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其他小说> 落星银河 > 第十五节 位置不同世界不同(上)

第十五节 位置不同世界不同(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五芒山苍山山脚某处,身着一身红色作战服的伊凡和同样身着机师服的大凤以及岛风正在那里等候着不知道什么人。

    大凤一脸无聊地坐在一颗原本粗壮大树的树桩上,说道:“真的是这个地方吗?我们不会搞错了吧,这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伊凡皱了皱眉,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了,他说是在五芒山山脉距离浦东市最近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通过太空轨道对地图的定位,误差应该不超过一百米,如果他们出现,我们应该立刻就能看到的。”

    大凤疑惑地问道:“可是那两个家伙没道理这么久还不出现吧?以他们的能力,一瞬间出现在我们面前我都不会感到奇怪的。”

    岛风听到大凤的话之后也跟着点了点头。而伊凡则是仰头看向天空。

    伊凡很清楚,之前在浦东市发生了一些很诡异的事情,那些明显不属于人类,甚至地球乃至太阳系认知范围内的怪物,它们确实出现了,就如同科幻片中描述的那样,它们嗜血、杀戮、无情。但是它们在那一场暴雨过后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仿佛突然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和科幻片中所说开始攻陷人类的城市的情况截然不同。

    那次浦东市的事件太过诡异,而且牵扯重大,以至于虽然损失巨大,但是UNS政府还是成功地将这个消息隐瞒了下来,因为这样的消息如果公之于世,首先不说有多少人相信,就算所有人都选择相信,但是信息本身所带来的恐慌就已经不是UNS政府所愿意面对的了。于是政府就用台风突然出现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来搪塞了过去,不过有心人还是能够从中看出端倪。

    比如:为什么台风会如此突然的出现,以至于气象部门完全没有察觉,还有,这次‘天灾’的全过程中完全没有任何的报道,按照常理来说,浦东市刚刚结束了交流赛,和木铃晓的演唱会,而台风是演唱会进行的过程中来到浦东市的,而演唱会本身也仅仅进行了一半就被强行中断了,而在演唱会中断之前,相关报道的媒体就如同被停止了电源一样同时停止了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会这样思考的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而已,更多的民众则是选择了游行、在网络上发表言论来批评和谴责负责浦东市区域的气象部门中的相关人员不负责任。一时之间媒体舆论的矛头直指气象部门的失职。

    在如此巨大的舆论压力下,UNS政府只能选择在媒体上宣布气象部门负责人的死刑,然后将气象部门负责人连同其家属一起潜藏于政府部门的隐蔽设施中。在宣布死刑执行之后,民众的舆论谴责很快地平息了下来,而在浦东市发现类似外星生物军队的消息也被封锁在了UNS高层和经历过战斗的士兵中。

    别人并不清楚寒冰的存在,但是伊凡可是非常清楚而直观地感受到了寒冰的力量,而大凤和岛风的存在也不停地刷新着他的认知,以至于发生了后面虫族入侵的事情伊凡都已经表示可以淡定接受了。

    从寒冰的所作所为中,伊凡隐隐感觉到,寒冰好像是在为什么巨大变故而做着准备,不过伊凡有些不能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寒冰这样的存在以这样谨慎的态度面对?不过如果伊凡知道寒冰的行为仅仅是因为魔域圣君的威胁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就在伊凡思考的时候,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百米大的红色能量场,能量场将伊凡三人脚下的地面遮挡了起来,随后寒冰和狂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伊凡三人的面前。

    站在大凤身旁的岛风一脸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看着笑眯眯看向自己的狂三,场面顿时冷清了下来,伊凡当然立刻就注意到了岛风的异样,岛风的战斗力经过一个月之前在浦东市的战斗中已经初露锋芒,伊凡已经意识到岛风和大凤都拥有着人类所不可能达到的力量层次,但是如今岛风看到狂三立刻就露出这样一副惊恐的表情,让伊凡意识到,寒冰身旁这个看上去年纪并不是很大的少女其实也是一位有着非常恐怖实力的存在。

    寒冰看向伊凡笑了笑说道:“路上出现了一点点小问题,不过无伤大雅,接下来我们就开始交易吧。”

