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四章 情 蛊

第四章 情 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根本就不敢对杨光有太多的想法,不过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老妇人。她和我说‘是否想要让男人爱上我,对我无法自拔’,我点点头。这老妇人就给我一个五面佛,还有一只青蚕,叫我每日以血饲养。”

    权无救陷入沉思,我开口问道“那你家怎么会有鬼物,难倒这和你没有关系?”

    三妹用手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我养这青蚕有十日后,它便在夜晚的时候,钻进了我的身体。我以为自己会被这虫子吃掉,便去医院检查,不过全身都查遍了,根本就没有现这个青蚕,而且医生还说我身体很好没有任何不良反应生。回到妓院后,我现自己的容貌便的越来越美,皮肤越来越好,男人见到我后都会对我十分痴迷,也包括杨光。”

    “当天晚上,我便诱引他到床上,和他**一番后。着青蚕好像是能够听懂我的心意,身体一分为二,头部仍然在我的体内,不过尾巴却是钻进了杨光的脑中。第二天清晨,杨光醒来的时候就对我百依百顺,说要娶我,所以我们就搬进了这个别墅。我是真心爱他的,我不会伤害他!”

    权无救“你这应该是苗疆的情gu,对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危害,不过却是会让杨光每日生活在幻境之中,最后这人就废了。你要是真的喜欢他,就应该让他自己去选择,而不是用这种邪道控制。”

    三妹深情的看着沙上沉沉入睡的杨光,“我怕他离开我,那样我会比死都难受。不过你说的对,我应该找个真心爱我的人,而不是傀儡。”

    三妹冲权无救点点头,似乎是同意了权无救的说法。我这时走上前来,双手伸向三妹的人中位置。这时,我双手上面的白泽纹身通红一片,而三妹的人中处,慢慢的爬出一条肥嘟嘟的青色蚕虫,向着我的手心爬来。

    当青蚕完全离开三妹的身体时,三妹便倒地不起,神志茫然,似乎着青蚕离开后也带走了她全身的力气一样。

    当青蚕完全进入我的手心时,权无救阻止我,说“这种情gu是子母共生体,你要是捏死了母虫,这在杨光体内的子虫就会自爆,虽然威力没有那么大,不过让杨光成为白痴还是没有问题的,先把子虫勾出来在说。”

    听着权无救的话,我心中想到,自己差点就成为了杀人凶手。

    我又走到杨光的面前,伸出拿着母虫的右手。只见这母虫对着杨光不断的鸣叫,叫声持续了不久,只见在杨光的耳朵孔处爬出来了一个身体相对较小的青蚕,也是慢慢的爬到我的手心。

    这小青蚕依偎在母虫的怀中,不断的晃动着身体,就像是小狗在撒娇一样,说真的,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家伙,我心中实在是不忍杀掉他们。

    不过事与愿违,我手心处忽然冲出一只虎抓,把两条青虫拉近我的手心内。耳边还传来声音“臭小子,这东西我先收了,之前帮你打朱厌的时候一点好处都没有给我,这就
变身滑稽萝莉吧
当时利息了!”

    权无救这时来到我身边,“刚刚那个是什么东西,我看着怎么煞气这么重?”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我身体里面就又两个老家伙,这好不容易送走了一个,被封印的这个又醒了,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臭小子,说话文明点,什么叫老家伙!对了,忘记告诉你,那个死老鬼估计估计这几天就回来了,他刚刚还和我传话来着。’

    我目瞪口呆,“我擦!这么猛,在旱魃手中都能全身而退?”

    “什么全身而退?”权无救完全不知道我和虎魄的对话。

    “没什么,就是那个老家伙要回来了,也不知道,这家伙又什么神通,这都能找到我,估计是这虎魄在干坏事。

    先别说这些,这屋子里面还有东西呢!”我说到。

    这时,杨光从昏迷中慢慢的转醒,看着对面的三妹,神经模糊,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到底生了什么,抱着头在地面上思索着这几天的事情,但是却完全想不起来,而且越想头越痛,仍不住痛呼出来。

    三妹抱着杨光的头,缓缓的将事情的原委一一说出。杨光慢慢的听着三妹的叙述,内心崩溃,不断的掉下泪来,也不知是愧对自己的妻儿还是对自己的厌恶。

    “多谢二位帮助我恢复记忆,除掉qing蛊,谢谢二位了。”杨光不断的感谢着我们。

    权无救摆了摆手,“你们还是快走吧!这里有一个邪祟,你们在这里要除事情的,有什么明天在说。”

    “好!明天我再来定当重谢二位!”三妹搀扶着杨光慢慢离去,我看着杨光此时似乎对三妹很是厌烦,不过身体由于子虫放入离去,只能让三妹搀着离去。

    “别看了,这情情爱爱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也不好插手,着三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哎!”

    “现在怎么办,你找到这鬼怪的位置没有,我们赶紧去除掉它,要不这东西绝对又要害人的!”

    这时,正当我和权无救在商量对策的时候。外面突然出来几声惨叫。

    我和权无救对视一眼,这惨叫声我们很是熟悉,我说到“这声音好像是杨光和三妹的,不好,应该是出事了!”

    我们俩快的冲出别墅,现此时杨光和三妹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而旁边有一个老妇人,拄着拐杖,正在不断的敲打着三妹的头颅,献血如泉水般喷薄而出,地面已经有了一大滩血迹。

    这老妇人俯下身子,嘴在不断的张大,那撑大的嘴十分夸张几乎都能把一整个人吞下,我知道这老妇人绝对是妖物,便大吼一声,“住手!”

    我双手结白泽印,而权无救袭身而上,不过这老怪物看到我们两个人,眯着眼睛笑着,身体瞬间变成一条水缸粗的长蛇,尾巴夹着三妹向着远处逃窜而去,根本就不给我们任何营救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