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一章 戒指

第二十一章 戒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龙头虎穴难消受,东山北海路长留。’这是以前权无救一直在唠叨在口中的话语,如今依旧萦绕在心头。

    虽说我已经答应了水鬼,可是这小子对自己的死根本就没有任何印象,寥寥无几的线索让我很是头疼,带着傻乎乎的水鬼,无聊的在街道中穿行。也许是冥冥中注定要让我帮助水鬼,在下意识的行走中,逐渐来到郊区位置。

    在这个城市已经待了几天,听到人们嘴上最长念叨的,便是郊区这里曾经生过很大的化学泄漏,导致这里的楼房至今都无人问津。现在这些房开商开在和当地政府在扯皮。

    眼前楚忽然出现的残垣断壁和没有完善的毛坯房,让我瞬间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大哥,这里我来过,记得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是从对面的那个半截楼房出来的。”水鬼忽然在我影子中出现。

    因为这小子一直不敢出现在阳光下,所以只能藏在我的影子里面。

    我抬头顺着水鬼的指示看去,只见在四周高楼林立的中心,有一座废弃的楼房。看似只盖了一半便放弃了,墙壁上面还有很多钢筋裸露在外面,很多砖瓦胡乱的堆放在四周,似乎人们离开的时候很是匆忙,根本没有时间去收拾残局。

    顺着水鬼的记忆,我慢慢的走近这栋废墟。看着四面的布局很是奇怪,盘龙聚海。四周有八栋修建还算完整的高楼将此处围成一圈,中间建有一个喷水池,这分明是传统的聚宝之局,希望住在此处的住户能够财源滚滚,如蛟龙入水,从此在事业上蒸蒸日上。

    看来这开商应该是请了先生测过风水的,这局面说是简单不过也需要高人指点,各种方位必须有精准的位置。

    可是眼前水鬼所指向楼房,本来可以算是一个聚宝盆,将四周的灵气财运聚为所有。可能这个位置是给那些材官富贵之人所居住,所以这个位置会比四周的财运要多很多。

    不过这栋楼却变成了一栋烂尾楼,半截的腰身,使得自己的财位变成极端凶位。本来是盘龙聚海,变成万恶封缘。所有的位置的楼房呈现欺压之势,将自身的邪秽聚拢此处低洼位置,如果这里长时间没有人管,必将会有很多恶鬼冤魂留聚此处。

    普通人来到这里会感觉到此处阴冷非凡,全身从灵魂深处感受到冰寒,会不由自主的想要离开此处。而在我的眼里,此处黑雾笼罩,几乎弥漫整个空间。双手的白泽印记不断的红烫,说明此处必定有大凶之物,我双手紧紧的握着玉睚眦,很是紧张。

    此处阴影漫天,水鬼没有必要继续的停留在我的影子中。他飘了出来,双眼通红,似乎想到了一些回忆,抱着头蹲在地面上痛呼。

    “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了很多事情?有没有什么关键性的?这里太过诡异,也许你这些东西很关键。”我小声的问到。

    “很杂乱,我一时根本我无法叙述,还是先进去再说!”水鬼说
高冷影帝来袭:宠婚晚成sodu
完身体便向前飘去。

    进来这栋楼后,空中无形中刮起了阵阵阴风,冻的我灵魂寒,幸亏有玉睚眦在身上不断的供给我能量,要不根本就无法行动。

    四周空无一物,基本上只有几个水泥桩子立在楼层中。水鬼在废墟中央独立,给人一种风烟残尽,独立阑珊的寂寞感。

    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东西,便准备上二楼看看。不过忽然空气中传来一段人声。

    “你还让我来着地方干嘛?阴森森的,这里不会有鬼吧!”一个沧桑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怕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养鬼世家,难倒还怕鬼,你这兔崽子在家中不好好联系奴鬼之术,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怕鬼,真给家族丢脸。”

    这声音很是清甜,可以判断出来应该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不过,从这话中可以推断出来,两个人中这女子应该是具有指挥权的。

    “我说大姐,不是我害怕啊!当初师傅在这里布局,那里知道会有人横插一杠,将此处的化学除污场给干漏了,弄的现在此处邪意非常。”男子说话的声音很是颤抖,我听着都能感受到男子的恐惧在逐渐的增加。

    “这次来,我就是想要调查一下,到底是何人在坏我们的好事。本来大把的钞票可以入账,导致我们家族的牌子因为此时,名声大大跌落,都快没办法糊口了!”女子很是气愤。

    双脚不断的跺着地面,“今天晚上没有什么现,我们晚上再来,走!”

    声音从地下一层传了上来,我悄悄脚上水鬼回来我身边,以防这两人有所察觉,快的寻找一处废料堆藏了起来。

    “咦!好奇怪,我的五鬼现这里有生人的味道?”女子奇怪的说到。

    听到女子的声音,我心中一凛,压低气息,根本不敢乱动。

    “大师姐,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赶紧走吧!这鬼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待了!”男子拉着女人赶紧离开,尽管女子此时疑惑,但是拗不过男子,只好快步离去。

    即使两人已经走开,不过我依旧蹲坐在地面上躲藏,生怕两人杀个回马枪。

    时间过去很久,确定两人已经走开,我才慢慢的冒出头来。不过,水鬼却不知所踪。

    “擦!这老小子跑那里去了,不会给我哦桶什么幺蛾子吧!”我站起身,四下看了一圈。

    只见,水鬼在一处水泥桩子面前呆呆的站立着,神情木纳,眼神恍惚。

    他根本没有现我走了过来,只是一直盯着眼前的桩子一动不动。来到其身边,离近了才现,此时水泥桩子漏出一截人手。

    这只手纤细非常,上面的血肉已经腐烂完全,不过却可以看出是一个女人的手,中指上面还有一个闪亮亮的钻石戒指。

    “这人我好像认识,不过我就是想不起来,看到这双手,我心里面很痛,不知是怎么了!”水鬼难过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