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一章阴阳相隔守护百年(下)

第二十一章阴阳相隔守护百年(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久之前,我犯下过弥天大罪,被逐出师门。其实我并没有觉得后悔,只是感觉最对不起的人是我师傅。”权无救说着说着哭出声来。

    我拍拍他的肩膀,不断地安慰着他“我和你其实都是同路中人,我何尝不是被家中逐出。哎!”

    我虽然在权无救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不过我心中其实知道“就权无救这性格,被逐出师门是早晚的事,过刚易折。”

    我们慢慢的走进他的小破屋中,室内仅有一张床。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浑身带伤不说,关键是神经一晚上都在紧绷着。

    当我看到床的时候,实在是扛不住了,倒床便睡。

    我对权无救其实也没有太多的防备,毕竟一同在生死线上徘徊过。

    虽然,权无救也很累。不过这人自从见到璃纹铜镜后,就开始走不动道。

    拿起刚刚大战时所用的匕,重复的计算着,该刻下符篆的方位。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东西不是匕,而是符篆用的刻刀,刀身比一般的匕要细了很多。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现这权无救已经倒在桌子上面睡着了。手里还攥着那把刻刀。

    我走到他身边,只见璃纹铜镜被他握在手里。我取出来,现这时的镜子有了很大的不同。

    只见镜子比之前亮了很多,好像是被翻新过。而且,在镜子背后,还多了一个七星阵法图案。

    原来这阵法才是权无救一夜的成果,我急于想看到这成果怎样,没等权无救醒来告诉我方法。

    我划破手指,正准备向璃纹铜镜滴血。那曾想,权无救正好这个时候醒来,冲过来把我撞翻在地。

    冲我叫到“大哥以后做事情,能先打个招呼吗?”

    “昨天我研究了一夜,你这镜子,绝对是个古物。我怕万一你弄丢了,落到他人手里助纣为虐,就在上面留了个防御阵法。”

    “刚刚你没有解除阵法,就想用铜镜的话,就会被阵法击杀。”权无救急切的和我解释道,生怕我再去做什么傻事。

    “那怎么解开?”我冲地上起来,问道。

    “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按照顺序,将血液滴入阵法的七个方位。”

    权无救,挥手向我示意。让我过来,他给我演示一遍。

    “其实不管我怎么施展阵法,这铜镜也丝毫没有反应。我想,最关键的还是你小子的血”

    我按照权无救的方法,解开阵法后,再滴入鲜血。

    只见,这阵法确实有用,铜镜一阵黑光散出来。

    之前害我身受重伤的息鬼,从从铜镜里面飘了出来。这息鬼那里还是当初的模样,不在是那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而是一个枯脸老太婆。

    她出来后,向我鞠了一躬,表示她已经臣服。

    我看到这一幕才知道,权无救确实厉害。本来这息鬼只是被囚禁与铜镜之中,现在一夜的功夫,竟然服服帖帖的。不得不给权无救竖个大拇指,厉害!

    “既然你已经是镜灵,那么你和那老鬼是什么关系,住在对面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重生之惬意青春sodu
为什么老鬼不去夺舍那活死人的尸体?”

    权无救一连串问出了三个问题,正是我们现在急需知道的。

    我耐心的等待息鬼给我们答复。

    “我本名玉冷婵,乃是江苏扬州人士。我本是小户人家的长女,生活艰苦,不过却很快乐。那知扬州县令的公子一天路过我们家,看到我后,非要逼我下嫁于他。”冷婵哭诉道。

    我心想要是你年轻的时候,谁看到不都想入非非,何况还是那种年代,那个县令儿子不直接把你就地正法就算好的了。

    “我打死都不肯,不过我们哪里斗得过人家县老爷。扬州县令随便给了我们家一个罪名,父母便都受了牢狱之灾。

    我不得以,只能嫁给他儿子。那知父母知道我的心意在狱中上吊自杀,我知道是我不孝,没脸再苟活于世。洞房那天我亲手毒死了县令儿子,然后用剪刀结果了自己。”冷婵这时已经泣不成声,也许是想到了她的父母亲。

    我和权无救听着感同身受,都是漂泊在外,都很想家人。

    “那知我死那天,正是扬州瘦西湖中一老蛟修炼之时。这老蛟修炼需要吸食很多魂魄,我变被吸引到这瘦西湖畔。这老蛟见我楚楚可怜,不忍吃我,反而坐下听我诉说苦衷。

    我将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这老蛟很是生气。当天便怒冲冠,带我来到扬州衙门,当场将县令吃掉,为我报了父母之仇。我感恩与他,和他述说不像进入地府,想要在其身旁服侍,报答这恩情。

    老蛟见我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便给我服用了一枚丹药,变成了这息鬼之身。我很感谢他,便以身相许,才知道这老蛟姓郭。

    不过由于当初郭郎杀的是县令,朝廷官员。在当时成为了轰动朝中的大事,因为再有罪,人间的事情也不是妖来管的,所以皇帝就派了身边的国师来斩妖除魔。

    国师见到郭郎之后,知道他是蛟所化,要是在给郭郎一些时日,定然蛟化为龙。此时不将这老蛟斩杀,变成龙后定然国之将覆。

    说来这国师确实厉害,听说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姜家之人。这人用尽法术和郭郎打了三天三夜最后将郭郎斩杀,但是却没有销毁郭郎的蛟身。

    他见我一个小小息鬼,却不怕这种战斗,一直在旁观看。知道我一定是郭郎的身边之人,便用法术在我魂魄上下了个血咒,让我听命与他。

    我想要挣脱,不过当我一有反抗之心,这咒法就启动让我生不如死。挣扎许久,他见我老实了,便叫我一直守护郭郎之身,还和我说郭郎没死,只不过魂魄被他禁锢。如果我表现的好的话,就帮我将郭郎救活。

    我知道他说这些,只是想安抚我,让我听令去他。不过我还是去做了,因为在这几天的相处中,我深深的爱上了郭郎,即使他死了,我也要一直守护在他身旁。”

    我和权无救听到此处,再看着息鬼不像之前那么可恶了,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子,我在心里佩服着他。

    不过当我听到着国师是姜家之人的时候,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我急切的问道“那国师后来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