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八章 世间变幻 鬼死为聻

第八章 世间变幻 鬼死为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只见,朱厌全身上下不停的有蛆虫爬动,无数黑烟一样的鬼魂在祛除这些虫蛊(我们不生产虫,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时间过的很快,虎魄的蛊毒几乎都被排除。由于虫蛊被除,这虎魄便遭反噬。见此情形,虎魄迅收回剩余黑雾,估计是知道朱厌要是缓过气来他也是逃不掉的。只好掉头重新逃回到我的眉心再次被血脉封印。

    我此时身体虚弱不堪,不然,我非要打虎魄这丫的,还真把我这当客栈了。

    这时,朱厌恢复清醒,见刚刚折磨它死去活来的魂魄竟然消失不见。气的到处狂拳乱砸。我此时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这厮现我,顺便把我处理了。

    心中悄悄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在我脑海中回荡着老头和那**虎魄的声音“看不到他,看不到他”。我们三个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陨聚陨。

    也许这一人一魂一魄的强大念力终于感动了上苍,这朱厌砸了一会儿,估计是气消了,竟然要转身而去,这可把我们几个高兴坏了。

    不过高兴过早,乐极生悲。这个时候,千不该万不该我父亲居然清醒了过来。你说你醒了也就醒了,还要呻吟一声。这时只听我脑海中三个声音同时响起“靠,大哥不带这么玩的,说好的纯洁友谊呢”

    朱厌听见声音,瞬间向声音出冲来,四爪着地行动飞快,转眼就到了我面前(因为父亲所倒的位置正好在我的后方)我身体无法移动,根本没办法躲避朱厌这致命一扑。只能尽力躲避身体的致命部位。

    不过朱厌锋利的爪子几乎贯穿我的前胸,从肚皮到左脖颈几乎被划破出三道一寸深的伤口。鲜血就像不要钱似的,噗噗往外冒,我浑身不停地抽搐,蜷缩身体,尽量让血液流减慢,就这度不到一分钟我估计就要去西天了。不知道死后是上天当个官,还是下地被人踩,此时我内心十分彷徨。同时我身体中两个老不死的一起在呐喊“救命啊,来人啊,玉皇大帝啊,上帝啊,妈妈啊,来人救场了!”

    正当我们焦急的时候,天空中一缕柔和的阳光散在了我的脸上。感受到这温暖,我用沾满血液的手揉了揉双眼。眯着眼看向这刺眼的救世主,内心重新焕出希望。啊,我的太阳,我的心肝,我的妈妈(诶,妈妈?脑子都乱了)。

    在阳光下可以看到,朱厌被照到的手臂不停的散出黑烟还能闻到一股刺鼻腥臭的焦糊味儿。这朱厌身体还在阴影处,而刚刚抓向我的手臂,裸露在阳光下滋滋的冒着黑烟。

    “这味道还不错,有点烧烤的意思,再加点孜然,辣椒面,就完美”这猥琐老头在我脑海中说道。

    不过朱厌这厮也许内心的怒火无法熄灭,先后两种食物逃脱,不只是修为跌落还被打了两次脸,就像在床上正做着活塞运动马上就要射迫击炮,突然菊花被捅,不管是谁即使冒着阳痿的危险,也要和我拼个你死我活。

    不杀掉我它是难泄心头之恨,忍着剧痛,这爪子还是不断的向我逼近,我几乎都能看到它指甲盖儿里面的泥土。也许在阳光下
魔女,做我主人吧笔趣阁
这朱厌被压制的太多,向前逼近的度很慢。只有几厘米就能抓到我的时候。

    一只苍老满是褶皱的手掌挡住了它的去路,朱厌愤然抬头向我上方看去。马上惊吼一声,几乎尿都要吓出来了,瞬间从地面弹起,连滚带爬的向山下逃窜,几息之内便不见踪影。不过这东西貌似有点记仇,逃跑之前还是用尽全力,在我额头上划了一个“JL”符,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大哥,这一晚上又不是我和你打的,怎么就惦记上我了。

    我惊奇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将和我纠缠了一夜的活祖宗给吓跑,万一是另一个远古凶兽就惨了,我这小命怎么就这么多灾多难。

    缓缓抬头看去,不禁双眼湿润“奶奶,您怎么在这,小白对不起您。要不是为了就我,您怎么会落的如此下场”。只见此人正是七天还魂回家的奶奶,还是去世时候的模样,那张慈祥带着皱纹的脸,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就这这位老人,我才能在世间重新做人。

    我抱着奶奶的大腿哭道“奶奶,您快走。这大白天的,您会魂飞魄散的”

    “呦,我们家小孙孙终于懂事了,知道心疼奶奶了。不错,不错,奶奶死得值啊!哈!哈!”

    “小孙孙,不要急。奶奶现在可不是鬼,我是聻。聻者,人死为鬼,人见惧之。鬼死为聻,鬼见惧之,聻者唯阎王能降服而。所以,当我死后魂魄碎裂变身为聻”

    奶奶后来说当他吓到地府的时候,已经是聻。有身高八尺穿黑白汉服的七爷,八爷(民间对黑白无常的俗称),头戴尖头帽上面分别写有面写有勾魂,索命。面上不见五官,根本就没有我们所说的面容狰狞,还要伸出长长的舌头。每人手拿一根长杖,感觉有点像雨伞(这是有根据的毕竟八爷死的时候,天降大雨,手中拿伞,淹死在江中)。七爷八爷来接引奶奶进地府的时候,现此时奶奶早已不是鬼魂。他们两个也没办法,毕竟聻不在他们的职权范围内,而且奶奶的道行变身为聻后更是强大,他们根本打不过此时的奶奶,只好引荐到阎王那里,看阎王怎么定夺。

    奶奶和七爷八爷进入一个高耸的石门,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鬼门关。相传鬼门关,在广西北流县。唐书,地理志中曾说“容州北流县南,有两石相对,四面叠嶂层峦,中通一路,壁上刻有鬼门关三字,迁谪至此者,罕见生还。”进入门后,中通一路,毒物恶草,异鸟怪蛇,天空中冷日当头,愁云漫天,遍地全是灰黑色调。

    阴间在奶奶嘴中描述其实和阳间一样的,也有高山大川,花草树木。只不过多了很多草木精怪,没有人类。沿途一路上没有人烟,只有鬼差和身材巨大的牛头马面牵引着鬼魂赶路,所以死去的人,身拷脚链,面无表情跟随者慢慢行进,等待着阎王的审判。一路上这些鬼魂面无表情,有可能五官被禁。奶奶说,当他和黑白无常说话的时候(有的同学会问黑白无常不是没有五官吗?怎么会说话,其实这些修行者都会神识交流的),这些鬼魂根本毫无反应。

    奶奶和七爷八爷,不多做停留,慢慢同人群一起向阎王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