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五十九节 来自未来的谜题

第五十九节 来自未来的谜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到蓝色镭射的角度大凤就暗道不妙,这个角度非常地刁钻,让大凤感觉到很难躲避,但是大凤还是驾驶莫普用最快的度做出了规避动作,但是很显然这种机动的效果并不是非常好,仅仅是避开了驾驶舱的中心部位,镭射还是非常精准地命中了驾驶舱。但是令大凤感到庆幸地是,对方的这道镭射很明显是穿透型灼烧镭射,并不是聚能爆裂镭射,否则大凤和狂三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注明:光束枪的攻击分为两种,一种作为正常激光攻击,主要目的是灼烧穿透目标,这种攻击蓄能时间短镭射的飞行度相对来说快一些,但是相应地,破坏力也比较小。

    另一种是把能量蓄积起来,压缩在枪膛中,等到能量到达一个峰值之后,以激光为能量的载体将镭射射向目标,这种攻击虽然蓄能时间比较长,但是因为能量经过压缩之后,形成了一个局部的高能状态,但是压力还没有强大到立刻就爆出去,直到作为载体的激光命中目标之后融化少量物体,在融化物体的时候,激光本身会被削弱从而告知能量的密度极剧升高,这时密度意外高的能量就会爆炸,从而造成杀伤。

    大凤心里凉飕飕地看了一眼左边的驾驶舱,那里已经因为镭射的攻击而失去了踪影。莫普第一时间就锁定了那个之前出镭射的机动战士,只见那个机动战士正在同一台来自kpL访问舰队的护卫机动战士进行着肉搏战。很明显,那台kpL机动战士中的机师对于自己之前没有压制住面前这台机动战士,而给“自己的队长”带来了致命的威胁而感觉到愧疚,所以想要将自己的全部实力都拿出来消灭敌人的机动战士。

    但是结果确是残酷的,这个世界从来不存在因为情绪的变化而战胜敌人的事情,即便他的情绪再如何变化,他比敌人的机师水平更加弱一些的结果也不会更改。但是面对情绪高涨的kpL机动战士,敌人的机动战士一时之间显得有些慌乱,竟然连续犯下好几个错误而使kpL的机师成功地压制住了敌人。

    就在这时,大凤清晰地听到了“嗡~”的蓄能声,大凤随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正巧看到一台敌人的机动战士正在举起手中的光束枪瞄准那台正在全力压制敌人的kpL机动战士。大凤立刻判断出这台敌人使用的是聚能镭射,所以豪不犹豫地就指挥“蜂巢”浮游炮冲向那台机动战士。

    在大凤的操作指挥下,“蜂巢”浮游炮们就如同暴风雨中穿梭的海燕一样,在机甲群中优雅地划出了一道道华丽的曲线,避过了一道道堪称致命的镭射以雷霆之势席卷向那台正准备攻击的敌方机动战士。与此同时,大凤也驾驶莫普用最快的度冲向了那台机动战士。

    就在那台机动战士手中的光束枪的枪口已经出现了湛蓝色的光芒,眼看就要蓄能完成马上就要射的时候,一道绿色的镭射穿透了那支蓄满能量的光束枪,原本就已经接近饱和的能量在绿色激光带来的高热量的刺激下立刻就生了爆炸。就听到“轰”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将那台机动战士的手臂炸了个粉碎。那台机动战士中的机师还没回过神,就看到了一道淡粉色的激光剑对着自己的驾驶舱砍了过来。

    那名机师也是精英级的水准,自然不会放任激光剑就这样斩中自己的驾驶舱,立刻做出了向后推进的强控机动,但是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刚刚开始后退时,这名机师看到莫普并没有打开推进装置追击自己,心中顿时满是疑惑,在战斗中追击已经受伤的敌人不应该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吗?但是他的疑惑还没有结束,他就感觉到了驾驶舱的舱盖变得通红了起来,整个驾驶舱还没有感觉到镭射所带来的高温,但是这名机师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心中无奈地想到:“kpL这回还这是弄了个神奇的东西出来。”

    在这名机师刚刚出现这样的想法之后,驾驶舱的舱盖顿时被融化了,一道绿色的镭射穿过了驾驶舱击中了机师的身体,同时引爆了安装在驾驶舱后面的推进器燃料以及液态氧,整个驾驶舱附近顿时变成了一团火球。

    看到这一幕的大凤眉毛皱了皱,虽然是敌人,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身为一只舰娘,亲手击杀人类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也许是在上一个世界一直担当人类保护者的角色吧,现在被卷入了人类之间的冲突中,虽然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些芥蒂的。

    一旁的狂三看到了大凤的表情,轻笑着说道:“啊嘞,大凤酱貌似不是很愿意战斗呢,或者说不是很愿意杀死什么呢?”

