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二章 事情缘由 阴婚索命(上)

第二十二章 事情缘由 阴婚索命(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双手紧紧的攥着,急切的等待着冷婵的答复。

    “那个国师不是别人,就是那个黑雾老鬼,他叫姜山。

    当时那个国师将郭朗的尸体交给我后,便不见踪影。

    只是每过五十年,七月七日便来瘦西湖,用法术让郭郞服用丹药,丹药入口后郭郞都会蜕一次皮。后来,在我的询问下才知道,那丹药是鬼丹。”

    我心中起疑,问道“这国师一直是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吗?”

    “没有,我也很是奇怪。我已经活四百年了,第一次见到他时。便是他来抓郭郞那次,那个时候他已经年过古稀,阳寿将近的样子。

    不过,再过五十年后。却是一个翩翩少年来的瘦西湖,我心想难道那个国师死了,这是他的后人?

    我不想一直做这国师的奴隶,于是便要杀死这少年,然后带郭郞远走,找个地方隐居,过那种乡土人家的生活。可哪知,这少年见我想要反叛,变启动了血咒。

    我知道,这血咒只能是那国师才能开启,因为这是以血为引,除了国师即使是他的后人都不能用。

    所以我肯定这少年就是那国师,但却不知道他是怎么返老还童的。

    不过又过了十年,当我见到他时,已经就是这种黑雾形态,好像是被人打成重伤。成为这种状态之后,他每日让我提供给他阳寿。

    不过不管我给他多少,这少年都是不断在变老,事隔多年,已经变成了你所看到的样子。

    我能够感觉到,这老鬼现在需要的阳寿越来越多估计是快要死了吧!”

    我听的很入神,心中猜测也许,这国师就是家中逐出门的那个天才。不过,怎么有这么多地方不同。

    如果,这天才真的是那个国师,为什么要偷偷潜藏在我姜家,难道就是为了学习我姜家秘法。?可老祖宗们怎么可能没有现?我越想疑问越多,几乎头痛欲裂。

    正在这时,权无救开口问道“那你的郭郞已经蜕皮多少次了?”

    “据我所知,已经有七十九次。”冷婵回答道。

    “不对,加上昨天我们见到的,应该是八十次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按照周易所讲,九九归一。这位国师大人,应该是在等,等你的郭郞第八十一次蜕皮,这个时候再进行夺舍。

    这样他就能偷梁换柱,自己成龙,你那郭郞的魂魄。我估计在他夺舍成功后便会将其格杀。”

    “好阴狠的计谋,为了一个计划能等这么久。这老家伙绝非一般人啊。”我说道。

    “怎么会,他答应我的,当他修炼大成之时,就会将郭郞还给我的,怎么会?”

    冷婵听到这噩耗,身体就向门外飞入,不过由于铜镜的原因,她的魂体被牢牢地禁锢在我一米范围内,怎么都冲不出去。

    “你小子,快放开我,我要去就我的郭郞。”冷婵急的哭出声来,冲我大吼。

    “你先别急,即使他想放开你,也是没有办法,这铜镜还不完整,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控制。

    而且那老鬼也不可能现在就杀你的郭郞。如果现在杀了,他的计划就全都打水漂了。

    这老鬼野心很大,他想成龙。只有在第八十一次蜕皮,开始渡劫之时,他才会夺舍成功。”权无救慢慢的和冷婵解释着。

    我也是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能够帮她,解开铜镜的束
玄界澡堂笔趣阁
缚。

    我说“你放心,还有时间,我们一定会帮你的。你先回铜镜,缓解下心情,好好修炼,我们早晚会和那老鬼有一场大战的”

    冷婵面带泪花,点点头,听了我的话回到铜镜之中。

    我和权无救,心中都知道,那老鬼绝对不会放过我俩。因为我们知道他的秘密,依这人的性格绝对要斩草除根。

    正当我想着事情的时候,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昨天的消耗太大,看了看外面,已经日上三竿,估计已经十点过了吧。

    我看了看权无救,现在哥们分文没有,只能靠眼前这位。

    权无救这个时候也有点儿饿了,手摸了摸肚子,冲我说道“走,兄弟带你去吃大餐!”

    昨天,天太黑,没注意我们所住的垃圾站在城市的那个方向。

    我和权无救走了有十几分钟,我才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说是荒山野岭都不为过。

    “大哥,你这垃圾站都不能说是在郊区了,简直就是没有人烟啊?”

    权无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这位置都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又不要钱,你就知足吧!”

    我说“这里连个人家都没有,你带我去那里吃大餐啊?”

    “别急啊,我昨天进城的时候,看到有一家正好结婚,位置我都记住了。我们现在出,中午饭点的时候,正好能赶到。”

    “我现在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你的猥琐,我看好你,兄弟!你是我辈之模范,我辈之楷模。”我冲权无救竖起大拇指。

    “从此以后,哥们决定了叫你猥琐。”我说道。

    权无救“别啊,以后碰到江湖中人,多丢人啊。算了,赶紧赶路,要不就吃不上饭了。”

    我们为了吃这口饭,几乎走断了腿,也不知道这“猥琐”天天是怎么混的,能活到现在。

    当我俩将要没有力气的时候,只见前方出现一个小村庄。我们在山坡上,可以看到村子东头,有一人家正在办着喜事,远远的就可以感受到那种喜庆的味道。

    我们用尽最后的力气赶到这家门口。只见满堂宾客,门上窗子上贴满了喜字,院子内充满了劝酒声,划拳声,祝贺声。

    我跟着权无救偷偷的溜了进来,找了两个空位就做了下来。旁边的人好奇的看着我们,我感到很是尴尬,拉着权无救的衣角,小声说道“还是走吧,好别扭。”

    权无救拍拍我的手说“别慌,看哥们的。”

    只见,权无救开始和旁边的男子攀谈。我听到他说的话,差点没昏过去。权无救先握着对方的手,说“哥们,我找了你好久,我是你小学同学啊。想不起来了,我,就是那个总抄你作业那个。”

    对面那个哥们一愣,被权无救抱在怀中,“哥们,要不是你我就被老师打死了,多亏你借我作业啊!”

    这哥们说“没事,没事,应该的,对了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我一听,内心对权无救,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哥们还真信了。

    这时,外面放起了鞭炮,只见一个身穿红色嫁衣,带红色盖头的女子被两个身强力壮的男子绑了进来。

    我很是奇怪。怎么结婚还要将新娘子绑着,而且手里面还抓着一只大公鸡,这里的风俗怎么这么奇怪。

    权无救看出我的疑惑,说“怎么,没见过?这是阴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