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二章 饿鬼道

第十二章 饿鬼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时,只见水墨画中的饿鬼慢慢的从画中走出,此鬼头大如斗,腹部却肿胀非常,青面獠牙,但是双脚却纤细如干柴。

    此鬼绵情十分痛苦,见到男子点头,便想着老杨不断的爬行,途中不断的出哀嚎声,口中还不断的流出口水,让人感觉痛并快乐着。

    老杨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这时对面男子说道“你看到的乃是外障鬼,佛曰饿鬼道为三种,外障鬼,内障鬼,饮食障鬼。因为各种业力不同,这外障鬼经年遭遇种种外来障碍,令其不得进食,不得喝水。因为肢体短小纤细,见到食物后,有只能跌跌撞撞的向着食物爬行,但是当接近食物的时候,由于业力原因,食物就会变成各种不得吃的东西。”

    男子不断的叙述着,老杨见到这么恐怖的场景,本来想要起身离开,但是却全身无力,手脚软。“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老杨瘫坐在椅子上面大声喊道。

    “呵!呵!你别急啊!这外障鬼要想爬到你身边还要很长时间呢!别急,我们慢慢聊,可况你刚刚不是吃得很开心吗?”男子笑眯眯的看着老杨,使得老杨全身直毛。

    “我们接着聊!对了,你还不懂业力是什么意思吧?这业力就好比是魔术。同样的一杯水,由于不同的业力及福报的原因,天界众生、人间众生及饿鬼便会见它为不同的东西。天界众生见水为甘露又似美味的浓汤,福报略低一筹的人类见杯中的是平平无奇的一杯水,但饿鬼却见它为脓尿!客观上来说,这杯水仍然是一杯水,但因应不同众生之业力及福报,它在福报不同的情况下显现为不同的东西。”

    “这外障鬼就很是凄惨,不仅要被上面的鬼欺压,还要被业火侵蚀终日不得进食之苦。食物变成不能吃的东西,饮水变为血水,尿液,食物变成钢筋,烈火。然而,外障鬼仪态能生下很多很多鬼子,外障鬼的母爱非常,爱子如命,却偏偏没有食物来饲养子女,你说他们命有多苦。”男子叙述此事如自己亲身经历一样。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你们请来的。快把我放了!”老杨冲着男子嘶吼道,

    “不!不!不!这事情还真和你有关系,这外障鬼虽然不能进食,不过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食物可以食用,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美味。我们费劲万世终于找到了业火的漏洞,就是等价兑换!而你已经把你的‘馋虫’承诺交换给我们,没事的不要担心,不会要你的性命,我们是很讲究诚信的”男子笑眯眯的说着。

    不过这笑容在老杨的眼里是那么的惊悚。

    “求求你放了我,我只是个小市民,相信我,我出去绝对不会把你们的事情说出去的,求求你”老杨不断的哀求道,他此时的内心是如此的彷徨,无助。

    “没事,我们绝对是讲求诚信的,放心一会儿就过去了!哈!哈!”


位面代行者笔趣阁
   这时,只见外障鬼已经爬到了老杨的脚底,双手沾满了唾液,不断的向着老杨身上爬去。

    一阵腥臭不断的传进老杨的鼻孔,老杨不断的干呕晃动着身体。外障鬼缓慢的漫了上来,双手抱住老杨的头部,正准备亲上去。

    老杨看到饿鬼的举动,几乎没有昏厥,也许是燃犀的香气,让老杨此时精神十足。他内心真希望自己昏过去算了,省的看见自己悲剧的模样。

    外障鬼的双唇慢慢的凑了上来,直接就亲了上去。嘴巴在老杨身上不断的吸允,老杨身体开始抽搐,翻起白眼,口中不断的溢出白沫。

    时间在老杨眼中过的十分缓慢,尤其是嘴中的感觉,对面的外障鬼甚至还来了法国湿吻,舌头在老杨的口中乱搅,口水被老杨一口一口的吸进肚子。

    大概过了有十几分钟,这场畸形的‘人鬼之恋’才结束,外障鬼吸食完老杨口中的馋虫,便重新回到了山水画中。这时老杨也终于完成了自己心中的夙愿,晕倒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当老杨清醒过来的时候,现自己已经在家中的床上,仔细检查了下身体,没有现任何异常,昨日的事情就像是一场梦。

    老杨笑了笑,“妈的,吓死老子了,这梦做的好真实啊!”老杨从床上起身,穿好衣衫。此时,他肚中空空如也,便来到胡同口的粉面店,叫了一碗麻辣面,想要出出汗,赶走昨日的恐惧。

    当热面端到老杨面前的时候,他忽然现自己跟本没有任何食欲,而且吃起面来,一点味道都没有。本来还以为是老板偷工减料,自己便道柜台上加了几勺盐,不过仍旧没有味道。

    这时,老杨才现自己昨日的事情应该不是一场梦,绝对是真实的在自己身上生了。原来男子口中所说的‘馋虫’就是自己的食欲和味觉,老杨全身冒出冷汗,自己本来就是个厨子,这要是没了味觉,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

    扔下碗筷,结完账,瞬间向着沈五三酒楼跑去。当老杨气喘吁吁的来到这里的时候,现自己到酒楼后身体根本无法移动就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不仅如此。老杨甚至来到公安局报案,只要是提到昨晚的事情,不管是说话还是笔述都没办法将事情表达出来,十分奇怪。

    老杨垂头丧气的从公安局门口走出,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将要凄凉,这时在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邋遢道士,“施主,我看你印堂黑,相比昨夜必然经过很多事情。有没有兴趣和我说说,要是贫道能帮你解决此事,可否给个饭吃,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饭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崂山逐出师门的权无救。老杨见到此人也是久旱逢甘霖,无病乱投医,将自身的事情叙述一遍,两人一拍即合。

    “走!我带你先去吃点东西,你这个样子我真怕你也陷进去,那么我就什么指望都没有了”老杨激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