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五十七节 拟态虫?

第五十七节 拟态虫?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与此同时,某小区门口,黑克勒·科娜刚刚回到了自家小区门口。黑克勒·科娜还在因为今天遇到的那个长相和行为非常异样的男子感觉到非常困惑,她真的不知道那个自称寒冰的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个男子的一番话竟然让自己对于自己长久以来坚持着的‘秩序之上’的理念产生了一丝动摇。人类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展到今天的呢?虽然寒冰当时说话的表情像是开玩笑,但是黑克勒·科娜神圣的明白,这寒冰的话语中并找不出什么非常明确的错误,甚至带着一丝人们平时最为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正想着,黑克勒·科娜突然好像听到了一丝莫名的响动,那是一种‘嘶嘶’的声音,但是当黑克勒·科娜向着出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但是看到的仅仅是一个漆黑的角落。黑克勒·科娜皱了皱眉,从随身的小包中掏出了天讯打开了天讯自带的手电筒功能,对着漆黑的角落照了过去,但是并没有看到角落中有着任何东西。

    黑克勒·科娜皱眉,因为她看到了地面上仿佛有着一滩黑色的液体,不过黑克勒·科娜并不确定这液体到底是什么,所以好奇的黑克勒·科娜就走了过去。突然,黑克勒·科娜听到一声尖锐的嘶吼,黑克勒·科娜连忙向着声音穿来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向着自己扑了过来。

    处于惊讶之中的黑克勒·科娜完全没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眼看黑克勒·科娜就要被黑色的影子扑了个正着,就在这时,时间仿若停止了一样,那团黑色的东西就那样停在半空中,还保持着液体一样的模样。

    这时黑克勒·科娜听到了一声轻笑:“啊嘞?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呢?”黑克勒·科娜顺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就看到一个身穿红黑相见的哥特风格连衣裙的美丽少女从阴暗的角落中走了出来。

    少女并没有多看黑克勒·科娜一眼,而是用双眼死死地看着被某种非常不科学的东西定身在半空中的那团黑色的液体。黑克勒·科娜就看到少女用手中的那只比较长的可以说是古董也好不为过的枪支对着那团液体开了一枪,黑克勒·科娜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陷入液体之中的那颗圆滚滚的子弹。

    这时少女看向黑克勒·科娜问道:“啊喂,你还不离开那里吗?难不成你有着某种特殊的嗜好呀?这可不行呢。”

    听到少女的话之后,黑克勒·科娜连忙向着一个方向跳出一步,距离那只怪物远了一点,说道:“我才没有那种奇怪的嗜好,你是谁?”

    少女嘴角微微翘起,说道:“嘛,现在告诉你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吧。”说完少女看向另一个方向。

    看到少女如此奇怪的动作之后,黑克勒·科娜也是一头雾水,她现在完全搞不懂这个漂亮到不似凡间应该存在的少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在她看来少女的装束实在是有些怪异,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左眼,而且扎在脑袋两旁的双马尾也是一长一短,再加上她双手拿着的两支一长一短的枪械,整个人给予了黑克勒·科娜一种莫名的不对称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黑克勒·科娜觉得面前的少女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就在黑克勒·科娜在打量少女的时候,少女仿若和不知道在哪里的另一个人交流完成了,就看到少女对着空气说道:“恩,好的,我知道了。”

    说完少女就一脸微笑地说道:“你好啊,我的名字叫做时崎狂三,我知道你的名字哟,是叫黑卡蒂·科娜是吗?”

