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七章玉吞阵启 老鬼现身(下)

第七章玉吞阵启 老鬼现身(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浑身鲜血的朱厌,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血脚印,可见这东西和老头子打的时候也是受伤颇重。

    “臭小子,你这身体也太弱了,就出这点血怎么就阳痿了。没想到。老子刚从地府十八层里面逃出来,就碰到你这煞星。真是祸事年年有,今年到我家,连喝口水都塞牙,哎!、”

    “你就吹吧,从地府都能逃出来,你怎么不说地府是你们家下水道呢,想通就通”

    “老头子不和你犟这干的,对面这东西天生吸食魂魄,被它吃了比死都难看,魂飞魄散,不入轮回啊!”

    “这么严重?老头快想想办法啊,我刚恢复,还没有体会过红尘的快乐,还没让世人感受到我的放荡不羁,怎么能死啊!”不过,不管我这个时候怎么说,这老鬼都不搭理我,估计是认命等死了。

    这朱厌此时看我倒在血泊中,也不见动静,我猜他心里想‘刚刚还和我打得的不相上下,怎么就倒了,是不是小蓝药丸(你懂的)药效过了?’擦,如果这东西真这么想,我拼死也要站起来再大战八百回合,男人要顶住。

    只见朱厌缓步向我走来,看我面如死灰,气息如丝,离死只差半步。根本再不能与其打斗。这血食终于到手了,可以开饭了。朱厌兴奋的向我扑来,此时我在脑海中呐喊“都是新中国的革命同志,我们的友谊真的要说翻就翻,哥们刚刚在这孤独的夜中陪了你这么久,真的就这么绝情?”

    “哎,这哥们又听不见,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不过老头子与你的革命友情如那点点星火,将要被法西斯帝国主义扑灭了”(这老鬼懂得还真多,还法西斯)

    不过任何事情都不能过早的下结论,也许是我们命不该绝。祖宗流传下来的秘法几乎都是需要血液引动,因为我流血过多,导致奶奶对虎魄所下的封印没有血液力量的供给,终于松动开来。

    当朱厌正要张嘴咬掉我脑袋的时候,一声虎啸震动山林,只见一只通体血红的猛虎以我眉心冲出。这虎魄本想冲出来神威,在我面前炫耀一下,顺便收拾我一顿。那知正好撞上了朱厌的大脸。这已经是第二次撞脸了,朱厌此时心理阴影面积是有多大啊。只见满口的牙被撞的只剩下了一半,估计以后吃饭都要跑风。这朱厌双手捂嘴,满脸鲜血,被撞的不停向后面退去,根本站立不住。

    “诶,小子你身体里面怎么有这么多东西,这虎魄是哪来的。看样子也是被封印的,如果恢复实力不亚于这朱厌啊。你小子没有任何修为,怎么会这东西老夫看不透。咱爷俩儿这关系这么铁,能说说不?”

    “滚!老不死的,别和我攀亲带故,把身体还给我先。”

    “早给你了,不信你自己动动看。我看一时半会儿你也死不了,我先休息一会儿,在你身体里面借宿一夜啊”。我就纳闷了怎么这些个魂魄都喜欢在老子身体里面住,真当我这里是客栈了。

    不
锦绣大明帖吧
过这老头真没说错,我现在终于回到自己的身体中。体会到自己的血肉之躯,感受到身体的温度,我激动的都快哭了,没有体会过的人根本不知道这种何种滋味。

    这时只见虎魄冲出封印后,见到这朱厌这块头,修为有损的它估计也打不过。马上选择跑路,直奔东方而去。不过这朱厌天生拿魂魄为食,终日玩鹰反被啄了眼。怎能不气,让它跑了,估计在妖界都没有什么脸面了。于是瞬间跃起,落下时正好挡住其退路。

    这虎魄以为自己变成魂体,想要穿身而过。怎知,用力冲刺,反被朱厌撞倒在地。此时,虎魄头痛欲裂,几乎站立不住。才现这朱厌是魂魄天敌,必须要使用搏命之法,否则难逃身死道消的命运。

    也许是下定了决心,虎魄晃了晃昏的脑袋后。猛然一抬头,冲朱厌怒吼,声音震耳欲聋。只见虎魄口中不断的吐出黑雾,原来之前这些蚊蝇随着虎魄一起被封印住。不过由于之前和奶奶的大战,被离火少烧了很多,数量十不存一。

    虎魄左爪向前一挥,所有黑雾都冲向朱厌。因为这蚊蝇细小,无处不在,根本没办法处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出这些虫子正在不断的噬咬朱厌的皮肤,钻入七窍和血管。弄得朱厌‘嗷!嗷!’大叫,鲜血淋漓,疼懂痛万分,几乎浑全身上下没有完整的部位。

    不过这朱厌天生喜阴,灵魂强大,也不惧这阴邪蛊物,不过**上的苦楚还是难以承受的,不断的哀嚎。

    只见这朱厌在地面上不断的打滚,把乱坟岗都几乎刨了一遍,所有的墓碑都几乎被打碎,狼藉一片,遍地尘土飞扬。

    过了一会儿,这朱厌的惨叫声便停止了,只见它在地面如人般盘膝而坐,面目狰狞。我很好奇这东西背这么折腾死了没有,向前看了看(反正身体虚脱的没办法跑路,只有看戏喽),这一看才知道。此时朱厌身边召唤了无数的鬼魂,在其体表不停的钻进钻出,每次鬼魂钻出都会带走大量的蚊蝇尸体和虫卵。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个吸血蚊蝇是虎魄所掌握的一种苗疆蛊术,而且是其中最为歹毒的虫婴蛊,将大量的吸血蚊子与鬼子蝇(牛蝇,这种动物体型约为15毫米,粗壮多毛,背部是暗黑色的毛,胸前的毛为黄绿色,在甘肃那一带比较多)装入一个比较大的陶罐中,每日祭拜五蛊神,这五蛊神有五张表情各异的面部,全身漆黑,十只手各拿象征着蛊毒的始终虫子,有蛇,蝎,蜈蚣,蚕,青虫等,据说养蛊之人都要拜这神像。

    每日还需在阴气最盛的午夜子时,向罐中滴入三滴血液,让这些蚊蝇相互厮杀吞噬七七四十九天后,必有就九只存活,蛊成。这东西不仅吸食血液,还会钻入皮肤血液中开始大量产卵。当血液被吸干的时候,会现这人的血管中全是虫卵在蠕动,最后将血肉一起吞噬,化为虫子的养料变成新蛊,无穷尽也。

    这朱厌奴使空中残余的鬼魂,望其能将虫蛊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