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八章 血祭旱魃(1)

第二十八章 血祭旱魃(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之前也已经和大家说过,这‘白僵’顾名思义,就是尸体埋入养尸地,一个月左右浑身便开始长有白色绒毛,不过这种僵尸行动迟缓,怕火怕水怕鸡怕狗。

    不过‘黑僵’是白僵的进化体,如果白僵能饱食动物鲜血,几年之后便会退去白毛,浑身长满一寸左右长的黑色刚毛,此时这类僵尸仍然怕火,不过却已经不会惧怕鸡和狗,也不会惧怕人类,有袭击生物的本能。

    此时在我和权无救面前的就是两具黑僵,浑身毛有些部位几乎都开始脱落,我看这僵尸的样子,几乎是要进化成为跳尸了。

    权无救刻刀横于胸前,说“你这阴阳人,够损的!舍得拿出来两个即将进化的黑僵对付我们哥俩儿,也不怕得不偿失!”

    白袍男子也不多说,继续吹奏着笛子,控制黑僵向我们俩个扑来。

    黑僵确实比刚刚的僵尸傀儡,度要快很多。我已经在第一时间向旁边闪躲,不过还是被黑僵的爪子划破了大腿。

    鲜血直流,我捂住伤口,身体不断的后退。我向旁边看去,此时权无救也是自身难保,面对黑僵的袭击,身形渐渐凌乱,再不出几个回合,定要败下阵来。

    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只能硬着头皮,冲到黑僵面前与其硬拼一击。不过这黑僵力大无穷,我只感觉自己的拳头仿佛打在了钢板上,震得手臂生疼,不过我还是没有退缩。

    右手在后退之际,硬生生的拽住了黑僵的胳膊。用力一拉,将后退的趋势稳住。屈膝弯腰,躲过黑僵双手的横扫,双脚蹬地弹身而起,用头死死的撞在黑僵的肚子上。

    这时,黑将倒地,在其将要起身的时候,我咬破中指,恶狠狠的点在其眉心位置。

    不过让我惊讶的是,这黑僵双眼虽然无神,但我仿佛感到了它对我的嘲讽。

    心中想到“百试百灵的血,怎么这个时候掉链子了!”

    正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耳边出来了权无救的声音“小子快跑,这黑僵本身就有攻击本能,不需要和操控者有太多的联系,也会自由的听从操控者的意愿进行攻击的。”

    我这一听心中顿时慌,只见这黑僵抬手打在了我的肚子上,以牙还牙。但这黑僵手上的指甲太长,正好插进了我的肚子里面。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袭遍全身。不过幸好衣服中藏有璃纹铜镜,挡住了黑僵的右手,要不就真的是肠穿肚烂了!

    黑僵将双手抽出,用力将我甩飞一旁。

    身体的力气随着鲜血的不断流出,也慢慢变得虚脱。这时我想到了,又救我一次的铜镜,不亏是祖宗留下来的宝贝,总能在关键时刻保我性命。

    我这时恨不得打死自己,身上本来就有保命的东西怎么不拿出来用啊!差点小命儿都给弄丢了,都对不起权无救忙活了一个晚上,现在还顶着两个黑眼圈和黑僵打着呢!

    我拿出,铜镜先回忆了一下权无救交给我的解阵手法,双手结印,轻点璃纹铜镜七个阵眼位置。只见,一阵黑光涌现。

    这时,白褂男子,见有黑光从我这边射出,知道我定是有保命的手段。也不顾权无救,将两个黑僵同时召回,一起向我这边冲来。
最强剑神系统sodu


    权无救现在无事一身轻,跑到我面前,我见他也是一瘸一拐的,知道定是被黑僵所伤。

    “兄弟,就看你这镜子厉不厉害了,我们俩的命全部都拴在你的身上!”权无救在我身边为我护法,以防在召唤息鬼的时候,被黑僵所伤。

    我将肚子出流出来的血,抹在铜镜上,只见血液被瞬间吞噬。一个中年女子,从镜子中走了出来。这女子虽然没有那么绝世,不过也很是美丽,风韵犹存。女子出来后便左顾右盼,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大姐,你哪来的,玉冷婵那个老疯婆子那里去了,难道你是她的大姨妈,过来串门的?”

    这位美女,白了我一眼“老娘就是冷婵,在你铜镜中吸食你的血液,使得我功力渐渐恢复,自然样貌也就变回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叫老娘出来有什么事?我正在修炼的时候,要不是什么大事,看我不收拾你!”

    这冷婵面色不善的看着我,弄的我全身舒爽,你说一个大美女,又是妩媚至极,就算是骂我,我也认了。

    冷婵看着我这色丕样,轻‘哼’一声转过头去。

    这冷婵刚刚收服的时候,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对我们言听计从。怎么混熟了之后,这么泼辣,性格转变的太大了。

    这时,权无救悄悄对我说“哥们儿,以后要好好征服她啊,这以后会越变越好看的,你要是不要,哥们可不会留手的!哈!哈!”

    “别闹,都什么时候。我说冷婵,你看看现在我们哥俩都已经是伤残人士,帮帮忙呗,把对面那个阴阳人顺手给灭了,行不?”我装作可怜,看着冷婵。

    “你以为我像你们俩那么不正经,不过我只能对付鬼魂,这实体的僵尸还真就没有办法,但我能帮你们控制这铜镜黑光,让他范围变大,这样对面的那个男子就不会现你们,便可以趁机逃跑。”

    我心想,怎么说这也是个保命的办法。我和权无救纷纷点头,示意冷婵赶快行动。

    这白褂男子,见我方凭空出来一个女鬼,心中很是害怕,将刚刚冲出去的俩个黑僵唤了回来,守护其左右,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们这里。

    冷婵这时,深吸了一口气,将璃纹铜镜放于胸前,不断的亲吻着镜面。我还奇怪,你施法就好好做,这大庭广众的亲的那么开心干吗?

    正当我想要提醒一下冷婵,不要这么不正经的时候。只见,铜镜的黑光瞬间笼罩住我们和白褂男子这片区域。

    远远的看去,在这大白天,这有我们这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甚是诡异。我和权无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正当我想要叫冷婵的时候,有一只软若无骨的小手滑进了我的手心,我轻轻的捏了捏,心想‘手感真好。’

    这时冷婵在,我耳边说‘摸够了么,摸够了就赶紧走。’耳边还传来权无救的偷笑声。我说“怎么权无救能看见,我就看不见啊?”

    冷婵没有搭理我,继续拉着我向黑光外面走去。这时,权无救悄声说道“谁让你小子这么色,要不是冷婵姑娘我也看不见,不过你还真要对她好点。冷婵为了施展这黑光,现在又变回那个老太婆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