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九章 枯木逢春

第九章 枯木逢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本来这老旧的木地板已经开始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我仔细想了想,“我们干脆把这地板撬开,反着这高度有摔不死人!”

    权无救听到我的话,点点头,迅的用刻刀,在地面缝隙处不断的剐蹭,慢慢的木地板的缝隙逐渐加大。

    “咳!咳!怎么样了?弄好了没有?这屋子要塌了。”烟此时已经熏的我睁不开眼睛,我在权无救身边问到。

    “来帮忙,别看这是个老宅子,质量还真******好。我一个人弄不起来,咳!咳!”

    我蹲下身子,和权无救的抓住地板的一角,向上用力的搬着。‘嘎吱嘎吱,砰!’地板终于在我们不懈的努力下,从中间折断开来,这一块地面的漏洞,根本塞不下我们的身体,不过第一块起来了,后面的事情变得轻松了很多。

    我和权无救又开启三块地板,真好够我们跳下去,屋顶上的木条此时已经开始不断的向下掉落,时间不等人,我和权无救迅的跳入缝隙处。

    掉到一楼后现火势还没有蔓延到这里,我们没有时间在这里继续搜寻,像房子外面拼命奔去,当我们终于冲出两扇破门时,火势已经蔓延到整个三层楼,火焰的热浪将我们逼退,根本不敢靠的太近。

    老宅子开始不断坍塌,浓烟四起,不过我和权无救此时去看到,院子中央的老槐树,这时枝干上不断又绿叶生长,甚至有几个花骨朵在上面含苞待放。

    “这大冬天的是怎么回事,这树怎么就能开花,好古怪!”我说到。

    “我想也许是三妹已经回到了并封的身体,子世界关闭,我们再也进不去了。这老树可能就是子世界的通道!”权无救看着难得一见的景象,感慨的说到。

    “走吧!别看了,这忙了一晚上,人也没救到,饭也没吃上,我现在都饿死了!”我拉着权无救向大门处走去,嘴上着牢骚。

    一阵轰响从背后传来,我回过头,现老宅子已经完全坍塌,火势逐渐开始向外扩展。没有过多停留,我和权无救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了这里。

    当我们离开后,老宅子的空地上,三妹的身影忽然出现,“有意思,姐姐到底看上这小子什么了,”只见三妹挥了挥手,老宅子依旧完好无损的立在院子中央,哪里还有被火烧的迹象,老槐树仍旧开着花。原来这只是三妹的幻术,而我们却还以为自己大难不死,“今年这花开的好快,也不知道有什么大难要来临,哎!”三妹的身影逐渐的消失在树根下。

    如果我们够细心的话,应该能现其中有不少的猫腻和破绽,这老宅子失火,这么大的事情,周围竟然没有人来看,也没有警察来救火。

    不过这时我和权无救身心疲惫,哪里有心思去考虑这些。

    “狗曰的,这次算是白干了,人都死了,还去哪里要钱,哎!我这命怎么就这么惨。还要答应杨光送他的骨灰回老家,哎!”权无救沮丧的低着头,肚子还出咕噜咕噜的
神术武装全文阅读
声音。

    这时,一枚闪闪的硬币出现在权无救的面前,这厮就像是见了媳妇一样,饿虎扑食,双手紧紧的抓住硬币不放。

    “兄弟哪来的钱?”权无救好奇的问到。

    “还不是蹲在天桥的时候,别人施舍的,这至少也是人民币,我又舍不得扔,和你去杨光家里的时候,顺手揣在了兜里,没想到这回却是派上了大用场。“

    “对!对!还有没有了,这只能买两个馒头。“权无救看着我,眼冒金星。

    我又从裤兜里面拿出两个硬币,“够了够了,这绝对够我们哥俩吃两碗炸酱面了!走,我知道一家做的又好吃又实惠。“

    权无救此时全身瞬间充满了力气,拉着我向着前面奔去,在城市中不断的穿行,左拐右拐的来到一座天桥下面,眼前正好又一户人家在桥下摆着摊摊。

    远看只见一个面容忠厚老实的中年男子,头上带着白色棉帽,身上系着白色的围裙,正在摊摊面前认真的煮着面,眼前又三四张小木桌,被摆放的很是规整。

    来到这里,权无救大步流星的走到老板面前,“老杨,来两碗炸酱面,记得多放点辣子,这天太冷了。”

    权无救说完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好像和老板很熟的样子,还不断的冲着我招手。

    我走向权无救,也坐在小木凳上,看着桌面很是干净,没有一丝灰尘,看来这老板也是个爱干净的人,而且他的面貌让人看着很是亲切。

    “两碗杂酱面,热乎乎滴,二位慢用,趁热吃,不够我再给你们填。我说无救,这是谁啊,也不给老哥我介绍介绍。”老板带着亲切的笑容和权无救说到。

    此时,我和权无救看到热腾腾的面,上面还飘有红红的辣子,那香气别提多美味了,哪里还有心情搭理他,埋着头开始狼吞虎咽,实在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我们风卷残云,瞬间将一碗面打扫干净。

    “老杨,这是我的好兄弟,叫江白。”权无救吃完抹着嘴巴上的酱汁说到。

    “老哥你好。”我拱手向老板打着招呼。

    “诶!小兄弟,别和我客气,我和无救可是好朋友了,在我这里没那么多客套。”老杨压下我的双手说到。

    “不过,杨老哥,你这面说实在的,是真好吃。按理说你这手艺,随便在馆子里当个厨师都绰绰有余,在混成这样了。”我问这老杨。

    老杨此时正在给我们分别填上一碗面汤,没有说话。

    “哎!你就别问了,我告诉你!”权无救拉着我说到。

    “老杨以前可是市里面最大酒楼里面的厨师长,做菜的手艺一流,要不是又一次把一个领导给打了,也不至于混到这般地步。”

    “哎!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现在我挺好的,老婆孩子热炕头。呵!呵!”老杨憨厚的笑了笑。

    我听着权无救的话,感觉太过粗糙,里面似乎还有些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