    寒冰的这句话听得伊凡一头雾水,但是站在寒冰身旁的开始并不这样想,原来是在确定了地点之后,寒冰自己发动了传送神术,但是就在寒冰发动神术的一瞬间,寒冰对于神力的控制再次失控了,以至于两人被传送到了一个破碎的位面,险些
仙药供应商吧
没有卡进时空裂缝里面去,对于寒冰来说,这当然不是什么非常危险的事情给,毕竟只要在人间界中,寒冰的力量就足以化解无数的问题,但是对于力量层次还处于灵级的狂三来说,这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了,因为四散的时间与空间碎片足以让在灵装保护下的身体在一瞬间四分五裂,虽然因为狂三本身的特质是不能完全致命的,但是惊吓一番还是免不了的。

    因为之前的事情,狂三自然不可能再让寒冰来使用传送神术,无奈之下,只能靠狂三来使用传送神术到达目的地。但是因为不同空间的时间流速不同,以至于到达这里的时间整整晚了三个多小时。

    不过在伊凡的面前狂三还是放弃了吐槽的想法,毕竟这样的事情并不合适说给伊凡这样的‘凡人’的。

    寒冰看向狂三微微点了点头,狂三立刻就会意了寒冰的想法,随即,赤红色的能量场中缓缓升上来一个躺在地上的身影。

    看到这个身影的一瞬间,大凤就惊讶了,因为这个人,准确地说是这只舰娘,大凤认识。但是真正让大凤感觉到惊讶的事情并不是这只舰娘出现在这里,毕竟狂三和寒冰给大凤的感觉就好像是快递员?还是人口贩子?反正就是鉴于两者之间的一类人,所以没有什么可惊讶的就对了。让大凤真正惊讶的地方在于,躺在地上的舰娘绝对不是以一种和平的手段导致昏迷的,这只舰娘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害,以至于仅仅看着她就能够感受到硝烟的气息。

    寒冰就像是路人一样解说着:“正如你们所见,这只舰娘貌似是叫翔什么?还是叫鹤什么的,总之就是一只航母舰娘来着,恩,我们的捕获手法有些暴力,以至于造成了一些不可修复的损坏,所以我们会适当地降低价格。”说完寒冰颇为无奈地看了狂三一眼。

    狂三掩嘴看向寒冰,随后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不过虽然笑了,但是无论是从狂三的哪只眼睛里面都看不到一丝丝地笑意。对此伊凡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随着能量场中出现了舰娘的完整姿态,伊凡也将目光投了过去,不过仅仅是看一眼,伊凡就再次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虽然仅仅是看到那样的状态,但是那样的伤痕却足以让任何人感觉到心惊。

    整个腰腹部的洁白上衣,现在几乎变成了焦炭,身前的胸甲也是裂纹密布,见识过岛风的身体素质的腰腹很难想象到底是怎样的力量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害。一时之间,伊凡甚至有些怀疑面前的这位女子到底能不能再次站起来。

    不过伊凡还是很清楚自己所处的情况,伊凡抬起头望向寒冰说:“说吧,这回你有什么要求。”此时伊凡的语气非常平静,完全看不出之前心中的波澜,就好像是坐在茶馆闲聊一样。

    寒冰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转过身,看向远处的城市说道:“如果说我是一个商人,那么我一定会将我的商品卖出一个高昂的价格,因为我可以打保票,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和我做相同的‘买卖’所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是吧?”

    听到寒冰的这句话之后,伊凡的眉毛微微抖动了一下,不过寒冰背对着伊凡,所以没有并没有看到伊凡的表情变化,不过寒冰却自顾自地说了,就好像是对自己说的一样:“你们凡间界文明,始终分为两种分支,借由外力,与增强内力两种方法,而将二者合为一体,你们才是你们,你们才算是完整的,你说对吗?”说到这里,寒冰将目光投向了狂三,感受到寒冰的目光之后,狂三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伊凡听到寒冰的这段话之后,感觉自己仿佛被扔进了陌生的雾都一样,完全找不到任何头绪,正想说什么,却看到狂三将食指放在粉嫩的双唇前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于是伊凡放弃了立刻提问的想法。

    随后就看到寒冰弯腰拾起一块石头,随后伊凡就看到空气中的某些莫名的东西被抽离,全部涌向了那块平凡不起眼的石头,仅仅片刻,那块不起眼的石头就迅速地变得通红,随后似乎是想要向外膨胀一样,但是仿佛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压力在限制着它的膨胀,随后这块并不起眼的石头渐渐地变得晶莹了起来,最后化为了一种类似于玻璃体的材质。

    寒冰轻轻地将手中的石头抛给伊凡,伊凡将手中的石头仔细观察了之后得出一个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这块不起眼的石头竟然已经变成了能量晶!

    伊凡惊讶道:“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