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九章 血祭旱魃(2)

第二十九章 血祭旱魃(2)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们三人走出黑光覆盖的范围,刺眼的阳光让我再次感觉到温暖。这时,我抬头看向拉着我的冷婵。

    只见,冷婵的皮肤逐渐的干瘪,身体慢慢变得佝偻,几乎站立不住。我快走两步扶着冷婵,生怕她摔倒。

    “实力还没恢复,还要逞强。”我埋怨道,不过这个时候我心中很是惭愧,两个大老爷儿们还要一个女流之辈来救,真丢人。

    “还不是为了你,你要是死了,谁帮我去报仇,谁帮我救郭郎。臭小子,好好修炼,这么点屁事,还要老娘来给你擦屁股。”冷婵冲我说着。

    “你们俩个先别打情骂俏了,冷婵这黑光真的能困住那个阴阳人?”权无救急切的问着。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这小子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怎么?看你这小眼睛乱转,是不是有什么损点子?”

    “如果这阴阳人真的在里面看不到,我还真是有点想法。钱家貌似晚上会有什么大动作,要是想救出赵家小妮儿,估计还是要从这个人入手!”权无救对我说着。

    这时,冷婵来到我身边,抱着我的头,慢慢的将嘴渡了过来。

    我见此情形,心中小鹿乱撞,天啊!哥们的初吻要被这女鬼给拿走了。不过又想,怎么咱也是老爷们,这种事情应该是咱主动啊!

    本来我是想配合她一下,侧身搂住她的芊芊细腰,慢慢的向她亲了过去。

    还没有碰到嘴,只听‘啪!’一声,一个通红的手掌印浮现在我的脸上。

    “你个死不要脸的,老娘是在施法,让你在黑光中能够视物。你可倒好,怎么这么变态!”冷婵叉着腰,气的浑身颤抖。

    我这时也很不好意思,双脸通红,就想猴屁股一样。

    权无救在旁边笑得几乎直不起腰,前仰后合的。

    冷婵确实是一个很大度的女鬼,生了一会儿气,还是来到我身边,让我闭上眼睛。扶住我的头,向着我的眼睛吹了一口鬼气,我只是感觉眼睛此时凉凉的。

    “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注意我这鬼气只能支撑你们在黑光中十五分钟,过了这时间,你们就和那个阴阳人一样什么都看不见。我累了,先回去了!”冷婵转身,化成黑烟飘回了铜镜之中。

    我慢慢睁开眼睛,现这时,看到世界和之前完全不一样。感觉自己能看到世间细微之处,世界万物的变换,甚至都能看到叶子上的叶脉,能数清蚂蚁身上的腿,十分神奇。

    权无救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怎么,新奇吧?没见过吧?好玩吧?”

    我点点头,好奇的看着眼前陌生而熟悉的世界。

    “别激动,以后你不用冷婵都能达到这个境界,我听我师父说过这种境界叫做’化微之境’,后面还有‘化臻之境’,当修为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看到万物的微弱变化。”权无救和我解释道。

    我紧握拳头,表示自己已经下定决心好好学习了。

    “走吧!时间有限,先去收拾里面的那个王八蛋儿”权无救向我挥了挥手,进入了黑光
皇宋锦绣txt下载
范围。

    我紧随其后,现在这黑光之中,那个白褂男子,不断的在原地徘徊,不过不管怎么走,都是在原地打转。

    权无救来到我身边,小声说道“兄弟,现在我们分头行事,这黑僵能感受人的阳气,我们靠近后就会被现,现在你去把这两个黑僵勾引走。我慢慢的摸到阴阳人后面,给他下黑手,如何?”

    我看着权无救不停在打转的眼睛,就知道这白褂男子估计要悲剧了,这厮不知道想了什么损招去对付他。

    我冲权无救点点头,咬破手指,让血腥味飘散,能让这黑僵更加容易现我。权无救对我使了一个眼神,就猫着腰,慢慢摸向白褂男子。

    我则是向相反方向跑去,这黑僵和白褂男子同时现了我。“臭小子,终于找到你们了,抓到你估计就能破了这阵法!”这厮还不知道这黑光是从铜镜中来的,还以为是阵法。

    只见,这阴阳人再一次吹奏着笛子,指挥两个黑僵向着我的方向走来。

    “你个阴阳人来啊!老子就站在这里,你都抓不到”我不断的刺激着那个阴阳人,边骂边跑,将两个黑僵诱引到我这里,尽量远离阴阳人。

    即使,权无救被现,这种距离,黑僵也没办法第一时间去救援。

    权无救慢慢的来到阴阳人的后面,抬起一脚正中其裆部。我在这么远的距离都隐隐听到蛋碎的声音,我同时夹着腿,对阴阳人表示强烈的同情。

    这一脚下去,就真的是个阴阳人了。下半辈子的性福生活估计是无望了。

    白褂男子,捂着裆部,不停的在地面打着滚儿,痛苦的哀嚎着,连黑僵都不顾了。权无救这人确实太过阴损,这小子感觉还没有踢过瘾,上去又补了几脚。痛的白褂男子瞬间晕倒过去。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这小子的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搐。

    当这小子倒下的时候,我也趁机在一块石头上摸了点血,扔到远处,这黑僵也是傻,顺着血腥味,就跑了过去。

    我和权无救汇合后,将白褂男子抬回了石屋

    我和权无救身上也没带绳子,就把白褂男子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就地给绑了起来。

    过了许久,在我和权无救处理身上伤口的时候。这白褂男子,悠悠转醒。慢慢起身,现自己现在已经被五花大绑,而且衣不遮体,下身仍旧隐隐作痛,身体弓成虾形。

    “你们快放开我,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钱家的二公子。一会儿,他们见我还没有回来,定回来此处找我,到时候看你们怎么死,尤其是你!”只见此时的白褂男子,面色阴沉可怕,恶狠狠的看着权无救。

    “二公子是吧!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哥哥面前嘚瑟!我看你还没爽够,来看哥们的断子绝孙脚!”权无救来到白褂男子身边,又是对着下体一顿狂踩。

    我是在是不忍心再看,背过身去。

    白褂男子,不断的哀求着权无救。这厮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慢慢的开始服软。这时,白褂男子看着权无救时,在也没有之前的傲娇,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