    黑克勒·科娜有些无奈地说道:“是黑克勒·科娜,你可以叫我科娜。”

    狂三脸上又在一次挂上了招牌的微笑,说道:“恩,那你就叫我狂三吧。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要问我是做什么的哦,我是不会回答你的呢。”

    说完狂三走到了,那团黑色的液体旁边。随后黑克勒·科娜就看到地面出现了一片深红色的影子,然后一直白嫩的手臂从阴影中伸了出来,将一个打火机递给了狂三。随后狂三在黑克勒·科娜惊讶的目光中用打火机将那团黑色的液体点着了,但是仅仅是点着了,就连那火苗也仿若被冰冻住了一样。

    狂三笑着说道:“不要着急嘛,你以后会知道的哟,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说完整个人就陷入了脚下深红色的阴影中,片刻之后深红色的阴影就整个消失不见了。突然,黑色的液体化为了一团火球掉落在地面上,而且黑不停地出‘嘶嘶’的声音。

    黑克勒·科娜惊愕地看着那团还在不停移动但是已经越来越小的火团,黑克勒·科娜从来没偶遇想过这个东西竟然是某种活着的生物,但是从之前的它的行为来看显然是想要攻击自己,黑克勒·科娜虽然自己认为自己很善良,但是这也不代表她会救治一只之前想要因为不明原因攻击自己的生物。

    但是黑克勒·科娜也没有离开原地,而是看着那团正在燃烧的液体,越来越小,一直到那团液体仅仅剩下一小团灰烬的时候,黑克勒·科娜才走了过去,从灰烬堆中找到一颗小小的圆球,但是就在黑克勒·科娜刚刚拿起那颗小圆球的瞬间,小圆球就仿若气化了一样,消失在了黑克勒·科娜的手中。

    黑克勒·科娜惊愕地说道:“这是做梦吗?那到底是什么?”

    不过仅仅过了一点点思考的时间,黑克勒·科娜就从随身带着的小包中取出了一张纸,然后用纸将灰烬包了起来,黑克勒·科娜敢用自己的姓氏来保证,这团看起来易燃的生物,绝对不是现在地球上已知的某种生物,所以黑克勒·科娜决定好好研究一下。

    在距离黑克勒·科娜几百米之外,一栋大楼的天台上,寒冰盘膝坐在天台的中央,双腿上放着一个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制成的古琴,四条冰蓝色的琴弦,绝对不是这个世界上应该有的东西。此时的寒冰双手放在冰蓝
不死战神无弹窗
色的琴弦上,双眸轻轻地闭着。

    就在这时,随着一片深红色的阴影出现在楼顶上扩大,狂三从阴影中出现,看到正坐在天台正中央的寒冰,轻笑道:“你还真是喜欢中心呢。”

    寒冰睁开了双眸,眼前一道冰蓝色的光芒闪过,并没有看向狂三,而是将头抬了起来,看向高高地挂在天空中的月亮说道:“并不是我喜欢中心,而是我不得不成为中心,在任何的一个世界中,如果我站立在一个偏心的角落,那么世界就会为之混乱,这点我相信你是知道的。”

    狂三笑着说道:“啊啦?我有说什么了吗?”

    寒冰笑了笑说道:“没有,你确实什么都没有说。”寒冰顿了顿,随后说道:“虽然这件事情上,我站在了世界的偏心上,但是这个偏心还是非常有限的,不足以影响世界的轨迹,放心吧。”说完寒冰就轻轻地抚摸着冰蓝色的琴弦,顿时整个天台中都亮起了冰蓝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呈现出一个玄妙的轨迹不停地转动着,光芒越转越快,顿时整个天台如同白昼一样,突然狂三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雪白的光芒。

    在冰蓝色的光芒因为亮度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彻底的白光之后,瞬间整个天台变成了一片漆黑,狂三已经消失在了天台中。

    寒冰看着天空中挂着的圆月说道:“虽然不会偏心,但是我还是要让这个世界的轨迹变得更加迅,想必这也是注定要生的事情吧。”说完寒冰就轻轻地弹奏了起来,刹那间古朴的乐章就传响在空中······

