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九章 阴阳相隔 守护百年(上)

第十九章 阴阳相隔 守护百年(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虽然我的武器奇葩,不过实用就行。我全力向老太婆冲刺,只见这老太婆手拿钢刀,用手指向我勾了勾,她已经充分了对我进行了蔑视。权无救也是双眼一闭,不愿看我被杀的血腥一幕。

    怎么没人对我抱有希望呢?还是要靠自己啊。我看见老太婆来个一个标准的马步,双腿如松,钢刀横与胸前,紧紧地盯着我。

    我心想“这一刀肯定是要挨的,死不死就看命了。”我咬了咬牙,看向权无救。哥们可是破釜沉舟了,就看二叔骗没骗我。

    我冲到老太婆身前,只见一把雪亮的钢刀狠狠地插进我的腹部。鲜血顿时就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流,我咧了咧嘴,实在是太疼了。但这个关键时刻怎么能退缩,我用手紧紧的将刺进来的钢刀把住,不让老太婆能够抽出来,对我进行第二次攻击。这时我右手高高举起玻璃罐,全力的向老太婆头部砸去。

    “啊!”只听到老太婆一声惨叫,抱头痛呼。黄色的液体在老太婆头顶不断的滑落,所有被接触的皮肤开始冒出黑色的烟。其实到不是我用的力气大,是这童子尿确实好用,对着全身邪物的老太婆有极大的克制作用。

    老太婆在地上不停的惨叫,我现所有冒烟处的皮肤都开始溃烂脱落,让人第一眼的感觉就像是蛇在蜕皮,蜕下的外壳掉落,我才知道这世间什么叫做肤如凝脂。

    当所有外壳都蜕掉的时候,里面出来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秀雅绝俗,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吹弹可破,美目流盼,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爱。此时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女子的美貌,简直就是倾城倾国。虽然现在这美女全身无力躺在地上,但却给我一种很柔弱的感觉,恨不得想要上去保护她。

    “看够了没?”这美女娇怒道,竟然连声音都没有之前的沙哑,听到后让人感到很甜,身心舒畅。

    我不假思索的答道“没。”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这不是在调戏人家吗?不过我还是义正言辞的说“你这伤天害理的妖精,指不定这美女外表也是你的伪装。妖怪快快显出原形,看我收了你!”

    “呵,呵”这姑娘被我给逗笑了,不过这女人知道现在我们的关系是对立的,而且她先是被权无救灭掉鬼魂受到反噬,还刺穿了大腿,现在又被我的童子尿解破蛊术。全身没有太多的力气支撑,虽然有保命之法,但用在我们两个小人物上面太过可惜,所以现在想着打算撤离。

    突然,这美女向我身上有撒出刚刚的蛊毒。我见此心中大惊,双手不断的挥舞,很是难堪。美女见我没空搭理她,转身向后面的甬道跑去,瞬间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心中虽然有所留恋,不过先解除身上的蛊毒才是正事。

    我见打碎的玻璃罐碎片中,还残留一点液体,就跑过去捡起来,不停的擦在接触过蛊毒的皮肤上。说来也怪,这童子尿还真是神奇,刚刚红肿的皮肤擦伤后,就开始消肿还感觉一丝丝凉意。(二叔诚不欺我啊!)

    权无救还在我身边痛呼着,喊的嗓子都有点哑了。见我这液体这么有奇效,就爬过来也开始擦拭身体。不过这量有点少,他的所受伤的面积有点多。就问我“道友,你这是什么药,这么管用
绝品狂兵吧
,还有没有再给我点,我这些地方还没有擦到”。

    这厮期盼的看着我,指着自己受伤膨胀的部位。我腼腆的说道“有到是有,就怕你嫌弃。”

    “不会的,快点吧。我这皮肤马上就要爆炸了,蛊毒入体,神仙都救不了了。”权无救急切的说道。

    我这时不好意思的解开裤带,脱下裤子。“你要干嘛?叫你拿解药,脱裤子干嘛?”

    “别急,这解药我还需要酝酿你下,刚刚放出来太多,一时之间还真没有太多存货。”我笑嘻嘻的看着权无救。

    这厮终于明白这药是什么了,脸上的表情都绿了。不过没办法,现在就只有我这东西好用(我估计这厮早就不是处男了,要不自己就解决了,还用等我)。无奈的等着我液体的临幸,一会儿就有黄晶晶的液体在其身上不停的流淌,那滋味真是非一般的感受。

    过了一会儿,这厮身上的红肿也渐渐消退,终于缓了过来,爬起来坐在地上,甩了甩衣服,无奈的摇着头。

    “大哥,瞧你那嫌弃的表情,要不是哥们这泡,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嬉笑的说着。

    “那倒不是,不过这味道确实有点重,兄弟你最近几天是不是上火啊?”

    “靠,不说这些。不过让那女人给跑了,对了这老太婆脱了皮,变成一个大美女,你知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啊?”我好奇的看着权无救,希望能够听到答案,说实话要是这美女不是杀人狂魔的话,我还真想~~~~

    “刚刚在你和她打斗的时候,我也看见了,这女人用的是伪装换皮之术。这种秘法早已失传,我不清楚她是谁,不过根据这秘书我也能猜个大概,这女子绝对是邪道大派之人,不亚于我崂山。这次要不是这女子失算,估计我们兄弟两个就要下去见面了”权无救无奈的说道。

    本来是信心满满的过来抓人,却被一个弱女子给打趴下还受了这么重的伤,确实心里会很难受。

    我环顾四周墙上的人皮,感觉这里太过阴森,于是扶起权无救离开这里。至少先出去,将身上的伤口包扎一下,在洗个澡,这味道确实有点过了。

    我和权无救在楼上清理伤口,各自去洗了个澡。一个小时后,两个人我刚刚住下的房间集合。

    我这时见到权无救,,双手作揖“道友,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我绝对是十死无生,我叫江白,家里是萨满教传人。”

    权无救说道“这个时候我们就不要见外了,都是生死兄弟了。难道你就是多年以前消失的姜家之人?”

    我知道我们姜家的事不能被他人知道,说“那倒不是,我是姓江,不是姜。不知道你是否清楚对面旅店的事,我感觉这女人和对面的老鬼有所联系啊?”

    我心里知道这厮是崂山派的,希望能和这小子打打交情,看能不能把崂山镇牌之法给学到手,接触家中危机,不过现在时机未到。

    我和权无救互相诉说着自己的经过,希望能从中找到些许线索,争取将这妖女擒获,省的再去害人。不过,当这权无救听到我有璃纹铜镜的时候。就让我拿出来,说也许这息鬼还在,估计是被囚禁在这铜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