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六章 身怀六甲

第十六章 身怀六甲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事我四周已经被迷雾笼罩。完全看不清楚四周的情况,不断的向着各个方位走去,都无法摆脱此处。

    正当我徘徊无助的时候,四周不断有黑影出现,在迷雾中穿行,度极快,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不过大概能辨认出来黑影数量大概有四个左右。

    四周开始不断有稀稀疏疏的声音出,似乎是白雾中的黑影出。我手掐‘临’手印,让自己灵台镇定清醒。

    不断的向着四周观察,可黑影的度太快,忽闪忽现,在白雾中根本就无法捕捉他们的身影。

    “啊!”一声惨叫从我的口中出,后背突然被袭击,似乎是嘿尖锐的物体击打在我的后背,虽然没有将皮肤戳穿,不过这钻心的疼痛,让我跪在了地上。

    我极力的回过头去,想要看清楚袭击我的生物,可是只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雾中。这时,我头部又一次被重物打击,当时眼冒金星。

    ‘这黑影看似身体瘦弱矮小,怎么会有这么大力气,是不是他们手中拿的武器有问题。’为了减少自己被打击的面积,我趴在地面上,观察四周黑影的动向。

    这些怪物一直围绕这我四周跑动,忽然一个黑影自雾中跳出。这次由于距离比较近,我看的很是真切。

    这东西身高也就有一米左右全身**,皮肤漆黑,四肢短小瘦弱,几乎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头上却带着一顶用野草编织成的帽子,外形十分奇异搞笑。手中却拿着一根比自身高很多的木钉,在木钉的前端不断的有金属光泽,似乎在上面镶嵌有什么东西。

    ‘原来就是这东西打人这么疼么!’我在地面上侧身翻滚一圈,躲过这次袭击。黑影见到没有袭击成功,便转身离去。当木钉袭向我的时候,我眼睛死死的盯着木钉看,原来这前端有一根很长很细的金针。

    这些黑影似乎对人体很是熟悉,每次都会向我身上的穴位出击,所以我才会有钻心的疼痛。

    时间过了几分钟,我仍旧不断的躲避袭击,身上被扎了有百余次,全身疼痛难忍,可是有没办法抓着这些黑影,心中一股无力的颓丧感生出。

    ‘妈的,这些鬼东西怎么也不知道累,呼!呼!呼!’我用手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这是我才现由于不断的在地面上腾挪躲避,手上已经破了好多口子,献血不断的流出。

    这时,空间中忽然传出很尖锐的嘶吼声,我看见四周的黑影本来在围着我转,这时已经开始杂乱无章。

    我一拍额头,‘对啊!老子的血是能吸引鬼怪的,这些东西肯定是闻到味儿了,所以才开始狂躁起来!’

    我笑着,用力将手中的献血挤出,让空间的血腥味道加大。这些黑影初始只是在四周不断嘶吼,没有敢上前来。可是当我加大血液的流出时,黑影终于禁不住诱惑,全部想着我飞扑过来,根本就没有之前的理
嫡嫁千金笔趣阁
智,手中的木钉早已经掉落在地面上。

    我‘哈!哈1’一笑,这些东西毕竟不是精怪,没有那么高的智商。老子让你们自负这么久,真以为我是病猫,让不是这些东西度太快,这么会这么狼狈。

    这下到好,黑影因为我的血液吸引,已经完全丧失理智。我大步跨出,抓到一只便按到在地面上,一顿狂锤,拳拳到肉。而且我每一次出拳,都极大的是他们的头部。被我按住的怪物没有几下便气息全无,我恶狠狠的看着还剩下的三只黑影,站起身甩掉手中的绿色血液。手指向其中一个勾了勾,对面的怪物看到我瞬间制服一个,似乎神经也清醒了一分,冲着左右‘吱!吱!吱!’的乱叫。

    而旁边的一个身材较大的怪物冲着眼前的黑影,‘吱!吱!’说了几句,转身离去。

    ‘这些东西似乎还是拥有智慧,较大的那个应该就是小队长之类的身份。’正当我猜测的时候,另外的两个黑影似乎没有听到老大的命令,依旧向我冲来。

    离去的黑影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走开。我此时也没有功夫去猜测,‘小队长’眼神的含义。只见身边的两个黑影呈现合围之势,左右夹击,已经封掉了我的退路。

    我本身也没有想要逃跑,这些狗东西手中没有了木钉,根本就不是我一合之敌。站起身子,一左一右伸出手掌,想要抓住他们的身体,那知这些东西还狡猾的要命,侧身闪过我的必中一爪。俯身后背着地,向我滑行过来,双脚高高举起,方向正式我下体未知。

    我口中大喝一声,这些臭东西还真是恶心,这打架什么招数都用。我找准时机,双腿合闭,正好将四条短小细弱的腿给夹在其中,双拳用力向下挥舞。

    只听‘咔!咔!’四个骨骼断裂之声,两头怪物,抱腿不断哀嚎,我走向他们身边,双手在其头部一扭,两怪瞬间咽气。

    这时四个黑影三死一伤,四周的迷雾也渐渐消散,眼前的视线终于清晰。我四周一看,只见自己还在铁门前三米的位置,但是确没有权无救的身影,我四周寻找一番,只见到我旁边有几处红色血迹。

    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打斗的时候这怪物的血液是绿色的,那么此处应该就是权无救身上的血液。难倒这老小子没打过?

    正当我思索的时候,从厂房出传来几声惨叫,‘狗曰的,这不是权无救的声音吗?’,我知道‘猥琐’此时有难,瞬间向着厂房位置跑去。

    当我来到厂房内的时候,现这个废旧的工厂内部空旷,周围之剩下几个废旧的机器,已经生锈非常。

    ‘啊!’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抬头一看,只见权无救全身背绳子捆绑的结结实实,高高的挂在屋顶位置。

    我仔细一看,此时老权面部狰狞,痛苦至极。奇怪的是,这老小子此时肚子正在不断胀大,就像是身怀六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