    狂三轻笑的声音传进了大凤的耳朵中,给予了大凤一种狂三在嘲笑自己的感觉,大凤并不能顾得上动脑子地思考和狂三说话,只是本能地反驳道:“我确实是非常不愿意和人类战斗啊,但是身不由己吧。我想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人能够独善其身吧,那么狂三,你又是怎么理解的呢?不要告诉我,你是以杀人为乐趣的那种疯子。”

    说完这句话,大凤不由得想到在之前的世界中最后的那个夜晚,那个被
诡缠人sodu
鲜血沾染的镇守府,不禁心中自我嘲笑道:“是啊,无论是在哪个世界,我们都不能独善其身啊。”

    这时狂三露出了一个仿若很无知的表情,仿佛在讲述一个人尽皆知的道理一样说道:“那些人总想杀死什么,如果没有做出被什么杀死的觉悟不是很奇怪吗?与他们战斗那么只会是一个结果,那就是把他们已经做好的觉悟变成现实咯。”

    听到狂三的话,大凤的手上顿时一顿,险些被一道流矢击中,立刻做出了规避才侃侃避开攻击,同时指挥“蜂巢”将射出拿到镭射的机动战士击毁。大凤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狂三一眼,说道:“你说的我并不能赞同,这个世界是非常美好的,如果人类之间不再争斗什么,那么会变得更加美好。我现在所想所做的,也正是为了这一目标而前进。人类也是很好的,并不像你说的那么不堪,他们之间的争斗虽然我不能理解,但是我迄今位置还没有遇到一个罪不可赦的人。”

    狂三呵呵一笑,看着一脸认真地看着屏幕战斗的大凤说道:“大凤酱还真是可爱有趣的一个存在呢,不过相信不久之后,你就会推翻你今天的话的。恩,我的能力准备好了,我先离开了,不过我会再来看你的,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也许会给你带来什么惊喜也说不定呢。”

    听到狂三的话语,大凤疑惑地转头看向狂三,这时才现,狂三的脚线原来有一片红的黑的圆形阴影,这在四周都没有红色光芒的驾驶舱中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但是它就偏偏存在在那里。紧接着令大凤惊讶的事情生了,原本红黑色的阴影突然变成了湛蓝色的光斑,不停地变化的湛蓝色光斑让大凤想到了自己的舰装空间,仿佛这两样东西只见有着什么特殊的联系一样。

    接着大凤就看到狂三的身体缓缓地沉入了那片湛蓝色的光斑中,在狂三仅仅还有一个脑袋露在驾驶舱中的时候,狂三露出了莫名的笑容说道:“加油努力吧,我很看好你哦,这个世界对于你来说,也许在某一天会给你一个特别大的惊喜呢。”说完就彻底地潜了下去,仅仅在狂三刚刚潜入了那片如同水面一样的湛蓝色光斑后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光斑就迅地缩小,很快就彻底消失在了大凤的面前。

    望着依旧恢复原状的地板,大凤久久无语,那个名为狂三的少女实在是太过于神秘了,神秘到大凤根本不能想象她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也许这就是她口中所说的精灵的本质含义吧,精灵本就是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存在,有着神奇的力量也就不足为奇了,现在大凤只能这样搞安慰自己,因为很显然狂三并不是这个世界所知晓的存在,所以关于狂三的问题询问这个世界的人肯定不会得到任何答案,所以大凤也只能这样想了。

    但是更加让大凤在意的是狂三的那两句话,她会再见到大凤,而且会给大凤带来一个非常大的惊喜,大凤并不知道狂三口中的惊喜到底是什么样的惊喜,从狂三之前对人类的态度来说,就可以确定,狂三绝对不是和表面上看上去一样人畜无害娇小可人的少女,而应该是一个见过经历过,甚至亲手杀死过数量如同星辰般无法数清的人的存在。

    那么这样的存在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着实是让大凤感觉到背后凉凉的。

    就在这时,一道蓝色的镭射从莫普驾驶舱的左侧飞了过去,大凤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还在战场中,所以关于狂三的事情也被大凤抛到了脑后,并且深深地压在了心底,随后大凤驾驶着莫普向着战场中最为活跃的敌人冲了过去。

    另一边,中央控制塔中,伊凡带着仆兴平来到了急救室,拉住一个身穿白色太空服的男子说道:“快救救他!拜托了,请快点。”

    本来因为敌人的渗透作战,所以急救室中已经是非常忙碌了,各种程度的伤员不停地被送了过来,虽然听从前线回来的轻伤员说貌似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但是受伤的战士还是源源不断地被送进了医务大厅,现在整个医院上上下下已经不停地在忙碌了,包括被伊凡拉着的院长。

    院长一看是仆兴平,先是一愣,院长和仆兴平平日里的关系非常好,因为仆兴平对自己的训练非常严格,所以经常受伤,于是时间长了之后两人就渐渐地走得很近。现在看到仆兴平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伤,是否活着都是个问题,院长面色严肃地说:“交给我吧,我会尽全力的,但是······”

    伊凡点了点头,伊凡也很清楚仆兴平的伤势到底有多么严重,更加明白仆兴平能够抢救回来的几率是多么渺小,但是伊凡真的不愿意承认这些事实,毕竟那是自己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曾经托付生命的人。伊凡真的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愿意。伊凡的双眸微微下垂,将仆兴平的身体轻轻地推到了样子的怀里,转身向外面飘去。

    看着伊凡略显落寞的背影,院长的心情也是五味陈杂,但是眼下并不是感叹的时候,院长抱着仆兴平向着抢救室前进,同时招呼来了数名医生跟着自己向抢救室急急忙忙地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