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五章 冤冤相报

第十五章 冤冤相报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耐心的听完权无救的叙述,才知道其中还有这么多的心酸苦辣。哎!人乃是万物之生灵,可还是摆脱不掉天道轮回,逃不掉命运的审判。

    感慨之余,看到老杨祥和的面容,才现万事万物有因有果,现在老杨生活虽然清贫,可是却少了社会的阿谀我诈,多了家庭中的幸福,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看你这臭小子那狼狈样,估计现在都没地方住了吧?今天你们两个就凑活凑活住我家吧,虽然地方小了点,不过至少可以遮风挡雨。”老杨看到我们两个灰头土脸的样子,笑着说到。

    “好啊!正愁晚上是睡大街,还是睡天桥呢!我也不白在你家睡,等会儿哥们儿给你算一卦,就当是今晚的的住宿费了。”权无救哈哈说到。

    “好,那今天老哥我就早点收摊子,晚上让你嫂子做点下酒菜,咱哥俩好好喝几杯,这么多年没见了,聊聊都生了什么!”老杨抱着权无救的肩膀说着。

    看着两个人的友情,就像我和权无救一样,生死之交。一切的话语,都比不上这紧紧的拥抱。

    我们帮着老杨收拾摊子,有说有笑的向着老杨家走去,七拐八拐的穿过很多胡同和街口,终于在城市的一个阴暗角落处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破败木门,终于知道老杨日子过的是多么的艰辛。

    这是一个很是破旧的四合院,院子里面有一颗很大的杨树,不过院子弄的很是干净整洁,看来老杨也是个很有原则的男人。

    我们走进院子,现此时家中房门打开,里面不断的有浓烟冒出。老杨扔下摊摊,便冲了进去,只听到老杨的声音“老婆,小妮儿,你们在哪里?别闹了家里来人了!”

    老杨到处找,不过中仍旧没有任何人存在的迹象。看着家中的浓烟,我猜到应该是刚刚开始生火,便生了很急的事情,匆忙离开。以前生活的人都应该知道,在东北生火烧煤,要是没有足够的木柴,那么家中绝对是浓烟滚滚。

    这时,权无救将我和老杨叫了过来,“都别找了,嫂子出事了,你们看!”

    我和老杨顺着权无救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在高大的杨树下面,有一块树皮已经被人给剥落下来,上面刻画着一张鲜红的鬼脸。

    “无救,这不是和你屁股上面的一样吗?”老杨惊恐的说到。

    “妈的,当初要是我没昏过去就好了,老子肯定把那小子大的连他妈都不认识,狗曰的,肯定是那个小子干的!”权无救咬牙切齿的说着。

    “难倒是那个小子又回来了?这可怎么办?妮儿才三岁啊!”老杨忽然蹲在地面上抱头痛哭。

    权无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放心,这小子既然在树上面刻了这个鬼脸,那就说明他是为了这业火而来,应该不会对嫂子她们怎么样?至少在我没出现之前,他不会轻易动手。”

  
重生八零逆袭计吧
  “对!老权说的在理,杨哥你现在先别担心,我们现在应该想办法怎么将嫂子他们救出来。”

    “对!对!我就是个大老粗,想事情没有你们年轻人周到。可我们到哪里去找这小子啊!”

    权无救摸了摸下巴说到“当我看到这个印记的时候,屁股位置就开始火辣辣的疼,看来想要找到嫂子他们还要看我这印记管不管用了。不过,当初这小子没什么本事,这几年过去了,肯定是学艺有成,才敢在我们面前叫嚣。”

    “这是一方面,我就怕这小子把他师傅也给找来,那就不好弄了!”我说到。

    “哎!别想那么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先去找嫂子她们吧,万一那个傻犊子真丧心病狂就糟了!”

    我们跟着权无救的脚步冲出院子,权无救凭借着自身印记的吸引,向着感应的方向追去。

    ‘这小子故意引我们过去,绝对设有圈套在里面,这一去几乎九死一生,可又不能见死不救,哎!’我心中摇着头,尽量让自己的打起精神,毕竟这刚刚完成一场恶战,身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很难恢复到最佳状态。

    眼前的权无救此时也是气喘吁吁,很是疲惫。时间大概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便在一个废旧的厂房门口停下了脚步。眼前两扇两米多高的废旧铁门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就是这里了,我的感应很是强烈,也不知道这小子找的什么东西能够吸引我的印记。”权无救对着我说到。

    “老杨,你现在这里呆着,我们两个先进去看看虚实再说。”

    老杨听到后,死死的抓着我和权无救的胳膊,“不行,这次说什么我也要去,你们还年轻,能来我就已经很感谢你们了,没有必要把命也丢在这里啊!”

    权无救认真的看着老杨,“兄弟,你别说了。你一没功夫,二没修为,进去就是死。我和小白可不一样,那小子在我们两人面前翻不出什么浪来,你就在门口替我们放风就好了。”

    老杨知道自己生么能耐,而且也讴不过权无救,便在门口找了个木棍冲着我们两个点头,“保证完成任务!有什么事,大声叫我就行,我马上到!”

    我和权无救看着眼前的铁门,对视一笑。轻松翻越过去,当我在门上面的时候,看见里面杂草横生,院子里面只有一间厂房,四周全部都是生锈的钢筋堆摞在一起。

    不过当我双脚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忽然眼前的事物完全变幻,四周迷雾一片,将视线阻隔在一米范围内,再远就完全看不清楚。在经历过‘并封’之后,这种事情我早已经习惯,知道自己已经陷入迷幻阵法之中。

    “老权,你在哪里?”我大声的呼喊,四周没有任何答复。我心中猜测,也许这阵法已经将我们两个隔离在两个空间之中,即使两个人身在附近,也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看来只有看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