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四十八节 最危险的时刻(下)

第四十八节 最危险的时刻(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个身穿uns军官服的军人走了进来,对着木铃晓行了一个军礼说道:“木铃晓小姐,我奉赵上尉的命令,来带你去和你们的舰队汇合。”

    云晓曼有些疑惑地看着这名军官,说道:“只有你一个人吗?现在外面可是很乱啊。”

    听到云晓曼的话,军官脸上一红,说道:“其实现在四个区域全都被敌人渗透了,所以上尉现在也抽不出太多的兵力来进行木铃晓小姐的保护工作,我是他的副官仆兴平,还是有两下子的,现在的外面保护木铃晓小姐还是不成问题的。”

    听到仆兴平的话之后,云晓曼显然是相信了他的话,但是木铃晓并没有相信仆兴平的话语,因为心中不断警告着自己的信号表达出了足以致命的危险已经离自己非常近了。

    看到木铃晓有些犹豫,仆兴平又补充了一句话:“现在那个对空间站的防御系统动手脚的人还没有被查出来,为了你的安全,请你立刻跟我走。”说完就伸手抓向木铃晓的那纤细的手腕。

    木铃晓的手臂向后挪了一下,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仆兴平的手掌,仆兴平看到木铃晓不愿意被自己拉住,于是说:“你要怎样才会跟我走啊,我还要回去向赵上尉复命呢。”

    木铃晓面无表情地说:“是向你的上司复命而不是赵上尉吧。”

    仆兴平一脸困惑地说:“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云晓曼也是一头雾水,看着木铃晓冷冷的表情,顿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木铃晓的态度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不过不对劲归不对劲,云晓曼还是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就在这时仆兴平的背后传来一个奸笑的声音:“既然你不愿意跟随仆兴平副官走,那么就跟我走吧。”

    仆兴平听到声音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惊讶,连忙转身说道:“沈科长,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在中央控制塔应付敌方舰队的吗?”再说出沈科长三个字的时候仆兴平就做出了战斗的准备。

    一个精瘦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木铃晓的面前,这时木铃晓才意识到自己错怪仆兴平了,对仆兴平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以为你是对面那个家伙······”

    仆兴平一把抽出了腰间的ccQ手枪瞄准了那个沈科长,打断了木铃晓的话语说道:“不,我应该感谢你,因为这个家伙我们损失了很多年轻士兵的宝贵生命,就是因为你在这里多停留一会我才有机会判断出谁才是叛徒,才能亲手手刃这颗毒瘤!”说完最后一个字之后,仆兴平就冲向了沈科长。

    沈科长嘴角微微上翘抽出腰间的军刀和手枪冲向了仆兴平,同时说道:“你以为我会没做好和你作战的准备?虽然你是一个战士,但是不代表我就是吃素的!别忘了我也是个军人!”

    “叮”的一声脆响,两柄军刀撞击在一起。仆兴平怒吼道:“你这个叛徒,有什么资格说出军人两个字?因为你,我们有多少士兵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我们有多少战友永远留在这里了?!敌人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出卖战友的生命?!”

    沈科长和仆兴平手中的军刀连续对撞了数次,仆兴平手中用来装饰的军刀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纹,到底是装置用的军刀,很明显,虽然对面的沈科长穿着的也是uns军礼服,但是他所携带的军刀可是货真价实的战术军刀,真正意义上用来战斗的杀人武器。

    仆兴平当然注意到了双方军刀的上的差别,心中暗道不好,再一次激烈的刀刃中,仆兴平借助着沈科长的斩击的力量向后跳去同时手中的ccQ手枪瞄准了沈科长的前胸,一连三枪点出。

    就听到从沈科长的胸口传来“砰砰砰“三声响声,同时红色的液体飞溅了出来,瞬间就染红了沈科长的前胸。仆兴平转身看向木铃晓,看到木铃晓带着歉意的表情后心情顿时舒展了开来。

    在仆兴平看来,毕竟已经事情已经生了,战士们的生命也变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但是他们的牺牲是伟大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uns和kpL的关系的正常画展,甚至在这批号称kpL未来的访问团中的很多人,已经认同了uns和kpL结盟的可能性,这对于uns无疑是可以称之为里程碑级别的一次事件了。

    就在这时,仆兴平看到了木铃晓的表情突然变得惊慌和恐惧,从木铃晓美丽的湛蓝色双眸中,仆兴平看到了已经躺在地上的沈科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左手中的手枪瞄准了木铃晓的,仆兴平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木铃晓被击中,即便是自己被击中也不能让木铃晓被击中,假如在这个时候木铃晓被击伤甚至击毙,那么uns同kpL的关系很有可能
生化全球全文阅读
会立刻进入一个冰点,要知道木铃晓的父亲可是kpL中主张与uns结盟的最重要、最强大的一股力量。

