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二十七章 老狗的八卦乾坤阵

第二十七章 老狗的八卦乾坤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知不觉间人生便发生了这么多的大起大落,老权还不知是死是活,老家伙也是魂附哈巴狗,冷蝉现在大伤元气,怎么身边就是没有一个靠谱的?

    这时对面的两个女式神手拿刀状纸片袭上前来,本来我还想笑话这夙阳,你说拿两个纸片来打架,搞笑呢吧!

    哪知纸片挥舞,简直可以用吹毛断发来形容。劈砍在地面上,瞬间出来一个三寸深的沟壑,这要是砍在人身上不死也残废,收起轻视的表情。身体不断闪躲尽量避免被刀片砍中。

    “大哥,你来是看热闹的?能帮帮忙不?”这时老狗正在地面上不断的掐算着,两个式神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不知是目标渺小看不到,还是对面夙阳故意的。难倒哥们儿长的帅,被这小子给妒忌了?

    “别闹,你先看一会儿,没看我在忙着呢吗?这两个小喽啰,你自己对付,夙阳才是真正的boss。我任务重担子沉,别打扰老子!”老狗头也没抬的说到。

    天!他还有脾气了。这东西在中空飘来飘去的,我根本无力下手,别看身子轻,可是上面的纸片我可不想挨上一刀,何况身上还没有趁手的兵器。

    我左突右闪,附身弯腰,来了个狗抢食。躲过身边的致命一刀,随手在地面上捡起几个石头就扔了过去。不过对面的两个式神,根本没有把哥们的石头看在眼里,随手砍了几下,石头应声两半,掉落在地上。

    我看这东西几乎是无坚不摧,刚刚我便上千试过一次,双拳打在式神身上给本就没有受力的感觉,在我的拳风下,对面只是身子向后飘去,我还差点没被纸刀砍中。

    这种对手真心难对付,我甚至希望对面的人影是之前的那个灰衣道士,至少拳拳到肉,打起来没有这么憋屈。

    不过,对面可是根本没有给我思考的余地,两个式神左右夹击呈现包围之势,将我四周的逃跑路线全部封死。我看了看对面的夙阳,人家根本就没有在乎我这边的战斗,双眼紧紧的盯着老狗的位置,防止有任何多余的闪失发生。

    忽然耳边一阵阴风吹过,后脖颈不由的缩了缩,抬头看去。这两个式神趁着我眼神飘忽的时候,瞬间袭身而来,双手紧握纸刀,呈力劈华山之势来袭。

    “擦,老子命将休矣!”我大吼一声蹲坐在地面上,此时已经无路可逃,我极力的想要躲避。不过,对面的式神紧紧的挡住我的路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身边一阵水流声从头顶发出。我抬起头,看见两条水龙直接击中对面的式神。

    “啊!”两声惨叫瞬间从式神口中发出,声音凄厉哀怨,这时只见全身湿透的两个式神,行动起来慢如蜗牛,举刀来袭根本就没有之前的杀戮气势。

    “我擦!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我怎么就没有想到!”我拍着额头恍然大悟。

    “要是
傲剑震江湖无弹窗
万事万物斗能被你想到,那么我们活着有什么意思。”

    我回过头看见水鬼的身影正好在喷泉边站立,气势萎靡,似乎已经被之前的阴火伤到魂魄。

    “怎么可能?你怎么还活着?”夙阳大声尖叫起来,按照他的剧本,这水鬼此时已经魂飞魄散,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内心很是惊讶。

    “哈哈!你想不到的还在后面呢?我在这里先对小友说句对不起,我真是被眼前是人迷惑了心智,还妄图就回妻子,真是鬼迷心窍。差点害的兄弟你身死道消,实在抱歉”水鬼双手作揖,俯身对我举了一躬。

    我摆了摆手,“之前的事情,至少现在我还说着,冷蝉只是受了点轻伤,不过你这做法我们后面在说,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掉。”

    我手拿之前老权遗留下的刻刀,说来也是奇怪。老权爱如珍宝的七心钉,事后我怎么找都没有找到,不知是在老权的身上还是已经被之前的灰衣道士给顺手拿走了,以后绝对要再去老权的尸身好好翻找,这要是老权活了过来肯定要和我拼命的。

    双脚一蹬,身子如炮弹只袭离我最近的美女式神。此时她全身的水几乎已经被弄干,后方的水鬼在关键时刻又发出一条水龙,再次击中。面前的式神全身湿透,见我来袭,双手高高举起,还想要再来一次力劈华山,可我怎么能如她所愿。

    此时她动作缓慢,我侧身闪躲。右手刻刀从大腿处,直接划到肩膀位置,面前的式神几乎被我砍成两半。

    “良子!”一声痛呼从夙阳口中发出,看来这小子还很是爱惜自己的式神。他知道此时我们已经找到式神的弱点,不再耽搁。口中发出一身哨声,另一个式神听到后,便开始撤离战场。

    可是我和水鬼怎么能如他所愿,水鬼先是喷出一道水龙,将式神的退路拦截。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我给其任何机会,刻刀闪电般砍向其脑后,只听“滋啦”一声,式神的头颅瞬间被我砍断,身体就像是瘫了一样,慢慢的掉落在地面上,成为一张很是普通的纸张。

    “啊!琼子,小子我和你不共戴天!”夙阳高声呼喊,心中几乎泣出血来。

    “还是别担心你的式神了,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难倒你把老夫给望了?”老狗这时站起身子,四抓着地,用力的高喝一声,“阵起!”,又快速的转身来到我的身边。

    这时,只听见空中无风有火,淡淡的几朵血红色的莲花从地面冒出,灿烂绚丽。我看的如痴如醉,这花怎么和奶奶死前用的密法如出一辙,这好像就是离火,不过在老头的手中却变得如此美丽。

    “傻小子!还看什么看,还不跑!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子还不错,至少不是哥拖油瓶。”老狗咬着我的裤脚,用力的拉扯着我。

    我知道此时在留在原地绝对有危险,叫上水鬼快速的逃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