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八章 痞子兄弟 同命相连(下)

第十八章 痞子兄弟 同命相连(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老太婆将权无救踢飞后,狞笑这说“你这小子毛还没长全,就想要收老太婆我的命,这口气确实有点臭啊,是不是上火了?哈!哈!哈!”

    权无救面对这老太婆的嘲笑,额头青筋凸起,估计是被气坏了。“自古正邪不两立,废话少说”。只见权无救向地上吐出一口血水,又开始冲上去和老太婆准备正面厮杀。

    说时迟那时快,还未等权无救来到身前。只见老太婆不停的向后退去,口中不停的念着咒语。“小娃娃,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百鬼夜行。”只见这老太婆手一挥,墙上最上层所有的人皮全部都腾空而起,不断的飘飞,就像一张张旗子被人不断的挥舞一样。

    无数张人皮在空中不断的飘飞,空气中阴风阵阵,漫天的鬼魂在空中嘶吼,不断的向权无救冲来。人皮渐渐收拢将权无救围住,这个时候权无救也不敢轻举妄动,脚踏七星罡步,右手握在左手手腕处,左手食指不停的在空中轻点。权无救口中念念有词”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突然这厮双脚用力跺击地面,大吼一声“阵起”。

    一声大吼之下,空气中慢慢的变得热了起来,不过一会儿又冷的要死。只见地下室本来昏暗的视线,忽然之间变得透亮,我这才现原来权无救在地下室的四周。暗中偷偷摆放了好多火盆,这火盆的排列方式也颇有讲究,以我现在的眼力只能看出是个八卦阵法。不过其顺序全部打乱被重新排列,让我完全看不出头绪,这五行锁魂阵还真的厉害。

    权无救见这阵法已经开启,又咬破舌尖,吐出一口鲜血。这时我才看到权无救完全就是能成为魔术师的天才,只见这血液御风而飞,全部都扑向空中的鬼魂和人皮。因为阵法的缘故,沟通了天地之间的阳气,以血液为引。当血滴撞到这些邪物的时候,无中生火,全部被点燃。只听见地下室传来声嘶力竭的吼声,这漫天的鬼魂在空中抱头乱飞,全部都变成青烟消失不见。

    由于没有鬼魂的控制,所有的人皮都飘落到地面上。我定睛一看,人皮上面的符篆慢慢的也消失掉,就像从来没有书写在上面一样。

    老太婆见自己辛辛苦苦养育的鬼魂,被这臭小子一把火给烧毁掉。心中气血攻心,外加鬼奴消失反噬的力量,鲜血喷出受了内伤。这个时候老太婆知道虽然她在算计对面的道髻少年,自己何尝不是被别人所算计。这人应该是知道自己养鬼,早早的就在四周摆放了克制鬼物的阵法,自己真是糊涂,阴沟里翻船。

    老太婆虽然内腑有所损伤,不过她潜修多年,怎么会怕这刚出茅庐的小毛孩儿。所谓艺高人胆大,这老太婆见没有了鬼魂作依仗,便手持钢刀想要在武功上见分晓。权无救也是不怕,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场下格斗没套路,乱拳打死老师傅”就冲上去和老太婆搏命。

    我见这时自己要是逃走的话也太不地道,也准备想要上前出点力。但手里总得要有个武器才行啊,我见手术台
梦入红楼最新章节
旁边还有不少的工具。就跑上前,准备找件趁手的来。哪知道,我刚走上来,一个黑影在我面前无限大,当我看清楚的时候,早已被这人撞飞出去。我半跪在地上,看到面前就是权无救这厮。

    “大哥,你行不行啊,看着点儿打啊”我揉了揉被撞青的脸说道。不过这时我看见权无救确实好不到哪里去。

    就在我去找工具的时候,权无救用以伤换伤的方法,不顾老太婆袭向胸前的钢刀,用匕狠狠地刺进对方的大腿处。同时,这小子也被老太婆将后背划出一个三厘米深的伤口,皮肉外翻很是恐怖,随之被一脚踹飞。

    “没事,她也好不到哪去,没几回合,定要将此人绳之以法。”这哥们我看都出气多进气少了,还在这里逞强。

    本来我还想劝阻几句,让他休息一下,我先上给他抗一会儿。虽然没有什么功底法术,可咱皮糙肉厚,怎么也能抗几下砍不是。

    还没等我招呼,这兄弟又冲了上去,我看这步伐凌乱,哪里还有刚刚意气风的状态,走路都成问题了。只见这时,对面的老太婆皱起眉头。不是因为这权无救有多么厉害,只是这厮太过难缠,何况在旁边还有我准备暗中下黑手。实在是不能耽搁太多时间,而且体力下降的太快,毕竟人老了。

    我见这老太婆眼睛滴溜溜转,知道准没好事,绝对是想要下黑手。当我刚刚喊出”小心”,就看见这老太婆伸手入怀,取出一把粉状物。用力的向权无救挥洒过来,这个时候权无救正在用力冲锋,见到老太婆凭空撒出此物,知道其中厉害想要躲避。、

    哪知因为用力冲刺的缘故,实在没办法一下子就能刹住车,只能就势压低身体,向地面滚去。虽然已经很极限的去闪躲,不过还是被部分粉状物碰到了身体。

    只见权无救所有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瞬间红肿烫,开始起水泡。这水泡越鼓越大,几乎马上就要爆炸。我看这趋势要是不及时治疗的话,估计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部都要炸开,虫蛊就要进入血肉中,这人也就完了。

    “臭小子,还真是难对付,这下完了吧,只是可惜了这张人皮了,还挺白净。看来只能用你魂魄来炼鬼喽,哈!哈!哈!”

    哎,这权无救也是阴沟里翻船,都知道这老太婆是个养蛊的。刚刚还给我介绍的那么详细,自己怎么就不小心点。

    这时我想起二叔和我说的话,拍了下脑门。:“对啊,还有童子尿啊。”

    在老太婆得意洋洋的时候,我偷偷跑到手术台后面。拿出一个空的玻璃罐,解开裤带,把一晚上憋的尿,全部都搞了出来。顺手还在地上捡了一把剪刀。

    “别害怕,我来了。”我大吼一声,从手术太后面冲出,左手拿着一把剪刀,右手拿着装满黄色液体的玻璃罐,向老太婆跑了过来。

    这权无救疼的不停在地面打滚,看到我这模样,气的龇牙咧嘴。大哥,你是来搞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