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四十一节 被死亡窒息的人

第四十一节 被死亡窒息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望着李昆熙离开的背影,男生不屑地瞥了瞥嘴说道:“不就是先找到了目标吗?至于这么装吗?好想不听他的会死一样。”刚刚说完就听到了轻微的喷气声,但是男生很清楚自己的小队中没有人携带了这样的装置,男生也不是笨蛋,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大喊道:“快找掩体!”

    可是他的话语好像还是慢了一些,他的话音刚刚落下,还没等到队员们弄清楚到底为什么要找掩体依然在犹豫的时候,男生率先就近在墙壁上找到了一个凹陷,躲了进去。

    刚刚躲进去之后就听到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男生的眉毛顿时紧紧地锁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在身侧的一个队员被一枪击中头部,瞬间瞬间红色混合白色的液体就在子弹强大的动能的带动下,顺着队员的后脑勺被子弹开出的一个孔中飞溅而出,看到这一幕男生就感觉到自己的胃中一阵翻腾,同时男生也非常清楚了,这次的行动不再是教官对自己的考核,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是生与死相伴的二重奏。

    男生本身是一个自认为非常优雅的一个人,在他看来,战争战场战斗都是艺术的一种体现,区别只不过仅仅在于展现这种艺术和一般的艺术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截然不同。一般的艺术付出的是财力物力,而战争和战斗则是多了一个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付出的代价:生命。

    但是这一刻,当真正的死亡降临到他的身边之后,男生立刻明白了死亡对于人所带来的那种恐惧的感觉,人类本身对死亡的畏惧瞬间充斥了自己的内心,此刻的男生对于这时自己的表现感觉到非常的愤怒,在他看来这样懦弱的自己真的不是自己应该拥有的表现。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他畏惧了,他的双手控制不住地出了颤抖,四肢的变得毫无力量,甚至连举起失重状态下的枪械都变成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仿若打破那枪械本身静止的惯性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这一个月所训练的成果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作用。男生呆呆地听着持续响起的枪声,仿佛已经完全置身于战斗之外。

    男生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队员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微微抬起自己的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躯已经离开了掩体露在了外面。此刻的在这个男生的眼中,对方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不可战胜,仿佛自己的枪械刚刚瞄准了对方之后就会立刻被射杀一样。

    但是世界是残酷的,时间是不会因为他恐惧而停止的,战斗依旧在继续,攻击方也没有任何的一个人有着向男生开枪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在战斗中将有限的火力浪费在一个已经连手中的枪都拿不起来的新兵身上,也许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男生从战斗开始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向他开枪。

    另一边,大凤听到后面枪声响了起来,听着从开始就立刻快地变得松散的枪声,李昆熙的眉毛皱了起来,李昆熙已经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毕竟是一起训练过一个月的战友了,李昆熙也不愿意他们出现什么事情,虽然真的很看不惯那个男生的表现。

    李昆熙正想说什么,就看到大凤不知道转过头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自己,大凤面无表情地说:“之前的那伙人已经和敌人交上火了,而且损失惨重。”

    损失惨重这四个字如同大锤一样一下一下地砸在李昆熙的心上,那些毕竟是自己的同学和战友啊,李昆熙感觉自己的心情受到了难以忍受的煎熬,到底是要保存自己方的实力,同时将大凤和木铃晓送到李萍那里呢?还是回头援助之前的那些呢?李昆熙此时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地步。

    李昆熙的表情非常夸张,夸张到了即便是脸盲的大凤也看出了李昆熙此时的焦灼,大凤微微笑了笑说道:“哥哥,他们并没有与那些人战斗的实力呢,不如我们去援助他们吧。”

    李昆熙犹豫道:“那木铃晓怎么办?”

    大凤伸手摸了摸李昆熙的头盔,笑着说:“你好笨啊,我们又不是一个人。而且除了我们后面的敌人之外,周围的通道附近也没有现敌人的。”

    李昆熙这时才恍然大悟,感叹地说到:“我怎么给忘记了,不过大凤,你到底是怎么判断到了这些的啊。”听到李昆熙的话语,大凤对着李昆熙眨了眨眼,李昆熙立刻就会意了,这件事情并不是现在应该谈论的事情,随后李昆熙指派了队伍中唯一的一个女生去将木铃晓送到李萍处,随后带着剩余的男生和大凤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最新章节
前往正在生战斗的位置。

