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七章 诡异的三妹

第七章 诡异的三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声音不断的传进我的耳朵,忽远忽近,就像是遥远的深渊不断的向我伸出双手,拉扯着我的灵魂渐渐坠落。正当我控制不住心神的时候,忽然感觉整个世界逐渐崩碎,自己也被撕成碎片。

    “臭小子,醒醒。”权无救不断的摇晃着我的身体,‘啪!啪!’两个巴掌扇在我的脸上,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擦!我还以为你灵魂出窍了呢!怎么叫都不醒?”权无救担心道。

    我摸着肿胀的脸“刚刚好古怪,我感觉自己掉入了无尽的深渊,不过我却像是回到了家中,哪里又无数认识我的陌生人在呼唤我。啊!脸好疼。”

    权无救憋住笑,“别做梦了!难倒阎王还是你加亲戚?”

    “那可不一定,万一阎王也姓江呢!五百年前是一家啊!”

    正在这时,子世界中的并封微微睁开一眼睛,自言自语的说到“这小子好有意思,好像是熟人。不过却被封印了,好奇怪!不管了,今年又不是我去找食物,继续睡觉!”

    此时我和权无救站在老槐树的树根下,猫着腰,打算进入眼前这间老宅。

    不过,我奇怪的是,我们之前踩到的水坑却是没有了,毫无踪迹可寻,难倒我们进入子世界是并封故意引诱我们来的,她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正当我在不断思考的时候,权无救拉起我向前行去,把我从臆想中拉了回来。

    我和权无救猫着腰顺着门缝钻了进去,这老宅子里面十分昏暗,里面的无箭几乎都已经老化**,我们不得不小心行走,生怕脚下的木地板出任何声响,打草惊蛇。

    老宅子一楼没有任何事物,只是一个空空的大厅,上面的水晶灯在风中不断的摇曳,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正当我和权无救在一楼四处搜索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从楼上穿了出来“啊!”

    我门听到声音,快的向楼上奔去,也不管是否打出声音,因为现在救人要紧,也许三妹已经出现了意外。

    来到二楼处,现这是一条长廊,屋顶处挂满的蜘蛛网,上面几个蜘蛛还在不停的结网。

    我拉住权无救前冲的身体,指着屋顶说“这大冬天的,怎么这些蜘蛛还不去冬眠,怎么没有被冻死。而且上面又好多网,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楼顶有什么,我感觉好像是有东西在网中!”

    权无救抬起头,“怕什么,一会儿一把火烧了便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一个物体从长廊顶部,突然掉了下来,正好落在我和权无救的面前。这东西长度有一米五左右,外部全部都包裹着蜘蛛网。权无救弯下身子,手中拿起刻刀缓慢的将蛛网剥离开。

    当蛛网完全去掉的时候,里面露出一具干尸,全身血肉枯萎,只还有皮紧紧的粘在骨头上面,表情十分惊恐,嘴张的及其大,似乎是看到了极度恐惧的事物。

    权
契约娇妻休想逃帖吧
无救看向我说到,“这些人都是被吸掉魂魄致死,全身的血肉估计是被我们头顶的蜘蛛给吃了。我看这老太婆似乎和这些蜘蛛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我们尽量不要碰到这些蛛网,要不老太婆绝对会借助这些蜘蛛感知到我们。”

    我点点头,和权无救匍匐在地面上不断的向着前面爬行。这些蜘蛛比普通的妖大很多,背部仔细看去那些纹路似乎勾画处一张人脸,最上面的口器十分尖锐,看这毛骨悚然。

    不过蜘蛛这种动物,是通过震动来捉捕猎物的。只要我和权无救小心行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空间中不时的传来‘沙沙’声,听的我头皮麻。“啊!”一声尖叫再次回荡在走廊中,我辨别了下,好像是从最里面的房间穿出来的,不过这绝对不是三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男人。

    小心的来到房间处,透过门缝,我现里面房间不大,不过有一个男子全身****的被捆绑在木桩上,全身有很多伤口正在不断的流出血液,男子此时十分痛苦,嘴角不停的咧着。

    不过,男子面前却站着一个十分妖娆的女子,背对着我们的位置,看不清楚容貌。女子正在不断的从男子身体里面吸取血液和五行怨气(五行怨气乃是人类的哀怨悲苦恨之气),男子浑身颤抖,表情十分惊恐,那个模样和之前掉下来的干尸完全一样。

    这时权无救怼了我一下,手指向这房间的右下角的阴暗处指着。

    我顺着方向看去,只见哪里有一个老妇人的尸体躺卧早地面上。我惊恐的现,这个尸体不就是之前打伤杨光劫持三妹的老太婆,她怎么死了?难倒是眼前的女人搞得?

    我向前面蹭了蹭,想要看清楚女人的样貌。不过我却没有注意眼前纤细如丝的蛛网,当我面部碰到的时候擦看清,心中大呼一声‘糟糕’。

    这时屋子里面的女子忽然眉头一皱,转过身来,看向我们的位置。当此人面容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十分的震惊,这不就是三妹吗?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难倒之前都是做给我们看的,在迷惑我们?

    我十分想要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站起身,将木门踹开。手指着面前的女人,说“你这恶毒的女子,还真会做戏,杨光死之前还说对不起你,希望我们把你救出来,没想到你原来是这么蛇蝎心肠。”

    “哈!哈!”女人听到我的话,笑的花枝乱颤,前仰后合。“你这小子还真有意思,怪不得姐姐说,让我好好对待你。哈!哈!”

    我听着声音,完全不是之前三妹的,“你到底是谁?你难倒不是三妹?”

    这时权无救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你还没看出来,这个女子已经不是三妹了,她现在已经被眼前的女人给夺舍了!”

    “哈!哈!还是小道士你看的明白,我之前的身体太老了,这胳膊腿动起来都不方便啊!现在这个好,年轻力壮的,怎么你们也想和姐姐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