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章 祖宗秘法 斩杀鬼物

第二章 祖宗秘法 斩杀鬼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奶奶紧随此物夺门而出,出来才现,父亲早已经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神志不清。

    家里人都围着他,看着着急但是又帮不上忙。二叔眼见父亲快不行了,正准备打电话叫救护车来,要不就真挺不过去了。

    奶奶见到后,用百米冲刺的度飞奔,一记重脚就踹到了二叔的脸上,只见二叔腾空而起,掉到了牲口圈中,浑身的粪水。奶奶冲他大骂‘是不是傻,人来了你怎么说,这些人能信。老三(父亲在家中排行老三)的状态这些人来了也解决不了。’

    奶奶说完话就蹲下观察父亲的情况,翻开眼皮,只见眼白渐渐增加,几乎覆盖了整个眼球。‘再不救就来不及了,快去找香灰,和刚刚出生猪仔的尿,快去。’

    家里人听到这里马上就去寻找,二叔正好在猪圈,就主要负责找尿。奶奶吩咐我母亲,要把香灰混合猪尿放进父亲嘴里,再在身上取下一枚璃纹铜镜,让其悬挂在父亲的眉心正上方,镜面朝下。

    ‘没事,老三只是被鬼怪上身,用这办法就没事了,那邪物是奔着小孙孙来的,你在这里照顾老三。’

    奶奶说完话,不等母亲的询问,迅朝家中西南方的房间冲去。那时候的农村地皮都是不值钱的,尤其是东北,因为这边是平原,又地广人稀。不像现在好多人都是房奴,为了买个房子要给别人打工一辈子,在北上广地区甚至你一辈子都只能租房子住。

    奶奶家中的房间布置颇有讲究,按照五行八卦分化,按照家人的生辰八字每家都有自己的固定住处。奶奶看我是寅时出生,就把我安排在八卦中的坤位,这个位置在八卦中开坤门的房子又叫坤宅,坤位开,也称开鬼门。

    在风水学上坤为极阴之地,按奇门八卦说是死门。但是在八卦中没有真正的生门和死门,每个卦象按照个人匹配不同,每个人各有自己的卦象,五黄常寄坤二宫,坤门容易引动五黄,关键还要看宅外的环境和分金来调整,调整不好会出大事,调整好了旺财旺丁。

    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说八卦中的艮位,这个位置出现问题,会影响人丁,艮位也叫胎元位,看子孙是否兴旺同时这个位置也成为财库,破财和耗财都看这个位置。在民间艮位也叫‘鬼门’,在家里居住的环境中最忌讳艮位有坟地,垃圾站,厕所等物。但是外来的水流入艮位,只要不是特别脏的水,反而能反主旺财,人丁兴旺。如果在艮位有砂,则会影响亲人感情,或损伤胎儿,家中多乞丐到处流浪,夫妻不团圆等。这里就不多做介绍,八卦瞬息万变没办法在这里一一叙述,朋友们可以多看看家中是否有这种现象,如果有现有必要改改风水了。

    因为寅时出生的我为寅虎,寅时正是老虎出没之时,所以我天生阳气重,能克制鬼怪妖物,但是万物阳盛变阴,同时我也是万鬼大补之物。奶奶说我天生吸引鬼物,因为我的魂魄能使鬼怪成精,妖物化神。所以奶奶让我住在这个位置也是为家人着想,希望我能镇住这个位置,使家人平安旺财。

    谁知我一个痴呆男,八年都没有体会到童年的快乐,也没有体会到世间百态,就被这极凶之物盯上了。

    奶奶急冲冲的来到我的房间,踹开门现这烟状鬼物已经有一半的身体随着七窍进入我的脑中,看来此物正准备吞噬我的三魂七魄。奶奶见到这种场面,哪里能让其得逞。双目通红
问心抉无弹窗
,先是在我周围用舌尖的精血,在四周划出一个毕方(毕方位太古神兽,据传说是控制万物之火的神鸟)离火阵。

    此阵能在阳间生成离火,离火为鬼物最大克星,但是对人却没有太大作用,离火触碰人的身体甚至是有凉凉的感觉,就像夏天遇到冰。但是却对鬼物有极大的杀伤力,只要鬼物触碰一点,就会像星星之火,立刻浑身起火无法扑面,直到魂飞魄散。奶奶下定决心用那双枯萎的手指,狠狠地戳向自己的双眼。

    只见奶奶双目顿时血光四溅,血泪流出双眼,但是却没有向下流出。鲜血不断的飘飞到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血球,奶奶没有双目无法看清我在那里。但奶奶却没有停下动作,感觉这手法奶奶像是练了一辈子,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我们姜家的绝命法门,只有在十死无生的时候才能用,因为这种法术一旦使用,施法者三天后必会暴毙而亡。但是姜家子孙必须要每日练习此法。

    只见此时奶奶口中再次喷出一口精血直射向这血球,当精血触碰到血球之时。瞬间,无中生火,离火感觉就像突然从虚空中生成。只有一个小火苗,就像火柴燃烧的大小,只有拇指大。但像有灵魂一样直奔向烟状鬼物,当离火接近此物时,才看清这东西的真容,之前有烟雾环绕无法看清。

    此物表情狰狞,双目双口无鼻,脸部有无数的蛇虫在其上爬动,满脸似有鲜血不断的从际流出,这东西根本就没有身体只有一个头颅在空中飘飞。乍一看,普通人能吓个半死。幸亏奶奶这时候看不见,要不也估计够呛。此物这时已有大部分烟雾进入我的脑内,而我早已经呕吐白沫,面如纸色、两手僵硬、双脚软,早已经不省人事了。

    奶奶后来说当时我的命魂早已经和气魄断开连接,马上就要被其吞噬。就在这千钧一之际,凭空生成的离火就像闻到腥味的猫一样,恍惚了几秒钟后,直奔此物。这东西见到离火袭身,面色惊恐,拼命拍打,但是奶奶用生命召唤的离火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扑灭,何况它是鬼物的克星。

    离火就像火苗遇到汽油,瞬间燃烧起来,包裹着这颗人头。这东西也是外婆死了儿子,没救(没舅)。只有拼命的大吼,也许是声带的问题,这东西生频率很低,一般人是听不见的,但是这声音早已经把我和奶奶震得双耳流血。不过这东西被离火烧的面目全非,脸上的蛇虫拼命的想要脱离这张脸,在他们眼里这时这张脸就像地狱。拼命逃离也是没有用处,总有一根血管牵连着这些蛇虫,看来这鬼物死也想拉几个垫背的。

    这鬼物见自己没有办法逃离,就想和奶奶同归于尽。张开口吐出一阵黑雾,仔细看着雾中有无数的吸血蚊蝇喷向奶奶。奶奶这时面如土色在经过一番大战后,早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闪躲。可是这些蚊蝇还没等冲出离火阵,早已被烧得灰飞烟灭。没一会儿这鬼物就烧成一个金灿灿的珠子。奶奶见到此物,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向我身边。用身体仅有的一点精血在这珠子上画了个睚眦头像,画完后就见者颗珠子慢慢的融入我的眉心。

    ‘孩子,能不能活过来,是福是祸,就看你的命是否硬了,奶奶已经尽力了。’

    说完话奶奶就直挺挺倒在我的腿边,离火完成任务后就凭空消失了。而我在这过程中一直是不省人事的,根本就不知道在我身上生了这么多事情。奶奶到底怎么样了,我还能否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