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十节 超大破的翔鹤

第十节 超大破的翔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翔鹤不停地将目光投向四周,试图用过自己的双眸现什么,但是结果很显然是徒劳的,因为海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完全不像是有什么威胁的样子。

    突然狂三轻笑的声音从翔鹤的身后传来:“啊嘞?好久没有存在能够伤害到我的身体了呢。不得不说,你真是让我吃惊呢。”

    翔鹤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顿时感觉自己心底一阵寒,翔鹤心中想到:“果然,仅仅依靠这样的攻击是无法击沉她的。”同时翔鹤心中也在暗暗警惕。

    就看到翔鹤立刻将身体转了过来,看到同样平稳你站立在海平面上的狂三,双眸中充满了警惕,因为翔鹤非常清晰地从狂三的身上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气质,这种气质仿佛是一种特殊的状态。翔鹤自然对于这样的状态是非常地熟悉,因为在镇守府的时候,身为一只平时非常倒霉的舰娘的翔鹤可是经常因为触动了某种开关而陷入这种状态的。

    狂三嘴角微微翘起,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双长短不一的遂枪,狂三将双枪交叉放在身前,微微颔说道:“既然你能伤害到我的分身,那么让我看看你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吧。”当狂三说完最后一个字的瞬间,狂三就已经非常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

    翔鹤的反应一点也不慢,翔鹤即便不了解狂三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直觉告诉翔鹤,之前的狂三绝对不是幻影,更不是自己的幻觉,而狂三的消失也不是仅仅存在于理论上的空间移动,而是彻头彻尾的度,只不过这样的度已经快到连舰娘都无法识别了!

    突然,翔鹤感觉自己的头顶出现了一阵磅礴的压力,翔鹤完全没有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头顶,因为翔鹤非常清楚,虽然自己是镇守府的最强舰娘之一,但是面对对面的这位身份不明的少女,是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大意的。翔鹤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向前方扑去,不是翔鹤完全忘记了这是在大海上,而是在这样的作战中,仅仅依靠自己脚部的推进器是完全不够看的。无奈之下翔鹤只能采用这样的方法了。

    紧接着就看到翔鹤一头扎进了大海中,与此同时,两束淡蓝色的光芒从翔鹤之前战立的位置摄像海中,接着,狂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半空中,狂三嘴角依旧微微翘起:“啊嘞?没有击中呢,不过我可不仅仅只有这样一种方法呢。”

    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数个完全相同的身影从海平面上升了起来,狂三嘴角微微翘起:“让她见识一下我们的力量吧,‘我’们。”

    随着狂三的话音落下,狂三的分身们就站立在了海域的一个位置,如果从上空来看的话,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此时的狂三们所站立的位置相连的话正好一个和寒冰传送狂三来到这个世界所用的法阵完全相同的法阵但是寒冰使用的那个是整体由淡蓝色的能量束构成,而狂三此时使用的法阵则是整体由狂三那如同鲜血一样赤红色的能量束构成。

    之前狂三虽然使用过传送阵,但是,很显然狂三所使用的传送阵和眼前的这个巨大的法阵是截然不同的。随着红色的能量不断地在法阵中涌动,很快,原本如同鲜血一样红的能量渐渐地变成了黑红色。就在这时狂三嘴角微微上翘,双手向上一挥,双手中的双枪就被狂三向上空抛去,紧接着狂三的右手向前挥出,随着狂三的右手手指张开,空气中出现了五个赤红色的能量点,这些能量点被狂三汇聚到了一起,随后出“砰”的一声声音。

    紧接着,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极致的安静中,就连波涛汹涌的声音都消失了,紧接着狂三的左手向下一挥,随后让人吃惊的事情生了,就看到黑色的能量束骤然变粗,随后产生了剧烈的能量冲击,虽然巨大的能量将整片海域下方的海水都蒸了!但是因为这是狂三的能量,所以这样的能量冲击对于狂三来说与狂风迎面吹拂没有什么区别。

    狂三紧接着狂三身形一晃,从空中下落的两支枪就稳稳地落在了狂三的手中,这时狂三有些惊讶地看着站在下方岩石上的翔鹤,随后狂三的身体就如同失去了支撑一样,以完全的自由落体的样子向下方落去。

    原本撑着立场盾的翔鹤看到狂三这样的行为也是微微有些惊讶,原本翔鹤认为狂三会像之前那样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毕竟经历了之前那样的事情之后,翔鹤已经非常清楚了,狂三根本不是什么机械舰船,而是什么更加可怕的存在。

