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四章 皮衣皮裤

第二十四章 皮衣皮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这潭底的空间,四处的水不断的挤压着我,黑暗的恐惧不断侵蚀着心灵,似乎没有任何逃离的方法。我此时就像是一个无灵丧尸,全身冰冷,心中恐惧,漫无目的的向着前方游去。

    胸腔中剩余的氧气不多,越感觉到头脑沉,双眼迷离。四肢不断的做着机械运动,感觉四肢不像是自己的一样。水中的压力此时便的无比巨大,压的我全身匍匐在潭底。

    ‘我擦!老子不行了,老权慢点走,哥们估计还能追上你。不对啊!这小子在我白泽纹身里,老子要一个人上路了。’正当我要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一阵水流。

    水轻轻的扶过我的脸庞,感受到此时的潭底在不曾有刚刚的腥臭味道,水面也变得清澈了很多。顿时我精神为之一振,知道有活水的地方绝对会有出口。我拼了命的向着水流的方向游去,水流逐渐加大如万马奔腾般,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着上面浮去。我模糊间现头顶处出现了些许光亮,奋力一跃,终于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口中贪婪的呼吸着,从来没有感觉过空气是这么可贵。大声的喘着粗气,当我缓过神儿来,环顾四周。现自己就在楼外的水塘喷泉中,原来这喷泉和电力室的水塘是联通的。

    幸好当时设计成这样,要不老子真是要去归西了。整理好心情,我再次踏进刚刚的半截楼房,我必须要将冷蝉救出来。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心中想过很多可怕的后果,被人杀害?炼成傀儡?还是被人猥亵?各种想法充斥在脑中,不禁惊出一阵冷汗。

    用力的摇了摇头,将心中的可怕想法排除脑内。我脚步轻轻,弓着腰小心的潜藏在暗影之中。向着楼内不断的前行,先是走过一楼。之前的几个水泥桩子此时已经破烂不堪,里面的尸体全部都不翼而飞。

    我心中感到很是奇怪,这些尸体到底跑那里去了,难倒是自己走出来的?毫不知情的我觉得诡异非常,不过我心中焦急与冷颤的安危,没有过多的去想这些问题。

    一楼没有任何事情生,我便匆匆的来到了二楼,因为之前我知道地下一层应该是没有任何东西的。要是有的话,之前不管是冷颤还是敌人听到我的呼喊,都会有所行动。所以我,想都没想便冲向二楼。

    不过上来后,依旧没有任何东西,所有的情景和一楼几乎一摸一样。三楼,四楼,五楼,六楼当我爬到七楼的楼梯口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对话。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寻来了这息鬼,本来以为没有什么现,那里知道这小子身边忽然出现这息鬼。好了!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请你履行你的诺言,把我老婆放了!’

    咦!这声音不就是水鬼的,他在和谁说话?难倒真的是冷婵所猜测的,这水鬼是想要害我?

    “哈!哈!好~你干的不错,小子你很有前途啊!
大明才子风云录帖吧
之前逼的自己老板携款潜逃,还把化工厂给炸了。不错,这风格和我很想啊!要不要以后跟着我混,我保证你能化身成人,怎么样?你这人才我还真是舍不得!”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感觉就像是嗓子被人掐着说话一样,很是刺耳难听。

    ‘不要多说,我以后怎么样不用你管,先把我老婆放了,我不希望自己的老婆成为你的鬼奴!’

    我悄悄的沿着楼梯向上爬去,不敢出任何声响,生怕说话的两人现我,顺着声音看去。

    只见此时水鬼正在和一个全身说着黑色皮衣皮裤的男子交涉着,男子搔弄姿,屁股不断的扭着,让我看着很不舒服。

    这时,皮衣男手捻兰花指,向前点了点,‘诺!你老婆就在这里,想要就拿去!‘

    一个身穿灰白色婚纱的女子站在皮裤男的身边,头部低垂,让人看不清楚面容。不过我却看到此人已经全身腐烂干净,毫无血肉之感。右手中指出还戴着一个钻石戒指,就是我们在一楼现的女尸。

    水鬼看到眼前之人,全身颤抖不已,手缓缓的向前伸出,想要抚摸妻子的脸庞。刚刚摸到面庞确又感受到的是瘦骨嶙嶙,眼泪不断的滴落。

    ‘老婆走,我带你回家’水鬼拉着婚纱骨头想要离开此处,那只皮衣男不断的狞笑,双手环抱于胸前,嘴角轻轻翘起。

    ‘不好,这小子绝对留了后手。我说呢?他煞费苦心埋葬了八个女尸在此处想要沟通天地怨念,化身鬼王,根本不可能轻易的将这个尸体交换给水鬼。’不过我虽然看到眼前的事情,却没有任何行动。

    其一是我恨着水鬼欺骗与我抓走冷颤,二是我害怕打草惊蛇,现在敌人在明我在暗,我应该在最好的时机出现,争取把冷蝉救出来,何况我现在还不知道这皮裤男将冷蝉藏于何处,我环顾四周根本没有看到冷蝉的影子。

    正在皮裤男狞笑的时候,忽然婚纱骨头的头眼窝处,亮点绿油油的鬼火生出。它张开已经没有牙齿的嘴,向着水鬼吐出一阵阴火。

    因为水鬼背对与它,也根本不曾想到此时的妻子,已经完全不是之前的那个人。这尸体其实早就已经被皮衣男给炼化,他们说是鬼奴,其实就是祭品。我知道眼前的皮衣男的想法,他是在等待时机,当找到了适合转化的鬼魂后,才会启动转化大阵。

    阴火袭身,即便水鬼再厉害也不可能逃过这一劫,全身瞬间便火光熊熊。

    ‘啊!你骗我,老子给你办了这么多事情,你恩将仇报,你会不得好死的!’水鬼的身体不断的舞动,从八楼掉了下去。

    “哈!哈!你还真是天真,不为我所用,我怎么可能留你这条狗命,再说你老婆可是我大阵的重要部分,我怎么可能还给你。哈!哈!”皮衣男大笑着。

    不过,我却看到了皮衣男错过的奇怪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