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六十一节 落幕的战斗(下)

第六十一节 落幕的战斗(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凤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大凤只是感觉到现在的自己精神异常集中,思维也比正常时候的自己敏锐的多,但是大凤并没有在意这种异常的状态,对于现在的大凤来说,状态越好,自己就越安全。

    在大凤灵魂网络的指挥下“蜂巢”浮游炮就如同花丛中离开蜂巢采蜜的蜜蜂一样,非常灵活地避开了敌人的攻击,同时绿色的光芒闪耀而出,精确地击中了敌人的机动战士的关节处。驾驶这三台机动战士的机师显然不如之前同大凤进行战斗的那个机师水平高,在大凤的浮游炮攻击下立刻就被干扰了行动。被大凤操控的浮游炮逼迫着向着不同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又有两名kpL的机动战士被击落了,摆脱了对手的束缚之后,这两名机师立刻就对着莫普冲了过来,同时两位机师非常默契地同时控制机动战士抬起手中的光束枪进行了射击。

    两道湛蓝色的镭射向着莫普飞了过去,莫普的观测系统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这两台机动战士的能量反应,并成功地提醒了大凤注意到这两台机动战士,当敌人的机动战士抬起光束枪的枪口的一瞬间,大凤就立刻判断出了光束枪的瞄准位置,同时莫普的系统也给出了通过枪膛中的能量观测得出的光束枪弹道轨迹。令大凤不解的是,其中一名机师所瞄准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另外的某个位置。

    面对这样的计算结果,即便是大凤自己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但是大凤依旧觉得这一切仿佛如同幻觉一样,如果在生死交织的战场上,某个人依旧能够优柔寡断地进行战斗,事事留一线的行为手段的话,那么这个人根本不能称之为战士,而是应该常志伟慈善家。但是很显然战场上是不存在慈善家的生存余地的,能够被派遣参加这次战斗的敌人显然也不会有慈善家这样明显不合格的战士,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想到这里,大凤在注意到,轨迹的尽头瞄准的是干道的通信管道,大凤宅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思维顿时一震,并且立刻做出了反应同时做出了机动。大凤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再不做什么事情,那么这次访问就会变成uns和kpL之间战争的导火索。虽然大凤只是从伊凡那里听说的这些事情,但是在大凤看来,绝对不能让木铃晓在这次行动中受到伤害,这既是为了两个国家之间的和平考虑,同样地也有大凤自己私心的因素。

    大凤通过短暂的数十小时的接触,大凤对于木铃晓的印象非常地好,大凤并不希望这个看上去如同天使一般女孩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特别是这个突状况自己还有能力阻止的情况下,大凤更加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短短的于瞬间,大凤的思维就做到了这么多的反应,同时大凤手上的动作也是没有因为思绪的转动而停滞不动。只见大凤的双手不停地操作着,在大凤仿若产生幻影级的操作频率下,莫普立刻做出了相应的动作。

    只见莫普骤然将推进器功率最大话,但是这个最大化的推进器并不是背部的主推进器,而是位于左臂上的推进器。在这样的推进器的作用下,莫普伸出了左臂向着另一道并不是向着莫普攻击的镭射轨迹上前进。

    大凤原本的想法是利用莫普左手的盾牌去抵御敌人的攻击的,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判断仿佛出现了重大的失误。大凤在屏幕上清晰地看到了:镭射仿佛一道流光一样沿着之前计算机给出的轨迹前进着,整个轨迹上并没有任何可以阻止其前进的可能性,而大凤手中的盾牌的边缘距离拿到湛蓝色的镭射之前所划过的轨迹仅仅只有不到1o厘米的距离了。

    大凤有些呆地看向屏幕上你那道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镭射,仿佛已经看到了木铃晓的香消玉殒的情况。大凤的眉毛皱了起来,同时死死地盯着那道镭射,仿若自己的目光可以将那道镭射抵消掉一样。

    射出那道镭射的敌人和另一台敌人的机动战士也在呆呆地看着向着干道冲去的镭射,因为假若这一道镭射命中了的话,那么这次行动所有的牺牲全是值得的,但是假若没有命中的话,那么自己等人只能冒着生命危险作为继续战斗了,虽然现在想回去已经是难于登天了。

    就在这时,一道紫色的镭射出现在了之前那道蓝色镭射的行进轨迹上,顿时两道镭射相撞击,因为光的粒子性导致了具备光线性质的镭射生了一点几乎可以忽略的折射现象。虽然着一折射现象并不能导致镭射有很大的偏转角度,但是因为距离的原因,即便是一个很小的角度也会产生巨大的偏差距离。

    就见到带着极高温度的高温的镭射照射在感到侧面的隔温通信管道上,仅仅一秒钟之后,极具穿透力的镭射就穿透了
顾道长生帖吧
干道的外层防御,照射在干道维修通道的另一侧。