    就在翔鹤的大脑中还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狂三已经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原本地面(也就是原本的海底)上的珊瑚礁被狂三着如同炮弹一样的下落方式瞬间冲击的四散飞溅。

    等到烟尘散去狂三的身影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了翔鹤的面前。狂三一脸轻笑地说道:“嘛,不要那么警惕嘛,我只是想带你去另一个世界而已。”

    听到狂三这样话之后,翔鹤立刻皱起了眉毛,随后说道:“你才要去另外一个世界!”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翔鹤拉开了手中的长弓,几乎瞬间,一支金色箭矢再次出现在了弓弦之上,翔鹤一松手,金色的箭矢就化为一道流光射向狂三。

    狂三脸上依旧保持着轻笑的表情,随后就看到狂三抬起手中的遂枪对准翔鹤迅而果断地扣下了扳机,翔鹤看到狂三对准自己开了枪,连忙支撑起来立场盾用作防御。

    随后生的事情让翔鹤顿时感觉自己所处的世界已经生了转变一样,就看到狂三枪口中射出的子弹在与自己的金色箭矢碰撞的一瞬间,没有能量冲击,也没有火花四溅,而是立刻化成了一个圆形的蓝色卡片一样的东西,但是这个‘卡片’就那样完全违反了万有引力定律而漂浮在半空中。

    紧接着下一秒,就在翔鹤还在疑惑这个‘卡片’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卡片’中再次射出一道金色的流光,而这次是向着翔鹤的方向射去的。

    看到这样的情况翔鹤不禁冷汗直冒,翔鹤非常清楚,这支光箭就是自己之前射出的精神力凝聚成的箭矢。此时的翔鹤非常庆幸自己没有因为疑惑而停止立场盾的运转,否则单单是这样一支箭矢就足以让自己丧失战斗力。

    箭矢与翔鹤撑起的立场盾生了碰撞,刹那之间火光四溅,空气都仿佛因为能量碰撞所产生的高温而被点燃,立场盾上不停地晃动着,仿佛随时都会崩溃一样,不过在一秒钟过后,立场盾还是防御下来了箭矢的攻击,度过这样的难关让翔鹤长长松了一口气,毕竟翔鹤自己可是非常清楚的,虽然自己是一只航母舰娘,但是作为一只已经达到按照舰娘内
科技大仙宗全文阅读
部的等级划分的98级的舰娘,其最强力的攻击手段早就已经不是传统的舰装了。

    而这种金色箭矢就是翔鹤通过长时间的探索而摸索出来的,将自己的精神力凝聚成无限接近实体的程度,然后再通过长弓释放出去,不过这样的攻击对于翔鹤来说消耗很大,而且对付人类和一些低级的机械舰船完全用不到这样的攻击,但是面对狂三的压力让翔鹤本能地就使用了这样的攻击方式。

    但是现在看来,即便涌上了自己的精神力箭矢,自己的战斗力还是不能和狂三媲美。现在翔鹤已经非常清楚了,狂三绝对不是什么高等级的机械舰船,因为狂三从出现在她的面前,到现在所使用手段已经完全越了翔鹤的认知。

    狂三自然不知道翔鹤心里在想些什么,此时的狂三心中也不平静,但是这个不平静不是针对翔鹤,而是因为寒冰。狂三依然还记得临走的时候寒冰说的那句话:“恩,记得小心点,虽然那个世界的舰娘的能力对于你来说并不算是棘手,但是往往会大意的话就会出现意外哦。”现在看来确实是生了‘意外’呢。

    狂三眼睛微微眯起,喃喃道:“连这个你都预料到了吗?”突然,一阵被人注视的感觉打断了狂三的思考。

    其实光也是一种实体,也是真实存在的事物,也有着相对的质量,所以光才能被黑洞的巨大引力吸入其中。但是因为光无时无刻都存在于人类周围,所以人类并不能感受到光的质量,但是实力达到狂三这样的层次之后,仅仅是注视狂三也可以非常清晰地感觉到。

    狂三抬头看向翔鹤,笑眯眯地说道:“嘛,你还不打算跟我走吗?那我可真的要强制性地带走你了啊。”

    虽然狂三已经完全越了翔鹤的认知,但是这并不能代表翔鹤就会任由狂三摆弄,因为在翔鹤看来:虽然狂三有着很诡异的能力,但是狂三并没有展现出完全碾压自己的力量。所以翔鹤还是摇了摇头,随后翔鹤展开了舰装。