    战场上,被死亡的气息所压制的快要崩溃的男生,一脸绝望地看着小队中仅剩的两名队员还在艰苦地战斗着,虽然他们也因为第一次面对死亡有所畏惧,但是他们的情况无疑要比男生好很多,至少他们还能拿起手中的枪械向攻击者进行还击虽然颤抖的手臂射出的子弹完全没有准度,但是也给攻击者带来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甚至还击毙了敌方的数人。

    比起只能在掩体的后面瑟瑟抖的男生真的不是强的一星半点,虽然男生在训练中确实是这组成绩最为优秀的人,但是现在看来,训练成绩优秀真的不等于实际战斗能力强大。在充满了死亡气息的战场上,真正能够展现战士战斗力的事物不是训练中的技巧,而是在于战斗中的挥。

    很快地,两名auT的新学员就在对方的攻击下被冲上来的敌人击毙了,但是此时的男生依旧还是那副瑟瑟抖的样子,默默地看着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所在的掩体的敌人,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心底潜藏的懦弱在恐惧的刺激下,此时一览无遗。

    为的一名攻击方的战士,嘴角露出了狰狞的微笑,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那个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的男生所藏身的掩体,同时伸手拔出了刚刚打光子弹的弹夹随手丢在一边,从腰间抽出一个崭新的弹夹安装上枪械之后,轻轻地拉动了上膛拉簧,出一声清脆的“咔擦”声,在此时刚刚结束战斗显得有些死寂的战场上显得格外刺耳。

    战士来到了男生的身侧,居高临下地看着缩成一团的男生,不屑地说道:“你这样的懦夫为什么回来到这样的地方呢?你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啊?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待在家里扑在你妈妈的怀里撒娇吗?哈哈哈哈哈······”这样的话语在男生耳中显得格外刺耳。

    这时另一个战士说道:“行了,康纳,别刺激这小家伙了,这家伙一看就是一个新兵,虽然不知道怎么跑到这里来的,但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要浪费时间了,这家伙看着队友一个一个地死掉也没有做什么事情出来,一看就是个废物嘛,你和这个废物费什么话。”

    名字叫做康纳的战士不屑地撇了撇嘴:“是是是,你没和他废话,你一直在和我废话!小鬼,对不住了,下次托生的时候,记得不要选择军人这个职业,不合适你,即便选择军人这个职业,也不要在乱世当了,会死的。”说完右手的食指就向着扳机扣了下去。

    就听到“砰砰砰砰”的一连串枪声,顿时血花飘散在空中,形成了一幅异常华丽的花朵,点点血滴就如同小珠子一样漂浮在空中,血滴的内部还在不停地旋转,从而导致了血滴的外形不停地在改变,时而椭圆时而变成那种格外不规则的样子。

    但是每次出现这样华丽的场景,都意味着一条鲜活的生命永远地变成了死寂,大凤默默地看着这样的场景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这样的场景此时的大凤其实已经有些麻木了,就在今天这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大凤如同死神的镰刀般,收割了不下两位数的生命,不过大凤并没有因为杀死很多人而将这件事情视为平常的事情,大凤第一次将自己的舰装对准人类动攻击。

    今天的场景让大凤不禁想到了在镇守府最后的时光中所生的事情,大凤一直不愿意相信,一直将镇守府和舰娘们视为珍宝的人们会在刚刚战胜深海的时候立刻将矛头转向自己这方。即便如此,大凤依旧没有向人类动攻击过。

    可是今天,大凤不由自主地破了例,虽然这里的人并没有人类和舰娘的概念,但是大凤心中也是非常难过的,不过大凤深深地明白,在这些陌生的人面前,如果不能与之作战就只能坐以待毙,就像当初同深海战斗一样,这样的战斗因为不同的立场而变得完全不需要理由,即便是拿出生命作为代价也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想到这里,大凤微微有些释然,有生命的地方争斗就不会停止,有争斗的地方战斗就不会平息,有战斗的地方流血和死亡就不会避免。大凤在之前在李昆熙家寄宿的时候曾经听李昆熙说过一句话:了解痛苦,连痛苦都不了解的人如何了解真正的和平?

    大凤对此也深深地认同,只有经历过战斗的人才会明白胜利与和平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想到这里大凤不禁将头转向了手中依旧端着步枪向前瞄准的李昆熙,大凤完全不理解为什么李昆熙这样的一个人会明白只有经历过战火才会明白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