“不是因为别的,kpL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你去那边,会有危险的。”

    少女睁大了双眸说:“父亲不是一直倡导与uns的结盟和保持友好关系吗?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中年男人轻轻扶额:“好吧好吧,说不过你,不过你要记住,出去可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为第一要素,不要轻易地相信其他人,特别是地球人。”

    少女疑惑地问:“为什么呢?父亲,我不理解。”

    中年男人微微甩了甩头说:“人类有一阵本性叫做嫉妒,当你有一件事物比他好的时候,就会产生这种情绪,在这种情绪的驱使下,人们经常会做出非常疯狂的事情。虽然地球人的相当大一部分对我们是友好的,但是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一部分人对我们是充满敌意的,所以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出门在外生意外啊。”

    少女微微一笑,说道:“不会的,父亲,我相信世界上永远是热爱和平的不是吗?就如同父亲的理念一样,我也是在用不同的方法和父亲在做完全相同的事情呢,父亲你就不用担心的啦。”

    中年男人沉吟片刻,然后说:“那好吧,不过记得地球上的引力和我们这里的不一样,你去了之后如果有不舒服就立刻告诉木铃源,他知道应该怎么处理的。”

    少女点了点头说:“嗯嗯,那好吧,我们明天就要出了。”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说到:“好吧,那就晚安吧。”说完就走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地球,李昆熙楼下的sT吧中

    大凤询问李昆熙关于自己的那台古雷三型怎么用,结果李昆熙说:“这是正常玩家都知道的事情,你先按照新手指导来进行一遍游戏就懂了。”

    于是大凤开始了游戏,从一开始的单人人机训练,到后来的多人人机训练,到现在正要开始的单人1V1战斗,大凤顿时觉得自己非常强大了,甚至有了一种无敌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大凤有了一种危机感。

    大凤清楚地知道:任何人,只要觉得自己无敌,那么他就离失败不远了,至少面对战斗是这样的。

    因为是正常向的1V1战斗,所以还是有几个观众观看着战斗,这种直播开放间是游戏本身免费提供的,玩家可以免费地观看高手玩家的战斗,从中学习更多的东西。

    等到看清幻袭三型的对手是大凤驾驶的突郎一型之后,即便大凤的胜率是惊人的百分之八十五,但是还是有一大半的玩家中途离开了直播间。

    但是对面的幻袭三型显然没有轻视大凤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