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留鬼过夜 > 第七章 尸屙

第七章 尸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感觉全世界都安静下来,耳边的声音不时的传过来,让人汗毛直立,冷汗顺着脊梁向下滑去。

    “哥,怎么办?这里面估计有活粽子,这是上还是撤啊?”胖子此时额头已经布满汗水,滴答滴答的掉落在石台上。

    “升棺材,怕什么?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抄家伙!”山哥悄声说道。

    胖子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将后面的背包了下来。叮叮当当,似乎有很多物件,胖子先是从里面拿出来两个兵工铲,再次是一把瘦腰宽刃匕,和一盒墨线。

    山哥来到胖子身边先是手拿匕,再次给我扔了一把兵工铲。我接了过来,只见上面还有很多豁口,看来这东西已经用了很久了。我掂了掂份量,感觉兵工铲虽小可是总量却不轻。

    这时山哥手拿墨线的一端,胖子拿着墨盒跑到黄铜棺材的对面位置,两个人开始不断在棺材上面弹着墨线。不大功夫,只见此时的黄铜棺材被批了一层黑格子袈裟,当最后一个墨线弹完后,棺材里面的声音却是消失不见。

    “看来从老家伙手里面学的这九宫镇邪很真他妈的有用,回去必须要在把他给灌醉,从口里面再扣点儿东西出来!”胖子欣喜的说到,手中可是没停下里,先是将墨线收好,便想要翻身上这棺材盖。

    而我闲着无聊,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就带着狗大人到处瞎逛,警示着四周。

    这时我看到眼前的棺材四面都雕刻有很多图案,前后只是一些瑞兽祥云之类的,没什么可看。不过,在右侧却是用很是艳丽的颜色刻有一副巨画。

    只见,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个巨大的场景。眼前画的是一副战场,黑灰色的天空不断的劈打着闪电,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在一处高高的山顶上站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身穿金甲圣衣,后披血红色的战袍。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下方,面容刚毅,身上此时有很多伤口,却是全然不顾。

    手拿红樱铁尖枪,胸前的护心镜散着金黄色的光芒。仔细看去这不就是之前洞顶上方被盗的上古铜镜。此时男子已经是精疲力竭,脚下血海滔天,无数枯骨被踩在脚下,但是山下仍旧有很多敌人奋力的向上冲来。

    我深深的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栩栩如生,真实的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抹了下头上的汗珠,摇了摇昏的脑袋,赶紧逃离此处。来到铜棺的另一侧上面工工整整的刻写着很多文字,不过我却是看不懂,但感觉应该是这位浴血将军的生评吧。

    正在我看着文字呆的时候,胖子的声音传了过来,“臭小子出工不出力,赶紧过来帮忙,这东西太高了!”

    我快的小跑过来,只见此时山哥正看着棺材盖呆。胖子则是叫我站在他的肩头,已叠罗汉的形式将山哥送上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山哥终于爬了上去,站在上面将兵工铲插进棺材盖的
超级黑科技无弹窗
细缝中,不断的用力翘着。

    没过一会儿,只听见“哗!哗!”的声音传来,棺材盖终于被山哥弄开一角,足够一人通行。

    山哥从上面将我和胖子拉了上去,我手拿电筒向着里面照去。正好看到一个脚丫子。我心想这要是里面的将军活了过来,我们三个绝对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我惊恐的跌坐在地上,山哥接过手电,向着里面看去。

    “诶!奇了怪了,这人怎么穿着一双布鞋,还这么新?”山哥的话将我惊醒,刚刚我的神经被画面震撼的已经慌了神儿。看到里面有尸体就以为是那个浴血将军。不过听到山哥的话,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这棺材里面的人和我们穿着很像,难倒不是将军而是这里的村民?顺着手电光看去,里面的尸体还真是穿着一身布衣布鞋,但由于视线和角度的问题,我根本就看不到此时的长相。

    这时山哥却想都没想,便跳进了铜棺材里面。还招呼着我和胖子赶紧下来,我提着胆子,生平第一次进棺材,还是有点恐惧,拉着胖子一闭眼便跳了下去。

    睁开眼,只见棺材里面的空间十分巨大宽敞,就像是一个二十几平的小房间一样。四周打探,这是看见尸体是一个刚刚死去的中年男子,样貌和阴庄里面的老二很像,这应该就是刚刚女子的丈夫。

    仔细在男子身上看去,只见他的双手,手指甲死死的扣着棺材底部,身体绷直,紧贴底部。面容狰狞恐怖,眼球暴涨凸出似乎是人生中最后几面见到了很是可怕的景象。

    胖子本来还想上去将男子抱起来,看看到底是受了什么伤才导致的死亡,可是用了几次力气根本就抬不起来。

    这时山哥在侧面却叫胖子停下来,手指指着男子的后背位置。“胖子你在抬高点!”

    胖子用力想上台去,“妈的,人不大怎么这么沉,怎么都抬不起来!”

    不过,我凑到山哥面前却看到,死者的后背琵琶骨死死的背几个倒钩插进身体。而且下面有很多血槽,直通棺材底部,绵延到那里也不是很清楚。

    我心中想到“这是什么意思?刚刚的声音如果是这男子出来的,怎么就这么快救死了,而且他一个小农民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么诡异的地方。这墓穴里面处处都透着诡异和谜团。”

    山哥和我顺着血槽向着棺材西北角走去,只见血槽绵延到这里便消失不见。也不算是消失,只是血槽直通棺材下方被四周的墙壁挡住,根本看不清通往哪里。而且在这个位置,我和山哥又现一条一人宽的甬道,直通黑黝黝的地底。我手里面拿着手电,向着甬道照去,黑黝黝的根本就看不清楚下面是什么情况,只有灰黑色的青砖阶梯呆立原地等着我们去探寻。

    此处还有很多排泄物,山哥仔细观察一下,却说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话,‘这东西是尸屙。‘