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七章 男人分娩

第十七章 男人分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权无救的肚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会变得如此之大。看着眼前疼痛万分的无救,我在下边已经背眼前的景象震惊的呆在原地。哥们儿从来没见过男人怀孕,我向着四周看去只见在厂房的边缘处有一副铁制楼梯。

    由于此处灯光昏暗,根本无法看清楚四周的结构。当眼睛适应了此处的黑暗时,才看到这厂房中不中空,分为两层结构。上面有一圈绕着墙壁而建造的铁台子。

    眼前的铁制梯子也是上去的唯一通道,这时头顶处的权无救见到我后,大声吼道“臭小子快走,这家伙已经不是人了,你不是对手?以后记得每年今天多给老子烧点纸就行了,快走!”

    “你他妈的都这样了,我怎么可能独身离去,哥们儿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意已决,不必多说。”我向着梯子位置跑了过去。

    身后传来权无救的声音“你小子怎么这么傻!哎,快跑吧!你根本不是对手!”

    我没有搭理他,正当我来到梯子下面,头顶突然有一个黑影落在我身前。躲之不及,迎面一脚将我踹的倒飞而去。

    “哈!哈!哈!这又来了个雏儿。”眼前的黑影鼻尖一耸。

    “诶呦!这想来什么就来什么,最近正好有点饿,那你这血肉应该能把我填饱吧!哈哈!你跑不掉的!”

    我转过身,揉了揉火辣辣的脸,抬起头向着声音位置看去。

    眼前之人身高一米八左右,和权无救一样身穿灰色道服,身体看似赢弱无力,不过刚刚的力道,让我根本不敢小看此人。

    不过,这人看似十分怪异,身材高大,但是走路很是别扭,一瘸一拐的。右边脸上根本没有任何血肉,森森白骨已经露出,弄透过月光看到里面不断蠕动的舌头。也不知道是被权无救所伤,还是其它原因。

    “就是你将老权还成这样,快点放了他,小心老子把你卵打出来!”我恶狠狠的说道。

    眼前之人似乎听到了笑话一样,前仰后合,嘴中还漏这风,说话的声音很是难听“哈!哈!你竟然叫我放了他,要不他!我也不至于被师傅丢下山崖,老子恨不得吃他的肉,和他的血,我如今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都是拜他所赐!再说你小子是生是死还不清楚,也敢和我这么说话?”

    “小白!你就别管我了,快跑吧!这狗东西已经不是人了,他现在是‘契人’,已经和邪物签订契约,他这种人已经没有人性可言。生命力每天都在极流逝,换回来的却是力大无穷和修为剧增,你打不过的!”权无救痛苦之余,还不忘记告诉我对面的真实身份。

    “闭嘴!老子这幅鬼样子不都是你害得。不过,你只是说对了一半。对,我现在确实已经不是人类,不过我要是吃点你腹中之物,就可以打破契约,成身成佛不在话下,哈!哈!”对面的人影得意地笑着,似乎眼前的事态已经被自己完全掌握。


医本正锦小说5200
    “妈的!老子还没问呢,你这肚子怎么回事?孩子是谁的?”

    “我的天!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搞笑!小心!”权无救大吼一声。

    我听到权无救的嘶吼,下意识的蹲下身子,只见一道黑影极的从我的头顶飞过。

    “诶呦!反应不错哦!再来!”

    眼前的男子动作十分迅,与外面的黑影还快上几分,即使没有烟雾的遮掩,我也根本无法捕捉他的身影。

    我双手护着身体的关键部位,只能任其虐打。这小子下手很重,每次拳头打在身上,都像是被汽车冲撞一样,没过几分钟双臂已经麻,几乎抬不起来。

    “呸!”我吐出一口嘴中的血沫,睁开肿胀的眼睛看向男子,只见这小子此时气喘吁吁,似乎是身体已经没办法承受这种高强度的运动。也对,身子一半都已经烂透了,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大力气和度,完全是透支生命力换来的。

    我忽然蔑视的笑了起来,直起身子向着前面蹒跚走去。

    “你笑什么?老子要剐了你!”黑影见到我的笑容,很是气氛。冲上来,再次对我狂轰滥炸。这几天,每日都几乎是在生死线上徘徊,早就将我身体的抗击打能力练就的很是坚硬。

    在男子击打我的时候,我偷偷将藏在衣服内的金针取出。之前,在门口迷阵中与这些黑影打斗的时候,就感觉这金针很不一般,离去的时候,我便将木钉上面的金针一一取下,准备让权无救看看到底是什么稀罕玩意。

    我将三枚金针偷偷的刺入男子的脚踝处,也许是因为这小子身体已经没有神经可言,此时完全没有感觉到我的小动作。

    他一个重击,将我逼到了厂房的边缘。

    “小子,我让你笑!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啊!”男子蹒跚的想我走来,忽然这小子双脚无力的跪在地面上,他很是吃惊,任由双手捶打着双腿,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妈的,你对我做了什么?”男子冲着我怒吼道。

    我双手用力的将身子撑起,笑呵呵的看着他,走到其面前,双手齐上不断挥舞在男子的脸上,我用力扇着,只听见厂房中不断回荡着“啪!啪!啪!”的声音,刺耳却快意。

    男子恶狠狠的看着我,不过因为双脚此时无法动弹,也很本抓不到我。

    这时,权无救看口说到,“别扇了,妈的你倒是痛快了,老子羊水都快破了,快过来先把我放下。痛死老子了!”

    我听到权无救的声音,匆匆爬到二楼,寻找半天。终于在一处角落,找到了系在铁杆上的绳头,缓缓的将权无救放了下来。

    “妈的,以前听别人说人类的疼痛分为十级,最难的便是分娩。以前老子不信,现在亲身体会之后,老子服了!”权无救此时满头大汗,肚子胀的十分大,看着情形,在不想想办法,这老小子的肚子就要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