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十九章 落难

第十九章 落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青云山山顶处一个长须老道,掐指一算“不好,难倒是要变天了。”

    少林寺一光头扫地僧站在山门前,呆呆的看着天空“该来的还是要来,我躲在这里已经几百年,还是躲不掉!”

    西藏一手拿转经筒的喇嘛,“哎!祸事将起,天下大乱,当年怎么就没有封印住!哎。”

    不知不觉人生在自己的面前重新走了一遭,慢慢起身,来到权无救身边。由于刚刚的打斗声过于激烈,天空的诡异现象早已经出了人们的想象。

    “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杨被声音吸引过来,看到权无救此时肠穿肚烂,周围满是血迹。

    我默默无声,在权无救四周,将散落的肠子内脏给捡了回来。至少让老权走得安心,别弄的连身体的零部件都不见踪影,死无全尸。

    老杨跪在他身边,泪水从这个男人的眼中低落,手不断的扇着“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怎么可能生这种事情,都怪我!兄弟~~”

    我拍着老杨的肩膀,“别说了,快去里面找找嫂子和你闺女,老权也是命中有此一遭。我会帮他报仇的。”

    老杨听到我的话,点点头,向着厂房深处走去。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老权的尸身背在身后,准备去找个地方把这好兄弟给埋了,如果哥们以后达了,绝对给你盖个三层小楼当新坟,在给你少几个纸人给你当小老婆,省的在下面孤单。

    将老权身上的符篆贴身藏好,抬起头看天,那个小怪物已经飞入云中,不见踪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雷给劈死了。

    这时,厂房铁门被用力踢开,呜呜泱泱冲进来一大推警察,全副武装,手中拿着枪械。见到我后,瞬间将我制服在地上,我被死死的压住,这时过来两个警察伸手便要抬走老权的尸体。

    这一举动把给我触怒,我极力的想要脱身,取回老权的身体,奈何自身透支太过严重,根本无可奈何。

    “请温柔一点,这是我兄弟,他还没有瞑目,你们不要这么粗鲁的对待他!”我哭着喊到。

    两个警察冲着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抬起老权,向着警车走去。

    “先把这小子带回局里,他是这次事件的重大嫌疑人!”一个头戴大盖帽的中年男子说到。

    “你们这群人,有功夫在这里抓我,怎么不去追那里的灰衣男子,这里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的!”我冲着此人喊着。

    眼前之人听到我的话回过头去,看了一圈四周,“这那里有人,不要欺骗人民公安,后面有你好受的!带走!”

    我很是纳闷,着灰衣人就站在铁门旁冲着我不断的狞笑,这些人难倒都是瞎了吗?怎么可能看不到。

    我恶狠狠的看着此人,注意他的每一个细节,想要深深的刻在脑子里面。

    两个人民公安将我押进车子,刺耳的警笛声在耳边不断的回荡,坐在车里感觉身边安全,不知不觉间我便昏睡了过去,实在是太累太困。


佣兵战歌全文阅读
    时间依旧没有尽头,在梦中我似乎看到了老权,他脸上依旧带着坏笑,双手不断的冲着我挥舞,待我正要向前跑去拥抱权无救时。

    世界被打成碎片,万事万物化为虚无。

    “醒醒!醒醒!别装傻,你这小孩跑到这个地方干什么?说!”对面的黑面警察严肃的看着我。

    我揉了揉模糊的眼睛,看着眼前黑漆漆的房间,正对着我的墙壁写着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稀里糊涂的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哪里知道,说实话没有用,人家不信。

    “你这是欺骗,这个世界那里有鬼,还半张脸的人!你哄鬼呢!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先关你个紧闭,看你说不说!”眼前的男子似乎感觉自己被一个小孩子骗,很没有面子,怒声说到。

    这时走进来一个长相斯文的瘦高男子,带着金丝边框眼睛,说话文邹邹的“小朋友,你所看到的可是真的?”

    我点点头“我说的都是真的,可是你们不相信我,我肯定人民公安,你们能不能好生看管我朋友的尸身,我必须要将他带回家!“

    斯文男子摇了摇头“先不说这个,你放心,我们这里有很好的停尸间,不会虐待你朋友的。不过,你说的我们不能相信,你还是在禁闭室里面好好反省,组织一下语言,在将真实的事情经过告诉我们吧!“

    就这样,我被人扔进了监牢。这里四面无光,四周全部是由铁栅栏围成,室内空无一物,只有一张冰冷的铁床坐落在墙边。

    漆黑的监狱根本没有任何灯光,月光透过铁窗照射进来,让人感觉一丝冰冷的寒意。

    “呜!呜!呜!”这时身边忽然传来一阵哭声,我四下寻找,只见监狱的东北角落处,有一个黑色身影,蹲坐在地面上,背对着我肩膀不断的耸动哭泣着。声音很是凄惨。

    本来我心情已经十分差了,身边的朋友死的死,走的走。老头为了救我现在不知去向,权无救也身死道消,心情烦躁的我根本没有心情去搭理眼前的人。

    哪知这人越哭越伤心,声音也是越哭越大。不过,却是没有一个警察来制止一下。我不耐烦的说到,“老兄,有什么不开心的,我这一天经历的生死离别,我不必你惨吗?别哭了!哭的人心烦啊!”

    话音未落,眼前的人还真是听话,哭声停了下来。这人忽然转过头,慢慢的向着我‘飘’了过来。

    我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影下方,根本没有脚,这应该是个鬼魂,擦!哥们儿怎么这么倒霉,到哪里都要遇到这种事情。

    “兄弟,你是不是能看到我。对了,这里根本没人,你刚刚一定是在和我说话,对不对?”眼前的人全身上下湿答答的,还不停的有水滴落在地面上,走到哪里都有一滩水。

    “哎!对,对,是我。不过你别有什么想法,老子杀的鬼比你走的路都要多。”我吓唬着眼前的鬼影。

    “不,不,你不要误会,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