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五章 无面相人

第二十五章 无面相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面前的婚纱骨头的眼窝中有一滴晶莹的水滴掉落,虽然脸上无血肉。不过,仍旧能让人感受到它的伤悲。皮衣男大声嘲笑着,几乎喘不上气来,前仰后合。这时四周不断的传来了脚步声‘踏!踏!踏!’,只见出现在视线的是其他的七个死尸,七个尸体与之前的鬼妻围成一圈,将皮衣男隔离在外。

    这时皮衣男回过身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皮衣男的面容。我根本无法描述眼前之人的面貌,也可以说是很好描述,眼前唯一能为人印象的就是他的头是棕色。而最让人惊悚的是,眼前之人没有任何五官,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没有鼻子,没有嘴巴,没有眼睛。

    我惊恐的看到皮衣男的面容,心中猜测着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面部没有任何五官七窍,那他还需要吃饭不?呼吸通过哪里?脑袋中不断的回荡这些问题。

    不过皮衣男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我断绝了思路,只见着皮衣男手中有一个透明的珠子,仔细看去,里面一个无限缩小版的冷蝉,正在里面不断的挣扎着。不过任由冷蝉如何突围,却根本对外面的表壳没有任何的作用。

    她知道自己在不断的做着无用功,端坐在里面抱头痛哭,瘦弱的肩膀耸动着,让人生出一股强烈的保护**,。

    ‘哈!哈!没用的,我着困魂珠,即使你是大罗金仙也是无用。你这千年难遇的息鬼,我也是运气好,我等了三十年终于可以炼制鬼王了。’皮衣男大声朝天呼啸,似乎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终极目的。

    他将困魂珠小心翼翼的放在八个尸体环保的圆圈中央,慢慢的退了出去。双手开始结印,口中喃喃自语“今晚过后,你便不是你,你所有的一切都将要变成我的,哈!哈!成圣成佛便在今夜,大阵开!”

    一声大喝,只见八个尸体开始围绕着冷颤旋转,慢慢加快,几乎看不清人影。而且八个尸体,在旋转的过程中,口中不断的吐出黑雾,将困魂珠包裹其中。

    当我看到这些黑雾开始接近冷蝉的时候,现冷蝉开始抱头痛呼,黑雾不断的开始被冷蝉吸入魂体,可以判断出这些黑雾似乎是一股有意识的生物,此时正在侵蚀冷蝉的灵识,如果让着大阵再运行一段时间,估计冷蝉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在旁边见到这种情形,怎么可能还稳得住。按照权无救交给我的方法,我先是拿出一张神行符,咬破舌尖,将鲜血喷在符篆上面,眼观心,心神合一精神不断的沟通符篆上面的文字。

    时间分秒必争,虽然此时万分紧急,不过这沟通之法我毕竟是第一次试验。心中只有老权死前交给我的方法,绝对不可以操之过急,否则必会急火攻心,导致前功尽弃。

    时间缓缓渡过,耳边不停的传来冷蝉的痛苦尖叫。这时我忽然感觉全身轻飘飘的,似乎自己已经漂浮在空中,只要一用力,身体便会如炮弹一般冲去。


飘然玉仙sodu
    我调整好身体的方向,直指大阵正中央的困魂珠。双脚用力一蹬,身体以极快的度直奔大阵中央飞去。

    此时的无面皮衣男正好看到这个场景,双目怒睁,口中不断的咆哮“何方人物,敢来坏老子的好事!”虽然他口中喊着,不过身体也紧紧的向我的方向跑来,想要将我拦截。

    看着度,我心中汗颜,要不是用了这唯一一张神行符,今天就要栽了。

    虽然他度很快,乎常人,不过仍旧没有机会赶到我身前。此时我已经无限接近大阵,这时的八个尸身已经开始不断消散,我眼前正好出现水鬼的骷髅鬼妻。她旋转的身体突然一滞,从我点点头,侧身给我让出一个位置,正好够我一人钻入。

    我早知道这女鬼意识还没有完全泯灭,似乎是因为水鬼的死,让不断沉沦的灵识被召唤清醒。我没有过多去猜测鬼妻的想法,此时我已经来到大阵之中,抓起地面上的困魂珠,高高举起,有用力向下摔去。

    虽然这困魂珠能够锁住万物魂魄,不过万物有利有弊,这东西只对魂体有用,向我这种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是脆弱万分。

    只听见一声‘波’,魂珠应声而碎,冷蝉瞬间冲出,变成原来的大小。此时的她虚弱无比,我小心的搀扶着她,很是怜惜。

    “臭小子,今天谢谢你了,老娘会记在心里的。不过,我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实力了,让我先回铜镜,你也赶紧跑路,你根本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冷蝉在我耳边悄悄说完,便回到铜镜中。

    我虽然想要逃跑,可是环顾四周根本就没有逃生的机会。只见此时,四周的八个女尸已经完全消散。无面皮衣男正在外面站立着,如果这小子有五官的话,此时应该是咬牙切齿,对我恨之入骨吧!

    可是他只是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因为此时在我的右脚脚踝处,正有一双漆黑的大手死死的拉住我!

    这只手上长有很多刚毛,尖锐之极,有的甚至已经刺入我的皮肤。它是从地面钻出来的,应该就是阵法所召唤的鬼王。应为鬼王出现需要灵魂载体,载体越是强大,鬼王召唤的几率越大。本来冷颤已经被我所救,按理来说,着仪式也算是打破,鬼王的召唤应该就此终结。

    可是,我脚下面的鬼手却告诉我,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此时它正在不断的拉扯着我,似乎正在极力的与空间做着斗争,想要爬出来。

    这时另一只鬼手也从细缝中伸出,握着地面向上用力。撕裂的空间细缝中还不断的传出,“哈!好久没有来人间了,人肉的美味我都快要忘记了,今天谁阻挡我,我便杀谁!哈!哈!”

    此时我根本无法移动,空间的挤压和鬼王的其实死死的将我镇压住。

    正在我无奈等死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你个臭小子,怎么到哪里都要惹事,还要老头子我给你擦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