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九章 人生路 似梦长

第九章 人生路 似梦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间在地府中没有什么概念,奶奶只是觉得走了好久好久,来时的路早已忘记。不知不觉间便看到前面一座巍峨宏伟的大殿坐立于高山之上,云烟缥缈,看不到这山有多高这殿有多大,只是被云雾遮盖,不见其顶。

    七爷在旁边和奶奶讲,这山上便是阎王殿。山下有一无底巨坑,这山便镇压这着十八层地狱。依次向下第一层拔舌地狱,第二层剪刀地狱,第三层铁树地狱,第四层孽镜地狱,第五层蒸笼地狱,第六层铜柱地狱,第七层刀山地狱,第八层冰山地狱,第九层油锅地狱,第十层牛坑地狱,第十一层石压地狱,第十二层舂臼地狱,第十三层血池地狱,第十四层枉死地狱,第十五层磔刑地狱,第十六层火山地狱,第十七层石磨地狱,第十八层刀锯地狱。

    阎王殿有十座,都在这山上,依次向上排位。每个殿中都有一个阎王坐镇,分管各层地狱,判生死,断阴阳,主轮回,管因果。十殿阎王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转轮王。奶奶现在来到的便是秦广王的殿门,只见这门高耸入云,门前有十八个牛头马面分立左右。门上有副对联‘泪酸血咸口甜手辣莫道人间无苦海,金黄银白眼红心黑须知头上有青天’,殿内气氛肃穆,只有一人身穿红色官服,其上画有青天白鹭,面似红枣,豹眼狮鼻,络缌长须,头戴方冠,右手持笏于胸前。正在堂上断人生死轮回。据说这秦广王专司人间寿命,生死册籍,接引生,断人吉凶。要是有人前世因果功过相抵,便会送往第十殿落。要是有恶多善少者,只见殿前有一孽镜台,台高一丈,镜面宽广照人因果。镜子前刻有七个大字。孽镜台前无好人,判过刑罚后就拉倒其他大殿,扔入地狱。如果被判到第十八层那就惨了,据说那里刑期要4亿9162万年(所以别做坏事哦)。

    奶奶到了殿前,只见秦广王双目如电,奶奶的前世今生全部在其眼前流过。

    “虽然你前世有过杀生,不过也行善积德,功过相抵。念你修行不易,今日起地府为差,四千年后在再入轮回,退下。”秦广王一席话就判定了奶奶的命运。

    “走吧,别看了,来我告诉你以后怎么做”八爷拉着奶奶向殿外行去,生怕奶奶说什么话得罪阎王,地狱里面阎王最大,不是有句话叫: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可见这阎王在阴间的权利有多大。

    就这样奶奶变为鬼差,也能在阳间行走。我这时候抬头仔细看了看奶奶,这才现奶奶耳垂下方纹有一个大大的‘差’字,而且奶奶身为聻,万邪惧之。朱厌身为阴邪妖物,阳光都对其有伤害,何况为之更胜的克邪之体。如果让奶奶抓到他,身死道消都是轻的。投入地狱,享受一下,想死都是种奢望。

    奶奶边叙
网游之踏碎西游帖吧
述阴间的见闻给我听,同时还在不停地向我的身上抹擦白色的药粉“怎么,很好奇。这药确实灵验,对外伤有很大的恢复作用,在阳间也有不过几乎都快绝迹了。”

    只见药粉涂在伤口出,不过几分钟就能看到伤口的血液被止住,肌肉和血管在不停地蠕动,慢慢的咬合,使得伤口很迅的就开始结痂“奶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对了奶奶,刚刚那朱厌走的时候在我额头上也划了个伤口,现在又烫又疼的,往这里上点儿药吧”。

    “哎,这药在阳间叫龙唌香,不止对伤口甚至修为大损之人也能完全恢复,不过那那额头的可不一样,这东西治不了的。它是朱厌天生的传承法术,你这是被他给下了诅咒,具体有什么副作用我还不清楚,不过这符绝对有定位作用,不管你人在哪里朱厌都能感知到。甚至你脱离**都没用,因为这符外表看是在你额头上,不过它真正刻在你的灵魂上的,没办法根除”。

    “不过这次这只朱厌受伤很深,修为跌损,估计怎么也要两三年才能恢复过来。不怕,小孙孙,回去你要翻看我给你的书,上面有一种动物叫做肥遗它的血液能够覆盖在这符印上,阻止朱厌对你的感知”

    后来我看过书后才知道。肥遗这东西在远古时期,因为人们还未开化大多数的奇异蛇形都定义为蛟或者龙,所以在我们国家龙的造型是没有翅膀的,但是却能在天空中翱翔,这只是人们对古代龙的一种猜测。

    大多数地方认为肥遗为龙.但它其实是山里面的一种青蛇,三角头,身长一般有o.5米左右,不过这东西最奇怪的就是长有一个脑袋两个身体。据传说,这东西出现在哪里,那里就会生大旱。在我国其实是有这种蛇真实存在的,在三星堆出土的一种龙蛇青铜器就有这东西的原型。据传大多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和蒙古国(蒙古国本来在以前使我们国家的地区,所以有这东西的记载)的西部阿尔泰山中的布鲁哈山上。(后面去找这东西的时候还生了很多事情,几乎九死一生)

    “小孙孙,不要怕,相信自己的力量,奶奶相信你以后会成长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的命运注定会遇到很多坎坷折磨,不过记得家人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我这里还有一枚龙唌丹,记住以后不到生命垂危之时,不要用。”奶奶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慈祥的看着我。

    “我在阳间不能停留过多时间,小孙孙记得好好研习家中秘法保护好老祖宗的遗物。我走了。这次我回来是秦广王特意批准的,估计以后我们都见不到了,哎!”

    “不~~~~”我大吼到。我想尽力的留住奶奶,双手不停地想要抱住奶奶不让她走。不过奶奶的身体就像繁星一样,慢慢的崩碎,消失,转眼只剩下了空气和我不停挥舞的双手。我流着泪尽力的想要留住这位老人,不过还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