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八十三节 受邀

第八十三节 受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艾雪跑过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一把抱住大凤,惊喜地说道:“呀,你真的做到了呢。太好了。”

    爱丽丝看到艾雪抱住了大凤之后,站在一旁,说道:“这一场就是今天最后的战斗了,不过今天晚上应该有晚宴的,大凤要参加吗?”

    大凤疑惑地说道:“晚宴吗?我不知道这件事呢,回头稳稳伊凡大叔吧。”

    爱丽丝疑惑地说道:“这个事情是早就定下来的啊,也算是这次交流的一部分的,伊凡大叔竟然完全没有告诉你,真的是有点奇怪啊。”

    大凤想了想并没有想到伊凡什么可能这样做的理由,于是说道:“大概是忘记了吧。”

    这时,李昆熙和穆迪两人走了过来,穆迪笑着说道:“恭喜,战胜了木铃晨,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荣誉了吧。”

    听到穆迪这样说之后,大凤正想说什么,就被李昆熙直接打断了:“大凤,你的远程能力竟然这么强,竟然一直不告诉我,我好伤心。”

    听到李昆熙的话之后,大凤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嘴角一抽,然后从艾雪的怀里挣脱了出来,说道:“我先去趟伊凡大叔那边,顺便问问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安排的。”说完大凤就逃命似地跑远了。

    李昆熙看着大凤的背影,抿了抿嘴唇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大凤跑的度很快,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观战台上,原本的观众已经走了很大一部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人站在那里聊天,观战台很大,如果不是高声说话的也不用担心别人听到。大凤来到了观战台上,一眼就找到了就在不远处的伊凡、克里斯等人,大凤向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大凤靠近到十米左右的时候,伊凡突然注意到了大凤的到来,随后扭头看向大凤,笑着说道:“恭喜啊,大凤,战就获得了大胜。”

    大凤听到伊凡的话之后,微微挑了挑眉毛,说道:“啊,那个不是应该获得的吗?不过话说,教导员,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啊。”当着克里斯的面的大还是不能直接叫伊凡大叔的。

    伊凡听到大凤的话之后顿了一下,木铃晓则是疑惑地说道:“今天晚上不是只有一个宴会吗?然后就是休息时间了吧。难道大凤酱不知道吗?”说完木铃晓一脸疑惑地看向伊凡,好像非常不明白伊凡为什么不将这件人尽皆知的事情告诉大凤一样。

    伊凡微微咳嗽了一下,说道:“啊,是这样的,今天你们战斗过程中机动战士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所以晚一些运输/维修部的人,会去我们的训练场整修机动战士,那时候就需要你在场了,因为只有你的机动战士不是uns的常规型,哪里受到了损坏,他们并不能非常完整的检修,所以只能拜托大凤你去告诉他们了。”听到伊凡的这番话之后,木铃晓露出了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但是木铃晓当然不知道,伊凡不告诉大凤的原因其实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大凤微微皱了一下眉毛,因为检修整理机动战士的过程大凤也是见过的,现在的机动战士都是模块坏构造,所以哪部分坏掉了之后,直接替换相应模块就可可以了,kpL这次可是送了很多模块过来,数量多到完全用不完,所以大凤完全不用担心模块的问题,只要核心区域不被摧毁,莫普就还有着整修的可能性,而且这个可能性是非常有效的,短时间内就可以完全恢复战斗力的那种。

    但是此时的大凤关注点完全不在这上面,因为大凤非常清楚整修莫普仅仅需要多么长的时间,伊凡也亲眼见过莫普的整修,当然也应该非常清楚莫普的整修时间,根本用不到一个宴会的时间,大凤不明白伊凡为什么要这样说。但是伊凡都这样安排了,没办法,大凤只好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坐在一旁的岛风,岛风感受到了大凤的目光之后,连忙坐直,做出一脸‘我是乖孩子’的表情看着大凤,不得不说,这样的岛风确实很可爱的样子,虽然两人从外貌来看,岛风貌似更加年长一点······

    大凤走到了岛风的面前,随后看向伊凡问道:“教导员,我一会可以直接带她回宿舍吗?”

    伊凡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她是你的同学,虽然是新来的,不过记得多多照顾她哦。”大凤默默地点了点头,看向岛风。

    岛风感受到大凤的目光之后,犹豫了半天,终于认命地点了点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连脑袋顶上那两只黑色的兔耳都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失落一般,软软地垂了下来。大凤心中疑惑地想到:“搞什么啊,弄得和要做我奴隶一样。”

    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木铃晓当然是非常好奇了,木铃晓一脸惊奇地看着岛风脑袋上面的两只兔子耳朵,说道:“岛风酱,原来你这的个箍还能变成这样吗?好神奇呀。”木铃晓毫不避讳地用了‘神奇’这个词语。而在座的两位成年人仿佛都没有注意到木铃晓的话一样,只是好奇地看着岛风头顶的箍一样的兔子耳朵。

    伊凡心中想道:“原来不是装饰品,还能做出动作,舰娘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啊。等等,他们都看到了,这······”伊凡微微感叹了一下之后,才意识到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而克里斯心中则是一大片问号,一瞬间克里斯甚至有些怀疑uns的科技水平了,但是那是不争的事实,就在克里斯非常疑惑到底是什么原理导致了出现岛风头顶的那种情况的时候,几人身后传来了一连串节奏平缓的脚步声。

    脚步声直接打断了克里斯的思考,克里斯疑惑地转头向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正好和木铃晨的目光相碰撞,随即克里斯微微点了点头想到:“木铃晨怎么来了?他的希诺现在就能打开了?”