    第二天,V号训练场大门前

    大凤刚刚起床,本来按照大凤的身体来说,即便全天二十四小时都战斗,大凤也不会感觉到疲惫,顶多是感觉到饿罢了,但是奈何小队中其他的几个人全是正常人啊,人怎么能不休息呢?所以昨天在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战斗训练之后,伊凡就宣布训练结束了,今天上午的目标是前往将要进行交流赛的现场去了解现场,这时auT现在为数不多的优势了,所以必须好好利用。

    大凤轻轻地推开了训练场的大门,一缕炙热的朝霞瞬间就顺着大门射进了训练场中,正当大凤推开了正对着大门的休息室的门之后,大凤看到了让自己呆滞的一幕:就看到李昆熙和海项明以及穆迪三人度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看起来睡得很沉,因为朝霞直接照耀在李昆熙的脸上,李昆熙也没有反应,的地方并不知道他们只见生了什么,但是从他们安详表情中就可以看出,李昆熙和穆迪之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隔阂。

    这件事对于大凤来说无疑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大凤轻轻地把大门关上了,毕竟上午的任务是勘察比赛场地,并没有伊凡的带领他们可是不知道比赛场地在哪里,现在伊凡也没有出现,看李昆熙他们睡得怎么香甜,大凤也不好打扰他们睡觉了,所以大凤轻轻地绕过了他们走出了隔音的休息区,向着训练场上的莫普走了过去。

    很快大凤就来到了莫普的驾驶舱中,开始了调试,大概是因为来到地球之后,木铃晨再也没有用过莫普,所以莫普的各项设置还是附和太空战中的设置,昨天在驾驶莫普的时候,大凤就已经感觉到了在加入了地球的万有引力之后,莫普的驾驶已经出现了一些困难,甚至莫普的一些动作已经因为受到影响而出现了走形,这样在战斗中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大凤在不停地设置着莫普的各项数据,就在这时,大凤清晰地从莫普的屏幕上看到了艾雪和爱丽丝两个人一起推门走了进来,她们先是走进了休息室,仅仅几秒钟之后,她们两个人就走了出来,向着各自的机动战士走了过去。但是大凤注意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艾雪在离开休息室的时候,并没有关门。

    耀眼的朝阳直接照射在了李昆熙的面庞上,片刻之后,李昆熙就因为朝霞的光芒而醒了过来,李昆熙掏出衣兜中大的天讯看了下时间,等到看清时间之后,立刻清醒了。随后李昆熙就伸手推了推睡在身边的另外两人。

    因为李昆熙的推动,海项明和穆迪也醒了过来,穆迪看着大开的休息室的门和训练场的大门疑惑地说道:“有人来过了吗?”

    李昆熙说道:“不知道,但是我估计不是伊凡和赵毅,如果是他们的话,估计就不会用这么温柔的方式叫我们了。”

    海项明点了点头说道:“伊凡简直就是禽兽嘛,本来训练都结束了,还特意把我们拉出来单训,一训就训到半夜,真是,啊~~困死了。”

    李昆熙嘴角抽了抽说道:“这才哪到哪啊,你是不知道,当初我们军训的时候,这已经是最好的了,估计是看在今天还有其他训练的情况下才减轻了训练量。”

    海项明惊道:“妈呀!,这还是减轻训练量的!你们军训真的没有人因为训练而受伤或者死了吗?”

    李昆熙耸了耸肩:“嘛,谁知道我们当时是怎么过来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穆迪笑了笑看向李昆熙说道:“小子,通过昨天的训练,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了。”

    李昆熙眉毛一翘说道:“那可不,我可是绝对的天才啊,天上仅有地下无双的绝世天才机师,将来必将成为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王牌!”

    穆迪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这时海项明说道:“那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我们几个被人看光了,至少要知道是谁看的啊。”

    穆迪听到海项明的话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李昆熙直接说道:“喂喂喂,你这词用的不对吧,我们又不是裸睡的,而且······”

    海项明说道:“当然了,偷看我的睡颜是要收费的啊!”

    穆迪:“······”

    李昆熙无奈道:“说的好,我实在是无言以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