    翔鹤的舰装相比于大凤的舰装来说可以说简单的过分,仅仅是多了一个箭囊和一个仿佛盾牌一样的甲板而已。不过见过大凤和岛风的狂三自然不会因为翔鹤这样的变化而感到疑惑,反而让翔鹤更加好奇的是翔鹤之前使用的那种能量箭矢,虽然狂三也看出了那是一种精神力,但是那种精神力和人类的精神力完全不同。

    不过狂三还是非常清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的。看到翔鹤展开了舰装之后,狂三笑了笑说道:“既然你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呢。既然你有着拿起武器的想法,也就做好了被攻击的觉悟了吧。”话音刚刚落下,就看到从下方不知何时已经变成黑红色的阴影中伸出了十数条手臂,这些手臂直直地伸向了翔鹤,显然是想要抓住翔鹤。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之后,翔鹤没有丝毫犹豫,用力一跃高高地飞向了上空,试图避开从将自己包围的手臂。不得不说,翔鹤的判断力还是非常准确的,这一跃确实避开了‘手臂们’的包围。但是别忘了狂三本体还没有任何动作呢。

    看到高高飞在空中的翔鹤,狂三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呢?就看到狂三完全没有任何的瞄准,直接抬手将双手中的枪指向了翔鹤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听到枪响的翔鹤立刻意识到了生了什么,连忙支起立场盾,刚刚支起立场盾就感觉立场盾失去了响应,翔鹤的身体也仿佛受到了什么重击一样继续向上方飞去。翔鹤很清楚,就在刚才支起立场盾的一瞬间,自己就已经被攻击到了,立场盾之所以立刻就失去了响应,是因为立场盾在狂三的一击之下就溃散了。此时的翔鹤非常庆幸,狂三的攻击自己的立场盾刚刚好可以抵挡住。

    同时翔鹤也非常担心,因为狂三之前的战斗表现实在是太过轻松了,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狂三的最强攻击手段,而翔鹤此时最强的防御手段已经是被攻破了。

    就在翔鹤暗自担心的时候,狂三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翔鹤虽然很担心自己的防御,但是战斗本能还是强迫着翔鹤时刻关注狂三的动作,在狂三消失在原地的一瞬间,翔鹤就做好了承受攻击的准备,因为立场盾的释放是需要凝聚精神力的,但是凭借狂三的度而言,绝对不可能给她这样的机会。

    紧接着,翔鹤就看到了一张几乎贴在自己脸上的面孔,就看到狂三对着翔鹤做了一个鬼脸,随后翔鹤再次听到了一声枪响。听到这声枪响的同时,翔鹤将手中的长弓如同刀刃一样挥向狂三,因为这样紧迫的战斗,实在是让翔鹤找不到任何的机会抽出箭矢或者凝聚精神力箭矢,同样,也来不及张开立场盾,但是翔鹤又不想束手就擒。

    不过翔鹤自己也非常清楚,自己恐怕很难战胜面前的这位少女了。就在这时翔鹤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仿佛整个人的身体都要裂开了一样,狂暴的力量不停地在她的体内肆虐,翔鹤非常清楚地看到了狂三射出的子弹击中了自己手中的长弓,并且在击断了长弓之后,直接落在了自己的甲板舰装上。

    这时生了领翔鹤感觉到恐惧的事情,那就是在子弹命中了甲板舰装之后,就仿佛是金属遇到强酸一样,开始融化整个甲板舰装。

    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翔鹤不禁绝望了,因为没有了长弓之后,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战斗的能力,更别提战胜面前的这位少女了。这时支撑翔鹤上升的力量也耗尽了,在星球引力的作用下,翔鹤开始重重地向下方的岩石落去。

    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狂三也惊愕了,狂三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枪支,又看看翔鹤的甲板舰装,虽然狂三并不明白舰装对于舰娘的意义,但是狂三还是非常清楚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过分的事情。而且狂三并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不过狂三并没有站在原地看着,突然一个狂三的分身从下方的阴影中冲出,一把抱住了已经失去反抗的翔鹤,就因为这一瞬间的停顿,狂三本体就出现在了翔鹤的身边,狂三看了看还在如同被腐蚀一样被分解着的甲板舰装,微微犹豫了一下,狂三伸出了右手抓住了翔鹤的甲板,随后动用能量,将这个甲板和翔鹤身体连接的地方全部斩断了。就在斩断的瞬间,翔鹤痛呼出声,随后直接晕了过去。

    狂三看着手中依旧维持在被分解状态的甲板舰装,想了想,随后看着躺在影子上的翔鹤说道:“虽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用,不过我觉得还是带回去比较好,也许那家伙会有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