    木铃晓并没有注意到有机动战士将手中的光束枪对准自己,当木铃晓看到的时候,蓝色的致命光芒已经向着自己飞过来了,木铃晓美丽的湛蓝色双眸有些呆滞地看着面前的情况,呆呆地看着大凤驾驶的莫普尽力地想要用臂盾将那道镭射阻挡下来,但是很可惜,即便是莫普的机动性也不能与堪比光的镭射的度比肩,即便是相对距离非常短,短到探出身体就可以做到,但是相比于镭射的来说还是差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

    注明:镭射的度并不等于光,镭射并不是纯粹的光,而是以光作为能量的载体的一种攻击物质,将能量储存在光中,以光为媒介将能量注射进入目标内部从而产生高温或者高能区域,进而造成杀伤。所木铃晓是看到镭射是正常事情。

    但是还不到一秒钟的时间,甚至短到木铃晓身边的木铃晨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紫色的光柱从下而上地出现在空中,正正好好地挡在了致命的湛蓝色镭射之前,紧跟着木铃晓就感觉到自己的左侧出来了剧烈的高温,仿佛炸弹爆炸一样,但是却没有任何气流传来。木铃晓回头望去,正好看到,就在距离自己站立的位置不远处一个巨大的空洞出现在墙壁上,另一侧的墙壁上还残留着被镭射照射过的熔融态金属墙壁。

    看到这样的景色木铃晓顿时感觉到脊背一凉,不禁打了个哆嗦,她自己也非常清楚,假设那道镭射命中的是自己的话,你们现在的自己绝对已经气化了吧。一旁的木铃晨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两人所站立的位置非常近,所以木铃晨根本无法判断这道镭射到底是射击木铃晓的还是自己的,但是无论是哪个结果,都不是自己能够接受的。

    现在这样的结果毫无疑问是之前那道紫色的镭射救了自己和木铃晓一命,虽然不知道那道紫色的镭射到底是什么人出的,但是无论是谁,木铃晨度决定好好感谢他。

    反观木铃晓现在就不会向这么多了,毕竟作为一个并不合适战场的柔弱女孩,木铃晓现在的心情已经被劫后余生的喜悦所充斥着,虽然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但是很显然uns和kpL双方被迫组成的联军占据饿了绝对的优势,虽然对方的驾驶的是一种从未在四个国家中见过的机动战士,但是很显然,他们的机动战士虽然也很先进,但是依旧比不过kpL的机动战士性能优良,联军之所以战斗如此吃力,根本原因还是敌人的机师平均水平很高造成的结果。

    对于这些情况,木铃晓完全无能为力,只能静静地站在干道通信检修通道中看着外面的战况而已。但是看到大凤所驾驶的莫普之后,木铃晓莫名地想要写一歌曲,铿锵有力的旋律不停地在木铃晨的脑海中回绕着。同样地,在“前沿”空间站,木铃晓也第一次与死亡面对面,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战场上那紧张而血腥的气氛,现在的木铃晓感觉自己如果相要创作的话,那么大脑中的灵感简直如同恒星爆一样。

    因为主要的操作都为了阻挡拿到镭射了,所以莫普的腿部被一镭射命中,导致了腿部机能暂时性地完全丧失了,但是还好,武器系统还没有什么大碍,依旧可以战斗。大凤看到那道紫色的镭射出现心中顿时觉得很熟悉,随后看到敌人射出的镭射因为紫色镭射的阻挡而偏离了轨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大凤的心情还没有因为之前的战斗而平复下来,莫普就收到一条通信请求。

    看到通信请求的时候,大凤也是一愣,莫普的屏幕上面竟然写着“识别代码Ias-45o24,非己方通信信号,请注意。”出现这样的情况就让大凤感觉到非常奇怪了。

    大凤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现有关注着莫普的敌人的机动战士,心中不由得警钟大作。在大凤看来,能够在自己的观察范围之外的地方向自己所驾驶的莫普送通信请求的人,必然是敌方的一个头目,而对方能够出通信请求的话,只能证明两点,其一是对方所在的位置肯定在机动战士中,不然依靠什么才能送通信请求。

    第二,战场上的敌人并没有机师出现异样的情况,你们只能说明一件事:敌人绝对不在自己面前的这一个战团中,因为凡是进行战斗的话,过程中是根本顾不上送通信请求的,大凤自己都深有体会,因为一心不二用的道理是个人都能明白。那么在大凤看来,这个敌人肯定就在某个大凤所不知道的角落里等待甚至看着大凤,伺机而动。

    大凤又立刻想到了敌人的目标是木铃晓,意识到这点之后,大凤想都没有想立刻驾驶莫普来到了木铃晓所在的干道前方。然后接通了通信请求,顿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莫普的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