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三十二章 钱家老祖(2)

第三十二章 钱家老祖(2)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心中想“算了,要是能直接击杀掉着钱家老祖,我这点儿血也不算白流。”

    权无救见我已经认命了,拿着刻刀,手上也没轻没重的,在我手上割了一个五厘米长的口子,我捂着伤口,说“大哥,你这不是要血啊,你这是在要我的命啊!”

    “呵!呵!我这不是怕血不够吗?别说了,这血都白流了,快把你的血滴在这些石头上。”权无救挠挠头说到。

    我也只知道现在,时间就是金钱,不能耽搁。赶紧按照权无救的要求,每个石头上都滴了三滴血。完事后,我感觉头晕眼花,站立不住,直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权无救说“兄弟,辛苦,辛苦。你先好好休息,哥们要赶紧制符,要不等你的血凝固了,我们的辛苦救白费。”

    说完这小子,就在每一个石头上面,用手指轻点我的血液,画着各种符篆。不过我看不懂,也懒得看,倒地就开始睡。

    ‘呼!呼!’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不知是那个不要脸的不停推着我。睁开迷茫的眼睛,只见一张大脸在我面前“我擦,老子正梦到和美女亲嘴呢,马上就挨上了。”

    “别做春梦了,走!我已经弄好了,我们赶快进去埋伏起来。”权无救拉着我冲进着聚阴索魂阵。

    正当我们离开的时候,钱富贵同时睁开了眼睛。原来这小子一直在装昏,此时正在挣脱着身上的绳子,不过权无救捆绑的方法很是奇特,他越是挣扎反而捆的越紧。没办法,这小子只好吹着口哨,呼唤黑僵来帮忙。

    “不行,我要赶快回到家中,把此事报告给家主,要不今天晚上的血祭估计要被这两个混蛋被破坏掉。”

    我们重新进来这个乱坟岗,我才知道刚刚要是没有权无救在身边,凭我的本事绝对走不出来。

    我已进入这阵法里面,就感到有无尽的凉气侵袭这我的身体,包括灵魂。尽管我已经很认真的去记住走过的路线,但是一回头,现后面的路早已消失不见,根本没办法找到来时的路。

    我拍拍胸脯,‘幸亏身边有个阵法大师,要不今天绝对是凶多吉少。’抬头看着天,孤单的色调,灰蒙蒙,让人觉得感到阴森恐怖。

    我们没有走多久,权无救便拉着我来到了一个坟墓面前。他指了指,这个墓碑。“进去!”

    我当时就蒙了,“大哥,你可别逗我了。你的意思是,这仗我们就不用打了?直接在里面等死?”

    “我说你怎么想象力这么丰富啊!我已经在这四周布置好阵法,这阵眼就在这里,刚刚我已经看过了。这四周虽然坟墓比较多,不过大多数却是空的,这个也是。别废话了,快点儿进去,这天色已晚,估计钱家人马上就到了,在不快点,被现就惨了!”

    这个坟墓建设的还是比较大气的,至少在农村里面我是没见过这种。它是用白色的花岗岩堆
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
叠而成,有点像是一个像房子,这棺材也没有埋在土里,而是摆放在这小房子里面。

    我们两个钻入棺材中,由于棺材实在是地方不够,我们两个只好一个在上面一个在下躺着。我当时就有点傻,先跳了进去,刚刚开始还好。

    不过我们在棺材中是没办法移动的,所以手脚几乎麻,尤其是我失血过多,还要被一个一百四十多斤的人压着,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们视线在棺材里面开了两个出气孔,有能防止我们在这棺材里面被闷死,又能从这里观察外面的情况。

    没过一会儿,我在里面无聊,慢慢的睡着了。突然一个巴掌打在我的头顶,“臭小子,都什么时候了,还睡。看前面,钱家的人来了。”

    我揉了揉模糊的眼睛,从出气孔看去。只见外面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正向这我们的方向走来。数了数大概有五十几个,前面有一人手拿白幡,身穿黄色道袍,不断的向空中抛撒着白色的纸钱,手拿招魂灵,口中念念有词‘阴魂借道,闲人勿视。’

    此人在前面领头,后面有一八抬大轿,不过轿子里面却没人,只有一个漆黑的棺材。这棺材黝黑亮,四四方方,上面有很多铆钉固定着,看材质应该是金属的。我猜测,这钱家老祖应该就被关在这里面,要不怎么会用这么结实的棺材去装人。

    老钱家应该还没有术法,能够控制住飞尸,怕误伤他人,所以必须用这铁棺材控制住它。八抬大轿后面,还有一个小型的棺材。这棺材很是普通,不过确实左摇右晃,四个抬棺将根本就稳不住这棺材,差点被棺材带着摔倒。

    我抬头和权无救对视一眼,只见权无救点点头。我们心中都有了答案,这小型棺材里面绝对就关着赵家小妮儿。

    小型棺材后面跟着四十几号人,全部都是身穿白色麻质孝衣,哭天抹泪的在后面跟着。

    我看到这情况,小声说到“我说,这怎么看都不想是去血祭的啊,好像是奔丧!”

    权无救一巴掌打在我的头顶,“你是不是傻,要是你去血祭,难道还大张旗鼓,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要杀人了,我钱家要崛起了!’。

    要说这钱家也是够奸诈的,竟然到奔丧这么一出,来掩盖他们的目的。你仔细看看那个最前面的人。”

    刚刚我只是匆匆略过,根本就没有仔细观察这人。此时,定睛一看,他不就赵老四,之前还跟我们聊着钱家多么多么毒辣,伤天害理。怎么这个时候,却给他们家做法事来了。

    我疑惑的看着权无救,希望他能解释给我听。“我跟你说,之前我们都被这赵老四给骗了,这老小子就是钱家当代的家主,你看后面抬棺材的几个人,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尊敬和恐惧,这个人不简单啊!”

    权无救这么一说,我浑身令汗直流,幸亏当时没有做什么过激的行为,要不早就身异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