    在这一刹那想到了这些,所以在下一刻仆兴平没有丝毫犹豫地扑到了木铃晓的身前,同时就听到“砰砰”两声截然不同的枪响,就看到了仆兴平整洁的绿色军礼服上绽放出了醒目的血花,于此同时沈科长的背后也同样被子弹击中。但是具有强大的动能的步枪弹并没有贯穿沈科长的身体,而是好像命中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之后停在了沈科长的身体内。

    这时伊凡飞了进来,刚好看到还在呆滞中的木铃晓和被子弹从后面击中胸膛的仆兴平,伊凡看到这样的情况将手中的步枪随手一丢,来到了木铃晓和仆兴平的身边,看了一眼已经明显被惊呆了云晓曼,微微叹了一口气,拉过仆兴平的手说道:“你怎么样?”

    仆兴平正想说什么就出了剧烈的咳嗽声,随着仆兴平的咳嗽声点点鲜血飘到了伊凡的头盔上,但是现在伊凡并没有去理会那些鲜血,伊凡眼眶有些红地说道:“小平子,你坚持一会,我先送你去医疗室。”说完就抱着仆兴平向门口走去。

    仆兴平伸出手拽了拽,伊凡身上的作战服虚弱地说:“没用了,我的身体,咳咳,我还是清楚的,子弹,击穿,我的肺叶。伊队长你是赶不到的。”

    伊凡并没有理会仆兴平,只是用着最快的度冲向了通道,看到伊凡丝毫没有听自己的话,仆兴平笑了笑,呼吸急促地说道:“伊队长,还是,像以,以前一样啊。我们,一直都相,相信你,伊凡队长还是,当年的那个伊凡队长。”

    伊凡眼睛已经变得通红了,说道:“你好好休息,有什么话等身体正常再说。”

    仆兴平苦涩地笑了笑,仿佛拼尽了最后的力气说:“不行啊,队长,我真的好怕,我怕再也没有,机会和你并肩,作战了。有些话,我觉得我还是,必须要说一下的,自从那件事之后,很多人都以为你变了,但是我们这些人始终相信你,虽然现在血色龙牙,已经四分五裂了,但是我知道,队长一直在想办法重建它,我们都知道的。”

    伊凡有些哽咽地说:“你别说了,好好休息,等你恢复了之后,我们好好聊个三天三夜,我现在已经有计划了,你也很感兴趣的吧,感兴趣那就好好休息!等你好起来,我会一点不剩地全部告诉你的!”

    这时伊凡刚刚好和大凤擦肩而过,大凤已经看到伊凡之前去的位房间,但是仅仅是片刻伊凡就用同样快的度冲了出来,大凤注意到伊凡的双眼是通红的,在大凤的印象中伊凡从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到底生了什么?

    仆兴平疲惫地闭上了双眸,说道:“是是是,这些我们都知道,也听说了很多很多,现在kpL和我们结盟,说起来,就让人感觉当年我们之间的战争,简直就是小孩子之间的打架,真的为当年牺牲的战友感到不值啊。”

    伊凡此时冲过了直线的走廊,一直冲到了军械库的外面,因为袭击生的太过突然,伊凡知道赵毅并没有下令将医护部队分散,所以现在的医护室还在中央控制塔中。

    伊凡将仆兴平放在一辆敞篷悬浮车副驾驶座上,迅地系好安全带,然后自己跳到驾驶座上动悬浮车猛地向前冲去,这时伊凡才伸手将安全带系上。虽然现在的车表上显示车已经达到了2ookm/h,但是伊凡还觉得此时悬浮车就如同蜗牛爬一样,平时并没有感觉到这座空间站的主干道有多远,但是在此刻,伊凡感觉这段路却仿佛遥远的难以到达。

    就在这时,一道劲风从悬浮车的一侧挂起,险些将悬浮车吹到通道外去,伊凡怒目圆睁地看向劲风的来源,这才注意到原来是一台银白色的机动战士,但是下一刻伊凡就感到一阵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一道紫色的镭射险些命中悬浮车,在距离悬浮车仅仅数米的位置上穿了过去,这时伊凡才注意到,赵毅的古雷精英机在追击着这台银白色的机动战士。

    之前的镭射同样险些命中那台银白色的机动战士,赵毅的机动战士飞到了悬浮车的上方略微停顿了一下,伊凡知道赵毅肯定已经通过观察系统看到了悬浮车里的状况,伊凡并没有理会赵毅的机动战士的行动,车丝毫不见减慢,继续向前冲去。

    看到悬浮车已经远去了,赵毅的古雷精英机也不再做过多的停顿,向着刚刚离开的银白色的机动战士追去。

    另一边,大凤来到了休息室,看到安然无恙的木铃晓,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时李昆熙和一众队员们也追了上来,云晓曼大概向李昆熙等人讲述了一下之前生的事情,听完了云晓曼的讲述之后,大凤对木铃晓说道:“晓酱,我们去找舰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