    木铃晨走到大凤的面前伸出了右手说
逍遥游吧
道:“我们再次见面了,大凤。”

    此时的木铃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大凤,之前的他曾经被大凤救过,所以并不能非常直观地感受到大凤的实力,但是今天作为对手,木铃晨可以说是丝毫不差地感受到作为大凤对手的巨大压力,这样的实力再次让木铃晨产生了大凤到底是不是人类的疑惑,不过这样的疑问木铃晨只能放在自己的心中了,毕竟问出这个问题在木铃晨看来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大凤也伸出手和木铃晨握在了一起,笑眯眯地说道:“再次见面了,木铃晨大哥。”

    听到大凤话之后,木铃晨心中不禁一笑,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如果单单看她的外表的话,实在是让人不能将她和实力强大这和四个字联系到一起。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徒有其表’吗?不知不觉中木铃晨已经将一个成语的意思完全弄错了,但是木铃晨并没有直接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所以这个事情只能等他自己说出来之后才会有人给他纠正了。

    看到两人关系很好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战斗而出现什么影响关系的裂痕,木铃晓微微松了一口气,因为面对大凤,木铃晓确实是只有交好的心,从来没有生出对大凤敌对的想法,而木铃晨又是自己的亲哥哥,所以如果两人因为今天的战斗而出现矛盾,对于木铃晓来说是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木铃晨笑着说道:“大凤啊,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听到这句话之后,木铃晓瞬间就呆住了,这句话如果从埃尔斯的嘴里说出来,木铃晓不会有丝毫的奇怪,但是从木铃晨嘴里说出来,木铃晓甚至一瞬间有些怀疑今天地球上的太阳是不是从东边升起来的了。因为面对武痴一样的木铃晨,身为妹妹的木铃晓可是非常担心木铃晨的社交问题,因为自己的习惯,木铃晨已经得罪了很多人了,如此下去,是非常不好的情况,但是今天,木铃晨竟然主动邀请大凤吃饭?

    木铃晓感觉有些这样的事实放在眼前有些虚幻。就在木铃晓觉得世界已经崩坏的时候,再次听到木铃晨的一句话传到了自己的耳中:“顺便我们探讨一下,关于我们今天的战斗怎么样,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战斗过了,实在是太过瘾了,而且你的实力真的非常强劲,所以我想了解一下,你刚才战斗中用的那些技巧。因为他们很多都是我没见过的,或者没学过的。”

    听到这句话之后,木铃晓一瞬间冷静了下来,因为世界还是那个世界,自己的哥哥还是那个完全不懂得处理人际关系的哥哥,世界没有疯掉,木铃晨也还好好的。不过想到这里,木铃晓有些呆滞,自己一直希望木铃晨能够在社交方面有所改变,但是木铃晓完全没有想到,木铃晨改变之后会对自己的感官造成如此巨大的冲击,现在木铃晓都有些犹豫自己家哥哥到底是改正这个问题好还是保持现状比较好了。

    大凤摇了摇头说道:“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我还有些事情,所以并不方便,而且这几天就要准备演唱会的事情了吧,到时候我也是晓酱保镖中的一员,所以也没有机会,只能等到你们马上离开的时候了。”

    木铃晨笑了笑说道:“是这样啊,没问题,到时候我一定找个时间的。”听到木铃晨这样说之后,大凤微微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视线转移到另一边,浦东市,

    寒冰默默地走在浦东市的街道上,整条街道上完全没有任何一个路人,仿若这条宽阔的街道在此刻已经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小路一样。寒冰向前走着突然,寒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的存在。”

    随后就看到空间出现了一阵紫黑色的能量波动,随后从波动中走出了一位少女。少女留着一头长长的金色长,红色的双眸微微泛着红色的光芒,天使一般的面孔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一身异常华丽的铠甲覆盖在身上,腰间还有一柄造型异常邪魅的武器,因为在鞘中,所以完全不能看出到底是双眸,但是舰桥却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类似骨质,又仿若不是骨头一样的东西,很难有人能够分清,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就听到少女笑着说道:“真不愧是寒冰行者呢,竟然这样轻松就识破了我的潜行状态。”少女这一笑,仿若百花盛开一样,给人一种格外温暖的感觉。

    寒冰面无表情地看着少女,片刻之后,淡淡地说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少女的嘴角再次微微上翘,说道:“哦?不过这样的‘雕虫小技’我想在我那边的整个世界都没有十个存在能够做到啊。”

    寒冰并没有接少女的话,而是默默地看着少女,看起来一副看石头呆的样子。看到寒冰这样的反应,少女有些不悦地说道:“行者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有些没有礼貌呢?”

    寒冰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平静地说道:“你来这里肯定不是闲聊的吧,我不认为‘影后’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少女撇了撇嘴说道:“行者真是不解风情呢,如此······”少女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强行打断了,此时的少女纤细的颈部上架着一柄长剑,长剑看起来异常朴素,看起来连剑锋都是钝的,怎么看都感觉完全没有任何威胁。但是了解寒冰身份的少女确是非常清楚,这柄剑只要斩下来,自己是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的。

    于是少女讪讪地说道:“好吧好吧,我开门见山,你先把剑放下,这样很吓人的。”少女的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好吧依旧站在不远处,和之前的动作完全一样,仿佛没有动过,就好像自己之前的感觉只是一场幻觉而已,但是少女脖子上此时依旧还存留的干燥的感觉时刻提醒着她,自己面对的是绝对不可能敌对的存在。

    想到这里少女讪讪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